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镜子里的人是谁(这个写得不好)


镜子里的人是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写字楼的灯光全都打开了,这座位于CBD中心的高档写字楼就要对外租售了,物业为了打出更好的效果,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都把所有的临窗灯光打开,从外面开,非常华丽漂亮。今天也不例外。

胜利是物业工程的监理员,他负责的主要工作就是工程验收,这里的工作对于他来说也快告一段落了,因为已经交工了,工程验收已经合格了。


和往常一样,早上九点,胜利准时的走进了办公室,今天他要加班到晚上,已经提前和家里人请了假,因为他约了人,只是借口是加班,他要等几个供应商把最后一笔工程回扣款给他送来。他搞这行几年了,吃了这些可不少了。

也许是开了一夜的灯,大白天的,公司却要节电了,办公室内由于靠近窗户,照明都不错,楼道里也有余亮,只是卫生间里要求人走灯灭。胜利已经吃完午饭了,他想去卫生间洗把脸,正在犯困。

午后的楼道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大家都各自在找着自己的乐趣,有出去逛街的,有在电脑前玩游戏的,也有的干脆趴在桌子上打个盹儿。胜利走出了楼道,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在走廊的尽头,胜利用非常平常的速度走了过去,推开卫生间的门,摸到灯的开关,按下去,有声音,但没反应。灯坏了吗?

摸黑走到了水池前,胜利听到卫生间的厕位里传来了手机铃声。

“喂?”听上去,应该是经常在楼道里巡逻的保安员的声音。

胜利不知道是为什么,停下了一切动作,静静的等着厕位里的人打电话,也许是太安静的原因,也许是没有光线的原因,总之胜利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弯腰在水池边等着。

“我在厕所呢,啥事啊?”

通电话的声音在卫生间内产生了局部的回响,这也是为什么在卫生间里唱歌会好听一些。

胜利仍然僵持在那,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保安挂上了电话,要出来了。

胜利这时像非常慌张的一样,打开了水龙头,听到保安冲厕所的声音后,门开了,胜利背对着后面,感觉到有什么声音。

胜利抬头看到了水池前面的镜子,自己在低着头看着自己,身后是一团小火苗在跳,幽魂般的光亮来自于打火机,保安员站在他身后,表情也很异样,似乎保安员不知道卫生间里还有别人。胜利回过身看着那个保安员。

“你好!”保安员问候了一声,就飞速的离开了卫生间,门再次关闭,卫生间内再次陷入黑暗之中。胜利的脸其实还没有洗呢,他低下头,手接了水,向脸上拍打着。眼睛进水了,胜利并没有急于睁开,而是紧紧闭着,掏出了纸巾,在脸上趁着黑暗胡乱的擦拭着。

就在胜利即将睁开眼睛的时候,此时的眼睛已经有一条小缝在睁开捕捉着外界的信息时,胜利看到镜子里,似乎依然有刚才那团来自于已经跟主人离开的打火机的诡异的火苗。胜利猛然间瞪大双眼,眼前再次一片漆黑。

卫生间的门被胜利使劲的从外面关上了,他紧跑了几步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了维修组,立即得到了答复,是因为天花的防水没有做好,引起的局部短路,要等下班后,今晚不开灯,再维修。

胜利得知今晚不能开灯后,迅速将电话打给那个要找他的供应商,他想重新约地方,但是永远无法接通对方的手机,胜利想了想,好在自己的办公室就在一层,联系不到那个人就只能等了,毕竟那人带来的不是一笔小数字啊。停电就停电吧。

。。。。。。

一下午,胜利都是去的外面的卫生间,他不敢去一层的卫生间了。

和供应商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天色也渐渐暗了,那人的手机似乎永远不在服务区。

。。。。。。

将近约定的20:00了,胜利得手机响了,是不认识的号码。

“你好。”胜利接通了电话。

“是胜利吧,我是黄老板的秘书。”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是啊,你好。”黄老板就是要给他送钱的人。

“是这样,今天黄老板恐怕不能过您那里去了,我代他把您要的东西送过去吧,我大约在九点左右到。”

“哦?黄老板有什么事啊?”

“不好意思,我也不太清楚,我刚接到老板的电话,他让我给您打电话,并且叫我代为转交的,您放心,数字没有变化,只是稍微晚一点。”

“那好吧,我等你,你贵姓?”

“免贵,我姓吴。”

“那好,再见,吴小姐。”胜利挂了电话。

。。。。。。

20:30了,胜利实在无聊了,正当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谁啊?”胜利有些莫名的不安。

“是我啊,老黄!”一个南方口音的中年男人,随着声音推开了门,笑容可掬的走了进来,身后还有一个小伙子。

“老黄??你不是有事不能来了吗?”胜利借着窗外的灯光也能够看清那的确就是老黄。

“搞掂啦,就可以过来了啦!”老黄永远是那种笑容,就是一看就知道没有笑的笑容。

“好好好,老黄,您请坐。”

“不好意思啊,我能不能先去一下洗手间啊?”老黄问道。

“当然可以啊,我。。。。。。”胜利刚刚想说带他去,可是没有电。

胜利犹豫了一下,打开抽屉取出了手电,说道:“对不起啊,黄老板,现在停电,我带你过去,委屈一下啦。”

“没关系啦!”

胜利走了过去,当和黄老板擦肩而过时,胜利看到的依旧是那张习惯了的笑容,只是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从进来以后就一直没有动过。

走廊里是胜利和老黄的脚步声,那个年轻人没有去。手电的亮光打在走廊和墙壁上,配上有节奏的脚步声,使得胜利心里有些不安。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胜利推开门将手电交给了老黄,自己在门外等着。

忽然从里面传来了老黄的惊叫声,胜利下意识的推开门,看到老黄靠在水池边,目光惊恐的看着胜利,手中的手电指向着自己。

“镜子。。。。。。镜子。。。。。。”老黄的声音颤抖着。

当胜利将目光投向镜子时,他看到了一个不是自己,也不是老黄的人,在镜子里面看着他。居然是那个和老黄一起来的年轻人,在镜子里面。胜利却不能像老黄一样的叫出声音来,他的喉咙似乎被堵上了,胜利趔趄着退到了墙边。镜子里的人似乎要向他走来,老黄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拿着手电照响了镜子,胜利看到老黄的侧脸也已经僵硬了,只是等到老黄回过头看着胜利时,他才发现,老黄的脸已经变成了那个镜子里的年轻人了。

“你。。。。。。你。。。。。。是。。。。。。”胜利最后的一点气力了。

那个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将手电照向了镜子。


镜子里的世界:坠下天井的几个工人,重重的摔在了工地上,其他人像兜起鼻涕一样的将已经摔碎了的几具尸体抬走了。画面转到了楼上,是低质的建材使得这几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变成了“鼻涕”。

胜利闭上眼了,他不用看了,那个年轻人将画面结束的时候,也将胜利带进了镜子里的世界。

来电了,短路已经修好了。


胜利的失踪,没有任何理由。黄老板倒是有说法,去见胜利的下午,黄老板出了车祸,死在了当场,只不过,他打给秘书的电话是在他死以后,这件事,秘书也无法解释,而那个跟着黄老板的年轻人,是谁,大家都知道了。

。。。。。。

本文内容于 2007-12-19 13:02:18 被玄烨号航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