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三节 炸桥

我们在空中漂着,享受着自由落体带来的失重的感觉,过了一会才拉开伞,这次我们用的是翼伞,也就是滑翔伞,我们操纵着在空中排成了一个松散的纵队慢慢地向地面落去。

最先降落的是北极熊、谢辽沙和加百列,他们一落地,飞快的解下身上的翼伞和背囊,单膝跪地据枪警戒,随后,我们跟着一个接一个的落地,收拾自己的翼伞和其它的一些零碎,然后找了个地方把这些以后用不着的东西找地方埋了起来,然后把背囊什么的装在羊皮口袋里,穿上阿拉伯长袍,包上头巾,这才坐下来吃饭。

不知道是口味原因还是什么的,虽然美军的野战口粮品种齐全,可我总感觉不如解放军的好吃,不过填饱肚子问题还是不大。我们吃完了饭,北极熊拿着他的GPS确认了方位,让大家把枪隐藏在长袍下面,顺着一条小路行军。

我们走了没多久,充当尖兵的加百列就让我们停下来,他发现在我们的前方有一支队伍正在我们前面的一条路上慢慢的向我们走来。北极熊一挥手,猴子、谢辽沙、党卫军和自动机跑到路边隐蔽下来,而我们继续向前慢悠悠的走着。走近了,我发现这支队伍里有四个人,带着六头毛驴也慢悠悠的向我们走来。北极熊暗暗的做了一个手势,我们就准备好手中的武器,我也拔出了插在大腿枪套里的装了消声器的USP。

他们走的更近了,北极熊拿出个手电筒向对面晃了一下,对面的一个家伙也拿出来一个手电筒晃了一下,然后北极熊就和他们走到了一起,拿出了一张纸一样的东西伸向来人。那个家伙好像是那伙人的头,他接过北极熊手里的东西后也拿出一张纸和北极熊手里的对了一下然后就笑了,他握住北极熊的大手,用蹩脚的英语跟我们说:“朋友,我们是朋友。”北极熊也笑着说:“呵呵,我们是朋友。”接着又回头向我们一挥手:“都过来吧。”

听了这话,我们松了一口气,隐蔽起来的几个家伙也出来了,我们一起来到了北极熊的身边,这时我才发现他们手里拿的纸分别是半张一美元的钞票,合起来正好是一张完整的,靠,又是中情局的把戏!弗拉基米尔和加百列会阿拉伯语,他们两个充当翻译跟他们一伙交流了一会,北极熊拿出地图对我们说:“根据我们盟友的情报,目标现在在我们西北方向约180公里,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塔利班武装势力不算很强,但离目标越近他们的力量越强,桥上驻扎了60多人,训练基地人多一点,有塔利班分子的一个团1000多人,我们现在还是集体行动,到距离目标约80公里的地方开始分头行动,大家出发!”

然后我们就把自己带的一些东西放到了驴背上,跟着向导一起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多话,只有弗拉基米尔和加百列和向导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就这样,我们一直走了一天一夜之后,大家休息了几个小时,谢辽沙和北极熊就分别带着一个小组开始分头行动。北极熊带人去对付那个训练基地,我和谢辽沙他们直奔那座桥。

这时已经是18日的上午了,我们又走了一天,离目标更近了,那几个向导把驴子找了个地方藏起来,我们背着自己的东西继续前进,在19日凌晨到达了目标附近。

连续两天的长途跋涉我们已经十分疲劳了,我们在桥附近的山头上找了个地方趁着黑夜开始准备自己的掩体,然后安排好放哨的顺序后吃了点东西开始休息,坐夜视仪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目标的轮廓,只是天太黑了没法目测我们到桥的距离。

等我们休息好了天已大亮,看了看表,发现现在已经是上午11时30分了,我们吃了点东西后继续潜伏下来,观察着目标。

周围的地形很复杂,四周都是山,而且山势都很陡峭,山上的植被不是很好,显得有点光秃秃的,那座公路桥就架在两山之间,桥下就是深渊。这座桥看起来很繁忙,大概是最近和北方联盟的战事很紧的缘故吧,不时有车队经过,桥头各有两座工事,而且在桥两边的山上也发现了有坑道的出入口,桥的两边都有士兵在站岗。我目测了一下,发现那座桥距离我们800多米,桥的长度大约是100多米。

攻击桥梁这样的目标用GPS制导的导弹或者炸弹不太合适,应为在这种地势条件下飞机只能从与桥的走向垂直的方向进入攻击位置,如果从桥的走向进入攻击位置的话留给战机攻击的时间很短,不是老鸟一般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再加上桥梁一般都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很坚固,如果想完全破坏的话只能攻击桥上的一个点,那个点就是桥墩或者是桥与岸的结合部,这样的攻击可以加大被攻击桥梁的修复难度,美军的GPS制导武器的精度又不像他们宣传的那么高,其它制导方式会加大攻击战机在目标区的留空时间从而有被击落的危险,所以只有靠我们这些人用激光指示器在近距离为激光制导炸弹制导。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到了预定的攻击时间了,我的潜伏阵地离猴子不远,他的任务是为激光制导炸弹指示目标,而我的任务就是掩护他直到目标被摧毁。现在也不知道北极熊他们那边怎么样了,他们的目标驻扎的兵力很强,附近敌人的巡逻队力量肯定也很强,不像我们走到这里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人。

就在我胡思乱想中,天边传来了一阵喷气式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我向空中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可能飞机飞的比较高吧。这时我们的耳麦中传来了谢辽沙的呼叫:“伙计们,该干活了。”

猴子从背包中拿出一个电台,把耳麦套在耳朵上,又把枪背到后面,拿出激光指示器准备瞄准,然后他开始和飞行员对话,而我因为离猴子最近,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母鸡呼叫小鸡二号,母鸡呼叫小鸡二号,请回答,请回答。”

“小鸡二号收到,小鸡二号收到。”

“小鸡二号,现在能否下蛋,请回话。”

猴子端好激光指示器,瞄向那座桥,而我也从SVD的瞄准镜里观察着桥上的情况,这时桥上很安静,也没有车通过。

“猴子,桥上没发现异常,可以瞄准。”我说。

“明白。”

猴子扣下激光指示器的钣机,射出一道激光束直指桥中间的那座桥墩。

“母鸡母鸡,可以下蛋,可以下蛋。”

“母鸡明白。”

过了十几秒,我就看到天上掉下来两个黑点,直接向桥墩飞去,准确的落在桥中间的那座桥墩上,爆炸开来,一时间,桥上烟雾弥漫,两座桥头堡上的敌人可能被这突出其来的打击吓傻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看着,直到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喊了几声他们才向桥中间奔去。

就当他们跑到一半的时候与被击中的那座桥墩相连的两断桥面轰然塌了下去,有几个人也跟着掉了下去。

“小鸡二号,小鸡二号,蛋是否落到鸡窝?蛋是否落到鸡窝?”

“蛋已落到鸡窝,干的漂亮。”

“呵呵,母鸡现在返航,祝你们好运!”

天上飞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了,估计北极熊他们那边也挺顺利的。

我从瞄准镜中观察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唉,刚才那个喊叫的军官是多好的一个目标啊,可惜不能杀了他,如果把他狙杀,敌人肯定会知道他们附近有人来过,所以我只好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趁着桥上敌人正在混乱之中,跟着猴子他们悄悄的撤退,下了山,准备向另一个目标前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