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教授丑闻事件大看点

教授本是社会的精英分子,在课堂上扮演教书育人的角色,在学术界则做科研、搞项目。可以说,教授是社会的上层人物,享有广泛的社会盛誉。在日常生活中,教授备受人尊重,让人羡慕。然而,近十年来发生在教授身上的许多丑闻,让人们大失所望,甚至使人不屑和鄙视。有些事情,诸如“白天做个好教授,晚上乱搞做禽兽”,听起来让人做呕、发指。为什么他们放着好端端的头衔不要,偏要去干一些另类的事情,让自己名誉扫地、撤职、受法律的制裁?难道他们现有的地位和经济状况还不能满足他们,或者他们只是想做做秀?下面盘点的近十年来的教授丑闻(部分信息来自于点评老师网www.pinglaoshi.com),供网友们一睹为快。




1 北京交大教授泄题性丑闻,谁之过?


2005 年6月初,北京交通大学51岁的教授欧阳林在2005年硕士研究生考试前,以专业课试题为诱饵诱奸了该校进修研究生班一名26岁的女学员阿芳(化名)。她因此得到专业课试题和答案并考出高分,但因外语成绩过低最终落榜。阿芳公布了教授给她的“手写答案”,并称“保留了性关系时内裤”。对此,欧阳林接受采访时承认“保存试题和答案有疏漏”,但否认“与该生发生性关系”


消息一出,立即在各大网站媒体炸开了锅。且不说“老教授诱奸女考生”这样“桃色”看点的真假,但 “无风不起浪”,还是值得推敲一番的。举报者手握两套试题和答案,并称曾因此怀过孕流过产,还保留有和欧阳林发生性关系时穿的一条黑色内裤,似乎证据确凿。再者,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各招生单位自行命题的试题、答案及评分参考属国家机密级材料,考生答卷在成绩公布前属秘密级材料。而从欧阳林教授说漏了嘴的几种“可能”来看,在他那儿,试一考完题目就公开了,这显然违背了相关保密要求;而在命题阶段,他把试题、答案私自存进电脑,不设密码,且讨论命题这样的秘密之事时,还接待外人,甚至让外人独处于他的办公室,这明摆着与保密的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至于开考前他竟然把试题和标准答案带到了宿舍,还违规帮人辅导,那更是一件令人想也不敢想的事。


2 教授学术剽窃的背后,仅仅只是腐败?


2004年8月份,北大英语系副教授黄宗英,因学术剽窃被院方解聘。此事一出,其剽窃细节及院系的处理意见就在学术批评网上公开发表了。调查发现,黄宗宪从1999到2003年间发表的的所有学术成果,均有明显剽窃行为,且程度严重,面积大。其中,有严重剽窃情节的文章达20篇。鉴如此,英语系召开会议,12名教授全票通过解聘黄教授的决议。然而,在黄宗宪提交的《自查报告》中,他认为有的著作采用改译等方法,不算直接抄袭。对于其他论文和书稿存在的问题,则予以否认。


黄宗宪的剽窃行为,固然有其学术道德方面的原因,但现行科研管理体制和评价机制,恐怕难逃其咎。学术腐败的背后,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是个人的道德缺失、私欲膨胀,就是没有一个好的社会环境和学术机制。一位哲学家曾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考虑到这样一个“存在”给社会造成的后果,又岂是几句话所能说得清。


3 教授嫖娼现行被抓,跪哭求情又何苦?


2006年12月份,江苏某所高校一位中年教授,本身还兼着不低的行政职务。 几天前,该教授到南京办事,入住新街口一家酒店。当晚,他耐不住寂寞,经不住引诱,将一名小姐带到自己的房间。谈好价格后,两人就脱了衣服行起苟且之事。没想到,南京警方当天对该酒店实施突击检查。当场抓住他们。随后,警方把该教授带回审讯室。在审讯中,这个教授很快就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认罪态度非常好。随后,他就对民警痛哭流涕起来。教授称,自己工作一直兢兢业业,通过努力成为了大学教授,还兼着学校的行政职务。在他人眼里,自己是个功成名就的人物。“家里上有近80岁的高堂,儿子还在上大学,夫妻感情一直很好。这种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脸见他们呢?……”该教授称,自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也对自己一时的冲动感到后悔万分。一番表白后,他含蓄地提出了请求,希望警方不要将此事通知其家人和单位。


教授嫖娼,本是违法行为。他明知故犯,竟然还“现行”被抓。而且,这位教授在大限来时拿高堂妻儿作筹码,可怜兮兮,让人不屑。既然知道后果,又何必当初?假如该教授没有被抓住,恐怕又是另一种情形。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4 著名教授嫖娼,引发争议种种


2004年2月前,复旦大学著名教授陆德名因同情女方而嫖娼,事后还遭女方勒索。11月份左右,嫖娼的消息在网上不径而走,引起轩然大波。校方、学术界、学生以及其他媒体等给予不同程度的关注。陆德明本人也深感愧疚,并辞去院长、教授等职务,公开发表道歉。然后,离开了复旦大学。对此,校方深表痛心。而在学生当中,同情多于训斥。他们表示惋惜,都不愿意提及此事。而校友们则感到羞辱和岔怒。


作为一个知名经济学家,也是一个公众人物,必须要洁身自好。在关键的时候,却经不住诱惑,产生道德迷失。这恐怕让人难以原谅。尽管“人生在世,孰能无过”,但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作为一名教授,应能明辨是非,管得住自己,但仍然犯这样的错误。无论怎样,对这一事件引发的争议,将依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5 北大教授被指骗取国家项目经费,是真是假?


2007年1月至3月份,网上先后出现3条举报信息,指责北京大学长江学者李凌松教授在2001年立项的“973项目”里,花了5年时间和2000万元科研经费却没有做出成果,最后向原清华大学的裴端卿教授买论文署名权来“交差”。此外,被指责的还有另外两名著名大学教授。


难道973、863计划真的选错首席科学家,以致数千万元科研经费打了水漂?此帖一处,立刻引起记者的高度关注。记者跟踪调查,发现三个帖子都是匿名举报。并且,发帖人用的是“怀疑”、“估计”等词语,但在帖子中列举出大量论文作为“佐证”,并在“新语丝”上引发网友激辩:李凌松的研究成果是不是“胚胎干细胞”研究?是不是值得动用973和863的大量资源?记者对此事分别向科技部等当事方进行了求证,被告知此事“查无实证”。到底举报人是“公报私仇”,还是另有目的,事实真相不得而知。


6 汉芯造假事件,教授否认又如何?


2006年1月,一神秘举报人在网上指责中国首款自主知识产权高端DSP芯片——“汉芯一号”发明人陈进弄虚作假,骗取国家上亿元无偿拨款。作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实际负责人陈进,在2002年8月从美国买回10片MOTO-freescale“56800芯片”,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然后字样加上了汉芯的标识。此后,陈进通过各种手段搞定国内集成电路行业的知名专家,一致鉴定“汉芯一号”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大规模集成电路。汉芯一号在问世3年时间内,向国家各部门成功申报项目40多次,累计骗取无偿拨款突破1亿元。


然而,陈进的助手一口否认此事。后经公安机关、科技部和教育部以及政府的调查,陈进最终被撤消和剥夺一切职务、头衔和荣誉。汉芯事件,应该让每一位学者深思和反省。只要弄虚作假,即便是教授又能怎样?否认也罢,辩解也好,终究难逃法网。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7 学术造假被撤职,事件背后有原因


因涉嫌学术造假,原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助理刘辉由于在申请清华大学职位、职务以及在个人网页中提供的个人履历、学术成果的材料存在严重不实,被清华大学撤销教授职务并被解聘。学术打假专家指出,署名为“LiuH”的论文作者并不是刘辉,而是另一位学者,同时还就刘辉简历中的“1999-2004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外科研究中心主任”提出质疑。刘辉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论文并不是他的,但认为是图书馆在检索时出了问题,因两人英文名字缩写完全一样,所以误将该论文收入他的名下。


任何事情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学校对事情的处理是依据一定的规定的。根据规定,刘辉的行为属于“学术不端”。再者,履历造假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对申请同类职务者是不公平的。


8北大教授哭穷,质疑中众说纷纭


2006年度,北大副教授、《实话实说》前主持人阿忆在新浪博客中公布工资单引起了网友极大的反响。事情的原由是:阿忆在博客上发表的《无脑人,请你给俺指条出路,让俺们都照着去走》引起强烈关注,短短5天时间内点击率近80万,评论达3000条。去年年底,阿忆调入北大,工作之余经常客串节目主持人及嘉宾,阿忆的这一行为受到网友的指责,留言攻击他“简直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四处走学术穴是不务正业”。对这一指责,阿忆极为不满,尤其是当阿忆做客凤凰《一虎一席谈》时称“人类社会分出阶层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阶层对低阶层没有关爱”。此话一出,网友称阿忆的意思就是“要把财富全给精英,让劳动人民饿着”,指责阿忆是北大最无耻的副教授。


联系到阿忆公布工资单一事,网友们议论纷纷,认为作为一个教授,竟然公开哭穷。公众对此不理解。北大副教授孔庆东则力挺阿忆,称这绝非哭穷,只是希望公众能够了解事情真相。无论事实怎样,总不能不让人感到疑惑和悲哀。难道一个教授靠教书养活不了一家子?


9教授诬陷事件,是非还是纠纷?


两位学界的权威,南京大学中文系的叶子铭和董健因反对潘知常担任博导,遭人在校园散布黑帖子和上网诬陷。事情起因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发的一封帖子。帖子对南京大学中文系提出疑问,便遭到质疑。随后引出一个超出学术讨论范畴的个案。叶子铭、董健反对潘知常担任博导先后有两次:一次是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批评潘的学术论著有抄袭。并且,还指出他的学风不好,并举出例证。第二次是有人向系总支揭发,潘知常向自己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上的同学收受赞助。由于这些原因,潘知常两次未担任博导。后来,由于学术稿件出错,叶、董再一次在学术委员会上拒绝潘知常任博导。


且不说两位权威的真正动机,如此分明的是非,以叶、董这两位学界的权威,纠正一个尚属年轻的潘知常,居然弄得无是无非,被人兜了一头粪水。批评潘知常个人向在读学生讨赞助,有人讽为“观念陈旧”;反对潘知常以不正当方式在《光明日报》发表歪曲学术史的文章,被讽为小题大做;两个坚持学术标准和学术道德的长辈学者对一个尚未进入学术正途的年轻学子的规劝教育,被看作打击、压制人才。这岂是叶子铭、董健和潘知常之间的个人恩怨?


10假教授事件,校方私下澄清的对与错?


丁小平是北大校友,没毕业就退学的研究生。然而,丁小平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却以北大教授身份出现。这不禁引起北大校友的注意。后来,通过电话向北大人事部、校办和纪委查询确认此人不是北大教授。校方就调查丁小平以北大教授身份在社会上活动的事情。


且不说事情的调查结果,只因北大的社会经济与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培训班曾请丁开讲座,在广告中用词不规范,就产生这样的事情。校方有人曾说,不在媒体发声明是不希望让媒体炒作,采用通过与丁内部沟通的方法解决。现在,丁已答应不再以北大教授身份在社会上活动。尽管如此,假教授事件在私下里解决。总会引起人的思考。私下里解决,不必说维护校友、维护大学声誉,而不通过媒体,又何以向公众说明?毕竟,许多事情的对与错,还要通过大众来检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