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耳边的树叶沙沙作响,方阵潜伏在两棵蟠藤当中,群山在背后起伏,他紧紧看着山下,心中奔腾。

他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追捕他的竟然是兄弟林光,他看一下腰间的机要袋,让自己尽快平静,其实他早该想到是林光,要不然没人能在短短24小时内追至此处。

方阵知道林光用意,从开阔地往山上推进,慢慢把他逼至山顶,就无路可退了,再追捕他就如探囊取物。

他的目光变得散淡起来,山下人影如蚁,来回腾挪。他身上的任务还未完成,他不能被林光带回,如果那样,整个计划都将崩盘,他的呼吸开始急促。

包围圈在慢慢缩小,山底下人如藤蔓,往山上延伸,触角遍布各个角落。在山顶的方阵已无路可退,再往后退就是万丈深渊,在如此多人眼皮下,冲下去也绝无可能,他双眼圆睁,捕捉着哪怕一丁点缝隙。

方阵深吸一口气,脸庞爬上焦急,此地退无后路,进无可能。

包围圈还在逐渐缩小,距离方阵只有200米距离,战士们用枪刺挑着草丛搜寻,方阵的心里充满惆怅,不是因为会被林光抓捕,而是因为任务还未完成,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束手就擒,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

被林光逼至此处,方阵绝无想到,他准备拼个鱼死网破,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突围。100米,方阵开始左右观察,伺机寻找机会,50米,方阵额头有细密的汗渗出,他深吸一口气,腿部开始发力,随时准备冲击前方搜索人员。他心乱如麻,明知不可为,还须为之。

20米,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赵恒,他朝方阵隐身的地方走来,不慌不忙,方阵从丛林缝隙处看着他,竟变得平静异常。

两条腿停留在方阵正前方,相隔10米站住。赵恒眼神虽然飘渺,却是透着灵光,只往方阵潜伏处拂了一下,方阵已知完全被赵恒发现。

方阵看着赵恒,不知他不声不响朝自己走来是何用意,赵恒伸手掌,做出往后走的手势,方阵的心里一阵翻腾。他再次看一下左右,心中淋漓……

搜索人员已围成一圈,齐齐看着林光,林光怒火中烧,厉声道:“不可能会没人,绝不可能!”

下面的战士禁声,有些人脸上现出不屑表情,这种表情更让林光受不了,他缓了缓,心中的自信油然而生,他知道方阵肯定在此,除非……他扫一眼底下,厉声说道:“有人放走了方阵?”

下面有人笑着打量他,觉得他放不下面子,这叫方阵感觉到了嘲笑,他的视线停留在了赵恒脸上:“赵恒,你见过方阵没有?”

赵恒脸上露出不自然的微笑:“我、我见过。”

“是你放走了他?”

“是的!”

“你为什么放走他?”

“我、我觉得方参谋是被人冤枉的!”

林光愤然转身,脸上的表情复杂:“追!”

赵恒站在原地,木然,林光奋勇下山,头上太阳淡然,心中的怒火却被浇得更烈。

方阵急速下山,两旁景色悄然而退,事情出现转机,一切来得突然,他的心中出现短暂愉悦,他甚至感觉到了胜利的愉悦。

方阵沿丛林急驰,身影娇健迅速,下至山林平坦处,还未喘上一口气,他大吃一惊。

30米处,近10人一字排开,一把手枪正对准方阵前胸。

“你跑不掉的!”

方阵收步紧盯对方:“你是如何找到此地的?”

和尚冷冷道:“我找不到,但林光却能找到!”

“你跟着林光赶来的?”

“当然,你知道我最看重的什么,连续3年的警卫连标兵荣誉不能这么毁了,我得给大家一个交待。”

方阵的心里一阵吃紧,他没想到三个兄弟会是以此种方式交锋,他看着黑洞沿的枪口说:“看来,今天你是不打算放我走了?”

“没错,你用不着给我提兄弟战友,是你于我先不义。”

方阵看了看插在腰间的机要袋:“和尚,是我对不住你,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少来,将机要袋扔过来。”

方阵看着和尚,满是踌躇。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