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二十九章 余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早在《姐姐的男人》开播之前媒体就在关注了,不可能在片子播放之后反而对它不闻不问,所以《姐姐的男人》一出来就得到了整个亚洲媒体的关注,而在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安平视为最大票仓的地方媒体不知道是因为主演是自己人的缘故,不遗余力地大作宣传,配合宫泽栩在日本,韩娜娜在韩国的影响力,以及导演的特殊身份,大大地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不少人甚至宣称即使这部片子是一部烂片,也要花钱买票第一时间到电影院里面去看。而这些人大多是宫泽栩和韩娜娜的忠实的FANS,特别是日本的宫泽栩后援团甚至于跟电影院交涉要求提前订票,尽管只是几百人的规模,但是媒体的报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以至于首映的时候,日本的电影院外甚至于拍起了长队。虽然规模不能够和《星球大战》和《EVA》上映的时候比,但是对于一个新导演来说真的是了不起的成绩。

但是媒体的关注的焦点大多还在演员身上,宫泽栩和韩娜娜之前就有绯闻,现在又同时在一部戏里面出现饰演有关系的男女主角,更是让本来就已经很兴奋的媒体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加上日本政府有意在此时缓和和韩国之间的关系,所以一些政治人物也出来发表评论说对影片很感兴趣云云。相比较而言,香港的记者虽然也对演员感兴趣,但是他们更关注的是这个从来没有导过戏甚至于没有学过导戏的导演,虽然他是中文系毕业,多少学过点话剧什么的,但是之前他还是平安科技技术顾问的身份,身份的落差让媒体份外的迷惑。除此之外,大陆的媒体之时提到了有这么一场戏和系里面身份独特的男女主角,其他方面关注的很少。

戏出来之后虽然说不是给大家了一个很大的惊喜,但是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很多人的期望,对于这种未拍之前就吊足了大家胃口的戏来讲,水准大大超出了有些人的恶意的揣测,除了少数死鸭子嘴硬之外,主流的媒体都是一片赞叹之声。韩国和日本都是大赞自己国家的演员,由于这次海外版的发行工作在阿拉希姆投资公司的干涉只下做得很到位,宫泽栩和韩娜娜凭此获得了不小的国际声誉。香港的媒体则对安平的导演功力大加赞赏,认为他将是一个能够对港片在新世纪里面起到推动作用的人。以前一直一文不名的七宝站了出来,宣称将走自己独立的电影之路,做香港的金基德。这个口号大大地满足了韩国人的虚荣,七宝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就同类题材来看,韩国确实做得很好,这次自己独辟蹊径算是打出了自己的特色。

而对于这个成功,安平不是没有准备,他只是想不到宫泽栩居然在日本号召力这么大,“看来找他演戏是找对了,”安平对七宝说道,“也许下一次我们可以考虑找周某人来出演我们的电影,我觉得在亚洲市场上起码不会亏本。”七宝对这种说法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

相比较亚洲的媒体对于戏本身和演员的关注,国外的媒体更关注戏外的成分,阿拉希姆投资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安平是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没有宣布具体的股份,同时宣布克拉克,科克博士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同样也没有宣布股份的大小。观察家结合之前平安科技宣布增资和阿拉希姆投资公司没有增大自己手中平安科技股份的份额的消息判断阿拉希姆投资公司已经和中国政府达成了某种默契,似乎是愿意出让技术给中国政府,这个消息让美国,日本,英国等等国家都感到很不安,因为克拉克和科克宣布加入阿拉希姆投资公司之后阿拉希姆投资公司开始大规模收购欧洲的高科技产业公司,比如说西门子,美国担心民间企业会将高科技技术私下里出售给中国从而打破美国对于中国技术封锁的禁令。

有观察家认为安平出售自己手上平安科技的股份并投身电影业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手上其实没有技术专利的缘故,或者说是因为专利不全,CPU技术极有可能是克拉克和科克博士的技术,阿拉希姆投资公司之所以要在中国投资办厂实际上就是为了以此项技术向中国政府交易其他利益,极有可能是进入中国证券市场的许可证等等,一番分析只下连汤因比都以为自己的公司是一个亲华的公司了,甚至于打电话问安平是不是有在技术上面援助中国政府的意思?当然这是在开玩笑,不过阿拉希姆投资公司在中国内地投资的执照倒是发了下来,还享有不少优惠,这都是前段时间股票交易的结果。

在安平带着七宝不断地出席各种新闻发布会合采访节目的同时,他也开始着手准备下一部电影了,按照七宝的想法,这是一部灵感来自于老港产片《超时空要爱》之后产生的灵感,准备写一个时空穿梭的爱情故事。在安平感到自己多多少少有点功成名就的时候,埃里克森回他的电话说自己集团下属的一个公司控股了一家的家俱乐部,而且正在面临亏损,总公司可以随时接手,安平毫不客气地说道,没关系,我要了,准备一下人手,冬歇期的时候全面改造,同时又对埃里克森说道,找机会把一个人改造一下。

此刻,上次那位坐在大厦里面的少爷此刻正坐在沙发上面很用心地看一份电影杂志,这一期这份杂志的主题就是“门外汉导演”,注意是加了引号的,杂志上面对于安平的新片大加赞赏,认为水平不在他的芯片之下,少爷看完了杂志对站在自己身前的管家说道,“去买一张这个电影的票,我要去看看。”

“是的,少爷。”中年管家简短地回答道。

少爷看着杂志上面和宫泽栩韩娜娜站在一起的安平的照片,自言自语道,“难道那真的不是你的技术吗?”

与此同时,大陆的某个地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对着自己的手下发怒,他把手上的报纸往桌子上面一摔叫道,“你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不引进这部片子也就算了,是谁把理由也透出去了?现在这部片子说什么在嘎纳评价很好,票房也很好,整个亚洲,不是,是整个世界的媒体都认为我们这个单位的评语是傻瓜才说出来的,你们到底是怎么干事情的?怎么一点都不小心呢?”

等了好半天才有一个低着头的中年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个片子不通过是上面的指示,虽然我们的理由却是牵强了一点,但是也是有事实根据的啊,要不让他们剪一下再引进?反正当初没有把话说死。”

“你们他妈的没脑子啊?还引进,那不是就是说我们之前说的话都是白痴才说的吗?”老头子急得跳了起来,“有人跟这个家伙有仇我们又不是打手,干嘛没事帮忙?但是这个片子还是不能通过审查,只要不公映,其他的方面就放一放,”老头子冷静了下来,“这次总理都有点关注这件事情了,你们去看看,这个公司出的其他片子在审查的时候放松一点就是了。好了,就这样出去吧,好好工作好了。”

老头子挥了挥手,站在他面前的那些低头不语的人都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老头子拍了一下桌子低声自言自语到,“靠,什么人啊,惹这么大的麻烦,工作不好做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