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七章 目标北安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从新田返回的秦中鹰如同退休了一样,整日住在慕容秋雪的府邸内连门都不出,来访者也一概不见,家遭如此变故,无论是夏天行还是群臣都能理解,但是转眼就一个月过去了,秦中鹰依然闭门不出。“不如调秦将军去机略府好了,机略府刘参军前几天因为身体原因请辞,正好请秦大人填补这个空缺。”兵部尚书孟国忠建议。“以秦大人之才担任机略府参军是最好不过的了。”夏龙飞也建议。夏天行点了点头,“确实机略府更加适合秦将军,但是不知道秦将军本人怎么看。”“王爷实在是太宽容秦中鹰了。”刚从疾风口关回来的马忠鸣大声说,“战场上死伤以万计,失去父母兄弟孩子者不计其数,大多会立即重返沙场,继续作战,而秦中鹰身受王爷恩宠,年纪轻轻就成为将军担任中郎将一职,正当以全力报效王爷之时,即使父母突遭意外,也应化悲痛为力量,尽职尽责,否则就该停职回家为父母守孝3年尽孝,要么就该返回军队尽忠,眼下他身为将军,食国家之俸禄,却消极怠工,这是不忠,打着死去父母的旗号躲在女人家中藏头缩尾,这是不孝,王爷应该立即下令,着秦中鹰立即返回北安府任职或到机略府上任,否则,当纳还官爵,去当一介平民,永不启用。”群臣听了都觉得有些过分,但是谁都不敢当着马忠鸣的面说什么,毕竟马忠鸣的儿子战死沙场的时候他都没有停下一刻,直到儿子的尸体被运回来他见到尸首才失声痛哭,之后立即返回军队,所以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反驳他的话,连夏天行也没有,所以夏天行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想反驳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孟国忠急忙打圆场,“臣以为,马将军的话虽然不无道理,但是秦将军的任职还是应当先斟酌一下,因为北安府正在建设中,很缺人,而熟悉那里环境又一手提出全部计划的秦将军无疑是最理想的人选,而机略府也是我北凉的要害部门,以秦大人之才,必能发挥作用,所以到哪里任职嘛……”“当然是机略府,北凉比北安府更需要这样的人才。”夏龙飞说,“不过北安府的任务也很重啊。”群臣开始议论,话题当然也变了。“王爷。”内侍在外面报告,“北安府有军情禀报,”“呈上来。”群臣立即停止了议论,等着听这份军情的内容。夏天行打开公文,看了看,然后大声读了出来,“北安府正在对草原以西传说中的星月帝国进行军事侦察,收集情报,现在已经基本弄清了对方的大致地理位置,并且有了初步的接触,星月帝国已经遣使前来,现在已经在北府军的护送下抵达北凉城。”“北安府的效率还真高啊。”群臣议论起来,夏天行拿起第2封,“北安府建议在沿天河的风云峡地区建立风云港以方便往来的船运物资,当年马云风所部曾经在这里登陆袭击风灵谷,此地易守难攻,稍微加固就可以成为一个坚固的河岸镇,同时,尚志中的第18骑兵军和董连成的神车营已经驻扎在北安府和云风峡之间,保护两地的往来运输,这样物资可以水陆并运,同时,北安府参军征西将军领中郎将秦中鹰,奉命前往……”夏天行突然觉得不对劲,群臣也都张大了嘴听着,“北安府参军征西将军领中郎将秦中鹰。”夏天行又念了一遍,“他什么时候回北安府的?”“这不可能。”马忠鸣大叫了出来,“回北安府必须途经过长城防线,他要是经过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潜出去。”“但是他明显做到了。”夏天行看了看下面的内容,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秦中鹰从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溜了,溜到北安府去了。”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夏龙飞恼火的说,秦中鹰本来是他计划要留下来的人,竟然这么就跑回了夏龙扬身边,自己的努力似乎白费了。

一个月前。

夏龙飞的手下再次敲响了一直没有挂匾额的“慕容秋雪府”。来开门的正是慕容秋雪,“秋雪姑娘,我们世子的病上次您开的药方中有几味药我们始终找不到,找了很多郎中,但是他们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侍卫恭敬的说。“这样啊,确实有几味是很难找的,不如这样好了,你们回去等几个月,我亲自为殿下寻得这些药材,送到府上。”“如果姑娘愿意帮忙,就是我们世子的大恩人啊。”侍卫急忙行礼。

侍卫走后,慕容秋雪关上了大门,秦中鹰此时就站在她身后,“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慕容秋雪没有看他,去做自己的事情,“我很想知道连世子都找不到的药材是什么药材。”秦中鹰冷冷的说,“按理说作为慕容家的人懂得用毒,懂得解毒,也肯定会懂得一些药物和医术,但是你的医术是不是有点太高了,世子的病在北凉无数的人都看不好,但是你却懂得用一些奇怪的药去治疗他。”“那又如何?”慕容秋雪在院子里精心摆弄着花盆,“实际并不是你的医术多高明,只是正好了解能够治疗他病症的药而已。”“不错。”慕容秋雪没有回头,“那么很奇怪的事情就是这种大病居然能够被你这种不懂医术的人治疗,那么你所了解的医术跟夏帝国的根本不是一个派系。”慕容秋雪的手停了下来,“你说过你是慕容家负责调查别国的密探的后代,你们调查的究竟是哪个国家?哪个国家有如此高超的医术?”“星月帝国,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慕容秋雪回答,“那你是怎么进入北凉的?从沙漠穿越草原进入北凉的只有长城防线一条路,你是如何进入的?”“哈哈哈哈。”慕容秋雪笑了,“传说秦中鹰大人用兵如神,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啊,谁说要进入北凉城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么,请告诉我进入北凉的另一条路和你所知道的星月帝国的所有情报。”“你总不会认为我会记得住那几代人写下来的几亿字的记录吧。”慕容秋雪的脸有些扭曲,“不过你想知道的东西现在正乖乖的埋在草原和沙漠的交界处,如果你想要的话自己去找吧。”“在哪里?”慕容秋雪回过头,猛然发现秦中鹰的脸几乎他的脸贴在一起,“我不记得了。”“快说。”秦中鹰咄咄逼人的问,“你不会想牺牲了几代人的东西就这么埋在沙漠中吧,这是为了北凉跟大夏。”“我不记得就是不记得。”慕容秋雪恼火的转身想走,被秦中鹰一把拉住,“求你了,慕容姑娘,这些东西事关重大。”“你不是要给你爹娘报仇吗,要知道星月帝国的一切做什么?”“报仇归报仇,我还是北凉军的军官,我还有报仇之外的职责。”“我是在星月帝国长大的,为什么我一定要帮助你侵略星月帝国呢,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制定一套完善的消灭星月帝国的计划,就像对风灵族人一样,不是吗?到时候又有无数的人要死于你的计划,即使你获胜,又有多少父母失去孩子,孩子失去父母。”秦中鹰的手放开了,“你认为我就是个喜欢杀戮的疯子吗?”“你不是吗?杀戮什么的一次已经够了,不需要更多次。”慕容秋雪逃一样的走开了,留下秦中鹰一个人在那里陷入沉思……

晚上,慕容秋雪推开门走了进来,“慕容姑娘,白天的事情对不起了。”秦中鹰急忙道歉,慕容秋雪没有说话,只是严肃的盯着秦中鹰看,让后者浑身感觉不自在,“你真的想要那些记录?”慕容秋雪严肃的说。“确实想要,但是如果慕容姑娘不愿意说的话,秦中鹰绝不勉强,是夏帝国亏欠慕容家,才害的你无家可归,无论是我还是北凉军都没有理由再做出强迫你的事情。”“你还真是天真啊,秦将军。”慕容秋雪冷冷一笑,“我真怀疑你这种天真的人如何才能报仇血恨,不过我到是很感兴趣。”慕容秋雪转过身去,猛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等……等一下,慕容姑娘。”秦中鹰手忙脚乱的说,“这……这有点……”在那一瞬间,秦中鹰被惊呆了,慕容秋雪雪白的后背上纹着一幅壮美的风景画,明月当空,下面是山丘湖泊,秦中鹰不禁看呆了,“看够了没有?”慕容秋雪流着眼泪说,“这……这是。”“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埋藏的地点,你给我记住,不过慕容家的东西只能交给夏家王室,其他人即使得到也没用。”慕容秋雪迅速穿上衣服,“进入北凉的另一条路是海路,北凉城一直往南翻越南山脉,那里有一个渔村,从那里借到船往西南行进可以到另外一个村子,那里就已经是宁武大陆了,从村子出发再翻越一座山就进入了草原,当初我就是这么回来的。”慕容秋雪快步走了出去,秦中鹰急忙跟了上去,“慕容姑娘,慕容姑娘。”秦中鹰一直追到慕容秋雪的房门口,听见了里面轻轻的哭声,“慕容姑娘放心,秦中鹰一定不会辜负你的。”秦中鹰在外面行礼……

一个青年站在府邸的门口敲门,“请问秦中鹰将军在家吗?”门一下子打开了,但是这次开门的是秦中鹰,“雷华,是你啊。”秦中鹰惊喜的说。“大哥,令尊令堂的事情我听说了,这次……”话没说完,秦中鹰一把把他揪了进来,然后猛的关上大门。

“大哥这个府邸还真是不错啊。”雷华羡慕的说,“这可不是我的府邸,这是慕……秋雪,秋姑娘的府邸是世子送的。”“那还不是一样。”雷华坏笑着捅了捅秦中鹰,“秦大哥带回来一个蒙着面纱的美女我都听说了。”“别这么说,她可是秦中鹰的恩人啊。”秦中鹰带雷华走到大厅里,请他坐下,“上次回新田实在走的太着急了也没问候一下你的父母,实在对不起。”“大哥,别这么说,你父母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当时军务在身不能跟你一起回去给秦伯父和伯母磕头是我该说对不起的。”雷华抱歉的说,“大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这次我刚被晋升为昭信校尉,水师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我正打算回新田去见见父母,顺便拜祭一下秦伯父和伯母,大哥有什么要吩咐的吗?”“这么年轻已经是校尉了,你果然有出息啊。”“哪里哪里,秦大哥才是真正的英雄,这么年轻已经是将军了,而且长城决战,招降草原民族,前往海鹰索要黄金,沿途保护黄金杀死无数山贼,这才是传奇啊,秦伯父伯母在天有灵也会为大哥高兴的。”秦中鹰稍微沉思了一下,“雷华你常年在水师,辨别方位操作船只一定很熟悉吧。”“啊。”雷华愣了一下,“这些确实是基础,我也懂得,但是回新田是走陆路吧。”“如果到了海上你还能分辨方向吗?”“海上?这个。”雷华犹豫了一下,“我之前都是在天河上作战,虽然操纵船只,以及基本的辨别方位都了解,但是到了海上还是不能保证。”“那你就正好学学了,反正这次秦大哥的命就交给你了。”秦中鹰大声说。“大哥你要去海上做什么?”雷华吃惊的问。“总之你这次的假就不要回新田了,陪我去海上走一躺,我要去北安府。”“去北安府应该走长城防线啊,为什么要走海上呢?”“老实说,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不是很方便。”秦中鹰无奈的说,“即使你进来,外面也有人盯着我看。”“谁竟敢监视大哥?”雷华大怒,“一边是世子的手下,他赠送府邸,而且在我爹娘出事后多次前来慰问这可不是出于什么好意,是想拉拢我,他希望我能留下来帮助他,而我不管怎么都接收了他的‘好意’,万一他要留我,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另一边是暗骑营的人,他们总是对秋雪姑娘保持戒心,总认为她来历不明,秋雪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更不能让暗骑营为所欲为,但是若我公然离开,暗骑营一定会找上门来对她不利。”“这群混蛋。”雷华恼怒的说,“大哥放心,他们敢乱来我带水师的弟兄们来帮你。”“北安府那里我是一定要去的,龙扬和我那班弟兄都在等着我呢。”“大哥放心,我一定把你送到,但是走海路能到北安府吗?”“能。”慕容秋雪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依然蒙着面纱,“这位就是秋雪姑娘吧,在下雷华。”雷华行礼,慕容秋雪急忙回礼,“姑娘是大哥的救命恩人就是雷华的恩人,有什么需要请姑娘随便开口。”“需要到是不用。”慕容秋雪恢复了平常冰冷的声音,她拿出一份地图,“这是北凉城的地图,你们所要做的就是翻越南山,抵达这个叫海角村的小村子,然后跟村民借一条船出海,往西南方向,那里有另一个村子叫天涯村,从那里再次翻越一座山就可以进入草原,然后往西北前行大约3天后你们就能够看到风灵谷了。”“跟我们一起去吧。”秦中鹰说,“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有危险的,到了北安府我可以保护你,而且北安府已经不是以前的纯军事要塞了,作为城镇不会有什么不方便。”“不用了,我在这里很好。”慕容秋雪冷冷的说。“如果我离开,暗骑营的人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那就让他们来好了,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这里是我的家。”“但是……”“秦将军,你认为我为什么让你看地图而不是带你去找?”慕容秋雪严肃的说,“我不会再回到那里去了。”雷华疑惑的看着2人,他们的对话他完全无法理解,“但是如果我一出去,暗骑营的人……”“这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偷偷的溜出去然后悄悄的走就可以了,我会不让人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慕容秋雪看了看雷华,“雷大人。”“秋雪姑娘请吩咐。”“无论是我还是秦将军只要一出去就会被暗骑营的人盯上,行动十分不便,所以我需要你去弄样东西。”“什么东西?”“衣服。”“衣服?”“海角村的人靠打鱼为生,然后经过山路把海鱼运到北凉城卖掉,再购买其他的生活用品返回村子,由于常年在海上,他们身上都有一股浓重的鱼腥味,所以每次他们进城都会用一些干衣服把自己严密的包裹起来,我要你去找他们,然后说你们有2人要去他们的村子,再借一些衣服来。”慕容秋雪从怀中拿出一锭黄金,“他们一般会住在永福客栈,把这个给他们,他们应该会答应你的所有要求,还有,等你出去后暗骑营的人可能会找你的麻烦,你等2天再行动,秦将军会在3天后天亮前去永福客栈找你,他会在外面等着你,那时你叫海角村的人起程在外面和秦将军会合。”“还是秋雪姑娘心思缜密啊。”雷华想问为什么对方如此了解这种事情,但是看见秦中鹰如此信任她,也就没多说什么。秦中鹰看了看那锭黄金,“这个……好象是我的黄金啊,第一天住这里时丢的……”“是我的。”慕容秋雪冷冷的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