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祸起萧墙 第八节 梅花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王长胜,我是龙天,我现在进来,咱们谈谈吧”,在否定了无数解救方案之后,龙天决定只身冒险进屋,与几近疯狂状态的王长胜进行直接对话。


作为一名现代刑警,龙天曾经处理过多起挟持人质案件,最终无一例外地都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了人质危机,龙天很清楚,在挟持人质案件中,当歹徒被警方包围而走投无路的时候,整个人的心理都会被一种绝望的狂躁所笼罩,除非有绝对的把握,否则警方一般不会首选强攻,因为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会导致人质出现伤亡,所以通过谈判先稳定歹徒的情绪,再寻求下一步的营救措施才是最佳的解决途径。


“首长,别进去,危险”,侦察中队长吴亮挡在了龙天面前。


龙天轻松地笑了笑,“放心吧,没事的,他不敢对我怎么样,还有,我进去之后,不管里面发生什么事,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准进来,知道吗?”。


吴亮一脸的为难和担心,挡在前面就是不肯让龙天进屋,龙天大力一把推开了吴亮,低声喝道:“服从命令”。


“不许进来,进来我就开枪了”,王长胜挥舞着手枪,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马雯婷被绑在椅子上,一块干净的毛巾堵住了她的嘴,她在痛苦而又无奈地挣扎着。


龙天走到门前,轻轻地叩击了三下,“王长胜,你不要激动,请你放了马县长,我进来给你当人质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在台湾我的影响力可比马县长大多了,咱们说好了,一个换一个,如果行的话你就开门,放心吧,我没有带人,也没有带武器”,龙天说完朝着吴亮作了个退后的手势。


屋内沉寂了片刻之后,地板上响起了走动声,隔着门缝有一只眼睛在观察着门外的龙天,很快门被牛军打开了一尺多宽,牛军的手枪对准了龙天的胸膛。


“哟,这不是牛大队长吗?失敬了啊”,龙天进屋后看了看一脸紧张的牛军,调侃地笑了笑。


牛军快速地锁上了门,并推了龙天一把,一股怒火从心底升了起来,龙天咬咬牙强行忍住了。


王长胜的手枪顶在了马雯婷的太阳穴上,紧张得说不出话来,马雯婷看见龙天进来,痛苦地摇了摇头,泪水流了下来,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呜咽。


“王长胜,我来了,放了她,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谈”,龙天轻蔑地笑了笑,拉了把椅子平静地坐了下来。


王长胜的嘴角在胡乱地抽动着,持枪的右手在拼命地颤抖,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王长胜取下了马雯婷口中的毛巾,然后准备给她松绑。


“王哥,不能放”,牛军惊叫了一声,欲上前阻止。


“牛军,你他妈的给我闭嘴,这是我和王长胜之间的事,你还不够资格,给我滚一边去”,龙天腾地站了起来,手指着牛军愤怒地骂了起来。


牛军的手枪忽然抵在了龙天的脑门上,“你给我坐下,老实点,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龙天并没有就范,牛军一急枪柄落在了龙天的头上,一缕鲜血顿时挂了下来。


“听见没有,给---我---坐---下---”,牛军咬牙切齿的叫嚣着。


不过龙天还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牛军已经快疯了,口中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嚎叫,枪口再一次对准了龙天的脑门,手指已经准备扣动扳机了。


“怦怦”两声枪响,牛军的胸口多了两个血洞,他圆睁着双眼,盯着王长胜手中冒烟的手枪,缓缓地瘫倒在地。


“好,好,好,王长胜,干的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龙天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平静地笑了笑。


王长胜惶恐之中推开了马雯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马雯婷欲走还休,她站在龙天的身边,除了流泪之外迟迟不肯挪动脚步。


马雯婷:“你不该来的”。


龙天笑了笑:“可是我已经来了”。


马雯婷:“你为什么要来?”。


龙天:“I LOVE YOU”。


马雯婷楞了好一会儿,终于听明白了,眼泪随即汩汩地流淌而出,只有王长胜不明所以,龙天和马雯婷说的话他根本听不懂。


“走吧,不用担心,出去之后告诉吴亮,所有人都撤到楼下去,我要和王长胜好好谈谈”,龙天轻轻地捏了一下马雯婷的手。


马雯婷缓慢地挪动着脚步,她走得极慢,不时地回头紧张地看一眼,龙天则抱之以会心的微笑。


马雯婷掩上了门,很快门外传出了一片杂乱的“噔噔噔”的下楼脚步声。


“好了,说吧,对我有什么不满的,现在都可以说出来,王长胜,咱们在一起有两年了吧,你是第一批军事主官,还记得当时我是怎么选拔排长的吗?”,龙天靠在了椅子上,说话很随意,脸上依旧挂着微笑,两人的这个架式很象是在拉家常。


王长胜的嘴角动了动,终于弱弱地开了口:“两年零二十八天,那件事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当时你朝天打了一枪,结果就我和姜海、丁念祖三个人没动,所以我们三人成了排长”,王长胜越说声音越小,头一直深深地低到了胸前。


“很好,这说明你还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进入部队的,王长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中了倭人的圈套了吧?除了倭国,我好象没有什么敌人”,龙天这时才想起了当初张继宗的话。


王长胜哀叹一声,终于缓缓地抬起了头,两行热泪喷涌而出:“首长,我罪该万死啊”,话未说完“扑嗵”一声跪在了龙天的面前,开始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叙述了出来。


“这声首长叫得好,我相信这是真心的,王长胜,其实你是个好军人,当然我指的是变质之前的王长胜,到现在你还能叫我首长,说明你良知未泯,可是你知道吗?因为你过度膨胀的私欲,使得三百多名无辜的战士丢了性命,还记得朝倭之战吗?我们用八百人干掉了几万倭军,伤亡加起来也不过这个数,你的变节竟然害死了这么多的战士,王长胜,你想想吧,三百多条人命啊,如果放在战场上能干掉多少敌人?啊?”,龙天一想起死去的战士胸口就开始发疼。


王长胜跪在地上泣不成声,陷入了极度的懊悔之中,他跪着走到了龙天面前,双手抱住了龙天的双腿,头靠在了龙天的膝盖上:“首长,我错了,我对起你,我给部队丢脸了,我真的是罪该万死啊。。。。。。”。


“够了”,龙天怒喝一声,猛地站了起来,“王长胜,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不要再流马尿了,给我站起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你自行了断,第二条我来帮你了断,你自己选择吧”。


王长胜并不意外,他抹了抹眼泪,平静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这是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整整军装,扶正了军帽,王长胜朝着龙天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然后举起手枪对准了太阳穴。


“首长,田中龟一已经带着小梅前往富贵角了,他们的船就停在那里,首长,快去救夫人吧,我对不起她”,王长胜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龙天微微一颤,腮帮子鼓了鼓,“王长胜,先解决你的问题,再去解决我的问题,行吗?”。


王长胜重重地点了点头,对着太阳穴猛地扣动了扳机,“怦”一声过后,王长胜双腿一软,身体前倾无力地靠在了龙天的肩上,红红的鲜血伴着白色的脑浆溅到了龙天的身上,龙天伸出双手,用力地搂住了王长胜的尸体,泪水在无声地垂落,王长胜死得很安详,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由衷的笑容。


“咣”一声,吴亮带人踹门而入。


所有人都被屋内的景象惊呆了,龙天的怀中搂着王长胜的尸体,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内,泪水不停地滴落在王长胜的头上。


“龙天,你没事吧?”,马雯婷走了上来,用力地拽着龙天的胳膊。


“我没事,没事,没事,没事。。。。。。”,龙天手一松,王长胜的尸体瘫软在地。


龙天抬起衣袖一抹泪水,“吴亮,立即带人赶到富贵角去救小梅,记住绝对不能让她离开台湾”。


“是”,吴亮应了一声,不过他没有理解进龙天的意思,很快他就带着侦察中队的战士冲出了县政府。


其实不用王长胜提醒,龙天也能估计到田中龟一的大致逃离方位,富贵角位于台湾岛的最北端,距台北镇四十多公里,它的西南是淡水港,东南是基隆镇,淡水港有何海龙的明军,基隆镇有钱江的第二支队,海警支队的十艘战船现在也在基隆,所以田中龟一要想逃离台湾,只有选择富贵角。


富贵角的海滨矗立着许多奇岩怪石,在岬角凸出的沙丘上,满布风棱石,这些海滨的岩石棱角分明,表面被研磨成一片光滑的劈磨面,犹如被人用刀子切割过的样子。岩石的形状,有些好像小型金字塔,有些好像大型粽子,嶙峋参差,是台湾北海岸风景线的一大特色。


吴亮领着侦察中队朝北面追击而去,这个时候电话线已经重新接通了,龙天用马雯婷的电话接通了基隆的二支队长钱江,命令其立即派出海警战船赶到富贵角救人,电话那头的钱江一听小梅被绑,没等龙天把话说完,他就匆匆地扔掉电话跑出了办公室。


吴亮没有听懂龙天的意思,而钱江压根儿就没听到,龙天捏了捏拳头之后,快步跑了出去,他直接跑到了镇外的淡水河岸,这里停泊着“祖国号”和“统一”号两艘快艇,在明军发动攻台战役前,龙天早就把快艇撤到了台北镇,以保存海警的实力。


“孙有德”,龙天大喊了一声,孙有德是快艇中队的中队长,此时他正在擦洗快艇。


“到”,孙有德一个立正大声回应。


龙天飞身跳上了“祖国号”快艇:“立即跟我去一趟富贵角,多带上两箱油,还有把火箭筒带上,有作战行动”。


“是”,孙有德高兴了一阵子,不过他很快就回过了神:“首长,淡水港那边驻扎着明军啊,我们能过去吗?”。


“废什么话,赶紧准备一下,三分钟之内出发”,龙天打断了孙有德的话。


两分钟后,“祖国号”与“统一号”发出了轰鸣,孙有德驾驶着“祖国号”在前,“统一号”跟在后面,龙天则坐在了孙有德的旁边,快艇在淡水河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水花,风驰电掣般地在淡水河上快速行进着。


淡水港口,两艘快艇“嗖”一声冲进了大海,很快转了个角之后就消失了。


“兄弟,刚刚你看见什么了?”,两个明军士兵正在港口警戒,快艇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把两人都浇了个透,等他们揉了揉眼睛之后,视线里早就没有了快艇的身影。


“我不是眼花了吧?刚刚你看见什么了?”,两个士兵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惊讶与恐惧。


两艘快艇一前一后沿着海岸线在近海快速地行驶着,今天海上的风力较强,海风呼啸着将浪头猛烈地吹向岸边,快艇冒着随时翻船的危险,穿行在风口浪尖上,随着海浪的涌动,快艇如一片树叶一样,被海浪抛上抛下,孙有德的脸上都是汗水,龙天则是满脸的严肃,丝毫没有被周围的巨浪所影响。


一个小时之后,快艇到达了富贵角,这里的海况异常复杂,海上布满了暗礁,幸运的是孙有德就是富贵角旁边的石门村人,从小在富贵角长大的,对这一带的海况非常熟悉,这也成为他能当上中队长的原因之一,当初他的中队长职务还是龙天首肯的。


“首长,你看那儿”,坐在后排的战士在龙天的耳边大喊了一声。


顺着战士所指的方向,龙天看到了一艘巨大的海船,船上树着五根高大的桅杆,海船已经驶出了富贵角,冒着随时触礁的危险扬起风帆驶向深海。


“快,跟上去”,龙天在孙有德的耳边大声下令,海上的风浪太大,耳边充斥着风声和涛声。


孙有德紧紧地把握着方向盘,领着后面的“统一号”紧跟了上去,快艇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就已经开到了距倭国海船五十米外的地方,此时孙有德放慢了速度与倭国海船平行开进。


两艘快艇的出现引起了船上人的恐慌,田中龟一听完水手汇报后,立即押着小梅走出了船舱,迎风站在了高高的船甲板上。


龙天的眼睛里很清楚地看到了小梅的身影,她被五花大绑,旁边站着两个倭国女人,一左一右地“保护”着她,海风吹拂着小梅的齐耳短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小梅”,龙天高喊了一声,不过这样的呼唤在浪滔声中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就连旁边的孙有德都没有听见。


小梅终于看到了“祖国号”上的龙天,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奋力地挣扎了两下之后,小梅挣脱了两个女人的手。


“龙大哥”,小梅也在高声地呼唤着。


两人隔着五十米的海面,焦急而又深情地呼唤着,虽然彼此都听不见,但两人都深信对方一定会在心中听见对方由衷的心声。


“锵”,田中龟一拔出了倭刀,狞笑着架在了小梅的脖子上。


龙天站在快艇上,猛烈的海风吹得他有些站立不稳,不过他还是勇敢地站了起来,任由着海风吹走了他的军帽,吹开了他的军装,露出了结实的胸膛,海风吹在脸上有如刀割一般疼痛,不过此时龙天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梅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痛处。


小梅在深情地呼喊着,在痛苦地挣扎着,龙天紧紧地捏住了拳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但一时间竟然无计可施,时间在此刻似乎停滞了。


此情此景,龙天突然想起了电视剧《亮剑》里的李云龙,当李云龙领着部队攻打平安县城时,他的妻子秀芹也是被倭寇当做人质,不过秀芹选择了义,而不是情,此刻龙天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李云龙内心的痛苦,虽然他与小梅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不过他们认识了两年多的时间,而且在订婚之后又有“黄昏之约”,两人手牵手行走在街道上,漫步在夕阳下,虽然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戏,不过龙天渐渐地发现,当他与小梅牵手时,从最初的逢场作戏,发展到了内心的萌动,他不想欺骗自己,那个时候他真的有些心动了。


“小―――梅―――”,龙天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


“龙―――大―――哥”,小梅泪流满面,在绝望地呼唤着。


“首长,不能再往前了,我们的快艇根本经不起深海的巨浪啊”,孙有德一把拉住了龙天,在他的耳边大声地报告,眼看着倭国海船渐渐地与快艇拉开了距离。


龙天的泪水溢出了眼眶,他痛苦地仰起了头颅,“啊。。。。。。”,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狂啸。


猛然间龙天一把抢过了身后战士肩上的40火箭筒。


“装弹”,龙天命令道。


“首长”,战士扑了上来,把龙天死死地摁在了座椅上。


“首长,那是夫人,你不能啊”,战士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我再重复一遍,装―――弹”,龙天的嘴唇咬出了鲜血。


“首长。。。。。。”,孙有德哭了,快艇上的另三名战士也哭了。


龙天站了起来,迎着海风站了起来,快艇的剧烈摇晃让他站立不稳,又摔回了椅子上,他又一次站了起来,两名泪流满面的战士一左一右扶住了他的腰。


“呜。。。。。。”,孙有德终于把持不住哭出了声,他把头靠在了方向盘上。


“咝。。。。。。”,海面上凌空出现了一道平直的白线,瞬间钻进了倭国海船的侧舷。


“轰。。。。。。”,火箭弹在船体炸出了一个木盆大小的缺口,大量的海水灌了进去。


“咝。。。。。。”、“轰。。。。。。”,这是第二枚,接下来是第三枚,第四枚。


跟在后面的“统一号”上的海警战士们瞠目结舌,倭国海船上的倭人们也是目瞪口呆。


四枚火箭弹在船体上留下了四个大洞,任他们怎么补救也无济于事了,倭国海船立即出现了侧斜,龙天打完四弹之后,扔掉了火箭筒,然后默默地注视着倭国海船,注视着船甲板,注视着甲板上的小梅。


小梅的脖子上飞溅起了一道血柱,血花洒在了海面上,田中龟一在绝望中,倭刀划破了小梅的喉咙,随着倾斜的幅度越来越大,庞大的海船终于缓缓地沉入了海中。


“怦怦”、“怦怦”,孙有德冒险靠了上去,战士们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将愤怒的子弹发泄在了落水的倭人身上。


两艘快艇沿着海船的沉没区域搜索了一大圈之后,在龙天的命令下选择了返航,龙天紧咬着牙关,眼中饱含着流动的泪光,不时地回头张望着。


海警支队的战船靠了上来,借助旗语,龙天命令船只继续在附近海域搜寻小梅的遗体,然后颓废地坐在椅子上,两艘快艇沿着来时的方向,越过淡水港驶进了淡水河一路返回了台北镇。


“首长,到了,首长”,孙有德大声地提醒着。


“首长,首长。。。。。。”,龙天的麻木把战士们吓坏了。


“哦,到了?好,大家辛苦了”,龙天木然地站了走来,朝着战士们敬了一礼。


龙天谢绝了孙有德的护送请求,他选择了一个人返回军营,往事历历在目,小梅的身影一遍又一遍地闪过龙天的脑海中,让他不能自已,让他热泪盈眶,走到半路上,龙天仰面倒地,揪住自己的头发痛哭失声,因为这条熟悉的道路无数次地见证了他们的“黄昏之约”,但现在已是物是人非了。


同样是被人挟持,龙天冒险救出了马雯婷,却亲自动手打沉了倭国的海船,致使小梅化为一缕香魂凋零在冰冷的海面上,龙天相信没有人会理解他,所以他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地承受误解与苦痛。


首长办公室房门紧闭,里面传出了声声低沉的呜咽,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