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子弟 第四章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6/


17


赵小岳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刘成龙、马木兰相逢在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南国边防线上。

赵小岳入伍来到位于湘鄂边境深山密林深处的野战军坦克团。当一名坦克兵,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这里既有子承父业的幸运和自豪,更有驾驭铁骑纵横驰骋的骄傲。可突如其来的形势变化,将他的铁骑梦打碎。四十五天的新兵集训刚结束,当赵小岳等六十名稚气未脱的新兵打着背包,兴高采烈地来到驾驶乘员训练中队的第二天,上级下达了军属坦克团立即转入一级战备,开赴南国边防,参加自卫反击作战的命令。部队闻风而动,毕竟几十年没打仗了,干部和老兵们一个个摩拳擦掌。

在一间破旧的大车库内,六十名刚刚放下背包的新兵仿佛被团部遗忘,无人过问。中队干部、教练员和后勤保障人员,连同做教练车的十台59式坦克,都抽调补充到战斗连队。中队长李大剑临走时给新兵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讲了两句话。一句话是部队要出发,新兵的管理由团留守组负责,主要任务是看守营房,打扫卫生;第二句话是要求自己管好自己,并指定赵小岳担任临时中队长。“大米、油都预备好了,你们编成六个班轮流烧饭,有什么困难由临时中队长去找于副团长,他在家里留守。”说完,李大剑急匆匆地跳上卡车,追赶正在四十公里外的火车站登车装载的大部队去了。

“我们怎么办?”“怎么没人管我们了?”“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前线?”新兵们炸了锅,七嘴八舌。望着这些和自己一样领章鲜红、军装簇新的战友,赵小岳的感受和大家一样,当兵就是来保卫国家,就是来打仗流血的,怎么战事一开,反而把我们丢在大山沟里?新兵怎么了?新兵就不能上前线了?在战争年代,哪一次战斗都有新兵参加,哪一个老兵不是从新兵当起的。可想归想,眼下中队长交待给自己的管理重任又怎么来完成呢?他想到了爸爸常讲的战斗故事,想到了妈妈在防震抗震时遇事不慌、处变不惊的风度,他整了整军容,挥动手臂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吵了,听我说两句。”

“真的中队长讲了两句,怎么假中队长也要说两句?”有人大声议论,显然对这位代理中队长不服气。

“对,我来说两句,”赵小岳昂着头,眼睛的余光盯着刚才发牢骚的大个子新兵,“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小岳,原在新兵连一排一班。”他有意停顿了几秒钟,意在让大家对自己有一个印象。新兵集训开训和毕业时,赵小岳曾作为新兵代表上台表过决心;一个半月里,他训练、劳动、学习处处走在前头。每周连点名,连长在表扬好人好事时,赵小岳的名字出现频律最高。尤其是射击考核时,他是全连一百二十名新兵中,唯一一个八发子弹打了七十九环的,连长在讲评时颠来倒去表扬了三次。也许就这么点出人的政绩和名气,李大剑在情急之中点了他的将。

“我们都是正宗的革命军人了,军人就要讲组织性、纪律性,”赵小岳发现大个子兵被他炯炯有神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脸红着低下头。他把目光移向众人,“现在部队有任务,中队长命令我们原地待命,留守看家,我们就必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他发现大家的情绪还没有被他调整调动起来,就学着部队首长的模样,右手向前一挥,提高嗓门喊道,“大家说,对不对呀?”

“对。”回应的声音很沉闷,仿佛被阉过的公鸡一样,远没有新兵连长那一呼百应的气势,赵小岳有点失望。

大个子兵又抬起头,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着,“对是对,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说我也知道。”说实话,赵小岳对这位脸膛黑红,身高足有一米八O的新战友又气又喜。气得是他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与自己唱对台戏,上任伊始,最重要的是稳定,是号令统一;喜得是他敢于说出想说的话,这种人一看就知道禀性耿直。其实,赵小岳又何尝不想立即插上翅膀,飞往前线,去实现一名军人渴求的梦想。他知道,目前大家求战心切,且人数重多,自己这个刚上任的“临时代理”要顺应潮流,否则以这个红脸大汉为首,将组成为数众多的对立面,对自己开展工作不利。他清了清嗓音,响亮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想去前线杀敌立功呀?告诉你,我也这样想,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入情入理的话语,引来大面积的点头称是。“我宣布,等会儿我来执笔,起草一份坚决要求上前线的请战书。写好后大家签名,由我代表大家呈交给于副团长。大家看,行不行。”

“好”,“行”,“中”。各种口音不同的单字,表达着同一个意思。

赵小岳见火候已到,话锋一转:“但是,目前我们要做好留守看家和自我管理的工作,”他在自我管理四个字上有意加重了份量,“现在我再宣布,由这位同志,”他指了指红脸大汉,“担任临时副中队长,协助我搞好管理工作。”由于突如其来的喜悦和激动,红脸大汉的脸更红更黑了,像一块在太阳下曝晒过的猪肝。

“每个班民主选举一位班长,饭后新班长到我这里报到。”人群中有人鼓掌,大家对赵小岳的领导才能给予肯定和折服。

“从现在起,一班到伙房烧饭,一个星期一轮换;从二班开始站岗,全中队大轮班;其余人员整理内务,打扫卫生。”生长在军营的孩子,对军营的生活耳濡目染,太熟悉不过了,连上次七天兵的经历,这已是赵小岳第二次参军入伍了。一日生活中该干什么,怎么安排才合理有效,看也看会了。他准备用他最欣赏的、连长点名后常用的一个超高音“解散”,来响亮地戛然结束就职演说,但面对与自己同样年龄、同等资历的战友们,显得底气不足。他降低声调,征求意见似地说:“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