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警组织派遣支援小组 协助北京防袭击

环球网环球时报讯 国际恐怖分子会放过北京奥运会这个机会吗?俄罗斯媒体13日披露说,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近日要求北京方面提高警惕。国际刑警组织日前在其总部法国里昂开了一个研讨会,俄媒体称,与会专家重点讨论了北京奥运会期间恐怖分子可能使用生化武器发动袭击的问题。对付恐怖主义是目前任何国际重大活动必须认真对待的功课,国际刑警组织尤其“宁可信其有”。中国的特点是大部分地区从未发生过恐怖活动,过去的一些恶性事件除了新疆地区是“东突”恐怖分子干的,别的都属个别事件,大多数中国人总体上觉着国际恐怖主义离自己挺远的,各国旅游者也普遍把中国看成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环球时报》近日采访的专家认为,中国应更公开地谈论奥运会的安全问题。讨论某种危险并不意味着它就真会发生,世界公众早就习惯这种讨论,中国人的心理承受力也应受到更多锻炼。

国际刑警组织担心生化威胁

俄罗斯《新消息报》、《晨报》等媒体13日报道了国际刑警组织的这次会议。《新消息报》在题为《小心病毒!2008奥运会面临生化恐怖主义和食品中毒威胁》的报道中说:“国际刑警组织在会上表示,北京奥运会期间恐怖分子极有可能企图传播某种致命危险病毒。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诺布尔指出,使用生物武器发动恐怖袭击既不需要特别培训,也不需要大量资金,更不需要现代化的实验室。恐怖分子完全可以借助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工具,在人山人海的看台上轻易散布有毒有害的微生物。诺布尔说,‘我们想到了最坏的结果———生化恐怖袭击。这种方法非常简单而且不易被察觉,只需一小瓶粉末放在体育场里,或者是用球迷欣赏比赛时常用的口哨、喇叭之类的东西就可以达到目的,连小孩子都可以做’。”

《新消息报》的报道同时承认,“这种情况目前多为计算机模拟局势或新侦探小说情节”。但该报接着说:“但印度尼西亚警方日前逮捕了几名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恐怖组织成员,在一名被捕者的住所中发现了北京运动场和体育馆的图纸,以及讲解如何有效散布毒气和生物武器的指导手册,从而证实了北京奥运会面临生化武器威胁的客观现实性。诺布尔警告说,‘我们不应误以为这种可怕的场景只是某种非常遥远的事情,这是极其临近的现实,我们应当做好防范准备’。”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16日晚本文发稿时,这件事情在英文的主流媒体上并没有报道,国际刑警组织的官方网站介绍了代号为“黑色死亡”的反生化恐怖袭击演习的情况,以及诺布尔的致辞,但并没有特别提到北京奥运会。国际刑警组织的官方网站只是简单介绍说,12月3日和4日,他们在法国里昂举行了代号为“黑色死亡”的桌面演习,来自全球的国际组织和执法代表参加了此次为期两天的演习,模拟一场全球性的生物恐怖袭击及其造成的后果。诺布尔说,生物恐怖袭击不管是从时机上还是动机上来说都是一场“完美风暴”,把这一最为糟糕情形想象成“遥远的可能”是错误的,演习有助于人们更好地应对生物恐怖袭击。

有关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不详细介绍这个代号为“黑色死亡”的演习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种演习的过程与内容实际上极为保密,它是在与生化恐怖分子进行攻防对决,一旦泄露了演习内容,就极有可能会让恐怖分子找到警方防御上的破绽。

北京全力迎接挑战

北京奥运会的安全问题一直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早在今年9月,诺布尔就认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工作将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奥运火炬的传递持续130天,途经很多城市,很多代表团将来参加奥运会,这给危险分子提供了机会。 (上接第一版)在报道北京的态度时,一些媒体强调了北京在反恐问题上的自信。俄罗斯《晨报》13日的报道说:“北京方面坚信不会发生任何恐怖袭击。恐怖分子武器库中约有300种五花八门的袭击方式,但是组委会将采取史无前例的安全措施,确保成功举办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体育赛事,这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当然,北京奥运会安保措施细节严格保密,媒体只有个别断断续续的报道,其中关于由150名格斗、反恐、维持公共秩序、反抢劫专家组成的快反部队的报道很多。北京奥运会安保支出预计为3亿美元,几乎是整个奥运会预算的1/5。日常警卫工作由9万-10万名警察负责,另外还有从各兵种部队抽调出来的数万名官兵以及众多志愿者。”《晨报》还说:“北京为了保障奥运会运动员食品安全,动用小白鼠当“试菜员”,试菜后的小白鼠至少要观察17个小时。运输车辆都安装了卫星定位系统,运输食品时司机绝对不允许中途离开驾驶室。”

“中国不是恐怖分子公开的‘敌人’”,斯里兰卡《每日镜报》11月23日的评论同样对北京奥运的安全形势感到乐观,“本•拉登在‘9•11’以来的讲话中,只是在指责几个主要西方国家时顺带提到了两次中国,并没有特意提到北京,所以对‘基地’组织来说,中国目前只是一个‘中立国’,并不是袭击的目标”。不过,这篇评论也认为,对于一些极端分子来说,奥运会是“西方的赛事”,而且他们总是寻找更好的方法使其活动得到最大程度的曝光以提高影响力,奥运会为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12月的美国《新闻周刊》中文月刊报道称:“保障奥运会安全的全面行动已经启动。10月,北京和上海举行了大型的紧急和反恐演练。另外,涉及公安部、军队及其他权威机构的高级别指挥系统也已经成立。”

国际刑警组织数月前也表示,他们有责任帮助中国确保本届奥运会的安全,为此将在2008年奥运会召开前夕,向中国派遣一支特别支援小组。“派遣支援小组就是要帮助中国掌握有潜在危险的人的全部信息,如名字、指纹、照片、DNA资料等。”诺布尔说,国际刑警组织将确保,一旦有国际在逃嫌疑人向中国提出签证申请,中国马上就可获得有关此人的相关真实信息。

恐怖主义从未放过奥运会

自“9•11”之后,世界上大的运动会前都会传出有关恐怖袭击的提醒,但这些运动会并没有出什么事儿,因此国际刑警组织对北京奥运会的提醒并不意味着北京处于更紧迫的危险中。不过,中国仍应该绷紧反恐这根弦。恐怖主义历来像魔影一样追着奥运会,在奥运历史上曾发生多起已遂和未遂的恐怖事件。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的“黑九月事件”是奥运史上最早、最严重和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恐怖事件。当年9月5日凌晨,8名巴勒斯坦“黑九月”成员翻过奥运村后墙,摸入以色列代表团住地,当场打死两名以色列队员,劫持其他9名以色列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所扣押的200多名巴勒斯坦人作为交换。西德特警佯装同意,允许绑架者和人质乘直升机离境飞埃及,并趁登机时在慕尼黑郊区某机场发动突袭,结果被绑架者发现并还击,造成全部人质和一名特警死亡,绑架者5死3被俘,这次恐怖活动被称为奥运会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此后的历届奥运会,组委会方面都加强了安保措施,安保开支逐年递增:亚特兰大0.825亿美元,悉尼1.98亿,雅典预算6亿,最后竟花了16.5亿,但即便如此,恐怖袭击的阴影仍在奥运会头顶徘徊。

1996年7月27日13点15分,正在召开奥运会的美国城市亚特兰大,专为奥运设立、紧邻主新闻中心的奥林匹克公园内的一个舞台发生震天动地的爆炸,造成2人死亡,200余人受伤,主犯潜逃7年后方被抓获。

2000年悉尼奥运前夕,“基地”组织亚洲头目杜安•伊萨姆迪计划袭击奥运会场,他试图利用和他们有联系的亚太恐怖组织“***团”的一名澳大利亚籍成员和一名职业为司机的印尼裔澳大利亚居民,袭击悉尼南部卢卡斯高地核反应堆,利用核污染破坏奥运。他的计划因遭到“***团”负责人的坚决反对而流产,澳大利亚警方直到奥运会结束后两年方才知悉这一差点降临的危险。

2004年5月,离雅典奥运会开幕倒数100天的日子,雅典南部的一所警察局前接连发生3起爆炸;8月,奥运开幕前夕,警方又在即将作为马拉松比赛终点的一座体育场附近发现手榴弹、雷管和炸药,甚至有传闻称有人打算用“脏弹”袭击雅典奥运,迫使希腊方面紧急求助于北约,调兵7万做好安保工作。

中国有能力预防恐怖袭击

北京奥组委媒体服务处李京波处长1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为了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国家在奥运安全保卫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有关部门进行了密切的配合,中国有能力预防各种恐怖袭击活动,其中包括生化恐怖袭击活动。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时殷弘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奥运会是全球的体育盛会,“基地”分子盯上这样的活动,主要是为了盯上美国及其盟国的游客、运动员,把他们当成袭击目标。中国不是跨国恐怖分子的主要袭击目标。近十年来,除了在新疆发生的零星“东突”恐怖活动之外,在中国绝大部分地区根本没有发生过恐怖活动。

时殷弘说,当然中国也并不是完全不受恐怖威胁的一方净土,这次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警告对中国是一次新的提醒。在对付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宁可信其有,多做准备,把预案做得过一些,先从阵势上镇住国际恐怖分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