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5 右峰游击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阿庆带着一个小组,是昨夜上来的,埋伏在狗尾巴山上的草丛里。

这里是杨克尔的炮兵迫击炮阵地的前沿,从这里看过去,可以清楚南越士兵的一举一动,他们只要一个冲锋上去,就可以与这些嘻嘻哈哈的南越士兵搅在一起。

正因为如此,他们也一动都不能动。

因为杨克尔的部队还没有出动。

夜晚虽然冷,但只要不咳嗽,还可以吃东西,甚至伸伸胳膊。

这太阳一升起来,整个狗尾巴山都亮堂堂的。

配属给迫击炮阵地的步兵,不断地在走动。虽然不经意,甚至在散漫地唱着小调。但是他们那眼是睁着的。

所以,阿庆他们一动也不能动。

老虎的命令很简单:敌人一共是十二门迫击炮,你们十二个小组提前去潜伏。得到我的信号弹开始攻击,每个小组收拾一门!

说实话,一个小组收拾一门迫击炮真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任务。

这个任务的难点是要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埋伏,直到敌人出动前,不能暴露目标。

太阳出来了,草丛在太阳的烘烤下,慢慢地变热。

各种鸟儿出来了,各种虫子也出来了。

这些虫子大约也很好奇,没见过人和他们同窝,所以,一个顺着阿庆他们的大腿上爬上来,把他们的身体当成了树或者山丘,把他们身上的汗液当成的美味。

霎时间,战士们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尽管特别游击队的士兵们都受过这样的忍耐训练,但是,那滋味纯粹是一种让人痛苦到心底深处的酷刑。

有的忍不住咬住自己的手,有的忍不住咬住树枝,甚至有人咬住了石头。

可是杨克尔并不慌忙:“兄弟们,吃饱喝足了,把你们的劲全部使出来!”

太阳升了一丈高了。

直升机发回了侦察报告,会佛村的老百姓开始下地劳作了。

杨克尔才发布进军的命令。

那阿庆咬着石头的牙齿都出血了,他估计有上百个蚂蚁在他的身上爬行。

终于,杨克尔也出发了。

阿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段陡坡,从昨夜他就开始在计算自己冲上去所要的时间。

可是这会儿精神却集中不起来,痛痒的感觉交织在一起。

汗水不断地流,战友们的眼睛和咬出来的血一样,都是红的。

但是,没有一个人动。所以,山岗上敌人炮兵阵地,还很安静。


杨克尔停了下来,举着望远镜,看着他的三个中队向会佛村包抄过去,没入了会佛村周围的山林。

他笑了,三个中队的兵力围攻一个村,实在有些过剩。

但是他这次一定要一举成功!

他点燃了一根雪茄,吐出一口浓烟,潇洒地挥挥手。抓起通话器,轻巧地道:“开炮!”

突然,三颗信号弹从丛林上空升起。


那炮兵阵地四周不远处的草丛、树木,突然全部一下子飞了起来。

十二个小组的特别游击队员,发出了一声震人心魄的叫声。

各自向着自己的选定的迫击炮扑了上去。

这特别游击队都是经过阮氏十二雄训练的,特别是那杀死的技巧,却也继承了阮氏十二雄的衣钵。

比如那第一小组组长胡云宵,当初在训练营与猛士最是投缘,那杀人的作风也与那猛士一样,大开大阖,凶猛张扬!

从阵地右面山林里一扑而出,“噔噔噔噔”,夹风而至,手中匕首当成了追命大刀,直剁而下。

那操迫击炮的炮手,慌忙间,那里看到他手中匕首,只以为是掌下来了,条件反射用手一架。

可怜一双不知发了多少炮弹,杀了多少人的手,齐刷刷被斩了下来。

那匕首却余势不下,一口气落下去,把那小子的脸又从中间划开了。

啊呀呀!那场面吓破了这个炮位其余小子的胆,几个人一时要跑!

哪里逃?胡云宵带的人当年都是跟猛士学的,因为猛士在芒昌就早早负伤而去,这么久,一杆子人,战斗任务执行得就少。正一个个技痒手烧,盯住自己选定的对象,上去就是一阵大砍大剁!

这第二小组却来得温柔,原来他们是水蛇的徒弟。信号弹一升空,他们小组便象水一样一泻而至。

手中匕首也不张扬,就象水一样沐浴在那炮手、弹药手的身上。

悄无声息地钻入了他们的胸膛。

“哦!”南越士兵的叫声,也不算夸张,充满了和面部表情一样的绝望。

三组组长是那陈荣,陈荣的师傅是机关枪,据说机关枪最厉害的是点射,所以,遇上他的南越士兵,死得可不冤枉。

那匕首一亮,点住一人上一人,匕首进,血飞扬,没有本事就死亡。

南越士兵那里是这经过专门训练的特别游击队员的对手呢?

第四组是老和尚的徒弟,老和尚杀人讲的是真工夫。所谓来无踪去无影,千里杀敌不留痕。

那雷经天他们象一道从草丛射出的太阳光,一闪既至,就见那南越士兵,一个个如中电击,滚入尘埃。

还是迫击炮的徒弟,第五组的胡圣他们来得有气势。

但听他们吼声如雷,每击杀一人,必是一声大喝,只听吼声连连,有几个南夜士兵经得起摧残?

公羊子的徒弟全部是公羊子一个个性,一个个象孙猴子一般,跳来跳去,杀人象在开玩耍,只是把人家命耍去了,这也是玩得狠了点。

就不说那大嘴、咬卵匠、老虎、千里眼、阴阳无常、神枪手的徒弟,总之,仿佛是一阵风刮过了杨克尔的炮兵阵地。

那些守卫的士兵一个个目瞪口呆,记得开枪记得叫喊时,这些人已经没入了山林里面。

独独那杨克尔还象个傻子一样,还在那里高傲潇洒的吸雪茄。

吸了半天,没听到炮响,眼睛越瞪越大,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回头去看。

就见留守的军官,面色铁青,失魂落泊,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炮,炮,炮兵,阵地,被杀完!”

他一把把那军官提起来,好半天才弄明白。

不由得面色铁青。

参谋长轻声道:“怎么办?”

杨克尔继续愣在那里,许久,从牙缝里冒出几个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命令留守部队全体出击,占领会佛村!”

说罢,他抓起了通话器,大声喝道:“各中队听令,每中队留两个小队对自己区域的山林,进行拉网控制。派一个小队向会佛村发起猛烈进攻!我将爱会佛村中心与你们汇合。”

杨克尔不等后面留守部队上来,带了警卫队大踏步向前走去。


杨克尔是一严厉的军人,他的军队都是他一手接纳,一手训练起来的。所以,在南越的军队中,是那种最得美国人欣赏的军队。

这会儿得了杨克尔的命令,立刻就令出而行,根本没问为什么,因为这是杨克尔下的命令。包括哪些知道,迫击炮先要进行轰击的中队长。

其实对于所有的南越士兵,几个月来把这些老百姓可以任意欺负的南越士兵,哪些手无寸的老百姓,实在也不需要很多的道理。

所以,士兵们一声呐喊就攻了下去。

几乎是同时,就有士兵叫着:“娘啊!”“爹呀!”

他们娘和爹是不是同意他们来攻击这些老百姓大家是不知道的,但是,他们娘和爹肯定不在这里。

所以,他们叫也叫不应。

叫不应,那就很痛苦,因为他们踏上了会佛村根据老虎建议,布下的带毒的竹刺。

这是满山遍野的带毒的毒刺啊!踩到了,你不能倒下去,倒下去你不能打滚。

可是,那痛啊!痛忙了不倒下去?

倒下去中了更多的毒刺更痛,你不打滚?

可是,杨克尔的队伍却是纪律严明!前面的倒下了,要前仆后继!

于是,更多的人向前扑去。

枪声终于响起来了,尽管有那么一个巴人的头颅被打碎了,但是,杨克尔的生病格外高兴,终于可以战斗力了。

顿时,配属的重机枪和各种火器,一起叫嚣起来。

可是,打了半天没有回应。

再往前冲,仍旧是毒刺等待着。

于是,又有了枪声。

于是更深的陷入了毒刺组成的死亡阵里。

三个中队长也被自己部下痛的喊声惊动了搞晕了头。

急忙忙派了救护人员上去。

救护人员也霎时间变成了被救护的人员,在到处都是的毒刺钻如身体里后,大声地叫了起来。

中队长们纷纷地向杨克尔求援。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的声音变小了。”

“怎么会事?”

“叫不出来了。”

杨克尔不是没听说过,游击队的毒刺,但是他从没听说过,这样广泛的运用。

一个悲伤的命令在他的脑壳里形成:“撤退!”


撤退,会佛村的村民们当然很高兴,许久了,这是第一次敌人的进攻没有得逞。

老虎当然是反对,老百姓拥护的事情,他当然要反映,击着掌:“好,好!为了欢迎杨克尔的撤退,你门还是应该有所表示。听好了,不要高兴过头,每个人的表示时刻定为三分钟,多了的,以违抗军令论处!”

虽然那老虎笑呤呤的,众人知道这不是开玩笑。

一个个急忙忙从各自的路段向杨克尔的士兵扑去。

霎时间,石头里有枪声,枪枪要人命!

树林有子弹飞,专门往那杨克尔士兵的害人的地方钻!

草丛里有地雷,炸要炸死人!

杨克尔的胸部高低起伏着,那当然是气的,但是他的命令却格外清醒:“一律不准停留,到达营地集合。”

所以,老虎命令的攻击就是打死打伤了几个人。并没有伤害杨克尔士兵的士气。

众人气哼哼,分别要求追击。

老虎已经很满意:“休息,休息!”

杨克尔再一次回到出发地,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就连他的营地也没有什么改变。

杨克尔长叹一口气:“游击队只知道偷袭,有本事来占我宿营之地!”

他话音未落,一声婉转的鸟叫响起。

突然,那地下接二连三地爆炸起来。

天可怜见,这些遇上了老虎的南越士兵,几乎还没歇下一口气,见的见阎王,断的断胳膊,断的断脚杆。

就是那没断的,也早抗了枪或没抗枪向村外跑去。

杨克尔这么多年第一次约束不了队伍。

不过,看看自己被弄得七零八落的队伍,一股心酸也油然升起。

挥挥手:“各中队收容队伍,收拾好回会山城去!”


老虎慢慢地坐下来,阳光把他的一身都照得红黄黄的,仿佛透明一样。

兴高采烈的胡客家大声地道:“老虎,我们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

老虎点点头:“是的,但是,敌人不会罢休,他们的围剿会一次比一次残酷!所以,你必须进一步完善你的竹刺阵,进一步完善你的坚壁清野地洞,进一步加强你的战斗村建设。左峰的起义,将在你反第二次围剿时,配合你!”

胡客家点点头:“我是否派人进入左峰?”

老虎点点头:“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我建议你马上挑选一部分是党员的游击队员,进入左峰,由黄道日领导,进入左峰的工作体系。”

胡客家笑了起来,一个立正:“是!我马上执行!”


凯阅上校真是哭笑不得,他真的没想到,杨克尔会失败,而且失败得这样窝囊。

当杨克尔回到会山时,他亲自驱车来到了杨克尔在会山的军营。

凯阅摇着头:“不,我不责怪你。上校先生。”

这是美国人的性格,他们并不轻易责怪一个失败的人。他们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失败?

“老虎参加了右峰的战斗!”杨克尔额上的皱纹很深很深,他回到会山就一直在作战室里。

凯阅点点头,他没说话,他想继续听杨克尔说下去。

“这是典型的写入了中共教科书的游击战争。”

凯阅上校皱皱眉:“哦?”

“是的!”杨克尔一字一句地道:“我怀疑老虎是中共派出的游击顾问!”

凯阅上校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好半天才轻声道:“这可是一个可怕的断定!”

杨克尔坚定地点点头:“游击战的玩法,全世界都有。但真正玩得世界心服口服的是,中共!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人战胜过他们!”

凯阅上校喃喃道:“容我想一想。”


姚先明的眉头皱得象一团毛草。

过山贼继续在说着:“那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整个地道完全是按照可以进行战斗的形式构建的。而且,里面有过使用电台的痕迹,只是电台不见了。”

黎元新道:“他就是美国鬼子的奸细!他是奸细,就能解释我们在千人峰被袭的原因了。而后来的一切奇怪事情也迎刃而解。”

过山贼继续道:“当初,我出了你们在猎人山庄的营地,通过悬崖上的天然地洞隐藏起来。在你们部队转移时,我一直跟着你们。我就发现了那个神秘地虎皮蒙面人。他想用电台发报,我袭击上去。他很厉害,我们进行了搏斗。后来,摔坏了电台,他摔下了悬崖,我只得赶紧通知你们。从身形看,他很象猎人。但是得不到证实,我们的一切判断都只能是一种判断。而不是事实。”

姚先明抬头望望天空:“从很多资料得来,猎人山庄可以追溯到法国时期。而很多资料表明,他们根本就是猎户而已。难道那么早美国人就建了一个情报站在这里等着我们?真是好笑!”


老虎回到第三营地,见到了姚先明,过山贼仍旧不愿意来见老虎,他说他一定要查出密告特别游击队千人峰营地的人。不然他没脸见老虎。

老虎听了汇报,也陷入了沉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