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上篇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周川巧遇大面积的鲤鱼咬籽,从湖上逮了一船鲜活的鲤鱼回来,对湖边以逮鱼为生的渔人们,有着很大的诱惑力。父亲周老奎不仅喊着一对小脚的妻子跑来湖边搭帮手运鱼,就连前邻后舍的年轻男人和孩子们,也失着双脚踩着雨后的泥巴,激动地纷纷跑来,吧唧吧唧帮着往家里抱鱼抬鱼。

快嘴二哥长得像只瘦猴子,平日里喜欢说笑喜欢凑热闹,无论谁家里盖屋排船脱坯和泥,他都会到场,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看上去忙忙碌碌,实际上却不出力气,光会卖嘴皮子。他站在抬鱼的人们中间无事可做,一眼就看见放在船头上的那块腐朽的棺材板,多嘴快舌:周川兄弟,你这块棺材板是从哪里弄来的?

周川害怕胆小的父亲知道真相以后而节外生枝,临来时薅几把鲜嫩的苦姜草,故意把那块棺材板遮掩起来,没想到讨人厌的快嘴二哥当众泄露了这个秘密。事情彻底败露,他只好来了个实话实说,一番描述把众人们惊骇得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有几个邻居害怕他们的孩子被妖魔鬼怪纠缠上,拉着儿女们悄悄地躲走了。村上的几个年轻人胆小怕事,扔下抬鱼的筐子,鞋底像抹了油似的溜之大吉。

快嘴二哥身上发冷心里打颤,故弄玄虚脸上却挤出几丝僵硬的笑意,好心地劝说周川:兄弟你怎么放着好日子不过,拉着枪去攮牛呢?你毛手毛脚把神仙给请来了,我劝你赶快照原路送回去。

那时候的牛是国家最宝贵的东西,伤牛杀牛是违法犯罪要判刑的。

快嘴二哥见周川不听劝说,害怕引火烧身,借故说家里有急事,匆匆忙忙离开了那片是非之地。

听完儿子一番描述,父亲周老奎脸上全然没有了刚才喜气临门的风彩,害怕得哆哆嗦嗦颤抖不止,仿佛大祸马上就要降临全家老少人头上似的。迷信的母亲扑咚跪在高高的潮湿的湖岸上,朝着腐朽的棺材板不住地磕头作揖,扭动着一张黑洞洞的老嘴念念有词:天上的神仙,地上的鬼怪,湖上的大王爷,周川毛嫩年轻不知道长短,惊扰了你的神位,暴露了你的仙体,俺全家给你老人家磕头烧香赔礼!

父亲不由儿子耐心解释,啪啪照周川脸上狠狠扇了两个耳刮子,恨铁不成钢地说:我念干喉咙眼子,是怎么教育得你?人家见了妖魔躲闪都来不及,就你能,尽充有三个脚丫子的!

父亲打完儿子之后,虔诚地朝那块腐朽的棺材板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粗暴地拉起傻呆呆的妻子,命令似的说:快回家准备香箔去!你生养的好孩子。周川你在这里好好看着,等我们烧完香上完供替你赔完罪,你从哪里请来的,我陪你再把神仙送回哪里去。

周川一手抚摸着被父亲打疼的那张脸,仇视地望着那块微微颤抖的腐朽棺材板,压抑的心里总是不服气。他望望父母摇摇晃晃远去的背影,愤怒地把棺材板扔到岸上,弯腰下去以两手的十指当耙,在湖岸凹凸不平的堤坡上,搂了一大堆往年遗留下来的荒草和苇叶子。为了和胆小怕事信奉鬼神的父母争夺时间,周川撒开双腿一阵疯跑,在远处船帮里高价买回来一瓶煤油,咕突突均匀地浇在柴草和棺材板上,擦火点着了盖在它身上的荒草和苇叶子。

那块腐朽的棺材板,在红红的火焰中吱吱怪响,那怪响犹如垂死的野兽低低的呻吟和哀哀的哭泣。后来它像一条受了致命重伤的毒蛇,痛苦地上下左右摆动着扭曲的身子。稍顷,那被大火烤干湖水的表面处,挤出一滴一滴泪样的黑色血珠。约有吃半顿饭的工夫,腐朽的棺材板和易燃的荒草及苇叶子一起,在熊熊大火中焚烧成轻盈盈的灰尘!

随着腐朽的棺材板化为灰尘,周川突然又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并且亲眼看到一团黑色的烟雾,刮风样从红红的火堆上旋起,然后朝茫茫的湖面上飞去,在天水相连的模糊远处悄然消失。

父母带着香箔鲜供匆忙忙来到湖边,当他们看到那块腐朽的棺材板已经被儿子焚化为灰烬时,气恼、惊惧、恐吓,木头样站在那里大半天揉搓着两手毫无主意。

父亲心里萌发了一种不祥的感觉,痛苦而焦急地望着不听话的儿子,嘴唇急剧地哆嗦一阵,哇地吐出一口殷红殷红的鲜血:小贼羔子你!你惹了祸有咱家好看的。你撅起腚帮子等着吧,从今往后,妖魔绝不会让咱过一天安生日子。

父亲大骂一阵之后又一再数落周川,他说那块妖魔附体的腐朽棺材板,被大火焚烧之后,虽然不能再像往日里那样去祸害湖上做活的人们,但它的亡魂不会轻易消散。直到有那么一天,一场天大的厄运和灭顶的灾难降临到周川头上,把周川活活整死,报完大仇之后它的阴魂才会因罢休而消失。

父亲到底不忍心让儿子有半点的损伤,话语里隐含着湖边渔人不可言传的神秘,再一次悄悄地叮嘱:一个春天你不能再下湖啦!过些日子下湖,脸上也要抹一些锅灰,变变你现在的样子,千万别让妖魔认出你。天长日久,等妖魔的鬼魂忘了你的长相,这场灾难才算过去。你一个人在家里闲着没事做要是躁得慌,我亲自使脸去给你丈人商量商量,叫他闺女莲花到咱家来陪伴着你。

周川第一次没有朝他那唠叨没完的父亲耍他的二杆子脾气,而是乖乖地顺从了父亲对他生活的周密安排。周川绝不是出于害怕妖魔的报复而故意躲避,而是盼望微山湖边那个最漂亮的姑娘,早一天来身边陪伴着他,这是他向往已久的好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