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李宗仁对劣质油事件非常重视,战区后勤部长马龙中将和军纪处处长姬宇民少将一起飞抵商丘,先是在商丘军需库搜集证据,而后乘坐汽车前往战区中转仓库搜集证据,最后来到了我的前线指挥部,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我的前线指挥部除了留下一些后勤保障人员外,其他人和我早就向前运动了,这一天的凌晨,永城终于落入了中国军队手里,这已经是永城的第三次易手了,当听了一夜枪声,提心吊胆的永城人民冒险走上街头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城市真的是解放了,行走在街头巷尾的都是身穿中国军队制服的中国军人,当然也包括了那些帮助国军一起围攻永城的八路军战士。

在九月一日这一天,中国各战区终于发动了声势浩大的秋季大反攻的序幕,从北到南,几十个师的中国军队在不同时间段对正面的日伪军部队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从高山和河流,从城市到村庄,从低谷到溪边,从田地到树林,到处都有中国军人奋勇冲锋的喊杀声,到处都有隆隆的炮声,为了夺回被侵略者占领的每一寸土地,为了解放被奴役的人民,中国军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和钢铁武装起来的日本鬼子战斗。

在前线如此,在敌占区也是这样,八路军和新四军各部为了配合正面战场的国军大反攻,几乎在同一时刻动员了所有的军事力量对日本人的军需仓库、铁路枢纽、岗楼、哨卡、桥梁、公路线、医务所、指挥机关进行了袭击和破坏,并且对一些比较重要的目标,如机场、防御阵线后方的村落、县城等目标进行了最大可能的攻击,为了帮助正面战场的反攻,八路军115师甚至不惜动用了非常宝贵的75毫米野炮,要知道,活动在敌后的八路军部队暂时还没有能力制造75毫米野炮炮弹,而缴获自日本人的野炮炮弹仅仅有四十七发,为了攻取平南县城,接应卫立煌的第十一军部队,八路军独立炮兵团一次发射了二十九发炮弹,凭借被炮弹炸毁的城墙缺口,四个敢死连的八路军战士顶着敌人从上面和正面射来的机枪子弹冲进了缺口,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了后续部队到来的珍贵时间,八路军战士如潮水一般的冲进了平南县城,吞没了一切还在抵抗的日伪军士兵,战斗过后,115师师长痛苦的哭了,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四个敢死连的战士,他们全部都牺牲在了平南县城,无一幸存,这里面有很多都是经过了长征的勇士,也有一些全国各地的青年学生,还有一部分普普通通的农民弟子,他们为了同一个目标牺牲在了平南城下,那个团的团长哭得更厉害,四个连的战士呀,昨天晚上还一起吃过饭,一起唱过歌,如今一个也不在了,不管上级给他补充多少战士,都不能弥补他的痛苦心情,师长,旅长,团长,营长都眼含泪水给这四个连的战士批了最好的棺木,找风景最好,水最甜的地方安葬,师长说了,等抗战胜利了,他一定要给这些战士立碑,要让人民永远记住这些人的事迹。

115师动员了两万多平南县城的人民和士兵们一起动手,拆除县城的城墙,万一将来鬼子重新占领了平南县,八路军再来夺取县城牺牲会小很多,第十一军到达平南县城的时候,得到了八路军的热烈欢迎,八路军给第十一军补充了淡水和食品,第十一军副军长朱江民表示了感谢,并给八路军补充了不少的弹药作为补偿。

关麟征中将作为第二十军团军团长,身居要职,却没有躲在后方的指挥部内电话遥控部队行动,而是跟随先头师一起行动,指挥三个师经过激烈战斗突破了日军的重要防御阵地,攻占了芦花镇,夺取了日军的一个弹药库,缴获了大量的物资,还有一个附带的战果就是第二十军团的强大战斗力迫使伪军一个旅战场反正。

从第二十军团的阵地再向南就是按预定方案从阜阳、霍邱等地出击的汪精卫亲信王克敏上将指挥的第七集团军部队,本来第七集团军应该在第一天抢占江口集和颖上镇,吸引驻守在滁州的日军第四十四师团注意力,策应在其侧方行动的第六集团军和第二十军团军事行动,但是由于汪精卫的暗中示意下,第七集团军大张旗鼓,声势十分浩大,在第一天的行动中就触动了八个师,不过激战整整一天,令日军第四十四师团长立光中将迷惑不解的是,如此多的中国军队居然攻不破由半个大队和一百多原定回家休假的士兵守卫的两座村庄,难道说是这两个村庄地形险要易守难攻,难道说这两支日军部队战斗力十分的强悍?但是立光在开战前视察过这两处村庄,如果说由关东军这样的虎狼之师来守卫,也许的确可以以一敌十,但是自己手下的这半个大队和那些回家休假的士兵战斗力如何,自己简直是了如指掌,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与关东军相提并论,要说这些士兵在村庄的掩护下抵挡住一两个师的中国军队进攻,也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要挡住多达八个师的中国军队攻击,那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立光中将不得不拍案惊奇,为中国人的政治手段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第七集团军侧面出击的第六集团军更加的离谱,居然仅仅出动了六个班的部队进攻日军防御严密的杭州、湖州,简直是拿军国大事当儿戏,如此丑陋黑暗的劣迹居然还为李士群上将赢得了一枚宝鼎勋章和五万大洋的奖金,如此荒唐的举动简直就是令中国军队蒙羞,令所有的中国人为之不耻。

看到了第六和第七集团军的丑陋表现,大家对于同样出自汪精卫门下的第九集团军有如何表现都心中有数了吧,不过,令世人大跌眼镜的是庞意忠上将的表现,在第一天的战斗中,第九集团军所属各部奋力出击,在黄昏之前攻占了青阳和本镇,把日军各部驱退了三十公里,兵锋直指南岭和繁昌,其所属一个师星夜兼程杀奔泾县,力图从侧面包抄宣城,三面合围驻守在宣城的日军第十八师团第五十三南日一郎旅团。

如果庞意忠的第九集团军真的可以夺取南岭和繁昌,再加上抢占了泾县的部队,就对南日一郎的第五十三旅团形成了南西北三个方向的合围,再加上新四军部队从东面对日军的围堵,合围并吃掉日军第五十三旅团并非是幻想,南日也看到了这种最坏情况出现的可能性,他立刻调动部队,首先打通和广德公路之间的枢纽十字铺,经过激烈战斗,新四军撤出了十字铺,暂时把这里让给了日军,但是他们还是占领了公路两侧的高地对公路上来往的日军进行袭扰,使日军备感头疼。

对于进逼南岭和繁昌的第九集团军三个师,南日急忙把两个大队的日军使用卡车送到两地,加强防御力量,严令日军指挥官死守城市,不得擅自撤退,而对于扑向泾县的那个中国步兵旅,南日自己率领一个联队百里驰援,在第二天凌晨赶到了泾县,抢在中国步兵旅到达之前进入了阵地,令人扼腕的是,如果中国步兵旅早到一个小时,战斗的结果可能完全不同,因为防御此地的伪军一个大队早已经逃之夭夭,中国步兵旅在没有重型火炮和坦克等炮火掩护下对日军发起了数次进攻,其声势气壮山河,可是由于部队火力明显不如日军,加上日军其余各部从后方包围了这个步兵旅,旅长和整个步兵旅官兵全部战死在了泾县战场上,令人叹息不已,如果,如果真的能够抢占泾县,或许南方战线的战况会令人面目一新,令人充满期望,可惜,这只是如果。

再向南,陈诚所部出击的战场上也是喊杀声震天,炮声隆隆,无数的中国军人在炮火掩护下奋勇突破日军防线,为了解放沦陷的国土,为了拯救被奴役的人民,他们无所畏惧的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再向前。

没有了汽油,最多只能延缓我的装甲部队前进,但不能阻挡我的步兵步行前进,就连我也不例外,我和前锋团走在一起,王洪先,曹云剑,刘永波各率领一支轻装部队翻山越岭,兵分四路扑向永城,日军事先在亳州到永城的公路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所以在工兵部队清楚地雷之前,装甲部队不可能沿着公路高速前进,但在获得了充足的油料补给之后,曹磊的装甲旅就可以通过野地插向青龙集,这样一来,曹磊的装甲旅既可以从后方攻击永城,也可以威胁淮北日军部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