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九章 我回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蓝枫如果听到一定会说:自己差劲就算了,一个都应付不来。还给少爷我叽叽歪歪的不得了。给本少爷学学,不行,本少爷都没试过呢,男人真的很苦吗??迷茫中…………

蓝枫是很想家,十年了,能不想吗?只是他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受伤的样子,于是在小旅馆里呆了近一个月,每天换药,打针,那该死的枪伤总算闭上了嘴。不过还是恢复得快的了,照那个马后炮(那个医生,蓝枫这样叫他)说的,蓝枫的伤能在一个月痊愈已经是奇迹了。都已经化脓到骨头了居然一个月就好了。当然是奇迹。蓝枫心里飘飘然起来:“嘿嘿,少爷帅了没办法,神都眷顾我,一个月就让我完全康复,像你马后炮就不可能吧。那位小姐给少爷我的钱都被你坑去了一半,如果再治不好,少爷我就杀你全家,把钱抢回来。”

“轰————”天是雷霆剧响,蓝枫吓了一跳。

“说说而已,你不用忌妒我帅,我再帅,也比不上老天您啊,是不是?罪过,罪过”

大风刮过,乌云散去,阳光射下来。

“靠,老天也喜欢人家说他帅呢,看来也是人变的。虚荣!”某人好像忘记了自己也喜欢听人说自己帅也是虚荣。

~~~~~~~

“终于回来了,咦,这路怎么全变样了,完了,找不到哪条路回家了”

Q省T市汽车站,蓝枫走出车站就傻了眼了,十年的变化,T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交通街道都变得与十年前完全不一样。让这个十年前还是八九岁的蓝枫如何找得到方向。

“大婶,请问枫林村怎么走?”

“枫林村?没有这个地方,枫林小区吧,T市倒有一个。”

“是不是以前东边城墙根那边那个枫林村改名的?”

“咦,小伙子,你知道啊,那还问我干什么?”

“不是,十年没来了,我找不到从哪里回去。大婶能给我指点一下吗?”

“指点?可以,你买一份我的报纸我就告诉你怎么走”

“什么,你明明是敲诈嘛,本少爷最恨的就是敲诈了,你不说别人说,我问别人去。”蓝枫气愤,为什么自己家乡的人还没有自己刚偷渡上岸时的那个农家大叔的心肠好呢。

“NND,老子就不信回不了那个家!”蓝枫拦住了路过的一辆出租车,回头冲那卖报的女人伸了个小指头:“老子不买你的报纸,一样找得到!!”

卖报女人看着开出去的出租车叹了口气:“唉,现在的年轻人哪,冲动,五角钱的报纸都不买非得坐上车就十元的出租车,可你怎么知道,枫林小区就在这里过去不到两分钟的脚程,你爱花钱你花吧。反正都为国家增长GDP”

“哇,大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尚了呢?”旁边一小伙子问道。

“切,我什么时候不是这么高尚了,用得着变吗?只是我可惜我刚才差点就能赚到的五毛钱哪!”

“扑————”旁边众人晕倒。

众人晕,蓝枫更晕,那该死的出租车带着他转了十多分钟才停下来,可停下来后蓝枫才发现,原来斜对面就是那个自己刚刚上车的车站门口。

愤怒!!

“喂,小兄弟,你还没给钱呢!”司机没有注意到蓝枫愤怒得扭曲的脸,伸头出来向已经下车要走的蓝枫要钱。

蓝枫回头嘿嘿一笑,奸笑。

“大哥,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是个路痴?”

“不是,我们开车的怎么可能是路痴呢?”

“那么你看见那里那个正在嘲笑我的买报大婶了吗?就是那里,街对面车站门口我刚刚上你的车那里,看到了吗?”

“看到了啊,怎么了?”

“从那里到这里,你带我走了多久?我走路都比坐你的车快,你还要钱,你死的时候老子再给你烧来,纸钱,别人你骗骗就算了,老子从小在这里长大(最近十年不算,当然,只有蓝枫知道),你也骗?还不滚老子叫人砸了你的车再去你公司投诉你”

司机看到蓝枫凶狠的样子,委屈地道:“小兄弟,上车十块这是规矩,我是怕你从那里坐到这里会感觉到你那十块钱不值,所以我才多转一圈让你看看风景嘛,我也是好心………”

“看来还是本少爷冤枉你了?你TM的为什么不在老子上车的时候说一声?给你,拿去阴间逛窑子去吧。”蓝枫气愤地扔给他十块钱。转身向小区走去。可还没走到小区门,身后就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

吃惊,回头,妈啊,车祸,那司机的车被一辆大卡车压扁了,挂了!

“不是吧,我让你去阴间逛窑子你也不用这么急嘛,那钱在阴间不能通用的,就算通用,也才十块钱啊。都怪我这乌鸦嘴,可你也太性急了吧,不关我的事哦,真的不关我的事哦。我刚才只是说说玩儿呢,妈妈啊,兴好我早一步下了车。不然都到家门口了,见不到老爹老娘就要挂挂去阴间逛窑子了,可老子身上也只有百来块钱了,拿什么去逛?还能遇到像方静那样的好心人借点钱来逛窑子?不可能吧……”

蓝枫胡思乱想着向车祸的方向作了几个揖才转身向小区走去。死了一个人,与刚刚死在车轮下面的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他是从杀手集中营出来的,死人?没感觉了。不就死了个人嘛!!这样死总比被自己同伴杀死的好。蓝枫蓝枫骨子里的冷漠总算发挥了点作用。至少他没像路边的人们一样被吓得尖叫或者是晕倒。他又想起了那个血腥的集中营,那些没人性的教官。

然而,小区的保安拦住了蓝枫。他并没有能那么轻松的就进去。

“干什么的?”

“回家?”

“你家在哪,有通行证吗?看你头发不男不女的,像个二流子,这里可是高级小区。里面住的都是文明人,你家怎么会在这里住?趁早离开吧,别等我报警抓人。”

“我家在里面啊,这里十年前是叫枫林村吧,蓝成义家是在这里住吧?”蓝枫一口气问了一大堆问题。

“蓝叔叔?你的家,你是………你是蓝枫?”保安惊讶地看着蓝枫。

“我是,我是蓝枫,我家还在这里是不是?你是谁?怎么认得我?”蓝枫也有些惊讶。

“蓝枫,你……你可回来了,我们都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我是胖子啊,胖子,记得吗?我们在幼儿园一起唱‘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一起揭女孩子裙子,记得吗?你失踪了我一直都好想你啊。”

“胖子?胖子,你不胖了?我也好想你啊,快让我进去,我要见我爸爸。”蓝枫有些激动地拉住已经不再是胖子了的胖子,就要往里面走。

“蓝枫你等等,我找个同事来顶这里,我再和你进去,喂,蓝枫,你等等,你家不是原来的那个房子了”胖子匆匆和另一个保安打了声招呼后就跟着蓝枫跑了进去。

“是这里,这棵老枫树还在,十年了,他还在,还在等着我回来。”蓝枫看着小区里所有的房子都由原来的小矮平房变成了高楼,却只有小区正中的这棵枫树没有变。依然俏立在花园的正中间。这个地方,十年来他不知道在梦里梦了好多回。他终于回来了,变化是大,但看起来似曾相识。

“爸爸!妈————枫儿回来了,十年了,枫儿回来了”蓝枫找不到自己的家是哪一橦,跪在地上大声的哭喊,多少年了,他多少年前就想这样通快地哭喊了,从他八岁进入集中营就没再能这样痛快地叫过一声爸爸妈妈,泪水从干枯了十年的眼眶中泉涌而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