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后清稗官野史--端方之死




在上回的贴文中说到端方为了赶到成都去抓总督大印,还是匆匆忙忙地上了路,但混乱的时局与未知的命运让他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下面是他生命中最后的故事也是后清这个中国封建统治灭亡的史事......



在苦思冥想中,端方于九月二十二日到了资洲.这时,资阳,安岳,威远一带已经是七处起义,八处冒烟.端方心想,如果再往西走,势必要开条血路,而自己的兵呢?前几天已派出一营去堵截九月十五日在龙泉驿站起义的夏之时啦;近又派一营进驻高石桥镇威摄威远民军.所以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怎么能去过关斩将呢?心里好不踌躇.就在这夜,赵尔丰札委到川东去统率东路巡防军和筹建川江水师的余大鸿来见端方。余大鸿是两江故吏,谈到了成都近况转弯抹角地向端方吹风。他说:听说成都四革员,意存报复集结死士,效荆聂之击,大人前途务多珍重。端方瞿然一惊。余大鸿又说:听说赵季帅向左右表示:朝廷要也交卸川督回川滇务原任,是一种乱命,说不定还是宵小捏造的伪命。乱命有所不受,伪命如何能遵?若端四爷不谈朝命轻车简从,前来成都我们欢迎。如口宣天宪拥众而西,就是我答应我手下有陆军一镇巡防军十一营也会有意见不同的啊!端方听到这里,好像触电一样,手里摩擦著的一个价值几百两银子的古月轩内画鼻烟壶也啪哒一声,掉在在地上跌成了几片。



余大鸿走后,端方马上召集谋臣策士商量了半夜。只好一面暂驻资洲;一面拿出了几件古董字画以及其他名贵礼品,重托总文案刘师培等人带去成都与各方联络,疏通。但事情的发展却不是端方理想中的那样,派去成都的人来电说,赵尔丰其犟如牛,城府很深,劝端方千万莫来。这时,北京的电报已经不通,重庆又于十月初二独立,隆昌县也相继响应。前进不行,归路又断。端方感觉自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茫茫然无所依附。深悔自己花了几十万两银子买了个黑锅来背著。正在坐立不安时又得到情报,说重庆革命党派人来资洲运动鄂军,军队随时有哗变的可能。这个消息真如五雷轰顶惊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但端方毕竟是端方,在山穷水尽之中居然也打出了一条死里逃生的绝条。他通过协统邓承拨把调去外地的部队星夜调回。十月初五部队到齐,端方在天后宫钦差行辕与各级官员拈香拜盟。在宰过了雄鸡喝过了血酒念过誓词后端方颤巍巍地起立抖抖索索地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封电报说:这是武昌来电遂念道:城陷督毙。一面放声大哭一面断断续续说:我们已成为无家可归的人啦!都是一堆可怜虫!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现在我们只有团结一心同舟共济渡过难关哪!兄弟也是汉人,本姓陶,是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所以我又名陶斋。兄弟也赞成革命,愿意在资洲独立然后取道川北,出陕西过河南。袁宫保(袁世凯)和兄弟是儿女亲家,一定会得他的帮助的。那时,或北上扫庭犁穴或者南下武汉叶落归根悉听诸位遵便。我端某素知好歹,日后一定图报。至于军饷一节大家不要考虑,兄弟完全负责。并随即发全红名贴,请官佐带回营去,向各士兵弟兄请安。


十月初六日下午,军中同志也开了个紧急会议,还邀请了一些军官参加。会上由深悉底蕴的同志报告了武昌起义的经过和北京成都重庆的近情,而大家对端方倡议的独立纷纷反对。有的指出端方说独立是假要我们护送他回北方才是真。有的提出杀掉端方,宣布起义,回援武昌。对起义问题,军官们没有不同意见,但对杀端方一事,多数不赞成,尤其是第三十一标标统曾广大非常坚持。他说:端大人一向对我们有情有义,何必杀他呢?放他一条生路不好么?这时党人士兵任永森挺身而出大声说:统带呀!此时要把私情丢开,端方对我们确实不错,无奈他是旗人,又是清廷钦差。若不杀他何以见谅于各地的大汉军民?何以取信于武昌同志?公报能说不报吗?说得曾广大默然无言,会后随即缒城逃走。会上议定立即将部队改组为大汉革命军鄂军,推举原第三十一标第一营督队官同盟会员湖北共进会人陈镇藩为统领,宣布杀掉端方,剪除发辨就地起义,回援武昌。陈连夜颁发令旗一面,派同志王占林,田长忻,李绍伯等等二十多人为护令员,直奔天后宫钦差行辕请端方立即到天下宫协司令部与兄弟们答话。行辕军士是事前就联络好了的,众人直入院内。端方正六神无主绕室彷徨,听到人声嘈杂心知不妙连忙关上房门和衣钻进被窝蒙头而卧,叫个贴身跟班到外面去支吾著说:端大人已经睡啦,有话明天再讲吧!众人哪里肯听,排闼直入用霸王请客的方式把端方从被窝里拖出来还有他的兄弟端锦一起被簇拥著到了天下宫里,端方坐在一条长板凳上,端锦站立于侧。周围士兵横眉怒目,虎视眈眈。端方见势不佳连忙站起拱手说:我们都是同胞兄弟,你们跟兄弟出这趟差确实很辛苦,兄弟是知道的。如若要关饷,自流井约四十万两银子马上就到,一定发双饷,就是三饷五饷都可以呀。。。。话犹未落士兵们吼道:谁要你的饷!武昌起义,天下响应,我们汉族健儿均应返鄂大兴义师!今日之事,公仇为重,不杀你这个丑虏,不是炎黄子孙!说罢,一群士兵蜂拥而上把端方掀倒在长凳上如杀猪般,有点按头有的按手有的按脚。卢保清拿把刀割端方的颈子,端方哀号:福田(曾广大)救我呀!福田(曾广大)救我呀!因有衣领挡著,割了好几刀头才割下。端锦也同时被杀。这时正天鸡喔喔,东方欲曙。端方的首级装在洋油桶内用石灰盖著,由鄂军带回武昌,缴呈鄂军都督府。鄂督黎元洪本是端方的部下,见其首级,连声叹息,令暂存于洪山禅寺;端方的尸体则由资洲地方装殓搁在天下宫里(同时做为中国封建统治最后的清朝也全然崩塌走向灭亡)。。。。



端方的故事已经全部讲完,谢谢大家的读阅与支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