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三十章 令人不安的艺术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再让七宝出面联系老白的时候,安平高调宣布了自己的下一部戏的计划。对于那些嘴巴上面还不承认自己的人来说,不过下一部戏继续走红的话,大概也会对自己说不出话来吧,安平是这样子想的。同时他也从其他的途径了解到,大约是由于荣氏帮忙的缘故,自己的书在大陆的禁令被解除了,其实那些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好像当年王小波的书在审查时也通不过,但是一旦死掉就可以马上出版一样,安平觉得命运总是充满了讽刺,政府总是不停地猜忌自己,同时又释放出善意,比较容易理解的是,自己的父亲已经升到市长了。看样子,照这个速度退休之后混到省政协或者是省人大完全没有问题。

与此同时,老白正在面临一个重大的选择,自从有一天晚上不小心在家里面触了电以后,他就变得有点和普通人稍稍不一样了,感觉自己总是精力充沛,体力用不完似的,同时反应和速度什么的大幅度提升,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最近自己在乙级联赛里面三场比赛三个帽子戏法帮助本队三连胜,已经提前锁定了决赛的一张门票了,这样的战绩也让球队的老板大为高兴,一下子就发了三十万的奖金。

老白拿着自己的奖金感觉却很沉重,自己的老同学,现在名气很大的安平打电话来找自己问愿不愿意去国外踢球。要是在以前,自己肯定嘲笑他脑袋有问题,自己完全是一个业余的球员,也就是帮老板的忙来乙级联赛里面玩玩的,怎么可能希望去国外,连中超自己都不想去踢的。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身体肯定是有了变异,根据网络小说里面的看法,极有可能有了特殊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男人易于幻想的天性就发挥了作用了,说不定自己能够在国外站得住脚也说不定。加上自己的另一个老同学七宝也跑过来劝自己,虽然老白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小子纯粹是嫌这个世界还不够热闹,但是也颇为心动。想想,妈的,安平这小子说所有的花费都是他包,那就当免费出国一趟好了,反正这小子现在有钱,便宜不占白不占。白一剑同学就这样子下定了决心,准备在十一月乙级联赛一落幕就马上出国试训。

刚刚搞定这头,那边安平的小说就以一种迅猛之势占领了大陆的书市,同时由于他名气提升的缘故,在香港和台湾也掀起了他的小说热卖的狂潮,连带着七宝的剧本小说也跟着大卖,大陆出版社那边刚刚印出的一万本一出来就被抢了个精光,这还是在盗版横行的状况下的成绩。这种现象让安平都有些感慨,“我还以为我的书只有我死后才能在这边发表呢!”安平对七宝说道。

“如果王小波在之前像你一样也拍出了这样子的电影的话,我想大约也没有人敢禁他的书。”七宝摸着自己的小说说道,“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这本书能够卖过韩寒的《三重门》。”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能够卖过《零下一度》就不错了。”安平忍不住打击他,“你说作协会不会来发展我们入会?”

当然除了书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看到这样子的情景。就有两三个文坛的老前辈跳出来批判安平的思想,说他年纪轻轻就抱着一种世故油滑的态度,用一种冷嘲热讽的语气对待这个世界,并且思想复杂极不健康,这是结合他的电影谈的,这都是不利于青少年成长的。建议青少年学生不要来看这种书云云。这样子的说法让安平非常气愤,他对七宝说,“我们的电影国内还没有公映,发行也还在谈,这两个人怎么看到片子的?难道他们居然买盗版?”

七宝,“%¥……&&%#。”

“算了,”安平接着说,“这个时候我们不要去管他们,赶快写完剧本才是正事。难得我请你到杭州来的,这么山清水秀的地方你不按时把稿子交出来简直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我每天请你吃喝玩乐啊!”

“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七宝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妈的,这个稿子有一半是你写啊!”

……

事实上确实不用安平自己出面去面对这些专家学者们的指责,已经有不少他和王小波的FANS跳了出来对这两位看盗版的专家大加指责,果然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FANS,这些人辩证逻辑搞的清楚得不得了,把这些专家语句里面的逻辑错误一个个挑了出来驳得专家自己都忍不住要承认自己的语文数学没学好了,事实上安平和七宝也没有闲着,这两个向来喜欢阴着来,在网上用马甲狂骂,同时感到其爽无比。

安平对七宝说,“难怪什么什么论战总是很爽啊,双方一骂起来就停不下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鲁迅喜欢骂人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欠抽啊!”

七宝很不以为然,“你以为论战真的很爽啊,现在就看见你打别人,别人没有打中你,你倒是试试看有人骂你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走狗,你还爽不爽。不过我们的书友还是水平很高的。”七宝看到安平陷入沉思之后转移话题道,“让我想起了郭小四的FANS,简直是强烈的对比啊!”

“我也不能够想像那个家伙是一个四川人,”安平接道,“我们的书友里面应该没有人说我们应该得诺贝尔奖吧。”说完之后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此刻,中南海总理的办公室里面,总理正在大发脾气,对着自己面前的国安局局长说道,“这段时间我们正在和欧洲争取打好关系,取消对华军售的禁令,在这当口上你就不要给我找麻烦了。这个安平是什么人,你不是清清楚楚的吗?别人卖个股票你要管,拍个电影你要管,连出书你也要管,你个国安局副局长是干嘛的?你什么时候该行去当发改委的主席和中宣部的部长了?”

站在总理面前的副局长才三十多岁,一脸的精明强干的样子,但是此刻正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但是嘴角挂着一点不甘。

“你看看现在这种状况,你也知道啦,”总理把一份报告往桌子上面一扔,“阿拉希姆投资公司控制了很多高科技企业的股份,而这些企业都是我们正在争取的,在机械制造和电子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的专利技术,在集成电路上面也是他们帮我们打开了一个缺口,阿拉希姆投资公司又刚刚公布安平是他们的重要股东,这个时候就不要去捣乱!有什么事情等主席从欧洲回来之后再开会谈论!”

“总理,”副局长同志开口说道,“我认为这个安平非常危险,最好还是限制离境,把他留在国内比较好。”

总理摆了摆手,内心有点恼怒这个有后台的副局长完全不明白事理,“现在他的名气这么大,这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再说他只是有点年轻气盛而已,不是不想为国家效力嘛!平安科技的股份不是已经卖给联想了吗?他的父母都是党员,有什么可担心的?上次就是派出去的人做的太过分,所以枪击案别人还怀疑是我们政府做的,现在我们要顾全面子,你不是已经派了人监视别人吗?担心这个还不如快点把那个案子破了来堵别人的嘴呢!下去好好想想,不要再出乱子了!”

副局长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去了。在他身后总理看着他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