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冬天,冷了,所以很多人喜欢晒太阳。

晒太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街头的乞丐,也晒太阳,那是种无奈,也是上天对他们的恩赐;贵族们也晒太阳,不过他们基本上是用完午餐之后,用形形色色的小玻璃瓶子、刷子细心的打扮好自己,懒洋洋的躺在宽大的躺椅上,桌上放着茶或者是咖啡,看着书报抑或是什么也不做,就在那里享受自然的光和热。有选择性的晒太阳,可以说,现在很多人都是的。他们不留恋壁炉的温暖,或者是不喜欢空调,走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小的时候,希望得到的是钢铁于混凝土包裹着的生活,但当这一切都压的人喘不过气的时候,甚至说,像一坐很沉沉的监牢一样压过来的时候,回头想一下,原生态的生活,原来是那么惬意,但现在却有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喜欢晒太阳,小时候就喜欢。金色的草坪,柔软的玉米秸,可以坐着,倚着甚至是躺着。那里,很多都是苍老的面孔,但在此时,似乎都在阳光的映照下显示出了异样的光彩,黝黑稍微带点褐色的皮肤,突然变的有了一层红润。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形态,闭着眼睛,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人也很老了,同样坐在那里,身边放着双拐,手里拿着一本很破旧的书,在那里念,声音很不大却都听的清楚。我想,很多人一定没有用心听,有几个,已经沉沉的睡去了,甚至发出了鼾声。或许,大家并不注重他念的是什么,这声音,似乎是一种音乐,准确的说,是催眠曲。冬天,天短,眼见着歪斜的太阳就那么下去了,当酣睡者被其他人用拐杖敲醒的时候,才平静的、颤巍巍的走回去。那念书的人,总是等西墙的倒影有一杆子的时候离开,把书放在破旧的羊皮大衣口袋里,撑起双拐,也同样平静的走。并不是每天都这样,间或,会有人找个有土的地方下一种旗,常常因为棋局,两个老头儿争的面红耳赤。这些人里面,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有些老年痴呆的老头儿。他十分喜欢与孩子玩,常常拿一些好吃的东西来分,例如他珍藏了一年,已经发霉或者硬的不能啃的月饼。小孩子们也喜欢他,经常去逗他,但也不乏一些恶作剧,我就在他那已经鬓发稀疏的头上拔过一根头发,这事至今难以忘怀。老人是个很好的人,我感觉不应该这样对待他。

现在,这些人都已经不在了,但那种感觉依旧在。似乎,他们就是冬天的斜阳,总有落下去的时候,能做的,也就是等待的那个是个的到来。真的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也能那样晒太阳,那样平静的等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