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太行山的秋夜格外寒冷,呼啸的山风打着旋儿掠过连绵起伏的山脉,那疾速的风声犹如群鬼夜哭,瘆人心魂。一处避风的山崖下,全身裹在厚军用毛毯中的夏少校自睡梦中醒来。他揉揉惺忪的双眼,使劲摇头将困意赶走,随后掀开裹在身上的毛毯,活动一下发僵的四肢,让体内的血液顺畅地循环起来,身子立时暖和了许多。

他低头看看左腕上的夜光手表:3点30分。

狩猎时间!

夏少校今年31岁,是国军轻武器与格斗方面的专家,枪法奇准,尤其擅长狙击,曾经留学德国三年,专门学习狙击和特种作战的战术。回国后历任中央军的排、连、营、团长,积极推行特种作战理念,并与实践相结合,成效显著。

“8.13”凇沪抗战的时候,夏少校率领一个中央军的加强团参战,常常化整为零,深入敌后,灵活机动地袭击日军的补给线和指挥所,战果大,伤亡小,为此受到了战区长官的通令嘉奖。三个月后,当国军从凇沪战场实施战略撤退的时候,他主动请命坚守断后,牵制日军的主力部队,掩护大部队转移,但未获批准,不然守四行仓库的就不是谢晋元而是他了。

转移到大后方之后,夏少校因战功卓著被破格提升为上校副师长,恰又逢新婚不久,踌躇满志,闪亮的将星似乎正在向他招手,那年他才28岁。可就在这个春风得意的时候,我们这位军事上全能、政治上低能的夏上校却向上峰建议学习共产党八路军深入敌后的游击战术,在中央军中组建类似的特种作战部队,潜入日军控制的地区进行袭扰破坏,集小胜为大胜,既能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又能鼓舞全民抗战的士气,一举两得,他还特别推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

不料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夏少校先被上峰严厉训斥,接着就是停职检查,最后竟由军统特务来亲自调查审讯,怀疑他是共产党。若不是他战功显赫,更重要的是有一位在中央军政部当官的朋友竭力为他说情,才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说他是共产党,最后也查无实据,结果被降为少校,调离主力部队,安排到后勤部门工作,主要负责枪械的管理、保养和维护。

谁知祸不单行。一年后,夏少校年轻美丽的妻子因产后大出血而死,孩子也没能保住。痛不欲生的他开始放纵自己,每日无酒不欢,喝之必醉,成了夜总会的常客,过着偎红依翠,醉生梦死的奢靡生活,眼看一名郁郁不得志的优秀军人就这样一天天地垮掉了……

军政部的朋友不忍看夏少校如此消沉下去,便想方设法为他谋了一个去前线部队当教官的工作,地点在第二战区。朋友很了解夏少校的性格,给他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比任何无谓的劝说都要有效,一个人有事可做就不会活在痛苦的回忆中。

可是到了第二战区夏少校才知道,所谓的教官就是一个闲职,根本无事可做,完全是挂个虚名令薪水而已。后来他才搞清楚。人家是不愿意得罪自己军政部的朋友才勉强同意他来的,不然谁敢用他这个有通共嫌疑的人呢?

白拿钱混日子可以,训练士兵是绝对不行的!

这事若发生在几年前,夏少校肯定回拂袖而去,打死他也不愿意受人怜悯!可如今他已学会了随波逐流,国军中的腐败和怯战不是一天形成的,更不是凭他的一腔热血就能改变的,既然有人愿意出钱当冤大头,自己何不顺水推舟,乐得清闲自在。

至少这里与敌占区接壤,还能感受到紧张的战争气氛,比那个死气沉沉的陪都重庆要强上百倍!只是每逢日军清乡扫荡时,夏少校所在的这支国军除了撤腿还是撤退,连一场象征性的抵抗都没有,有一次甚至被一个中队的日军追击了近百里,而国军可是一支齐装满员的旅级建制啊!

想想都郁闷死了!

虽然人家把自己投闲置散、不管不问,但夏少校还是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打击日军 。他常常以狩猎为名,孤身一人进入太行山区,把从德国学来的狙击技能全用在经常进山扫荡的日军身上,枪枪夺命,冷血无情。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就有上百名鬼子和伪军丧命他的枪下,“太行神枪”的威名不竟而走,令所有进山执行扫荡任务的日军都心惊胆颤,谈名色变!

夏少校摸黑叠好毛毯,把它和当枕头用的德式军用背包放到一起,随后取出军用水壶,拔掉木塞,慢慢地喝了几口。水很凉,有些激牙,却能令人精神一震,驱走了残存的困意,疲倦的双眼也逐渐明亮起来,发出猛兽般慑人的厉芒。

放下军用水壶,夏少校解开从不离身的枪袋,取出自己心爱的毛瑟98K型狙击步枪,熟练地检查起来。这支枪是他1936年离开德国前向毛瑟原厂定做的,性能极佳,制作精良。此枪采用优质的胡桃木做枪身,配以高精度的重枪管,加装六倍光学瞄准镜,发射7.92毫米尖头弹,千米之内精度非常高。

毛瑟98K步枪乃德军现役制式装备,是毛瑟M1898式步枪的改进型,全枪仅长1110毫米,旋转后拉式枪机,容弹量五发,K代表“短”的意思。

夏少校的狙击教官是一名参加过“一战”的德国老兵,猎人出身,曾在残酷的西线堑壕战中狙杀了一百五十多名协约国士兵,最为骄人的纪录是,在一千米的距离上,成功狙杀了一名前来敌方阵地视察的法国将军。

而他当时用的就是毛瑟早期型步枪。

毛瑟98K的状况相当良好,枪机拉动灵活,供弹顺畅,夏少校关上枪机后的保险,满意的笑笑,起身携枪走出露宿的山崖。夜黑如墨,无星无月,伸手不见五指,冷风迎面吹来,直往人脖子里灌。夏少校竖起防风短大衣的衣领,戴上呢制战斗帽,如幽灵般悄然前行,很快就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翻过这道高高的山梁,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子,大约有十几户人家,房屋分布在山间一小块狭长的平地上。被夏少校追猎了三天的一支日本小分队,天黑前占领了这个村子,据屋坚守,龟缩不出,与他对峙起来。

在这三天当中,他狙杀了十二名鬼子,剩下的已不足十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夏少校决定一改在外围狙杀的战术,直接出其不意地潜入村子偷袭,顺利的话天亮前就能解决战斗。他这次出来狩猎已有半个多月,所带来的补给和弹药也所剩不多了,是该回国军驻地好好补充休整一番了。

离村子还有五百米,夏少校停下脚步,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仔细观察村里的动静。村子里同样漆黑一片,只能勉强看到一些房屋的轮廓,而且静的出奇,就连大山深处不断传来的兽吼声也无法引起村中的狗吠。

死一般的寂静!

夏少校避开通往小村崎岖的山路,选择越野而行,五百米的距离用了近三十分钟,而最后几十米几乎是匍匐前进的。背包、毛毯、水壶等有碍行动的物品都藏在了山崖下,他随身只带了步枪、手枪和一柄猎刀。

村口没有明哨,一定是藏在暗处了。大山中的房屋多数为就地取材的木石结构,粗糙而结实,背贴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非常不舒服。夏少校却毫不在意,悄无声息地摸到村口附近,伏下身来,静静地察看暗哨的位置。

风冷如刀,一阵紧似一阵……

很快,不远处暗黑的角落里传来轻微的跺脚声,执行警戒任务的鬼子大概是冷得受不了了。夏少校无声冷笑,探手拔出锋利的猎刀,弯腰朝目标移动过去。

不久,黑暗中闪过一抹寒光,小鬼子一声未吭地瘫倒在地上,咽喉被深深地割开,几乎断头。摸哨时切记要将对手的气管切断,就算暂时不死也无法出声,但很多没受过训练的新手往往忽视这一点,致使岗哨没有死透,还能发声示警。

夏少校可不是新手,老练狠辣的让人心里发毛。他直接用猎刀横贯鬼子的脖颈,随后在顺势使劲一旋,整个脖子被割开三分之二,就算是神仙也喊不出声来。

把猎刀在小鬼子的军服上来回抹了两下,拭净血迹,夏少校熟练地还刀入鞘,起身朝村内潜进。他脚上的那双褐色长筒皮靴是特制的,不仅轻便结实,还采用牛筋混合橡胶作靴底,走起路来像猫一样无声无息。

随着他渐渐深入村中,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中人欲呕!

爆裂的头颅,红白相间的脑浆,背上碗口大的血洞,还有……

平谷忍大尉再次被噩梦惊醒,十二名遭狙杀士兵的惨状不断在他脑中浮现:五爆头七穿心,又准又狠!而他们却连对手的影子也没看到,真是太可怕了!

八成是遇上太行神枪了。

平谷忍拥有日本皇家血统,母亲是公主,父亲是著名的银行家,而当今的天皇则是他的亲舅舅。他非常崇拜山本五十六大将,本想参加海军,却因有严重的晕船症不得不放弃。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了陆军,先在关东军中当少尉副官,最近刚被调到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一军直属第26独立混成旅团任大尉参谋。

对于出身显赫家庭的平谷忍来说,大尉军衔只是个过渡,当将军才是他最终的目标。但是在军队中光凭背景深还不够,一定要有实际的战功才能得到快速升迁,可他没上过正规的军事院校,领兵打仗是外行,再加上身份特殊,旅团长官自然不肯让他去一线部队参战,给个参谋闲职待在旅团部,像夏少校一样整日里无所事事。

此次获准跟随一线部队进山征粮,是他不断申请的的结果,甚至还动用了远在东京的关系。但是眼看粮食征集的差不多了,部队却一直未和八路军游击队正面接触过,这让渴望通过战斗获取军功的平谷忍很是恼火。

三天前,他奉命率领一支日军小队去一个叫榆树沟的村子征粮,而那里是治安区(日军占领区),根本没有游击队在活动。他当然不甘心,便自作主张地率队深入到准治安区(抗日游击区)内搜索游击队的踪迹,寻找战机。不料却遇到了夏少校,不但遭受重创,而且还迷了路,又惊又怕地逃进这个不知名的村落,困住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