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机器人上得战场进得厅堂

读《三国演义》,诸葛亮造木牛流马运粮,始终是一个令人饶有兴味并很能勾人遐想的话题。



这是发生在诸葛亮最后两次出祁山北伐中原的事。在其人生即将谢幕之际,给读者留下一道耀眼的亮光。这并非小说家的文学想象,史籍确有记载。《三国志·诸葛亮传》:“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此事在《三国志·后主传》中也有记载。



演义里的描写,确实太神。长史杨仪进来报告:“即今粮米皆在剑阁,人夫牛马,搬运不便,如之奈何?”剑阁这个地方,地势险要,道路崎岖。李白《蜀道难》中有云:“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孔明笑曰:“吾已运谋多时也。”他告诉大家不用担心,用木牛流马,“搬运粮米,甚是便利。牛马皆不水食,可以昼夜搬运不绝也”。还拿出制造图纸,“尺寸方圆,长短阔狭,开写明白”。图纸所注木牛流马制作之法,尤其是各种零部件,不仅名目繁多,而且皆注明几尺几寸几分,不厌其详,直看得人眼花缭乱,遇上对机械制造不感兴趣的读者,是很难有耐性读完的。这段文字,为《诸葛亮集》所载,罗贯中基本上原封不动地把它搬到了演义中,他的用意也很明白,读者诸君读到这里一定感觉太神奇,进而生出疑窦——这可不是我胡编乱造,它是有根据有来历的。



木牛流马的功能,大抵有如下几个方面:一是“上山下岭,各尽其便”;二是不用喂食,不知疲倦;三是口内舌头扭转,即不能动弹;再扭回来,复奔跑如飞。司马懿夺了几匹,回去仿造千余,被诸葛亮连牛马带粮草一齐夺回,就靠了这舌头的机巧。



实际上这木牛流马,就是中国早期的机器人。一千七百多年前,诸葛亮就把机器人运用于战争之中了,他算是当今军事科学家们的先辈。



其实,古籍记载中,比诸葛亮木牛流马更早更复杂者,都不乏先例。



中国这方面最早的记载,恐怕就是黄帝与蚩尤的那场史前大战,为对付蚩尤布下的雾阵而发明的指南车。后世对指南车的真伪一直有争议,东汉张衡就造成功了一部;三国时,魏明帝曹睿曾命令马钧也造了一部,造成之后当众展示,这车无论怎样前进、后退、转弯,木人的手一直牢牢地指向南方。



著名的记里鼓车也是汉末魏晋时代的产物,车上坐一峨冠锦袍小木人,车行一里,击鼓一次,击鼓十次,便敲钟一次。现代计程车的原理也与之大抵相同,只不过用电子计数罢了。



春秋时还有人用皮革、齿轮、发条等做了一个俊男机器人。书上描述,这机器人还会动感情,对大王的妃子献媚眼,被大王击杀——那时便出现了关于机器人伦理的问题了。如果说这个例子过于玄虚,那后来唐朝的一系列关于机器人的记载,就较为实在了。《朝野全载》中说,洛州县令殷文亮,性聪巧,好饮酒,制一机器人,穿上绫罗绸缎当女招待,斟酒行觞,彬彬有礼。



唐代杭州一个叫杨务廉的工匠,制一和尚机器人,能持钵化缘,并会向施主鞠躬行礼,引得市民大施其钱。



唐代柳州史王据,制一貌似水獭的机器人,潜水中,能捕鱼。其原理也简单,口中放置诱饵,以石沉于水中,鱼入食饵,触动机关,将石吐出,合口上浮。这是最早用于生产的机器人。


古代机器人,能挑担的,能导盲的,能唱歌的,会跳舞的,善吹笙的,懂击剑的,不一而足。



诸葛亮制造木牛流马,据说是得益于他的夫人。书上说他的夫人是一个丑女,他丈人黄承彦主动向他推荐,说我家女儿,相貌是丑一点(黄发黑肤),但才学还不错的,你意下如何?诸葛亮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下来。乡人笑曰:“莫作孔明择妇,止得阿承丑女!”对诸葛亮择妇,历来有两种意见,我的一位老朋友的父亲曾撰一联:“择妇争传诸葛慎,相夫不让孟光贤。”对诸葛亮慎于择妇完全持赞赏态度。诸葛亮夫人的才能,多见于野史或民间传说。宋代曾主政桂林的诗人范成大写过一本《桂海虞衡志》,里面记录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故事。说是有一天诸葛亮请客,天色已晚,吩咐夫人做几碗面条,结果三下五除二,面条上桌了。当时是没有现成面条卖的,得从磨麦杆面开始。诸葛亮跑到后院一看,见几个木头人在那里运转如飞地筛麦磨面,忙得不亦乐乎。于是诸葛亮拜她为师,遂制木牛流马。尽管我们不能以此为据,但故事有趣,姑妄听之罢。



对于古代机器人,人们大抵还是怀疑的多。如鲁班曾制一木鸢,在空中飞行,“三日不下”。有人便指出,那不过是风筝罢了。对于诸葛亮的木牛流马,也有人考证,无非就是独轮推行的江州车子,或者陕南农民修水利用的独轮鸡公车。这个说法,有点虚无主义的味道,我是断然不能接受的。如此简单的车子,还用得着“长于巧思”的诸葛亮费那么大的劲来设计制作吗?当时的科技水平,也不至于低到独轮鸡公车的发明都要载于史册吧。与诸葛亮相先后的毕岚、韩暨等辈,做出的机械水利工具,也已经非常先进了。



报载西北一位工程师造出了木牛流马,而且体型小巧,更适合现代用途。又听说美国五角大楼正在斥巨资研制电子机器马,以便在阿富汗等多山之地行走如飞。可见,木牛流马,永远是人类一个科技美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