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台海关系.中美日三国博弈之美国篇

美国对台政策的模糊性和不稳定性

(一)美国的意图

台湾是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一颗棋子,是他悬在中国人民头顶的一把利剑。台湾问题不解决,中国的崛起就受制于人,中国就无法全心全意的发展经济,进行现代化的建设。所以美国并不希望中国能马上解决台湾问题,它只会千方百计的破坏中国的统一事业,更别说支持中国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以后,当时的美国政府本来可以从中国内战的泥潭中拔出来,但是它没有这样做,而是对新中国采取了孤立、遏制的政策,并且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武装干涉纯属中国内政的海峡两岸关系。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我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攻击”。美国第七舰队侵入了台湾海峡,美国第十三航空队进驻了台湾。一九五四年十二月,美国又与台湾当局签订了所谓《共同防御条约》,将中国的台湾省置於美国的“保护”之下。美国政府继续干预中国内政的错误政策,造成了台湾海峡地区长期的紧张对峙局势,台湾问题自此亦成为中美两国间的重大争端。

为了缓和台湾海峡地区的紧张局势,探寻解决中美两国之间争端的途径,中国政府自五十年代中期起,既开始与美国对话。一九五五年八月至一九七○年二月,中美两国共举行了一百三十六次大使级会谈,但在缓和与消除台湾海峡地区紧张局势这个关键问题上,未取得任何进展。及至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随着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和新中国的壮大,美国开始调整其对华政策,两国关系逐步出现解冻的形势。一九七一年十月,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二七五八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驱逐台湾当局的“代表”。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中美双方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公报称:“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美国政府接受了中国政府提出的建交三原则,即:美国与台湾当局“断交”、废除《共同防御条约》以及从台湾撤军。中美两国於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美建交联合公报声明:“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联系”;“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自此,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

但遗憾的是,中美建交不过三个月,美国国会竟通过了所谓《与台湾关系法》,并经美国总统签署生效。这个《与台湾关系法》,以美国国内立法的形式,作出了许多违反中美建交公报和国际法原则的规定,严重损害中国人民的权益。美国政府根据这个关系法,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和干涉中国内政,阻挠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为解决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中美两国政府通过谈判,於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达成协议,发表了有关中美关系的第三个联合公报,简称“八·一七公报”。美国政府在公报中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然而,十多年来美国政府不但没有认真执行公报的规定,而且不断发生违反公报的行为。一九九二年九月,美国政府甚至决定向台湾出售一百五十架F-16型高性能战斗机。美国政府的这一行动,给中美关系的发展和台湾问题的解决增加了新的障碍和阻力。近年来,美国卖给台湾的军事装备越来越具有攻击性。2004年6月2日,台“行政院”通过“重大军事采购特别预算案”以及“重大军事采购条例草案”,共编列6108亿新台币(约182亿美元)的军事采购预算,将从2005年开始,在15年内自美国购买8艘柴电动力潜艇、6套改良型PAC-3型“爱国者”导弹和12架反潜巡逻机。这是陈水扁在军事上增强“拒统谋独”的重大举措,也意味着美台军事勾结将进一步加深。美国至今仍不愿看到中国的统一,制造种种藉口,施加种种影响,阻挠台湾问题的解决。 由上可见,台湾问题直到现在还未得到解决,美国政府是有责任的。

(二)美国是否会出兵台湾?

现在的焦点是中国在台湾攻打台湾时美国是否会协助台湾进攻我们。美国政策的模糊性也就体现在这一点上。改革开发以来,我国综合国力显著提高,军事实力更是有了质的飞跃,不论是军事装备还是军事人员的素质都有了提高。还有人民生活水平有了较大改善,人民安居乐业渴望和平和祖国统一的决心更加坚定。这些对美国对台政策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美国崇尚“均势原则”,而且在打“台湾牌”的策略,勿庸讳言,中美在70年代初抛弃仇恨走到一起,都是各有所求的。用基辛格的话来说,是苏联的威胁把中美两国逼到一起的。但是,作为社会主义的中国,它所追求的中美和解并不仅仅局限于一时的需要。早在中国实行“一边倒”的50年代,中国就多次声明愿与美国坐下来谈判。1955年4月23日,周总理在亚非会议上发表声明,明确表示中国政府愿同美国政府坐下谈判,讨论和缓远东紧张局势的问题,特别是和缓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间题。中美大使级会谈就是由此而达成协议的。今天,当苏联解体,中美两国曾面临的共同威胁消除后,中国仍对中美关系予以重视,并从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着眼于世界大局和21世纪,来维护和发展中美关系。在台湾间题上,一方面强调解决方式属中国内政,不容外人干涉;另一方面,又为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采取了许多实际步骤,提出了积极的方案,如1979年1月1日中国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宣布了争取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1981年9月30日中国又提出了9点方针;更有邓小平提出的按照“一国两制”的设想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案。可是,中国对中美友好关系的追求,不是权宜之计,不是实用主义。 美国对待台湾问题的外交哲学就是实用主义,以台湾来制约大陆,以大陆来制约苏联,“以华制华,以夷制夷”。当苏联成为美国的主要威胁时,它可以压服台湾讨好中国;当苏联的威胁消除时,它又可以用台湾问题作为外交筹码向中国政府讨价还价,从而获得操纵世界局势,操纵中国局势的自由。美国把台湾当作一张牌来玩弄,其根源可以追溯到往昔的“均势外交”。 台湾海峡两岸的对抗对美国而言是在当今世界上最为危险的争端。只有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问题上,华盛顿才会在一场破坏性极大并且会对未来几十年产生影响的战争中同一个拥有庞大军事力量的大国直接对抗。这种威胁是在1996年3月第一次被中国问题学者圈子以外的美国人明显感觉到的。当时,由于中国的导弹落入距台湾海岸很近的水域,克林顿总统派遣两艘航空母舰战斗群开赴台湾地区。 尽瞥台湾海峡现已恢复平静,北京同台北之间的关系以及华盛顿同北京之间的关系看来也都在改善,然而,促成1996年那次对抗的所有问题都依然存在、中国的目标很简单:防止台湾独立和所有促进台湾独立的政策。对台湾而言,间题就比较复杂了。对美国来说,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关系使它处于一种窘境,这种窘境影响到它在亚洲的态势的核心。

几年之后,美国的政策:选择之一:不采取任何行动 在九十年代,美国已不再像冷战期间那样深地插手世界事务了。人们有理由预计,在台湾海峡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已对世事漠不关心的美国公众会规避卷人这种冲突,因他们不喜欢扮演国际警察这种吃力的角色,而且对美国人到遥远的地方去送死深表反感 如果看起来是台湾方面的挑衅导致中国采取了行动,华盛顿就更不愿意对台湾海峡的军事交锋作出反应了。美国政府和国会中的许多人现在都充分认识到中国在台湾独立问题上的激烈情绪。1979年颁布的《与台湾关系法》说,美国将以严重关注的态度对待台湾海峡发生的暴力,并承诺华盛顿将向台湾提供装备使之在遭到进攻时进行自卫。然而,该法并未要求美国直接保护那个岛屿。台湾及美国支持台湾的院外活动集团中那些认为该法作出了这种承诺的人完全搞错了。

如果中国不使用直接的武力,美国就更有可能不采取行动了,即便不发动实际进攻,而只是实行封或者向台湾附近水域发射导弹,那也会吓坏台湾的贸易伙伴,使那个岛屿受到扼制。在1996年危机期间,中国的行动曾使台湾股市暴跌,使它的外汇储备大大减少,并破坏了它的整个经济的稳定。在中国领导层中,甚至连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都有人认为,不必付出直接进攻所需付的代价和承受这种行动所带来的风险便可以迫使台北投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华盛顿也许会难以确定进行干预的恰当时机。 因此,不采取任何行动是一种可行的政策选择,但也是一种困难防止台湾垮掉的正式责任,但是,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政治来看,美国都将难以坐视台北的政府被共产党中国人征服。可以说,如果在中国进攻台湾的情况下,美国无所作为,那么,美国在亚洲的信誉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选择之二:支持台湾

最近《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的修订突出地表明了国际上对台湾海峡局势的关注。尽管华盛顿和东京都一再声明这个指针只适用于在对口本周围的“局势”作出反应时进行合作,但北京却气愤地认为这一指针所覆盖的是一个地理区域,而这个区域延伸到台湾。许多美国人也对美日两国领导人的解释抱怀疑态度,很多日本官员还肯定地说,谈判代表们在起草这份文件时是考虑到台湾的情况的。1997年8月,内阁官房长官在日本电视上宣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自然覆盖”台湾;1998年5月22日,在日本就根山的谈话向北京做了道歉和解释之后很久,外务省北美局局长高野向国会宣称:这个指针的确覆盖台湾。不管指针的具体条款是怎么写的,事实依然是:美日防务联系越紧密,就越能对台湾提供保护。在台湾问题上发生危机,几乎肯定是一种影响美口安全联系的“局势”。

尽管根据《与台湾关系法》的条款美国没有义务派兵去保护台湾,但的确负有向台湾出售武器的责任,而向台湾出售武器,既使它有能力自卫,又使它有勇气试着自卫。中国对向台湾出售武器一肯定会提出抗议,因为它认为这是侵犯中国主权的不能接受的行为;1982年,北京就曾强行提出这个问题,并迫使里根发表了他的8月公报。公报许诺,美国对台湾的武器销售不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不得超过近几年的水平,而且,美国还将“逐步降低”销售水平。 像其他选择一样,也有好几种抗衡势力不利于美国支持台湾,其中最突出的是北京的影响,但也包括支持台湾的院外活动集团对美国内政的明显干涉。

事实上,北京在使华盛顿作出明确的“三不”表态方面取得胜利之后,已经加大了关于限制武器销售的压力。还有一个问题也限制着美国对台湾海峡今后可能发生的任何冲突进行干预的能力。这个问题涉及在关系正常化时期确定的那种三角关系的核心。根据美中建交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的条款,华盛顿只能同台湾保持非正式关系,而且,限制它在该岛上的军事存在的条款相对来说是很严格的。应急计划的制定情况清楚地表明,美国军事官员和决策人对台湾的能力知之共少。不仅如此,根本没有规定联合行动的协调程序,因为北京不能容忍这种合作。在需要进行合作的情况, 不论美国最终采取什么政策,它都必须决定是阐明其意图呢,还是继续模棱两可。最近,实际情况的变化,尤其是台湾本身情况的变化,导致人们越来越希望华盛顿阐明其对台政策。


本文内容于 2007-12-19 16:28:57 被xqyumi2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