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 第二卷 第三十章 梦醒十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5/


睡梦中的孙伟隐约看见了晓燕的身影.忽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东此时正咬着自已的耳朵.感觉一阵阵生疼.

迷迷糊糊的他睡的正香,也没有在意,只想能走到晓燕的身前,告诉她自已有多想她多爱她.不多时感觉竟又跑过来了一只东东咬着自已的另一个耳朵.孙伟有些郁闷了.便下意识的伸出两个手挡打了一下.希望把它们全部打跑.而后可以专心的寻找晓燕.敢来骚扰我和晓燕的约会?哼,找死,小样

李月正偷笑着调戏着孙伟,哪知道突然间被孙伟的两个手这么左右一挡.此时拧着孙伟耳朵的两个手全部使力落空.刹那间.身体失去了重心向着孙伟的身体便趴了下去,一下趴倒在孙伟的怀中.

看着近在咫尺的孙伟.李月不觉一阵脸红.想挣扎着站起身.却又怕惊醒了梦中的孙伟.所以此时她不敢乱动自已身体.只是脸红心跳的瞅着孙伟的反应,见这小子还在那睡的正香.甚至还说着梦话,好像在喊着谁的名字.他在叫自已吗?

李月想到这里不由心里得意的轻笑着.刚想偷偷站起身.但却发现孙伟的两个手此时已紧紧的抱住了自已.那双手是那样的富有力度,仿佛生怕自已偷偷离开...李月更感开心...

此时李月发现孙伟的脸和自已的脸距离竟那么近.甚至孙伟那嘴边流着的口水都快要流到了自已的嘴边,李月恶心的真恨不能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把孙伟抽醒.但又怕孙伟醒来后看到两人暧昧的这种情形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无奈中的李月只好老老实实的呆在孙伟的怀里.此时她的身体是动也不行,不动也不行.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趴在了孙伟的怀中双手紧抱住孙伟的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孙伟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感受着孙伟那温暖的怀抱,感受着这刹那间的幸福和甜蜜.如果这就是我的天堂,那我宁愿跟着梦去一起飞翔......

梦中的孙伟感觉到自已怀里多了一个人,给人一种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是晓燕来了????呵呵呵.今日终究梦成真,抱得美人归.此时孙伟生怕晓燕会悄悄离去.再也找寻不到.孙伟不想再次失去.他非常珍惜的把晓燕紧紧的搂抱在怀中.甚至还在晓燕的脸上亲了一下.此时孙伟脸上闪现出的那种幸福神情....

在孙伟温暖的怀抱中,李月偷偷的看着孙伟那英气的面孔.刚刚她还感觉孙伟的唇好像亲了自已一下.甚至还有一丝口水流在了自已的额头上.不觉中袭来丝丝的困意,让她不再有所顾忌.小心翼翼的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慢慢的沉沉睡去.此时病房内一片寂静.一切无声胜有声.一切无言尽有言.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当孙伟一觉醒来感觉此时怀里多了一个人?男人???我晕.女人???不像.那天晚上和王丽晓燕发生的事件至今仍让孙伟感觉到深有后怕.历历难忘.那已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痛.此时没敢乱动,只是偷偷睁开眼睛瞅了一眼,当他看到怀里的MM是李月时不由大呼了一口气.啊????李月?????我靠,孙伟此时反应过来后又感觉大脑一片短路,我怎么会抱着她?????幸好自已的病房整个下午也没有人来,不然俺的声誉?????55555.孙伟委屈的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孙伟也许已积累了经验.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给被动为主动.孙伟猛的一下松开了搂着李月胳膊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

"月姐,俺这么信任你,相信你,认为你是个好姐姐可以无微不至的疼爱俺,关心俺,谁知道你竟然在俺熟睡中对我做出?????55555俺的声誉啊,555.你让俺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你让俺以后还怎么嫁人啊???555.不对,是怎么娶老婆啊???不成,你得为俺负责"孙伟生怕表演的不够生动,顺便把嘴角边上的口水也抹涂在了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假哭着还时不时的偷看着李月的反应...

李月好长时间以来都因为想着孙伟而睡不好觉,今天好不容易找着个机会偷偷休息一下.梦既醒,还不忙伸了个懒腰.谁知还没睁开眼便听见孙伟在那又是大哭又是大叫的.睁开眼一瞅.啥?孙伟这小子还从那抹泪呢,耽误老娘的好梦不说,还从这大哭大闹的?还什么什么?娶老婆?还负责?娶老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晕

李月在刹那间还没整明白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在一阵郁闷中跳下了床再次拧住了孙伟的耳朵.

"我还没让你负责呢,你倒好,怎么着?还想敲诈老娘?沾了老娘的便宜还想卖乖???要不老娘对你负责好了,嫁给我给我当小蜜,呵呵呵."李月和孙伟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正所谓近墨者黑.现在说话的口气倒是跟孙伟学得惟妙惟肖的.因为她知道,对付孙伟这号的鸟主必须心狠手辣.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不然吃亏的必是自已.这小子还说不定一会又整出什么名堂来呢...

"我???你???这...."孙伟一下傻了,李月变化的也太快了吧,原来她哪是自已的对手.现在怎么说起话来如此犀利.口气夺人.又会九阳神功还会九阴真经?我晕,上午还像小鸟一般柔和可亲呢,怎么现在就像母夜叉一样凶狠吓人呢????555俺的命好惨啊.孙伟刚想再次小哭出声呢,眯着眼一瞅李月正在那气呼呼的瞅着他,面带凶意.俺的亲娘啊,太吓人了.

"噢,月姐,您老睡醒了啊,要不俺帮你捶捶背?"孙伟是遇强则软的主,心想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果进一步的话,今天可真就海枯石烂了,此时一副讨好的神情来到了李月的身边耐心哄着.生怕这位神仙姐姐又整出啥事来..

"呵呵,这还差不多,来帮老娘按摩下腿."李月一见这一招还真管用,不由心里一阵偷乐,正好两个腿因睡觉睡的有些微酸.现在眼前有免费的劳工不使,我傻啊,这叫有权不使,过期作费.

孙伟一想,既然让按摩,整就整,人家MM都不怕,俺一个色狼怕啥?于是手便哆哆嗦嗦向着李月的腿上按了过去..

当孙伟的魔爪按照李月的要求轻放到了她的小腿上开始按摩.忽然间他感觉到手中传来了一抹温柔和细腻的感觉.孙伟并非第一次摸女孩的小腿,但此时此影,孙伟感觉到有些...

本来脸上已是血红色的那道伤疤此时更是因脸红而冰艳喜人.冷的似铁.铁血????呵呵呵,李月瞅着孙伟此时的窘像.心里不由偷偷的得意着.对孙伟此时在她腿上的沾光行为丝毫不以为意.不过腿上的那种酸痛感却因孙伟两手的不间断运动而轻轻消逝...

在夕阳余辉的映射下,他们犹如一对恋人般狂贫着神侃着.又仿佛姐弟般开心着笑闹着....

人生几多苦.生死又何如.风萧萧.雨瑟瑟.在总医院里又混了几天舒服日子的孙伟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他好怀念部队里的新训生活,仿佛一天不挨整,一天不挨练,孙伟就感觉不充实,不踏实,深身不自在,有种皮痒痒的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