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十章 妹妹蓝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胖子早在蓝枫怔怔地看着枫树的时候就跑进了一橦房子里去通知蓝枫的父母了。


“儿子——,枫儿——”


胖子通知了蓝枫的父母,夫妇俩冲出大楼,朝跪在地上的蓝枫冲去。


蓝枫跪在地上等着自己的父母,十年前自己受不了一根棒棒糖的诱惑被拐走,父母一定以为自己出了事伤透了心。他跪着是在等候父母的原谅。


“爸爸,妈————儿子不孝,儿子回来了,儿子想你们好苦啊。”蓝枫扑进了自己母亲的怀抱,十年前来年轻的母亲,现在已经能看到鬓间白丝了。蓝枫紧紧地抱着母亲,颤抖的手抚着母亲的那几根白发。


“妈妈,你的头发都白了,儿子让你担心了吧。”


中年妇女松开蓝枫,捧起他的脸颊流着泪道:“儿子,你长大了,妈妈都快认不得你了,妈妈日日夜夜都想着你啊,这十年,你都到哪里去了,妈妈以为……以为你已经………他爸,我们的儿子,枫儿他回来了,回来了”母亲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


母亲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父亲一直站在旁边老泪纵横地看着自己失踪了十年的儿子,他脸上依旧留着十年前的样子。蓝枫抬头看向老泪纵横的父亲,哽咽道:“爸爸——,枫儿不孝,让您担心了,请您原谅枫儿………”


“回来就好,儿子,回来就好啊,爸爸就知道有一天你会回来的,爸爸天天盼着呢”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在小区的正中间,枫树之下,痛痛快快的哭着。旁边站着一个粉色连衣裙的少女和那个叫胖子的保安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女孩受到感染也跟着在流泪。


而经过的小区居民都好奇地看着,不多时就围了一大圈的人。


不是胖子的胖子忙上前劝道:“蓝叔叔,蓝枫,大家都别哭了,蓝枫回来是好事啊。好多人看着呢,先回家去再说吧。”


旁边那女孩也擦着泪跟着劝道:“是啊,爸爸,妈妈,哥哥回来了应该高兴才对,我们先回家吧。”


“哥哥?!”蓝枫听到女孩这么说时惊讶得都忘记了哭。抬头惊讶地看向那女孩。


女孩脸上一红,忙借擦泪水用袖子挡住脸。母亲抚着蓝枫的脸道:“儿子,她是你妹妹,我们回家,回家去再说。”


一家四口,加上胖子,五人一起进了蓝枫那从来没进过的新家。


蓝枫总算明白过来,这个叫蓝灵的女孩是在自己失踪之的后,父亲见母亲太思念自己,到孤儿院领养的孤儿。而那个女孩羞涩地叫自己一声哥哥的时候,没用的蓝枫居然脸上跟着红了起来。


自己凭空多出来一个妹妹,多少有些不习惯。


“蓝枫,先和我去理发去吧,瞧你这样子,不然一会儿你再进小区我又得拦你了。”胖子笑着说道。


蓝枫也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长头发。好久没有理发了。不过他也没有机会去理,几个月来他都在打理他腿上的伤。哪里还顾得上理发,连自恋的他看都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帅样’。这时从镜子里看去,还真是像个二流子。也难怪胖子会拦着他不让他进小区。不过镜子里面的那个样子还是蛮帅的。虽然在海上的一个多月是将他折磨得很瘦了,不过有方静家的小姐借的一千块在旅馆里‘保养’了一个多月,又养得白白胖胖的了。


“还过得去,作者那家伙还算有点良心,没将我写得太差,要不然……哼哼,少爷我罢工不干了,多少美女我都不要”蓝枫在心里嘀咕着。对于现在他这张脸,天真中带着些许邪气,十来年风雨打磨出来的刚毅中,有些没能褪却的稚气。混在一起还算得上帅哥一流。


蓝母看着蓝枫摸着的头发确实太长。于是笑道:“枫儿,吃了饭再去理了吧。你这样子会吓着别人的。冠宇要当班,灵儿带你去理发店。出去就顺便买几套衣服。家里只有你小时候的衣服。”


蓝枫乖乖地点了点头。母亲为他担心了十多年,现在是好好听话的时候。他将头发理顺到后面。转头看向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妹妹,粉色的连衣裙,小小的瓜子脸充满灵气。长长的头发散披在背后。看上去清新脱俗。蓝灵也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失踪了十多年突然冒出来的哥哥。虽然看上去像外面那些小流氓一样留着长长的头发。一身运动服也脏兮兮的,身形颀长,不壮不瘦。长发现面的那长脸还挺帅的。


“灵儿,还不叫哥哥?”母亲笑着说道。


蓝灵张了几次嘴才吐出两个字:“哥——哥”


蓝枫这个自恋狂居然再次脸红了,也难怪,从小就是独生子的他没有与女孩子太多接触过,被拐卖到非洲丛林里更是不知道女性是什么样子。现在突然这么近距离地接近女孩子。他多少有些害羞。嚅嚅地道:“我…也像妈妈那样叫你……灵儿可以吗?”


蓝灵本来是个调皮的女孩,只是突然来了个陌生的哥哥后很不习惯。看到蓝枫比她还羞涩,心里不由放开了些,笑了起来:“好啊,哥哥就叫我灵儿吧,爸妈都这样叫。我们刚才正在吃饭呢,哥哥快坐下来一起吃,完了我带你上街。”说着她大方地伸手来拉蓝枫。一家人坐到饭桌边上。胖子也被蓝成义拉到了饭桌上。


“枫儿,我们找了你好多年。还报警,发寻人启示,但一直都没有消息。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饭桌上蓝枫的父亲问起了蓝枫这十来年的经历。蓝枫不想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更不想说自己在集中营为了活命杀过多少人。而是说了个白色的谎言。


“爸,八岁那年有个家伙将我拐到了西南的一个穷山沟里去了。将我卖给了一个人家。我想逃出来,但总是被抓回去。直到前不久,那家人都被泥石流连房子一起埋了。当时我正又一次逃走,所以不在屋子里。后来那家人都死了,村里的人也没再拦我。我才跑回来的。”


虽然蓝枫自己都觉得这个谎言有些不太合情理。但被蓝枫回来的喜悦所冲昏头的父母并没有怀疑。信以为真的举杯庆祝蓝枫回家。蓝枫说了那家人都死了。他们也不再去追究责任。反正蓝枫已经回来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蓝枫偷偷地看向对自己的谎言深信不疑的父母。心里愧疚不已。


“老爸,老妈,儿子不是想骗你们,只是儿子真的不想让你们为儿子担心,更不想让你们知道,儿子曾经是个杀过人的恶魔。儿子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想平淡地陪在你们身边,平平安安的承欢膝下。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知道了。请你们原谅儿子的苦衷!”蓝枫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十年后在家的第一顿饭是什么味道。


饭后蓝成义与妻子四处打电话将儿子回来的消息通知亲戚朋友。一家人都沉浸在团聚的欢喜中。蓝枫跟着蓝灵出门。去剪掉二流子的尾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