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撒切尔夫人让枪炮发言

黑格调停失败后,撒切尔夫人决心让枪炮发言。4 月中旬,英国核动力潜艇先期 到达马岛战区,英国飞机开始在战区上空盘旋侦察。4 月25日,英军登陆部队冒着11 级大风一举攻下南乔治亚岛,俘虏守岛阿军180人。登陆前,英军火箭兵和炮兵进行 了火力准备,并用潜艇把12人组成的侦察破坏组送上了南乔治亚岛。南乔治亚岛登陆 成功,为英军马岛登陆积累了经验。在登陆作战时,英军还以直升机发射导弹和火箭, 击沉阿潜艇“圣菲”号。

英军占领南岛,建立起进军马岛的桥头堡。4 月30日,英舰到达战区后,英国防 大臣诺特宣布对马岛周围 200海里实行全面的海空封锁。阿根廷也不示弱,宣布对马 岛周围200海里的英舰船将采取行动。双方等于都下了战书,英阿大战一触即发。

5月1日早晨,马岛上空细雨蒙蒙,大雾茫茫,从阿森松岛起飞的英军三角翼巨型 “火神”式远程轰炸机突然钻出云层,向马岛斯坦利机场俯冲而下,一阵狂轰滥炸。 从英国航母上起飞的“鹞”式战斗机和直升机也一批批飞临马岛,轮番对斯坦利机场、 达尔文机场和阿军阵地猛烈攻击。阿军防空部队和海岸炮队奋力还击,阿军飞机也赶 来助战。马岛上空顿时战火纷火,出现了激烈的海空大战。

英国舰队进入战区以后,原想给阿军一个下马威,干掉阿海军的王牌“5月25日” 号航空母舰,苦于该舰行踪不定,英军转而打起阿军唯一的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 ”号的主意。“将军”号原是美舰,1938年下水,在珍珠港事件中劫后余生,1952年 被阿根廷买去成了阿海军的第二大主力舰。

4月底,“将军”号巡洋舰单舰在英国政府宣布的马岛200海里封锁区南部边缘巡 逻,被英国核动力潜艇“征服号”号发现并跟踪。5月1日,英核潜艇艇长理查德·拉 恩将跟踪情况报告了舰队司令伍德沃德。伍德沃德觉得有机可乘。迅即转报伦敦。5 月2日下午,撒切尔夫人签署了攻击“贝尔格拉诺将军”号的命令。下午3时许,当“ 征服者”号全速向“将军”号逼近的时候,“将军”号舰长埃利亚斯·庞索海军上校 似乎预感到厄运将要降临,在航行至马岛封锁区以南36海里处突然命令调转航向,朝 阿根廷大陆沿岸方向加速行驶。这样它与“征服者”号正好反方向行驶,按理说危险 性减小了。可是,5月初的南大西洋仍是寒风凛冽,海水刺骨,气温经常在零度以下, 而且狂风呼啸,恶浪滔天。“将军”号在剧烈的颠簸中一会儿跃上浪峰,一会儿跌入 浪谷,近10米高的惊天巨涛像盛怒的怪兽时时要把它吞灭。但真正威胁着它生命的是 死死盯住它行踪的“征服者”号核潜艇。“将军”号这艘排水量为1.36万吨的老式巡 洋舰,不仅动作笨拙,而且它陈旧的螺旋桨不时发出过大的噪音,这使“征服者”号 很容易测定它的位置。“将军”号由于向大陆方向行使,官兵们的战备状态显得松弛,

有的在战位上谈笑,有的下住舱休息,似乎英阿对峙的紧张状态已经过去,没想到灾 难正等待着他们。

“征服者”号攻击型核动力潜艇是英国在60至70年代为对付苏联的威胁而建造的 12艘“猎人杀手”型潜艇之一。该舰装有先进的声纳和电子设备,可以长时间以30海 里的时速潜航,不用增添燃料,这连许多水面舰艇也望尘莫及。它可携带26枚“虎鱼 ”式鱼雷,这种鱼雷长6.5米,重1.5吨,每枚造价90万美元,可以在30公里以外的地 方击中目标。

“将军”号在狂风巨浪中返航,舰上官兵以为可以逃避敌舰追踪,返回军港。谁 知,一场不可避免的悲剧发生了。“将军”号猛然间地动山摇般地抖动起来,继而是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将军”号被“征服者”号施放的鱼雷击中 !原来“征服者” 号自发现“将军”号起,它那连接着电脑和水下声纳装置的荧光屏上,一直显示着敌 舰螺旋桨发出的声波图像。到了5月2日下午4时,拉恩艇长下令发射鱼雷。“虎鱼” 就像出水蛟龙以每小时80公里的射速驶向目标。当鱼雷接近目标,雷体本身的声纳和 磁性导向装置自动生效,飞速命中“将军”号左舱下方的主机舱。舱内的警报装置、 通讯照明设备和主机通道全被摧毁。舰内一片漆黑,到处都是烟雾和毒气。在机房操 作的舰员还没有来得及探个究竟,便倒在血泊中,有的则被毒烟活活呛死。几秒钟后, 第二枚“虎鱼”击中“将军”号的舰首,海水从直径12米的巨孔大股涌入舱内,舰体 立即倾斜。在一片混乱中,舰长庞索上校打着手电筒声嘶力竭地指挥着幸存者死里逃 生。他让大家保持镇静,尽量穿上大衣,带足干粮,然后15人坐一条救生艇,弃舰求 生。舰长亲率几名勇士,不顾浓烟大火,奋力营救底舱士兵。直到全舰火光冲天,弹 药舱随时都会爆炸,他们才艰难地放下最后一条救生艇,悲壮地唱起阿根廷国歌,向 “将军”号告别。伴随着雄壮的歌声,“将军”号一声巨响,葬身海底。“将军”号 从遭到第一枚鱼雷袭击到彻底沉入400米海底深渊,仅仅历时 40分钟,舰上1091名官 兵中321名丧生,其余经抢救脱险。

“谢菲尔德”号葬身汪洋

“将军”号的沉没震惊了世界,连西欧国家都认为英军过分了,阿根廷举国上下 更是群情激愤。阿军发誓要以牙还牙,报仇雪恨。

5月4日下午,阿军“ 5月24日”号航空母舰带着复仇的怒火悄然出港,舰上载有 法国制造的最先进的“超级军旗”式战斗机,“超级军旗”上携带着一种威力巨大的 法制“飞鱼”空对舰导弹。阿军这次攻击的目标将是英军的新式战舰“谢菲尔德”号。 “谢菲尔德”号驱逐舰是1971年下水的英国最先进的战舰,造价高达 2亿多美元。此 舰是一艘专门用来对付空中袭击、保护舰队的超级防空护卫舰,它拥有先进的反导弹 装备,其中包括22枚装有电子反导弹系统的“海矛”式舰对空、舰对舰导弹,还有干 扰敌人导弹航向的干扰波发射器。

4月5日,当英国特混舰队驶向南大西洋时,西方某些军事专家曾告诫英军:阿根 廷拥有法国宇航公司制造的高度自动化的“飞鱼”导弹,这种导弹装有惯性导航系统 和主动寻找目标的雷达,发射后能自动修正飞行状态,并能超低空飞行,即能够离海 面2—3米飞行,很不容易被雷达发现。而英国特混舰队尚缺乏对付“飞鱼”导弹的有 效手段。但这一忠告并没有引起英军的重视。他们认为,阿军购买“飞鱼”导弹的时 间不长,不可能掌握“飞鱼”导弹复杂的技术性能,再加上英国有撒切尔夫人称之为 “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即使阿军使用“飞鱼”导弹,也 不可能冲破特混舰队现代化的防空网,更不可能逃脱“谢菲尔德”号上先进防空导弹 系统的打击。然而,英军这一连串的不可能的假设在5月4日的战斗中统统变成了无情 的现实。

5月4日,当地时间11时左右,“谢菲尔德”号正在马岛以北海域特混舰队西侧约 40公里处,执行雷达警戒任务,被阿军一架海上侦察机发现,阿机立即将该舰的准确 位置向上级作了报告。阿军指挥部得到情报后,决定派早已挂着“飞鱼”空对舰导弹 待命的3架“超级军旗”式攻击机迅速起飞,在3架“幻影”式战斗机掩护下飞往战区。 当它们全速向预定目标接近的时候,海上突然出现了一艘不明型号的军舰,“幻影” 式飞机便主动前往对阵。就在此时,长机“超级军旗”攻击机的雷达荧光屏上也影影 绰绰地发现了“谢菲尔德”号的踪迹,“超级军旗”急速降低飞行高度,并以1200公 里的时速作超低空飞行,旋即钻进了英舰的雷达盲区,神不知、鬼不觉地向偷袭目标 接近。事后,“超级军旗”上的飞行员说“我知道‘谢菲尔德’号上有先进的雷达, 只有利用它的盲区才可能接近。在镜子一样平的大海上,怎样去找盲区 ?我利用了地 球曲线。也就是说,紧贴着地球。” “超级军旗”掠着大海的浪花全速飞驰,到了距离“谢菲尔德”号大约48公里处 突然腾空而起,迅即发射了两枚导弹。导弹刚发射出去,“超级军旗”立即调头返航。 “飞鱼”导弹是由自身的电脑控制的,至于是否能够击中目标,飞行员回基地后才能 知道。

再说那两枚“飞鱼”,像两道神奇的白光贴着海面飕飕前进,径直向英舰直扑过 去。“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尽管设备完善,还有用来干扰敌舰导弹航向的干扰波发射 器。可惜,天公不作美,海上刮着飓风,乌云密布,白浪滔天,英舰的雷达以及无线 电接收和探测系统几乎失灵,荧光屏上常常模糊一片。全神贯注的雷达兵好不容易辨 认出海面上似乎有异常现象并随即报告了指挥舱。舰长萨姆·索尔特闻讯立即传令: “全舰注意隐蔽!”索尔特的话音未落,“飞鱼”导弹已呼啸而来。就在这决定“谢 菲尔德”号命运的瞬间,附近英国航空母舰上的雷达系统也发现了阿军飞机的可疑动 静,但远水解不了近火,还是“谢菲尔德”号本舰的自动干扰波发射器发挥了作用, 它终于对离海面较高的一枚“飞鱼”施加了影响,使其误入歧途,飞向邻近水域爆炸 失效。可是,另一枚“飞鱼”导弹却以亚音速在浪尖2—3米的高度紧盯英军驱逐舰不 放。因为贴水面太近,即使是非常灵敏的雷达也难以捕捉到它的踪影。海浪的咆哮伴 随着飞弹的呼啸,继“贝尔格拉诺将军”号之后又一场灾难就在这不平静的南大西洋 上发生了。

在一阵剧烈的震动中,“飞鱼”导弹不偏不倚击中了“谢菲尔德”的心脏——由 电子计算机操纵武器系统的控制舱。导弹又冲着上部和外部爆炸开来,使舰上动力、 电力和消防系统全部遭到破坏。舰上的大火熊熊燃烧,舱内弥漫着刺鼻的酸性烟雾, 令人窒息。甲板和其他铝制件的表面温度一下都超过了熔点,无法站人。舰只的上部 结构升腾着热气,舰甲板的油漆在剥落、熔化,烈火烧透了舰身,许多底舱的士兵无 法脱身,当场倒卧于浓烟和血泊之中。这惨不忍睹的场景仅发生在短短的20秒钟内。 在这以后,全舰官兵在舰长索尔特的指挥下又与熊熊烈火搏斗了5个多小时。最终, “谢菲尔德”号完全失去了自救能力,水泵等消防设备全部被毁坏了。眼看着燃料和 弹药就要发生爆炸,全舰官兵有与舰同归于尽的危险。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索尔特 舰长无可奈何地下达了弃舰的命令。于是,有的士兵急速登上救生艇,有的匆忙跳海 求生。有的没有几分钟便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冻死,有的伤势太重,只好留在舰上被烈 火活活烧死。幸运者们纷纷被前来救援的舰只和直升飞机运往英军医院船。“谢菲尔 德”号全舰280名官兵中,20人死亡,24人受伤,43 人失踪。舰上的大火一直烧到第 二天晚上 8时才熄灭。就这样,一艘具有现代化装备的驱逐舰慢慢沉没在南大西洋的 冰水之中。据说,一块两平方公里的油污在以后的几天中一直聚集在“谢菲尔德”沉 没的地方久久没有散去。

“谢菲尔德”号刚一出战就被击沉,使白厅大吃一惊,阿军则声威大震。法制“ 超级军旗”战斗机和“飞鱼”导弹与后来海湾战争中的“飞毛腿”导弹和“爱国者” 导弹一样从此名扬世界。“谢菲尔德”沉没不仅对交战双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且 使世界军事界为之一震。它提出了在高科技条件下如何打海战的大课题。美国前中央 情报局长特纳说:“‘谢菲尔德’是一艘设计很好的现代化舰只,然而一架飞机的袭 击和一枚导弹的命中就结束了它的生命。人们自然要问:关于海战的未来,尤其是水 面舰只的未来,这一事件给了我们什么教训?”伦敦国防战略研究所一位专家说:“ 它的沉没是现代海战的转折点,标志着海战格局将发生很大变化。”水面舰只还有没 有用?今后是多造大型舰只,还是多造小型战舰?一系列的问题在各国军事界引起了广 泛的争论。军事专家预测,从“谢菲尔德”号被击沉一事中可以看到,未来的海战将 是一种“捉迷藏”式的游戏,飞机、军舰躲在相距很远的地方,伺机用导弹发动突破 袭击。第二次大战以来的传统战法受到了最严重的挑战,并势必为新战法取而代之。

英国特遣舰队海军司令伍德沃德开战前曾夸下海口,夺取南乔治亚岛不过是“餐 前的开胃品”,攻占马岛像“走过场”那样容易。“谢菲尔德”号出师未捷身先死, 伍德沃德也不得不哀叹,这是一场“漫长而浴血”的苦战。英舰官兵更是草木皆兵, 神经过敏。他们后来竟然会把鲸鱼误判为潜艇,用昂贵的“海矛”式导弹去攻击那些 像是飞机的鸟群。

英军在圣卡洛斯港登陆

仅仅开战 3天,两艘大型舰只被击沉,整个国际社会都在关注着马岛战况的发展。 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表示愿意与英阿两国外长举行紧急会谈,商讨停火 事宜。5月5日,阿根廷率先表示接受联合国调停,可英国报仇心切,不肯坐到谈判桌 上来。英国的态度连西德总理施密特也认为“是过时的殖民主义行为”。在各种压力 下,5月6日,英国勉强宣布接受联合国秘书长的斡旋。但是,第二天,英国防部宣布, 把海上禁区扩大到离阿根廷海岸12海里处,这实际上是要把阿限廷的海空军关在家里, 不许越雷池一步。与此同时,英国防部还向特遣舰队增派20架飞机、5艘军舰和 3000 名军人,并征用英国最大、世界第二的 6.4万吨级的豪华客轮“伊丽沙白女王二世” 号向马岛战区运送部队和给养。当“女王”号载着3000名陆军官兵,缓缓离开南安普 顿港时,送别的人们产生了一丝“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不祥预感。一位失去儿子的父 亲说:“孩子们是为了给大英帝国重新增添那个‘大’字啊!”

英国一面愿意和谈,一面又咄咄逼人,这大大刺伤了阿根廷的民族感情。阿军于 11日宣布:即日起,阿军将对出现在马岛战区的英国舰船和飞机进行坚决打击。12日, 阿空军12架“天鹰”式战斗轰炸机分 3批袭击了英国舰队,重创英国护卫舰“大刀” 号和“华美”号。 马岛战火再度燃起,5 月13日,德奎利亚尔宣布:他已克服了两大障碍。“斡旋 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实际上,谈判根本没有进展,撒切尔夫人是借谈判做表面文章, 应付世界舆论。“铁娘子”的决心是要打,一位英国议员说:撒切尔夫人已把福克兰 危机当作她个人的事了,即使掉脑袋她也不会让步了。5 月20日,撒切尔夫人在议会 以压倒多数赢得了用武力攻占马岛的进军票。当晚,联合国秘书长宣告调解努力已告 失败。英阿达成的唯一的共识就是继续打。

5 月的南大西洋仍是寒气袭人,战区内浓雾弥漫,风雪交加。英国两栖登陆舰队 经过精心的准备,在恶劣的天气掩护下,偷偷接近马岛,乘着夜色驶进福克兰海峡的 北部入口,准备在圣卡洛斯港登陆。这里拥有 9公里长的天然深水锚地,在有风暴的 情况下适于船只停泊;滩头附近的小山为设置地面观察所和雷达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登陆地点群山环抱的小港将使“飞鱼”导弹失去作用,因为导弹无法击中小山背后的 目标;这里有部署“轻剑”式导弹的良好场地;圣卡洛斯港附近阿军防守薄弱,可以 达到战役的突然性。

英军进攻在即,英国政府还在“辟谣”。5 月20日,英国副国防大臣库珀在新闻 发布会上说,英军并不打算对福克兰岛进行一次扬言某日要发动的进攻,而要对阿军 阵地进行一连串打了就跑的袭击。库珀还故作神秘,规定引用他的话不得用他的名字。 恰恰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5000名英军正准备在圣卡洛斯港登陆。同时,英国政府给 南大西洋英国舰队下达了开始登陆的命令。

21日晨,英国特种部队袭击阿军雷达站。接着,英军主力在索莱达岛西北部的圣 卡洛斯港登陆。英军夺占了几个高地后,在高地上配备了防空导弹系统,保障了整个 登陆场的对空防御。为了迷惑阿军,英军在达尔文港和福克斯湾实施了两次佯动登陆。 在火力准备时,英军的航空火力和舰炮火力只是对达尔文港和福克斯湾以及斯坦利港 地区进行了突击,而对登陆兵主力的上陆地点却未实施突击。登陆地点人烟稀少,没 有坚固的岸防工事和抗登陆障碍,阿守军只有50多人,分布在沿海的哨所,不足以构 成对英军的威胁。阿军未曾料到英军会在这里登陆,英军来了一个“攻其不备”。英 军于黎明6时30分登陆,4小时内,第一批登陆完毕,并在滩头建立了登陆场。上岸英 军已达2800人,登陆场的规模达到25平方公里。

英军登陆成功的消息传到伦敦唐宁街十号,愁眉不展的“战时内阁”成员们,一 个个如同服了兴奋剂。英国国防部里一片欢快气氛,人们相互见面时都打着丘吉尔最 爱打的那种象征胜利的手势。这一天国防部里听到的最多的话是“出奇制胜”。英国 各大报的编辑部里,更是充满了狂欢的气氛,一份份欢庆“胜利”的报道、评论充斥 报端。

阿根廷空军再创辉煌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马岛上空风云莫测。英军本来利用阿军飞机不易出击的阴雨 天气奇袭马岛,未料到21日上午10时,马岛地区突然雾消云散,英舰和登陆部队暴露 无遗。阿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大批飞机蜂拥而至,“普拉卡”式飞机、“幻影”式战 斗机、“短剑”式飞机呼啸而来,向英舰倾泻弹雨和火箭。阿军72架飞机连续 7次攻 击英舰,击落5架英机,击中8艘英舰,其中一艘护卫舰被火箭击沉。阿空军也对圣卡 洛斯的英军登陆部队进行了猛烈轰炸,阿空军强击机发出一阵阵恐怖的怪叫,一次又 一次地向地面俯冲,扫射英军士兵。“幻影”战斗机的空对地火箭密如乱箭,打到地 面上,一排排尘土扬起,打得英军登陆部队头都抬不起来。高达十几米的硝烟笼罩着 圣卡洛斯港,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马岛战争后指挥登陆的穆尔将军在一次集会上 说:“当时,我苦苦地撑着,我不止一次地感到我快要撑不住了。阿根廷空军的英勇 几乎将这次奇袭的效果全部抵消。如果阿根廷陆军再从正面捅上一刀的话,那便是我 们的末日了。感谢上帝,他们没有来。直到今天我还对这一点感到奇怪和不可思议。”

阿根廷空军孤军奋战一天,但陆军却没有一个士兵出现。阿军本来是可以把立足 未稳的英军赶下海的,但他们错过了时机。阿根廷陆军司令部被英军在圣卡洛斯港登 陆行动弄得目瞪口呆,他们根本就没有迅速作出反应,反而在喋喋不休地抨击英军的 举行“是前所未有的冒险”和“违反海战的规则”。这让世人看起来多少有点滑稽。

到了英军登陆的第三天,索莱达岛上的阿根廷陆军才开始向圣卡洛斯港行动。当 一名陆军少校率领部队登上圣卡洛斯附近的布迪峰时,他惊呆了。他在写给妻子的信 中说:“我似乎看到了突然出现在罗马城下的迦太基军团。那么多的英国人像蚂蚁一 般地忙碌着。稍大一点的甲虫是轻型‘蝎子’坦克。他们的阵地、堑壕与导弹工事完 全无懈可击。海滩那边还有数不清的英国兵在列队,钢盔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使我更 为惊恐的是,这样大的场面,这么多的人,竟没有一点声音。光是这样沉寂就给人一 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在这一刻我感到,胜利……”信写到这里中断了,原因是在他写 信的那个夜晚,向前推进的英国人占领了他们的阵地,这位少校牺牲了,他的士兵在 睡梦中当了俘虏。

如果说阿根廷的陆军无所作为的话,阿空军却在奋勇作战。从 5月21日开始,双 方空军激战4天,阿英都损失惨重。5月25日,英国舰队再次蒙受耻辱。这天刚好是阿 根廷的国庆节。阿根廷前后方军民在笼罩着一片硝烟的战争气氛中紧张而热烈地庆祝 这个不寻常的节日,他们用自己的战斗成果把一个多月来为收复马岛主权而展开的多 种爱国主义运动推向高潮。这天,忽然传来了英军进攻马岛的消息,政府立即下令全 国总动员,阿根廷几乎所有的前线作战飞机都投入了战斗。首先是3个中队的“天鹰” 攻击机在黎明前的黑暗的掩护下,以最快的速度飞向马岛,利用晨光各自瞄准目标进 行攻击。紧接着,两个中队的“幻影”战斗轰炸机和“短剑”式战斗机又开始第二次 空袭。为了打乱英军防空作战部署,达到突袭的效果,阿根廷的战机成功地运用了各 种战术:担任掩护的“幻影”飞机从北边进入,将前来拦截的英军“鹞”式战斗机从 舰队上空引开,其余的攻击机有的从西边大陆方向直接袭击英国舰队,有的则迂回到 马岛的东方和南边,从英军的侧后进行偷袭。在这次空袭中,英“考文垂”号驱逐舰 作战指挥室被一颗炸弹命中。

这天下午,阿军再次进行空袭,6 架“天鹰”攻击机从正面一齐扑向正在马尔维 纳斯海峡北端执行警戒任务的“考文垂”号和“大刀”号。英国军舰的弱点一下子暴 露出来了。“考文垂”号驱逐舰上只有一座“海标枪”中程导弹发射架,一次只能攻 击一个目标,它虽能自动装弹,但要等到第一个目标被击中后,雷达才开始跟踪下一 个目标。如果两架以上的飞机同时进行攻击,必有一架以上的飞机突破其防卫。何况 该舰指挥室上午已被炸弹击中受伤,战斗指挥受到很大影响。负责掩护“考文垂”号 的“大刀”号护卫舰虽然装有两座“海浪”近程低空舰对空导弹发射架,但由于当时 它也遭到攻击,无暇顾及“考文垂”号。驾驶着“天鹰”轰炸机的阿军飞行员眼睛里 闪烁着复仇的火焰,舍身忘死地闯入敌火力网,左冲右突,飞速往来,仅两架战斗机 就把英军舰只和地面部队防卫火力惊扰得忙作一团。只见“天鹰”攻击机忽如火箭钻 天,忽如流星坠地,霎时间飞过“考文垂”号的桅顶,用超低空水平轰炸投下数枚10 00磅的重型炸弹。“考文垂”号立即中弹起火,舰体在熊熊烈火中慢慢沉没。舰内英 军在烈火中四处逃命,当场有20多人死亡,20多人严重烧伤,其余纷纷搭乘救生艇逃 生。“考文垂”号是1978年服役的英国新型导弹驱逐舰,是“谢菲尔德”号的姐妹舰, 它也没能逃脱葬身洋底的厄运。“大刀”号护卫舰也被击中,遭到严重损伤。

同一天,当英国“大西洋运送者”号运输船在“考文垂”号驱逐舰的护卫下向圣 卡洛斯港接近,试图给已登陆的英军提供补给时,也没有逃过阿空军雷达的追踪,两 架“超级军旗”贴着海面直奔目标,机身的两旁浪花飞溅。“超级军旗”再次躲过英 舰雷达的追踪,在离舰44公里处放出两枚“飞鱼”导弹,“飞鱼”以1200公里的时速 向“大西洋运送者”飞去。随着两声巨响,这艘 1.8万吨级的大型集装箱运输舰立即 起火爆炸,该舰曾被海军人士称为“真正的海上巨人”,可转眼之间沉没了。同日, 阿军还在斯坦利港、达尔文港和圣卡洛斯港击落了6架“鹞”式战斗机。

阿军 5月25日的辉煌战果为国庆盛典带来了欢庆气氛,而对于英国海军来说,这 是一个永远难忘的悲惨日子。英国战地记者尼科尔森当时发回伦敦的述评认为,英国 司令部“低估了阿军冒死攻击的决心”。阿空军以处于劣势的装备屡建奇功,主要靠 的是勇敢和智慧,阿军少量的先进武器,如“超级军旗”能大展神威,每次都是由其 他类型的飞机 4机编队,吸引英军舰载机和舰载防空火力,使“超级军旗”能乘虚而 入,对英舰队实施袭击。阿空军的出色表演,使一直信心十足的英国防大臣诺特也哀 叹“英国皇家海军受到沉重打击”,并不得不承认,阿根廷空军驾驶员“的确是勇敢 的飞行员”。

英军“收复”福克兰

英军损失如此严重,英国不但没有“迷途知返”,反而恼羞成怒,发誓要攻下马 岛。两天之后,英军向马岛首府斯坦利港发动进攻。英军在飞机、军舰和坦克的掩护 下,兵分两路,东进南下,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两天之内,英军攻占达尔文港和古斯 格林机场,据英方宣布,英军共俘获阿军1000多人,其中有一名准将。

5 月30日晚,英舰队对斯坦利港进行了马岛冲突以来最猛烈的炮击,“伊丽莎白 女王二世”号运来的3000名英军,在斯坦利港北面登陆。6月1日,东进南下的两支英 军先后攻占距斯坦利港20公里、肯特山10公里的两姐妹山,突破了阿军的第一道防线, 形成了对斯坦利港的陆上包围。第二天,撒切尔夫人在伦敦怀着胜券在握的得意说, 希望阿军在几天内投降或撤出马岛。“铁娘子”高兴得未免太早,阿军拒不屈服,表 示要同英军决一死战。马岛阿军司令梅嫩德斯要求阿军“为祖国、父母和妻儿战斗到 最后一刻”。

马岛的争夺战愈演愈烈,进入了最后的决战关头。一星期后,英军突破了阿军斯 坦利港的第一道防线,攻占了斯坦利港机场附近的高地,使机场置于英军炮火的控制 之下。为了增强登陆部队的兵力,攻占斯坦利港,英军于6月8日在马岛南部海岸布拉 夫湾又进行了一次登陆行动。这次,阿根廷飞机又飞临登陆地域上空,再次施展神威。 一队“天鹰”式飞机沿海面低飞而来,5600吨级的“加拉哈德爵士”号登陆舰中弹沉 没,它的姐妹舰“特里斯拉姆爵士”号登陆舰同时被火箭击毁。接着,两中队“幻影 ”式飞机又来大显身手。2800吨的“普利茅斯”号护卫舰的弹药舱被炮火击中,另一 艘登陆舰被击沉。阿方宣布,阿军三中队飞机在两次空袭中共投下7吨炸弹,击沉英 舰3艘、重创1艘。英国防部一位发言人垂头丧气地说:“这是自福克兰群岛冲突以来, 英国特遣舰队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阿空军取得了辉煌战果,但在最后决战关头,阿军的缺陷也暴露无遗。阿根廷陆 军战斗力低下,这支军队毕竟 150年没有打过仗了。相反,英海军的两栖作战能力仍 威风不减当年。从6月10日开始,英军完成了对斯坦利港的层层包围,彻底切断了1万 名阿军的供应线,逐步缩小了对阿军的包围圈。3 天之后,英军摸黑冒着大雪和摄氏 零下25度的严寒,对斯坦利港发起了总攻。英军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攻势十分猛烈。 英军装备有红外线探测器、绝密电视热扫描器和“星光镜”等先进的夜战武器和装备。 阿军的大炮在发射6发炮弹后就必须迅速转移,因为英国的激光雷达在3分钟内就能找 到这门炮的准确位置,并用自动操纵的重型炮弹将它摧毁。

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4日上午。阿守军孤军奋战,损失惨重。梅嫩德斯将军电 告阿联合参谋部:密码已经销毁,他准备率余部与英军拼一死战。阿军统帅部见大势 已去。为保存实力,立即电告梅嫩德斯:“在不损害武装部队荣誉和国内政策的情况 下”,可以“自由行动”。

英军一批又一批涌进斯坦利港,梅嫩德斯不想再作无益的抵抗,同意与英军举行 谈判。英军登陆部队司令穆尔提出了“无条件”投降的条件,梅嫩德斯最后在停火协 议上签字时,毫不犹豫地用笔勾画掉了“无条件”3个字,协议于当地时间晚上9时生 效,燃烧了74天的马岛战火终于熄灭了。

英国政府接到报告,自然少不了一阵狂欢。首相府于15日上午向全世界宣布:马 岛阿根廷军队向英军投降了。撒切尔夫人更是欣喜若狂,她声称“伟大的英国现在再 度伟大起来了 !”马岛一战,英国耗资27亿美元,死伤千余人。但与再度辉煌的“帝 国雄风”相比,这又何足挂齿 !撒切尔夫人更因马岛之战一跃成了英国的风云人物, 轻松赢得了1983年的大选。

硝烟散尽话马岛

阿根廷:永远哭泣

马岛的陷落导致了加尔铁里总统的退役和辞职,一些参战的将领也被解职。但是, 争取归还马岛的主权,这是阿根廷人民为之奋斗的民族愿望,英国可以用武力征服马 岛,却不可能征服阿根廷民族的心。加尔铁里总统辞职前慷慨陈词:“阿根廷港( 斯 坦利港 )的战斗已经结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于1833年开始,今年4月2日 继续进行的这一民族事业的终止”。1982年11月,即马岛战争结束近半年,联合国大 会以90票对12票的压倒多数通过一项决议,要求英阿双方恢复关于马岛主权的谈判。 阿根廷始终没有放弃对马岛的主权要求,并把每年的 6月10日定为“马岛主权日”。 1994年6月10日,阿根廷总统梅内姆指出,马尔维那斯群岛应在 2000或2000年之前还 给阿根廷。同年8 月22日,阿根廷通过新宪法,重申对马岛拥有主权。英国则称马岛 不存在主权归属问题,英国在马岛主权问题上与阿根廷“无可谈判”。看来,马岛 主权之争还将持续下去。明眼人一看便知,马岛与阿根廷近在咫尺,而与英国相隔万 里之遥,随着英阿双方力量对比此消彼长,今后再有马岛之争,谁胜谁负,孰能预料?

英国: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

英国害怕马岛再度易手,准备将第五步兵旅的3000人长期留驻马岛。国际观察家 认为,英国至少还得配备3至4艘护卫舰,1至2艘核潜艇,以及各种类型的飞机才能保 卫马岛。英国有识之士指出,英军攻占马岛,与其说是胜利,倒不如说是背上了一个 包袱。西德《尼恩贝格晚报》载文指出:“摧毁阿根廷的军事潜力,只不过让英国在 目前这个时代得到了一个喘息机会”,“阿根廷肯定会忍辱负重,竭尽全力重新武装”。 看来,英国要维护昔日大英帝国那个“大”字并非易事。戴高乐60年代面对法属殖民 地独立浪潮时曾说过,我们尽管怀念帆船的壮观,马车的优雅,油灯的柔和,但脱离 了现实,一切毫无意义。英国是否也能超脱一点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