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饭后蓝成义与妻子四处打电话将儿子回来的消息通知亲戚朋友。一家人都沉浸在欢喜中。蓝枫跟着蓝灵出门。去剪掉二流子的尾巴。他自己也习惯集中营里的那种小平头。也对这长长的头发极不习惯。被蓝灵拖着就往外跑。


“哥哥,我带你去一家很好的理发店,那里的师傅手艺可是一等的好。我的头发还有我同学的头发,还有我同学的同学的头发都在那里理的。”蓝灵拖着蓝枫的衣袖蹦蹦跳跳的往外跑。蓝枫回头朝后面跟着下来穿着保安服装的胖子(已经不胖了的)道:“胖子,晚上我再去你家。记得给我留个门”


胖子叫陈冠宇,蓝枫小时候的玩伴,那时候两家都还住着小木屋,每天晚上蓝枫逃去他家看电视的时候。蓝枫都从自家后门里逃出去。让胖子给他留着门他好钻去他家。这会儿脱口说出来他才发现,现在的高楼是不可能留门的。陈冠宇笑了笑,也想起了小时候。咧嘴笑道:“好,我给你留着。早点过来哦”


说出来他才发现,这话是他小时候对蓝枫喊过的。与蓝枫都相视一笑。蓝枫才被蓝灵拖着跑出了小区。


“哥哥,当年你是怎么被拐卖的?是不是有人用棒棒糖诱惑你?”蓝灵笑着问道。眼中闪着狡黠。


“啊,你怎么知道?………不是,不是的。我怎么会被一根棒棒糖就诱惑了呢?我们从小就多聪明的,你别乱想”都已经承认了的蓝枫才发现那是自己最丢脸的一件事之一。居然给这个妹妹说了。以后自己也别想再抬起头来。忙一个狡辩想要否认,可哪里还能将开头的那句脱口而出的‘你怎么知道’收得回来。蓝灵看到蓝枫紧张地狡辩,咯咯地笑了起来。道:“是就是嘛,哈哈,哥哥居然是被一根棒棒糖给拐骗了,真没用。咯咯”


蓝枫恨不得从下水道钻下去水循了。既然狡辩不用,只好自卫了。


“有什么稀奇的吗,我那时候只有八岁,从来没有得到过零食吃,更别说棒棒糖。你知道一个从小长大就没吃过棒棒糖的八岁小孩子在看到棒棒糖后是什么反应吗?不知道吧,不知道我告诉你,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孩来说,什么反应都属正常,知道吗?”蓝枫强有力地自辩。


“唔,说得也有道理,可能那时候我看到棒棒糖也会忍不住。对了,哥哥,你后来得到那根棒棒糖吃了吗?”蓝灵煞有介事地问道。


“废话,你以为哥哥真那么笨啊,如果不给我吃,再告诉我他带我去一个遍地是棒棒糖的地方,我才不跟他走呢。结果,哎,真是遍地都是棒棒————”蓝灵惊讶地看向蓝枫,还以为真的有个遍地棒棒糖的地方。


蓝枫拖了好长才道:“遍地都是棒棒,不过没有糖,棒棒穿着的是牛屎。”


蓝灵被蓝枫逗笑了起来。二人已到了理发店门口。老板看到蓝灵出现,高兴地笑着道:“蓝灵,又给我带客人来了啊,快来坐。”


蓝枫惊讶地看着蓝灵,没想到她居然还和这老板很熟。


蓝灵也发现了蓝枫的惊讶,笑道:“她是我同学的母亲。我常常带同学到她这里来理发”说着向那个女理发师笑道:“胡阿姨,这是我哥哥,失踪了十多年,今天才回来,你帮他理个帅气的发型好不?”


“你哥哥?蓝校长失踪了十年的儿子?”理发师惊讶地着着蓝枫。又惊讶地看向蓝灵。


蓝枫礼貌地向那理发师笑道:“阿姨你好,我是蓝枫。蓝灵的哥哥。我的头发就麻烦你了”说着坐到了理发的椅子上。正对着那张宽大的镜子。


“没关系,交给我就行了。蓝灵,你先坐一会儿,很快就好”妇女说着就拿起她的工具,向蓝枫头上喷水。一边喷一边道:“回来就好,你当年失踪的时候,你爸爸和你妈妈满世界的找。到处去发寻人启示。还将你们家那房子都准备卖给我们家,然后用那笔钱作为提供你行踪的人的酬金。说好了只要有人提供线索找到你,我们就给钱买房子,只是后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房子也没卖成。没想到,十年了,你终于回来了。对了,你要留什么头式啊?碎发还是平头还是别的?”


“平头吧!”正被理发师的话震撼了的蓝枫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最后一句话是在问自己。随口回答道。


“不行,平头像个黑社会似的,小平头就是黑社会的另一种称谓。碎发,碎发好看,”蓝灵听到蓝枫要平头,立刻就站起来反对。胡姓妇女也道:“是啊,你的这个头型还是碎发好看些。听你妹妹的没错。”


蓝枫无所谓地道:“无所谓,只要好看。”


心里却想着:“也好,碎发如果不好看我改天悄悄又来推平,反正碎发是留得比较长。从来没剪过除平头外的其它发型,还真不知道好不好看。小时候的那种拿个碗盖着剪的顶锅盖式头式是绝对不要了的。那种头式让人变笨,才是导致我被人拐骗的原因。”某人在心里为自己当初的愚昧和贪馋找理由。


蓝枫想起了理发师左一句蓝校长,右一句蓝校长的叫,惊讶地问蓝灵道:“灵儿,爸爸什么时候当上校长了?”


蓝灵道:“两年了,我刚上高一的时候爸爸就被选上校长了。”


蓝枫唔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现在能做什么,按蓝灵的说法,她现在已经是高二了,自己还从来没上过学,虽然是学过一些东西,但根本就不能与正式上学的人比。不上学自己还能做什么呢?打工?像胖子一样当保安?还是去当杀手?


想到当杀手,蓝枫又想起了十二号。还有他临死的时候那个嘱托。


S市,我怎么才能去S市呢?怎么才能找到十二号的妹妹呢?蓝枫心里迷茫了,自己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做什么都做不来。当然,除了他最不想做的杀手。


“不行,我得想办法去S市,而且是长期的,我必须完成十二号的嘱托,因为我这条命是他的生命换来的。”蓝枫在心里暗暗决定。S市他是一定要去的,如果长期呆下去,除非去找份工作。不然就算家里当老师的父母给钱,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因为他不能直接说是一个救了自己的杀手临死嘱托自己去找他的妹妹然后照顾她。


“胡阿姨,听说你们家胡江考上S市的F大了,通知书下来了吗?”蓝灵这时候的问话打断了蓝枫的思绪,却让他脑际灵光一闪。考大学!!蓝枫想到了一个能长期留在S市寻找十二号的妹妹的好主意。如果考上了那里的大学,自己就不用给家里解释什么,去上学就可能留在那里,有足够的时间寻找十二号的妹妹。


“还没有呢,只是知道上了录取线了,那孩子为了这个大学可是费了不少的力,高考前那一年人都瘦了一圈,还好考上了,要不然,江儿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子。”


蓝枫在听到理发师的话后又有些泄气,自己小学都没上过,怎么能考上大学,难道自己要从小学开始上课吗?那岂不是要十多年之后才能考大学,只怕那个时候,自己都已经胡子一大把了。


泄气归泄气,蓝枫却是个不太喜欢放弃的人,就像当初为了得到那一根棒棒糖,宁愿被拐卖也要将它弄到手一样。他决心先回去试着看看能不能学得懂。看看自己在集中营里学的那些东西在哪个层次。正胡思乱想的蓝枫被理发师给叫了起来,到水池边上冲洗了一遍,又回来坐着,然后被她拿着吹风捣弄了一会儿,吹干后道:“好了,你看看这样怎么样,还可以吧?”


蓝枫这才注意到镜子里一个飘逸碎发的阳光少年,白晰却刚毅的面孔,混杂着沧桑和稚气,却挂着有点邪邪的笑。


蓝枫这才注意到镜子里一个飘逸碎发的阳光少年,白晰却刚毅的面孔,混杂着沧桑和稚气,却挂着有点邪邪的笑。


“哇,哥哥,这个头型帅呆了。”蓝灵惊讶地看着镜子里这个刚才还是个二流子的哥哥。现在已经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充满了迷人的魅力。她都不由看得有点呆了。


蓝枫邪邪一笑问道:“灵儿,有没有比呆更高层次的词?”


“有,傻或笨都比呆高层次”蓝灵呆呆地说道。


“那就别说帅呆了,要说帅傻了或者帅笨了”


扑————,碰————身后两人绝倒。


“哎呀,你们这是怎么了,灵儿,还有胡阿姨,你们怎么都倒在地上了?地上很滑吗?还是我真的太帅了?”


扑————


门口进来的一个客人也绝倒。


蓝枫却还在自恋地陶醉着自己镜子里的样子。他还是老样子,整个一个无厘头小子,在这家人面前,在这个大街上任何人面前,他都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人,谁会想到这个自恋的家伙会是个铁血杀手营里走出来的呢,蓝枫十来年的演技训练,发挥了它应该的效果。


“如果是十二号那冷冰冰的表情加上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嘿嘿,只怕早让警察远远的跟踪着观察了吧,说不定在上火车前就被抓起来进净身房了。”看到效果不错的蓝枫心里为自己关于杀手的理念成功之处陶醉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