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五)


年前,我懒洋洋的等待着春节的到来,想着是否该回家陪父母过年。在我犹豫了又犹豫的时候,我发现离过年还不到10天了,我想公司是非要靠到年前才肯放假的,想着又要买全价的飞机票,便在心里开始狠狠的想:明年一定不再磨蹭,提前俩月买票,估计就能买4折的飞机票回去了。


就在我敷衍着年前最后几天的班,想着如何找个借口提前请假回家的那几天,我一直没看到隔壁的小夫妻。我以为他们早就回家过年去了。


可是就在一天半夜,女的敲开了我的门。我睁开惺忪的眼睛,含糊的问着:有事么?女的显得很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想让您帮个忙,听说民工能网上订票,你能不能帮忙看看?我答应着,让她进了门,我打开电脑,开始帮忙给她订火车票。可惜的是,网上订票是要民工单位团体订票,她和她老公的单位都没有人给他们订票,他们个人又没资格网上订。她看了看规定,很郁闷的走了。我迷迷糊糊的竟然忘记说句安慰她的话。


第二天,我心里一直记得这件事,总觉得该做点什么。我从新闻上看到可电话订票,便匆匆记下了号码,准备给他们个惊喜。


下班时间还没到,我就急忙赶回去了,我回去的时候,女人在家,我好奇她为何没去上班,但是我只顾着说电话订票的事,就没来得及问。男人不在家,我絮絮叨叨的跟女人说着电话号码,我还掏出自己的手机让她赶紧打电话订票。


女人苦笑了一下,没接我的手机。眼里含着泪,哽咽着对我说:我就是因为打电话订票,被老板看到开除了。说着便苦起来:我这个月半个月的工资也没给,说我是违反规定了,不罚钱就算是宽大处理了。


原来,女人也听人说,可以电话订票,从一大早起来就去IC电话亭打电话,可是总打不进去,就在中午吃饭时间,偷偷溜出去打电话订票,可是打通了就说票已售完。一连一个星期都是如此,女人实在没办法,只好在早上店里没客人的时候,用店门口那个公用电话继续打电话,8点半就打通了,女人高兴的不得了,以为这次终于可以订到票了,结果却说票已售完。票没订到不说,打电话却被老板正巧看到了,说她上班时间做私事,就把她炒了。无论女人怎么苦苦哀求,还是惨遭开除。


我一边安慰女人:反正要过年了,也要赶着回家过年呢,不干了也好,明年回来找个更好的工作。一边说:要不再用我手机打打试试,说不定能订到票呢。


女人摇着头:不可能的,我老乡电话打了十几天了,也没订到,就算早上八点一开通服务,你第一个打进去,也订不到票,因为这个列次的火车过年很紧张,不可能正当途径买到票。


我以前只知道过年买火车票难,可是没想到这么难。我就问:去火车站排队买不行么? 不是听说那里很多票贩子么?实在买不到就买黄牛票吧。


女人沉思半响,说:我老公已经在火车站排队排了半个月了,还没买到票呢。他白天请假去排队买不到,晚上就通宵不睡觉在那里排队买,还是买不到。票贩子天天看到我老公,主动找我老公说了好几次,说他们有票,保证真的,可是手续费太贵了,我们不舍得阿!


我说:多少手续费?总不能比火车票价还贵吧!女人咧嘴笑了,那笑有点勉强:我们回去,坐硬座,票价才200多,可是手续费却要300,你说两张票连票钱加手续费就要1000多,我们一个月的钱啊。这不是喝我们血么?1000块钱,在我们老家,是一年的收入啊,我们怎么能舍得呢!


听着她的话,我无语了。我突然感到很自卑,感觉自己竟然是那么浅薄,那么无知。


为了两张回家的火车票,工作丢了,俩人日日夜夜去排队买票,拿着生活费去打那个比长途还贵的电话,半个月下来,得到的结果竟然是:票已售完。


那么多火车票去哪里了? 为什么天天排队买票都说没票了,票贩子却又喊着:去任何地方都有票,手续费300元呢?


到底,票都到了何人的手中? 又是怎样到了这些人的手中的呢?而那天价手续费的暴利到底在养活着谁?


我气冲冲的拨通了火车站的服务电话,我刚说完车次,就被告知:春节前本次车票已全部售完,请转乘其他车次。


我有些失望,试图劝说他们能不能转车回去?或者坐长途汽车?女人惨淡的笑了笑:大姐你别操心了,没法转车,能经过我们那个小地方的,就这一个车次,到别的地方倒车,也不好买票,还是回不去,汽车太贵了,都快赶上飞机票价了,不如走回去呢。说着还半安慰我似的开着这个黑色的玩笑。


看着她紧锁的眉头,想着也许这会她老公还在火车站满怀着那么点希望排着队,等着老天爷大发慈悲,给他们两张回家的票,而我却还在犹豫着过年回不回去陪父母,想着回趟家真累,来回路上够折腾人的。


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卑鄙,甚至渺小。他们也许可以不回去,但是却非要坚持回去,是为了双方年迈苍老的父母?还是为了回去分担家里的忧愁?无论怎样,为了回去,却要付出这般代价,值得么?也许很多人不以为然,可是在亲情的天平上,这个砝码却很重。


一张过年回家的火车票,就那么一张薄薄的纸片,不知道要费多少心,伤多少神,排多少个夜晚的队,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得到!那里面到底藏着多少回家人血汗,又写着多少回家人无奈的眼泪?!


( 十六)


我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全价!


每到过年,航空公司都开始腰杆子硬起来,打死不打折,可是飞机票却依然紧俏,中国人都太恋家,过年花在回家路上的路费,也算是对拉动经济增长做点贡献了。


铁老大,仍然牛气烘烘的一边说着加开临时列车,又一边抱歉的告诉你:票已售完。隔壁夫妻在轮班排队买票的情况下,还是没得到回家的那一张通行证。他们天天在火车站广场等着,盼着哪天能有个好心人来退票,可是这种奢望很渺茫,他们似乎也感觉到无力回天,除了等待奇迹,只能盘算着是不是真的要走回家。


在此期间,我一直不停的在网络上搜索着关于这辆车次的消息。每次看到有人转让,我都急不可待的去联系,可是都是票贩子在打广告,手续费比票价都高,而且行情看涨,越来越高。


我想帮他们出手续费,只要他们出票价,可是他们死活不答应,说是原则问题,就是走回去也不买高价票。他们很正式的跟我说:我们是中国公民,为什么坐车要买高价票呢?我们又不比别人低一等!难道我们没权利去享受一张正当价钱的票么?都去买高价票,以后就真的只有高价票,没有正当的火车票了,那些暴利养活的都不是好人,我们越这样养他们,他们越贪婪。


听了他们的话,我沉默了。


我突然害怕起这个有点病态的社会来,我怕那致命的细菌会感染我!


我感到那么无能为力的难过,我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可是我却到头来什么都没能为他们做,甚至只是两张火车票,我都不能帮他们。


我最终没逃脱,找关系,走后门的那些俗套。我托了朋友,朋友又托了朋友的一个在火车站工作的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两张硬座票。吃饭,应酬,说着冠冕堂皇的感谢的话,最后,终于在每张票多付了100元的情况下我才有机会把票握在手里。


酒足饭饱后,那人打着酒嗝还在继续不停的说着:票是多么难买,别人多出300块手续费他都没给,因为看在老朋友面子上他就当免费帮朋友的忙。


我只好用感激的眼神望着他,说着千恩万谢的话,用一种谢谢你的大恩大德的态度来应承他的恩惠。他满足的笑着,我也在心里满意的想着:有了票,他们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当我把两者车票放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呆住了,用一种难以置信的崇敬的眼神望着我,良久都不说话。我笑着,什么话也没说。


女人突然问道:你是不是买来的高价票?我摇摇头?那票是哪里来的?我笑了。我没说实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面前有些虚伪的实话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我告诉他们。票是我的一个同事的朋友买的,原本要回家过年,可是公司突然说有事,回不去了,只好转让票。结果正巧让我知道了,我就赶紧买过来给你们送过来了。我怕他们说钱的事,赶紧补充:票人家没多要一分钱,要不去火车站退票还要扣手续费呢,你们要了,正好解决了人家后顾之忧,人家还省钱了呢。


他们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一边把票接过去,反复的看着,抚摸着,一边掏钱给我。我说什么也不要。他们便怔住了脸,说我不要钱,他们就不要票。我没办法只好收下了钱。


他们走的日子比我早,我去车站送了他们。我偷偷买了些广州特产和水果,在他们检票进去的时候,把东西塞到了他们其中的一个大编织袋里。


看着他们拎着大包小包,里面装满的或许不是值钱的东西,但是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欢笑里,让人感觉那一切都很珍贵。


他们不时的回头看看我,用拎着包的手用力的跟我挥手,咧嘴笑着,眼神里的光彩很温暖,我内心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竟然有想哭的冲动,我忍住了,也笑着朝他们挥手。


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我没走,站在那里,我似乎听到了火车的鸣笛声,那一定是他们要回家的那列火车,那火车里一定有他们要回家的两个座位。


归途很累,很遥远,可是回家的路却很温暖。

(十七)


我第一次觉得过春节不那么无聊,我第一次觉得来回的路上不那么劳累。整个年,我过的很快乐,当我再次回到广州的时候,他们夫妻还没回来。


我想,他们一定是买不到火车票,要等过了高峰期才能返回。我安静的等在那里,看着那扇我隔壁的门,希望,在偶尔一天,能再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他们来的真的很迟,元宵节过后一个星期才姗姗来迟。我微笑着迎接他们,端去我买的汤圆,跟他们分享我所有的快乐。


女人跟男人商量着:想推个小木车卖点水果或者小吃。问我的意见,我说好。与其给别人打工那么累,还不自由,倒真不如自己买点小吃赚钱好些。


于是夫妻俩,便买了个二手的小木车,批发了点菠萝,西瓜,在家练熟了削菠萝和西瓜的技术,便开始上街卖起了西瓜菠萝,一块钱一块。白天女人一个人去,晚上,夫妻俩一起出门,广州这么乱,丈夫不放心,再晚都陪着老婆卖完了,再回来。第二天一早,又去上班。


看着他们恩爱的每天出出进进,我由衷的羡慕却又高兴着,我想,就算苦,两个人分担开来,也是甜的!如果将来能有这样一个人对我说;无论痛苦灾难,我都会在你身边。我听了一定会哭着嫁给他,虽然我不知道要等这样的一个人等多久,但是起码有了憧憬,人便分外的有了希望起来。


有时,很晚了,还没把削好的卖完,他们就拿回来,分给我吃。我每吃一块就会笑着对他们说:我又吃掉你们一块钱。


其实我在心里明白,他们完全可以不用送给我吃,他们生活拮据,完全可以自己吃掉,剩下的又不多,水果吃了又对身体好,以前平时都不舍得买。可是他们仍然愿意分给我,因为,在他们的内心里,他们认为是好的东西,都愿意跟别人分享。


记得以前,在学习和生活中,我们经常能接触到:无私,奉献,善良这些美好的字眼,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周围发生了变化,在我们的字典里再也看不到那些美丽的东西,自私自利,冷漠,代替了那些小小的感动,成了我们的主流。


当我,又一次体会到这种久违了的感觉的时候,我欣喜若狂,像个孩子捡拾到了珍贵的宝贝,我想我一定好好珍藏起来,在哪天忘记的时候拿出来看看,提醒自己。


那天,我下午回来,看到女人在家,很奇怪她没出去卖东西。就半开玩笑的说:老板,该开工了?怎么还没走?女人看到我,先是灿然的笑了笑,说:今天一天都没出去,做买卖的家什没了!


没了?卖了?丢了?我连炮竹的问道。她说:昨晚,被城市管理者抓到了,都给砸烂了!


砸烂了?凭啥?我气汹汹的问。她无奈的摇头,说:说是影响市容市貌,还影响环境卫生!他们没别的事,就是专门抓小商贩的!


我惊呆了,抓小商贩的?我突然一阵悲哀,就算有一百个理由抓你们,也用不着砸打抢吧?! 跟别人说明白不就行了么?用的着这么土匪行为么?


女人听了我的话,竟然笑了,说:我就心疼那菠萝西瓜,好好的,削好的被扔了,没削好的也被砸烂了扔的满地是,我倒糊涂了,是我们推小车卖西瓜脏呢?还是把西瓜砸烂在地上,弄的一地西瓜渣滓脏呢?!


听着女人的疑问,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啊,到底是谁更肮脏?是那卖西瓜的小贩?还是那砸西瓜摊的城市管理者?


原本干干净净的一切,究竟谁是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弄脏了我们的世界?!

(十八)


一辆花了一个月生活费买来的破旧的小木车,一堆花了半个月生活费买来的西瓜菠萝,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群同样跟你都叫做人的家伙砸了个稀巴烂,任由你苦苦哀求,任由你好话说尽,也任由你眼泪滂沱!


无情的打砸把你要生存的一点点希望给砸碎,冷漠的言语将你最后的自尊践踏的体无完肤,吼来喝去的态度对你的乞求熟视无睹,就这样,在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里,你被人踩在了脚底下!


我能想象的出,女人当时的那种心碎,那种绝望,那种甚至是可怜的尊严被践踏的伤悲。可是,就算我再怎么去理解,我却永远不能替代那种伤心欲绝的体会。也许,这就是人类的悲哀,一种你无论如何不能逾越,不能跨过的鸿沟,你只能去了解,却不能去感受。


我无力的想着所发生的一切,却又无能为力的苦笑。我竟然想为她讨个说话的能力都没有,我感到了自己的有限,感到了自己总在接受了别人的恩赐后却不能报答的那种难受,那种矛盾的苦楚。


我很想,再出钱帮他们买辆小车,可是女人说无论如何不敢去卖西瓜菠萝了,不是怕城市管理者,是受不了那种活生生的好东西被糟蹋的场面,是见不得那种一片狼藉的情景。


我尽量出些能赚钱的主意,女人说老乡帮她找了个发传单的兼职,不累,她想先做着。我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脸庞,心很疼!


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我越想越上火,恨不得把这个世界洗刷一遍,可是只我一个人的眼泪不够,甚至全世界的人的眼泪也不够!


我竟然气的牙疼起来,半边脸都肿了,疼的我食不下咽,鼻子也因为牙疼上火,流鼻血。我干脆请了假,去医院看牙。


几天折腾下来,吃药,打针不管用,后来重新检查,又说牙疼发炎引起了这里毛病,那里毛病,然后又开始治疗,又一通打针,吃药,检查,再检查,结果还是没好,牙还继续疼着,我继续郁闷着。


最后,医生觉得给我拔牙补牙!会更有效,又折腾了几天,总算开始转好。这一个牙疼,花了6000多块。我才知道,原来嘴巴里长的是28颗金豆子,贵着呢!


可是看到新闻上那些天价医疗费,我又欣慰了,别人看个病都几百万呢,我才6000够便宜的了!


我突然感慨起来,也许有的人能付得起天价医疗费,可是我付不起!也许我能付得起6000块钱的治疗牙疼的钱,可是有的人就付不起!和还有更多的人比我贫穷,还有更多的人看不起病!


看病贵,看病难,这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可是这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却始终没得到解决!我想到我们不远的邻国印度,它虽然还不太富有,虽然也人口众多,但是医疗制度却还完善,全民医疗免费。我不由的羡慕起来,不由的想着哪天我们也能享受到此等待遇!


如果能有那么一天,我想,报道上就再也不会有某某小女孩得白血病家人倾家荡产筹钱治病,也不会有,某人得病无钱医治自杀身亡,更不会有为救治得病家人全家集体上街乞讨!


生病是谁的错? 身体的错么?! 没钱治病是谁的错?家人的错么?!医疗费用居高不下谁的错?医生的错么?!


也许谁都错了,也许谁都没错!

(十九)


那天,我捂着半边脸,忍着隐隐作痛的牙,心里恨恨的想:这6000块钱算是白花了。


女人自从摊子被砸了后,便兼职发传单,可是活儿并不是天天都有,所以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在家歇着。这天她看到我蹲在门口,抱着头不说话,吓坏了。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起头,她才看到我的脸肿了。她心疼的问:怎么了?这是?我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倒霉啊,牙疼,快要老命了。


她急忙问:看医生没?要不要紧?我从疼痛的牙缝里挤出简单的话:看了,没用, 白花6000块,现在是牙也疼,心也疼!


女人让我张开嘴看了看,自语道:肿的很厉害,要从根里治,你等着。说完就一溜烟跑回家。


不大会,女人端来一碗黑乎乎的汤水要我喝,我看着脏兮兮的,就皱起了眉头。女人硬逼着我喝下去。就这样,连续好几天,女人都让我喝那种苦苦的黑汤水。结果竟然消肿了,慢慢的牙也不怎么疼了。我想一定是那黑汤水起了作用。


原来,女人怕在异地他乡生水土不服或者有个头疼脑热的,就从老家带了些中药过来,正好她老公有牙疼的毛病,就带了些这方面的中药。看到我疼的厉害,她就把那些药都熬了汤给我喝,没想到吃了几付,就好转了。


我想着,她把药都熬给我喝了,万一哪天她老公牙疼,可怎么办?女人竟然笑笑:没事,他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我知道牙疼的滋味,所以心里还是后悔吃了人家的药。


我问这药很贵吧?女人笑了:不值钱的,都是些花啊草啊的,家乡的山上多的是,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生产出来的化学药品,只几块钱一副!


我开玩笑的说:几块钱?那我那6000块钱不是喂狗了?女人笑了:我们那里穷,人病去不起医院,只能找个老中医开点中药熬熬喝!6000块看个牙疼,就是村长一辈子也没这个福气!那要多少人家一年的收入呢•


我听着女人的话,开始心凉凉的。6000块,这数字在我心里边的格外沉重。


女人突然问了一句:在这里的医院生孩子要多少钱?我沉吟了一下说:估计要个几万块吧!女人吓了一跳:几万块?那要是生完了就走,不住院呢?我想了想:也要一万以上吧•!女人愣了:马上要生了进医院,让医生帮忙接生出来,我立马走人,也要上万么?我不用他们啥东西,就借他们点时间,搭把手就行了。


我没明白女人话的意思,也没往深处想,只是担心着那些月收入不足千元的民工的老婆,如果来到这大都市,不小心怀孕了;来不及回乡下老家生产,他们要拿什么去进这大城市医院的大门,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呢?!


生存是人共同的权利,如果连生存都被剥夺,或者说为生存要付出惨痛的血的代价,这样的生存还能配的上人类赋予它的最初的意义么?


一个生命,一颗牙齿,一句问话,告诉我:生存= 艰深!

(二十)


看着自己滚圆的大腿,一天肥一圈的腰肢,近似蠕动的庞大躯体,我再也不能忍受我日渐臃肿的躯体。我决定要减肥!


减肥,对于一个有些懒惰的人来说,是很困难的事。克服这个问题,需要一个支撑点,我想到找一个人监督,或者找一个人陪我减肥来调动我的积极性。


我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人,就是隔壁现在不用忙着上班的女人。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了她我的想法,她没迟疑就答应了。


从此,她每天早晚都陪我跑步,陪我做运动。每次我都自嘲的跟她开玩笑:我真残忍,找你这么一个皮包骨头的瘦子跟我一起减肥!她总是安慰我:锻炼身体有益健康是好事,不管胖瘦运动都有好处。


我心安理得的每天让她陪着我,看着她越来越瘦,我又不免内疚,可是每次她的笑脸却又把我的那点愧疚吹的荡然无存。我只好总是借口减肥,把好吃的,好喝的都给她,她不要,我就生气,她没办法只好收下,眼里却总是满是不好意思的感激和受之有愧。于是她用更拼命的陪我运动来偿还我对她的那点小小的好。


我做梦也没想到,愚人节后的第二天,她来告诉我:她要回老家了!我以为她在补 上愚人节没给我开过火玩笑的机会,可是我错了,她是真的要回家!因为她怀孕五六个月了!


她本来是打算在这边生的,后来听我说到生孩子估计都要上万的,就下决心提前回老家,在老家待产。怕再晚,挺着临盆的大肚子坐火车不方便,所以才决定现在就走。


我惊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她怀孕了,我还让她陪我做剧烈运动的镜头!我感到自己的可恨,一个怀孕五六个月的女人,挺着隆起的肚子天天陪在我身边,我竟然视而不见,是我自私到只考虑自己?还是我冷漠到忘记了他人死活?


想着她每天笑靥如花,从来没表现出半点怨言和不高兴,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可恶。我开始鄙视自己,憎恨自己那种习惯于接受别人付出的不良嗜好。


看上去,她更瘦了,于是我更痛恨起自己来。也许她每天没命的跟我锻炼,回家却吃不饱,第二天却要半饿着肚子继续陪我运动,肚子里还有一个消耗着营养的胎儿,这是怎样的一份艰辛的心情?这是怎样的一种残忍的场面?


当我大吃大喝,山珍海味的把自己喂养成一个十足的胖子,却要求一个每天吃不饱,饿着肚皮的孕妇跟我一起运动减肥?!这就是人性的自私,这就是我的自私到极点的本质的最有力说明。


我不得不承认,自始至终,我并没高尚到哪里去,我还是那个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的那个龌龊的人,尽管极力想用帮助别人来掩盖自己的哪些自私的本性,可是还是失败了,本质像个烙印,已经刻进了我的灵魂深处!


面对这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我开始无地自容,我突然感觉我根本配不上做他们的朋友,尽管我曾那么的想,但是我不够格,也没资格去填下那份上帝面前的契约,我只是个自私的懦夫,我没权利要求灵魂对我有任何丝毫的原谅!


我被自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被人性的刀子割的体无完肤。那感觉很痛;很麻木!

(二十一)


我的所有的思想,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觉察,只是用一种悲伤的情绪跟我道别。


女人是一个人走的,为了省钱,女人死活没让男人送。


我不知道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拎着大包小包好几个,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是怎样挤上了火车,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回到了家。但是,我知道,如果是我,我做不到,不是没勇气,是没那个能力!


没几天,男人就搬走了,因为他觉得一个人住个几百块的房子不划算,赚的钱都搭在住上了,为了省钱,他选择了免费的,和一群民工一起住在一个桥下搭的窝棚里。男人临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封我写给他老婆的信和一张银行卡。我叮嘱他,无论如何,回家的时候记得把信带给他老婆。他点都答应着,很坚定的说:保证完成任务。


从此我隔壁的储藏室空出来了,房东说我可以放我那张旧沙发了,可是我没放,只是在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停下来,默默的盯着房门看很久,很久。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们夫妻二人。我不知道男人还在不在他说的桥下的窝棚里住着,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回老家一趟顺便把我的那封信交给他老婆,更不知道在那个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他们的老家,他的老婆是否安好。


只是,从他们离开后,我开始喜欢穿平跟鞋,因为那感觉很踏实。


踏实到,我想着明天开始一个人学会为自己的心灵搬家。


(THE END )[/size]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