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豪兄弟花千万葬父 僧人做法每日5000元

车前扎着黑花,车前镜系着黑纱,由奔驰轿车开路,25辆贴着“奠”字的汽车浩浩荡荡地驶上广深高速,从广州直奔深圳;一具棺材28万元,木料沉重,10名大汉方抬起棺材盖一角;一块墓地耗费数百万,面朝大海尽览小梅沙之景;多名和尚道士在广州市殡仪馆里作法七天超度亡灵……昨天,一场引人注目的葬礼在深圳大鹏湾华侨公墓举行。

逝者是一名姓王的64岁老人。他的四个子女中有两人是亿万富豪。 亲友称,王家为操办这次葬礼,耗资达数百万元乃至近千万元。

逝者

王某,原籍揭阳渔湖试验区溪南后乌石村,后加入几内亚籍。2007年12月12日,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64岁。

王某的四个子女均在广州从商。其中,二儿子今年37岁,是广州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该集团公司总资产达50亿元以上,参股、控股多家企业(其中两家为上市公司)。小儿子今年35岁,拥有两家集团公司,是广东省政协委员、阳江市政协常委,并担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广东省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广东省工商联合会常委、广州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等多个社会职务。2003年4月曾以2.1亿元的资产在中国400富人榜上排名第385名。

入殓:豪华棺材价值28万

知情者介绍,老人早年曾经在小儿子公司工作。晚年退休之后,不幸患上癌症,两个儿子曾经把他送到香港治病,“据说一共用了五六百万元”。

12月12日晚8时许,老人的遗体被送到了广州市殡仪馆。有关记录显示,当日下午4时许,他在中山三院因病不治身亡。

老人被安排在殡仪馆的17号遗体告别大厅里。熟知广州殡仪馆的顾鸣(应本人要求化名)说,那是广州殡仪馆里最豪华的遗体告别大厅之一。曾去过灵堂的顾鸣说,灵堂布置得非常豪华气派,四处都布满鲜花。包括所有服务,这个告别大厅每天的费用超过万元。

几乎每天晚上,还会有多名和尚道士到灵堂为老人做法事进行超度。

顾鸣还从家属那里打听到,仅为老人购买棺材就花了28万元。这一说法昨天下午在前去为老人送葬的亲友那里得到了证实。有亲友透露,这具暗红色棺材是用特等木材金樨木做成,重达1吨多,“专门从缅甸运回来的”。昨天下午记者在下葬现场看到,这具棺材宽至少1.5米,长2.1米左右,高也有1米多,需要10个人才能抬起棺材盖的一个角。

出殡:送葬车只见编号不见车牌

从12月12日送到殡仪馆,到昨天上午离开,老人的遗体在殡仪馆一共停放了七天。每天前去吊唁的人都络绎不绝,其中很多人都开着宝马、奔驰等豪华轿车。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天河北路某大厦老人小儿子的公司。“我们昨天还去参加了他的追悼会!那个规模真的很盛大!”一位女职员向记者感叹。

她说,老人在世时,平时也会来公司,和公司职员都很熟悉。老人过世后,他们公司以及老人二儿子公司的职员,几乎都去殡仪馆吊唁过老人。昨天,公司几乎所有的高层和男同事都去深圳为老人送葬了。

昨日的广州,阴霾满天。上午8时许,30名身着黄色袈娑的僧人及10多名着灰色衣服的道人来到广州市殡仪馆17号告别大厅。与他们同时来到的还有数百名亲友以及老人子女公司的员工。

约半小时的法事和诵经后,25辆送葬车一字排开。老人的遗体被搬上了广州市殡仪馆的殡葬专用车。领头的是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车标上挂着一块黑布,车顶上安放着用白色玫瑰镶嵌着的老人的遗照。遗照上,逝者头发花白,胡须黑密。

所有车辆的车牌都被白纸蒙了起来,白纸上用浓黑的字体标明车辆的序号。

送葬:除司机外一律着麻衣

上午9时52分,看着要上高速的这条车龙,北环高速广汕收费站的一名收费员吃惊不已。该收费站就在广州市殡仪馆前的广汕路边。领头的黑色奔驰轿车,打着双闪灯进了收费站,紧随其后的一排车子也都同样不停打着双闪灯。

根据当时的录像显示,车内的人除司机外,都穿着一色的麻衣。后面的车也基本类似,第三辆是蓝色小货车,驾驶室右前方玻璃后面写着“奠”字。 后面跟着大巴、奔驰、别克、本田等一系列轿车。最后一辆是白色小货车,车前的数字编号为“25”。25辆车子排成一排,沿外车道在北环上驶过。

高速公路方面得知消息后,提醒在整个珠三角的高速路网里关注这支车队。

10时03分,领头的奔驰轿车走完了北环高速,率先来到广氮收费站。25辆车分成两条车道,花了5分钟才开出收费站。随后,车队从东莞虎门大桥上了广深高速,经过机荷高速鹤洲收费站,过正坑隧道、盐排检查站,走盐坝高速进入大梅沙隧道,下午1时50分,车队抵达深圳大鹏湾华侨公墓。

灵车过处,冥纸纷纷,路人纷纷侧目,坐在打头大奔副驾驶座的家属一路抱着两炷点燃的大香。

下葬:动用吊车安放棺材

昨天中午,深圳大鹏湾华侨公墓安静中别有一种特殊气氛。这三天来,工人们都在这里加班加点赶工,风水师也一直跟在现场。

大鹏湾华侨公墓专门安排吊车吊棺下葬。“安葬动用吊车,我们这里历史上都从来没有过。”华侨公墓的一位管理人员说,死者家属告诉他们棺材有1吨多重。

一名工人提到,王家在这个墓园一共买了12块墓地。

1时30分,25辆送葬车排成车队鱼贯驶入大鹏湾华侨公墓入口处。随后沿着墓地上山公路缓缓行进,停在靠近墓穴的路边,百余名亲属下车休息。有工人取下货车上的花圈,齐刷刷摆在墓地正前方公路上。70余个花圈排成5列,署名显示,敬献者大多来自广东各地的公司,包括兴业银行、交通银行、健力宝公司等。花圈前花团簇拥着老人的遗像。

下午3时,一辆货车载着红色吊车来到现场,下葬正式开始。两条特制带子系住棺材并连着吊车,十几个工人在旁边帮忙。吊车重新缓缓吊起棺材往墓穴里送。顿时,鞭炮齐鸣,烟花升空,在场亲属们都赶紧捂住了耳朵。

下午4时5分,吊车完成所有作业。老人的遗体入土为安。

■细节

僧人:每天给5000元

从昨天下午2时30分起,近50位僧人道士就一直在墓地现场念经。

一名来自河源和平县高泉古寺的黄衣僧人表示,他们来自省内各地,有广州的,也有增城的。僧人有30位,因为寺庙里没有那么多人,所以很多寺庙的人都来了,他所在的高泉古寺这次来了4人。

另一名自称来自增城寺庙的僧人称,家属以5000元一天的价格给他们寺庙,庙里派出8名僧人参与法事。

亲友:花这些钱是值得的

王姓老人的墓地面朝大海,处于小梅沙海边的半山腰。站在墓地旁,可尽览小梅沙之景。

下午3时许,一位自称叫王姓老人为义父,披麻戴孝的青年男子与一名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墓园门口。问及为何不进墓园,老人的义子回答说,“那是我们的风俗”。

黑西装男子指着旁边一高处的墓地对记者说,“你知道么,墓地越高越贵,有的高达四五千万。”对于买该处墓地花了多少钱,他表示不方便透露。但王家的一名亲属曾经表示,买这处墓地他们花了300万元。把这包含在内,此次葬礼一共要花一千多万元。

“潮汕人都注重风俗。子女事业有成,又不用留给子女。假如有5000万元,用来做后事是值得的,可为他们造福。”该西装男子说道。

■说法

广州殡仪馆:华侨可以土葬

现在全国都在推行火葬,王姓老人进行土葬,是不是违规?

针对这一疑问,昨天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主任黎国庆解释说,按照规定,外国华侨、港澳台同胞可以实行土葬,但必须在国家批准的公墓里安葬,不得随意乱葬。老人是几内亚华人,下葬的深圳大鹏湾墓园也是国家指定可以进行遗体安葬的墓园。所以老人在那里土葬是国家政策允许的,并不违规。

深圳大鹏湾华侨公墓位于深圳沙头角东部大小梅沙侧的特区管理线内,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全国首座安放逝世华侨的墓园,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安子介,香港船王包玉刚,著名演员鲍方等政要名人都在此长眠。该墓园也是深圳唯一有权进行骨灰及遗体安葬的墓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葬前,随车从广州过来的和尚在墓地做法事。

来源:青岛新闻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