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当兵 第一章 新兵连 第二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4/


一班的一众新兵们此时也都端起了碗,祝福着狗娃.仰头把酒都干了.当那火辣甘醇的白酒入肚后,不多时,便一个个感觉到头重脚轻.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当副班长程武拿起酒瓶把每个战士的茶碗又都倒满了酒,一众战士们全傻了,连菜还没吃呢就这样猛灌?这哪是喝酒啊?怎么跟灌白开水一样啊?就算是喝水喝多了也难受啊?

一众新兵们无不在想这一杯应怎么喝.和谁喝?忽然看见赵排长慢慢站了起来再次举起了手中的茶碗.

"这第二杯,为了咱们的狗娃,干了."赵排长表情兴奋的冲战士们说着.

为了狗娃.喝.此时一个个豪气顿生.仰头透了.喝,喝死拉倒.

赵排长喝完后慢慢坐了下来,叨着根烟细细观察着此时满脸通红的狗娃,见狗娃醉眼迷矇的.还,还用手捂着嘴?好像一放下手,就会立即吐出来一样.不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狗娃,这一杯酒,是我个人敬你的,因为你是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爷们.以后没事时常回家看看,一班始终都是你的家.我,还有李保国,程武都是你哥,你的亲哥哥.来,什么也别说了,透了.."赵排长说完,便拿起茶碗仰头咕嘟咕嘟的全喝了.

"狗娃,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战士.今年新兵连能遇到你这样的好战士.好弟弟.我知足了.希望你今后不论在什么岗位上,都要为咱一班争光.你是个金子,我相信你在哪里都能发出那闪耀的光彩.."班长李保国见赵排长敬了狗娃一杯,生怕狗娃酒量不好一会喝大了.便趁着这个机会祝福着狗娃.说完便仰头也把茶杯里的酒给透了...

唔唔唔唔..酒不醉人人自醉.想起新兵连一起走过的这点点滴滴.想到狗娃从无知到慢慢成熟.想到狗娃即将离开这个大家庭,大集体.此时包括李金银在内的一众新兵们在喝完第二碗酒时都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狗娃,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5555"李金银向狗娃哭言道...此时他对狗娃唯有感激涕零.他知道要是没有狗娃舍身相救的话,自已那天铁定会被炸死的...

在嘈杂的酒桌上,他的道歉声被瞬间掩没.狗娃没有听到.只是眼瞅着李金银开心的傻乐着...

"怎么了?怎么了?都哭啥啊?又不是生离死别.只不是是从那个坑换到我这个坑里来,呵呵"此时炊事班的严班长听见动静后乐呵呵的来到了饭桌上.找了个位置自已坐了下来.

他又如何不知道此时一众新兵战士们的心情.他们好像有些喝多了啊?再一看菜,晕倒,竟连动还没动呢,心想有这样喝酒的吗?还真没见过呢

让严班长这样一说,一班的新兵们哭的更凶了.连正在炊事班操作间里正忙活着的炊事员们也询声跑了过来.一见原来是一众战友们便喝傻了啊,有严班长坐阵,没事.铁定没事.嘿嘿嘿,又都笑乐着回去继续干活.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不知是谁此时竟抹着眼泪唱起了军歌.他的举动立刻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此时全体战士那大喊大吼着的倘亮歌声在饭堂中响起...

严班长看着这些可爱的新兵战友们,也兴奋的跟着大唱大喝大喊大闹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已.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

此时吴连长正站在饭堂外静静的看着这帮血性的战士们.不禁在窗外向着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狗娃,努力.吴连长在心里默念着.为当初自已一而再,再而三的错怪狗娃感到一种悔意.虽然平时吴连长看起来面孔有些冷峻,不善言笑.且管理严格.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感情.不会神伤...

呕的一声.狗娃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在饭桌上狂喷了起来......

"哈哈哈,狗娃还没长大呢,喝酒不成,吐了.哈哈哈哈."众人此时看见狗娃那一副傻样.都有一种醉生梦死的快感,都不无开心的指手划脚的大笑着.

"呕...."李金银和另一名新兵此时也酒劲上头忍不住大吐了起来......

整个一桌好菜就这样还没开吃便给糟蹋了.但众人却丝毫不以为意.喝吐了是吧,再喝点压压就没事了...

"程班副,麻烦你再给狗娃倒上一杯,小鸟翅膀还没长全呢,今天咱就让他多喝点,让他长出翅膀让他飞翔,哈哈哈."赵排长晃荡着端起了酒杯向副班长程武笑说道...

炊事班副班长见饭桌上的饭菜都在刚刚几个新兵的狂吐下阵亡了.便让战士们把饭桌上的旧菜端了下去,凑了个花生米炒了个鸡蛋又端了上来.严班长和吴连长说了.让大家喝好喝足.这就是今天炊事班的首要任务...

李金银一听,我的天哪,还喝?再喝还不喝死啊?干脆趴在饭桌上装晕卖傻装糊涂...

又是一轮对狗娃的祝福和敬酒.炊事班严班长慢慢站起身端着酒杯.但拿碗的手此时却打着哆嗦.心想自已没喝多少啊,但自已的手怎么就不听招呼了呢?

"来,为了狗娃.为了咱们的新兵英雄,为了狗娃的明天.干."严班长说完便把酒杯整了个底朝天.不过这次他倒不是他自已仰头喝了,而是迷迷糊糊中摸着李金银的脑袋误以为是自已的嘴.把一杯酒全倒洒在了李金银的脑袋上...

哈哈哈哈.此时饭堂内再次响起战士们的开怀大笑声.

"老,老严.你,你他娘的喝多了.哈哈哈."赵排长结巴着说道.一瞅李金银此时那糗样不由又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天晚上.狗娃喝吐了三次,吐了再喝,喝了再吐.大醉后的一众战士们还是唱歌,甚至严班长还武起了军体拳.再而后便是骂人.典型的群骂.骂国民党,骂日本鬼子,最后竟把慈禧太后也骂了个底朝天.

狗娃细细感受着战友们和班排长们对他的关心和爱护.对他种种的好.他为有这么好的战友而感到开心快乐.感到骄傲和自豪.此时不由又是热泪盈眶.今天是狗娃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当赵排长和一班的一众战士们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的离开饭堂后.炊事班副班长老胡看着那满桌的酒瓶和满地的呕吐物不禁傻眼了,这帮小子们太能整了,训练是好手,喝酒也是好手,就连吐酒也吐的这么别出心裁.数了数酒瓶,晕倒,二十三个,平均一人喝了两瓶???

炊事班胡副班长何许人也,山东德州人.也就是扒鸡的故乡.他本姓常.叫常亮.因为当新兵时调皮捣蛋而被下放到炊事班锻炼.初到炊事班的他什么也不会干,整天在炊事班里游手好闲的逛来晃去.现在的严班长在当时还是炊事班的副班长.见状只好先教他用大锅熬粥.慢慢学慢慢来.因为常亮每次熬粥时都把粥给整糊了.就连他蒸出的馒头也是带着一股子糊味.所以炊事班便有了新兵老胡这一光荣称号.以至于再后来连队点名时,连长也不叫常亮的本名.点名时直接喊老胡到没到.开始时常亮还不习惯,但后来谁要不尊称他为老胡,他还不高兴了呢.再后来他也成了老兵了,炒菜做饭都已样样过硬.但老胡这个称号还是一直传了下来.严班长当上了新兵连炊事班班长,他也跟着混了个副班长.山东人实在.炊事班严班长也是山东的.当狗娃第一次来到炊事班帮厨时,老胡一听狗娃也是山东兵.又见狗娃干活勤快且又实在,便手把手的教他揉馒头,教他炒菜.心里特别喜欢这个新兵战士.好兵谁不喜欢谁不爱啊.他甚至想下连的时候让严班长把狗娃也调进炊事班来.一定会成为一把好手.当前段时间他听到狗娃奋不顾身.勇救战友而受伤住院后,他更是心急火燎的整日坐立不安.时时刻刻都在为狗娃担心着.不由气火上攻.牙疼了半个来月.当今天狗娃伤好归队.他又听说吴连长把狗娃安排到炊事班来以后,高兴的他简直就是手舞足蹈.高兴,真是高兴,高兴的他拿起一瓶还没喝完的白酒就咕嘟咕嘟的灌了进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