脖子 上篇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祸从天降,周川被大乌鱼咬掉了腿裆里的嘎子,消息像一场狂风雷暴,眨眼之间就传播到刚刚回娘家的莲花那里。她听了之后犹如心尖子上狠狠地挨了一刀,犹如被人照脑袋瓜子上重重地砸了一闷棍子,她趔趄几下,绝望地差一点昏死过去。她大病般凄凉的胸膛里,涌动着无穷无尽的寒流,从黑黑的发梢冷到了脚底板,两排牙齿得得打战,全身瑟瑟发抖不止。

莲花似乎忘记了一个没出嫁姑娘的腼腆和羞涩,发疯般地跑进了公社医院。当着她的公爹,当着她的大伯快嘴二哥,当着在周家庄改造的杨家岩书记,好看的小嘴张了好几张,脸红红的,到底还是羞于启齿。她那张白嫩而美丽的脸庞,被突如其来的浓厚阴云紧紧地笼罩着,那双晶亮而传神的眼睛,泪雾蒙胧。

莲花的心原本像一片晴朗朗的湛蓝天空,厄运的压抑,使她的眼前一生一世再不会出现明媚的阳光了!一种急于要知道真相的渴盼,使她强颜欢笑着劝杨家岩大哥到门外去歇息抽烟,让未过门的公爹和快嘴二哥,一边子说家常话去。她忍受着悲与苦的折磨,默默地坐到周川的身旁,伤心而绝望的泪水,像两道漫过堤坝的细细河流,一遍一遍把她那白莲花般好看的脸,洗刷成一块憔悴的破布!

周川在莲花面前变得傻头愣脑,像个才三岁还不懂事的孩子。一个血气方刚顶天立地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理解一个柔弱姑娘的焦急心情,晃晃肩头竟摆出一副宽宏大度和无所谓的样子,用轻描淡写的口气劝说莲花:泪窝子就那么浅?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伤筋动骨的大毛病!人家先生说啦,观察个三天五天就会出院的。

莲花那极度痛苦的心里,浸泡着满腹的牢骚和无数埋怨的话语,她偷眼望望邻床的人们,却把一张小嘴附在周川的耳朵根子上,狠狠地骂了一顿:该死的窝生半熟熊黄子,天塌地陷了还不是大毛病?除非赔上老本搭上小命才是大毛病!你缺了胳膊腿有俺伺奉,要是缺少了那个东西,还不是等于扔了你我两条命?

周川嘿嘿傻笑着:那能,那能呢……

莲花那颗心在她的胸膛里一阵一阵地狂跳,脸上莫名其妙地泛起两片浓浓的红潮。她一连几次鼓足了足够的勇气,脑海里酝酿着一个大胆的念头,想亲眼目睹认真地看看周川裆里那个受了伤的东西!那个叫嘎子的东西,是被恶毒的乌鱼彻底咬干净了,还是咬掉一口仅仅剩下半截茬儿?

为了解开这个让人心焦的秘密,莲花简直要发疯发狂了,病房里男男女女众目睽睽,她竟不害怕,竟不害羞,胆子天大当众要看周川腿裆里受伤的嘎子。公爹周老奎和快嘴二哥以及杨家岩书记先后从外边走进门来,在他们面前,莲花终于失去了足够的力量和勇气。她委屈之极伤心之极,终于忍受不住痛苦的折磨,哇地哭出声音,扭着苗条的身子慌乱地跑出门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