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四卷 血舞飞扬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3.html


第七章


白莲,蓝军前线指挥部。

深夜,四周除了偶尔的几声虫鸣,便只有风吹大地带起的扯拽声,红军30名侦察兵组成的突击小分队分成6个小组静静的趴在蓝军前线指挥部所在的丛林外面。每个小组5个人,3个人紧盯着前方的丛林,2个人观察着四周。单兵素质极佳,作战经验丰富的侦察兵小组,配合精妙。

带队的中尉军官低头沉思,他感觉心里充满着紧张,压抑,不安。

中尉有点犹豫,这个特侦连的连长,此次带队的任务便是带领这些兵找到对方的前指,给自己的导弹部队定位。在最短的时间内给蓝军毁灭性的打击,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突击小组一次次险之又险的摆脱对方的巡逻部队,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至今仍是一无所获。

前面是一片树林,远远看过去没有丝毫异样的树林。高高大大的树木,四处悬挂的藤蔓,郁郁葱葱的枝叶,就着带有夜视功能的多功能望远镜,中尉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但是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看着那片茂密的森林,他感觉十分不安,第六感告诉他,那里有危险。那是可能有陷阱。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根本没法用语言去表达,这是一种久经战场,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后才悟出的本能。动物最原始的本性,对危险的预警功能。

杀气,前面的丛林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中尉骇然心惊,看着前面蒙蒙胧胧的丛林,中尉感觉有点窒息。

一旁的两个三级士官慢慢的爬了过来。

“连长,什么时候行动”。这两个是特侦连的老兵,干了十几年特种侦察的老兵。

“有点不妥,丛林里好像有埋伏。”中尉说道,他对自己的感觉充满信心。

两个士官皱皱眉,其中一个士官说道“连长,我们耗的时间太多了,冲破封锁花了三天,我怕再拖下去,此次行动就会取消,任务就会失败。”

中尉皱眉,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蓝军的巡逻部队实在太多,30个人无声无息的渗透到这里已经十分不易,三天时间也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连长,我们分批行动,我和伍子带4队人突进去,你带后面两个小组支援,就算有埋伏,你们也能及时的将坐标传回去。”

中尉低头沉思,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但他没法拒绝这个士官的提议,时间不多,也只有豁出去拼了。中尉的眼中闪出一丝坚毅的神色,赌一把。

20名侦察兵,大部分都是士官,他们在班长的带领下开始向树林靠近,20个人慢慢的在地上爬着,速度很慢,无数次的经验告诉他们,想要活的长久一点,速度就得慢,谁都知道蓝军方面有一批强悍的狙击手,如果丛林之中真有埋伏,暴露目标后,在这种平坦的地方,只有一种后果,被狙杀。

远处中尉心急如焚,1个小时,前面的队员尽然还没有前进到100米,看了一下手表,4点20,1个小时以后,天就会亮。

中尉紧皱眉头,朝身后的战士挥挥手,立即架设激光通信设备,随时准备向卫星发出信号。其他人紧戒四周。

事实上,不需要他命令,一旁的侦察兵,早已占据有利地形,严密监控四周,他们可是全国最精锐的侦察兵。

凌晨4点40分,红军侦察兵花了1个小时20分钟的时间爬行130米左右的距离进入了丛林,此时距离天明还有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丛林之中,蓝军部队警戒森严,。

黎明前最黑暗的这段时间,是一个人最困的时候,三天来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也大大的麻痹了蓝军战士的思想。

负责蓝军前指所在丛林警戒的装步营战士以三人为一小组,小组与小组之间间隔20米,密布的哨位上,老兵、士官们丝毫没有因为身体困乏而放松警惕,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盯着丛林黑暗之处,竖起耳朵倾听着黑夜之中的各种声音,他们知道自己的职责重大,后方就是前指,关系到整场演习成败与否的演习。

老兵的旁边是耸拉着脑袋的新兵,这些新兵蛋子都没有经历过演习与实战,自从入伍以来,列兵们在班排长的带领下一直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过着机械式的生活,他们就像机器人一般,定时训练,吃饭,睡觉,几乎连大小便都精准到秒了,这种一成不变的日子现在终于被打乱了,4天前的战备命令就像一颗丢入池塘中的石子,打破了原本的平静,装步营的列兵们兴奋了,沸腾了,他们认为表现的时候到了,他们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定能为自己连队争得荣誉了,列兵们一个个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铆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

一旁的老兵看着身后睡的如同死猪一般的新兵笑了,新兵蛋子,还真把自己当块料了,演习就如打仗,如何平均分配体力是关键,一定要抓住点滴的时候休息,补足体力,但是这此个新兵蛋子明显兴奋过度了,一个个荷尔蒙分泌过多,白天聊天聊个没完没了,现在好了,度过了前两天的兴奋和激动,现在他们累的全身无力,累的就在哨位上面睡着了。

一溜口水顺着新兵的嘴角流出,在新兵嘴角张合间慢慢的滑下,粘乎乎的口水滑过嘴边,滴到了战士倚靠的冲锋枪上,蒙胧中这个新兵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条件反射般的挥手擦掉嘴角剩余的口水,他在无意之间忘了身上的冲锋枪,倚靠在身上的冲锋枪失去了胳膊的依扶倒了下去,枪身与地上厚厚的树叶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厚重的枪身同时砸断了几根枯枝,在寂静的丛林之中,发出一阵“劈啪”声。

老兵听着身后的脆响,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一般,浑身冷汗突起,他回过头想去教训一下班里的这个新兵,告诉他夜晚不要发出声响,老兵刚回头,就感觉到了一阵异样。

老兵的瞳孔瞬间放大,他的大脑立即进行了千万次运算,他的耳朵忽然灵异无比,似乎有破空之声,老兵感觉到了气流的急速流动,感觉到了情况异常,老兵手中的冲锋枪一紧,右手拇指瞬间拔开板机附近的保险,正当他举起枪准备射击的时候,他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老兵发出一声闷吭,随即便失去了知觉。

一旁,刚刚流着口水的新兵眼开那双满是眼屎的眼睛,他感觉到枪掉到地上,睁开眼睛准备去捡,这时,他看到了一道黑影扑向他的班长,他刚想喊叫,便被人捂住了嘴巴,只一下,他就和另外一个熟睡的战友被砸晕了过去。

战斗瞬间结束,这里的3个哨兵轻而易举的便被红军的侦察兵解决了。

不远的一个士官似乎听到了一声异响,他睁大了眼睛往那边看去,借着夜视仪光线,他看到了3个躺在地上的战友,士官轻骂一声,“他妈的,新兵睡就睡了,怎么老朱这个家伙也没个数了。”收回自己的目光,士官继续回头观察着正前方。

隐藏在大树背后位置的侦察兵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刚才他们为了突破对方的封锁冒险一击,尽然没有被发现,就连他们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进入丛林他们便发现了多处岗哨,他们已经隐约感觉这里可能是对方的军事重地,不是后备物资的集结点,就是他们千辛万苦所以寻找的蓝军前指。

4组侦察兵,只有这一组人侥幸的通过了严密的防御。

兴奋,他们将3天来的阴漓一扫而空,他们现在只需要确认这个区域到底是不是蓝军的前指就算完成了任务,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一枚枚飞向这里的导弹。

他们继续前进,想要进一步求证,看清楚这片区域到底有什么,这个小组的5个侦察兵,不断的利用树木的掩护前进着,厚得的步兵战靴踏在地上尽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5个强壮的战士穿梭在丛林之中,尽然显得没有一点动静,专家,绝对的丛林作家专家。

突破了装步营的防御,红军的侦察兵感觉里面的警卫松懈了很多,但是长期的战斗经验告诉他们,看起来越是安全的东西,往往越是危险。

“咔嚓”,一声轻微的细响就在这个时候响起,这个声音放在平时根本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这种情况下,在漆黑的夜里,这声脆响却传出去很远。

5个侦察兵身上瞬间便冒出一阵冷汗,在声音发出的一刹那间,5个人忽然就消失在了刚才的地上,只是一个转眼5个人立即就近隐藏了起来,他们的心头泛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并且越来越浓。

难道是对方高手的预警?抑或真是无意中被踩中的枯枝?5个侦察兵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湿,他们紧张。如果真是无意之中被踩中的枯枝,他们谢天谢地,敏感过度,但要真是人为的布置,带队的三级士官不敢再想下去,高手,绝对的高手,如果这真是对方布置的预警,那这个人绝对是丛林作战高手中的高手。随手就用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布置成预警设备,这个人的战术素养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全身都埋在地下的黄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等待了两天,还终于有情况了。这片丛林根本没有什么大型的动物,就连几只小灰兔都被他们给解决掉了,而且这里属于装步营与警卫连二道防线的中间地段,这个时候更不会有人过来,惟一的情况那就是出现了敌情,红军侦察兵?黄猛的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5个躲避在四周的侦察兵静静的趴在地上观望着各处,他们想找出一丝异常,他们想能过仔细的观察判断眼前的情况,但是,他们失望的发现,一无所知。他们看不出任何的不一样,丛林,与别处没有丝毫不一样的丛林。

没有枪声,他们预计的枪声没有响起,四周根本没有一点动静,这一刻他们甚至怀疑那几根枯枝真的是凑巧在那,无意中踩到的,5个躲在树后的侦察兵不由吁出一口气,看来是自己疑神疑鬼多心了。

三级士官看一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远处的事物,还是被荆棘所遮挡,通过夜视仪他依然看不见远处密林深处有什么东西,士官一狠心,真要碰到高手,躲也不是办法,拼了。士官一挥手,小组再次前进。

忽然又传来一阵“咔嚓”的声音,士官右前方的那个战友又踩到了一根枯枝。崩溃,5个接受过严格训练的侦察兵,这一刻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一次的接受了强烈的刺激,凉意,他们的全身便被这阵凉意包围。

黄猛听到了这个声音,5点钟位置,林雨的狙击步枪已经移动枪口,通过夜视仪,他已经锁定了一个目标,许成功听到了这个声音,咧开嘴笑了,他按动了遥控器上的按钮,一声略显沉闷的爆炸声音随即传来。

2个躲闪不及的侦察兵瞬间便满身挂彩,他们的身上沾满炸弹里面溅射出的特殊颜料,就着微弱的光线,看着胸口红乎乎的一团染料将代表红军的淡红色背心染的更加鲜艳,他们已经算被“炸死”,这种洗不掉的染料,代表着子弹或者弹片。2个红军侦察兵郁闷的骂道,操,同时,他们仍下手中的武器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已经阵亡,虽然没有人监督他们,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和侥幸,他们做为876师出来的兵,“阵亡”就是阵亡,至于耍赖皮不认账,中弹了还继续射击的行为,他们不屑为之。

这组人的指挥官,那个3级士官刚想举枪,远处的林雨就扣动了板机,空心的装着些许染料的弹头一下击中了士官的胸口,弹头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这个老班长感觉胸口一阵剧痛。橡皮弹头虽然没有可能击穿防弹衣,但是其巨大的冲锋力依然狠狠的给了这个士官一下子,看着胸口的鲜红染料,士官直接抓狂。

另外的两个侦察兵没有逃脱被“击毙”的厄运,在他们略微迟疑的一刹那,黄猛的突击步枪发出清脆的枪声,两个短点射,直接在两个侦察兵的身上留下鲜血的印迹,简短的交锋,瞬息万变的情况,一个眨眼的功夫红军的一个突击小组被全歼。

四周再次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黄猛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地上开始抽烟的红军侦察,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枪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