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政策的国家利益原则

在制定和讨论外交政策时,美国人最爱提到的原则莫过于“美国利益”原则或“国家利益”原则。于是,不少中国人说:看哪,连美国人自己都承认他们的外交政策只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利益;什么人权、人道、自由、民主,什么国际主义、世界和平、全球新秩序,统统不过是骗人的谎言罢了。


这是对“美国利益”(或“国家利益”)一词的误解。众所周知,美国盛行个人主义。过去,一提到个人主义,国人马上联想到的就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谢天谢地,现在我们总算明白了人家所说的个人主义并不是那种意思。不错,美国人从不讳言个人利益,但是,他们始终强调的是“正确理解的利益”。正象托克维尔早就指出的那样:美国人“决不反对个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利益,但又极力证明个人的利益应当来自诚实”。他们认为,“个人利益和全体利益有符合和相通之处”,“人为他人服务也就是为自己服务”,因此,“个人的利益在于为善”。


在传统社会,统治者总是大力宣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总是培养人们对义务的崇高思想,要求人们应当象上帝那样为善而不图回报。这种说教是否造成了更高的道德水平固然大可怀疑;问题是,随著时代的变迁,人们已经更关注自己,更关注自己的利益。道德学家发现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去制止人们对自己利益的追求,因此只能设法因势利导。他们并不否定每个人有权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是他们强调人们应该对自己的个人利益有“正确的理解”。


所谓“正确的理解”,就包含了对他人利益的尊重,包含了自己的利益与他人的利益和全体的利益的一致性。这种“正确理解的个人利益”有时竟会走得如此之远,以至于“美国的道德学家们决不劝他们的同胞为了表现自己伟大而去牺牲自己。但他们却敢于宣称,这种牺牲精神对于牺牲者本人和受益者都是同样必要的”。


托克维尔发现,本来,美国人也是有出于人的本性的义无返顾的无私激情的,但即便当他们出于这种无私激情而做出舍身忘我的行为时,他们也往往不承认,而宁肯说自己是在遵循“正确理解的个人利益”。所以托克维尔要说:美国人“对自己的评价往往并不全对”,“他们宁愿让自己的哲学生辉,而不愿意让自己本身增光”。



如上所述,美国人主张个人有权追求自己的利益,但强调对个人利益必须要有正确的理解。同样的,当美国人主张在外交事务上要坚持国家利益时,这个国家利益也是需要“正确理解”的。它决不等于一味的自私自利,罔顾甚至损害他国的利益;它并不否定平等交往,也不否定无偿援助或见义勇为。事实证明,在对外关系上,美国的友善和慷慨并不比那些口头上唱高调的国家逊色。


还需提醒大家注意的是,美国人在讨论对外政策时强调美国利益,往往是为了说服孤立主义。众所周知,美国有著深厚的孤立主义传统。一般美国佬为人处事的原则是既不想被人管,也不想管别人--这实际上是一枚铜币的两面。除非你向他们说明在别国发生的什么事情和我们自己也有关系,参与或干预某些国际事务符合我们美国自身的利益,否则,他们是不大肯参与或干预的。


同样一句话,出自不同的人之口,其意义可能不一样;类似地,同样一条原则,放在不同的国民和不同的政治传统下,其意义也可能不一样。有的民族,就象密尔所说,统治别人的热望比个人独立的愿望强烈得多。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好象军队里的士兵,甘愿把他个人的自由出让给将军,只要这个将军能打胜仗,他能自夸为征服者之一就行,尽管他认为在对征服者实行的统治中有自己一分的想法实际上只是一个幻觉而已。这种民族的国家往往有过辉煌帝国的历史并依旧怀有帝国的迷梦。对于这种民族和国家,强调“国家利益”很有可能暗含著对外侵略扩张的意味。不过,美国人不是这种人,美国也不属于这类国家。


只有充分理解美国人的国民性,充分理解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我们才能正确地理解美国人所说的“美国利益”究竟是什么意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