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七章 音乐细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蓝枫刚刚许下一个愿望,那小巴士就倒了回来,吓得蓝枫赶紧反悔:


“不会吧,你别说你是要来免费载我一程的啊,我不想少泡两个妞,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说着玩的”


老天似乎没让蓝枫反悔,车停在了他的旁边,车门被拉开,那个姓蒋的中年人伸出头来。对正急着擦泪不让别人看见的蓝枫道:“小伙子,你去哪里,上车来我们载你一程吧。”


蓝枫心里直叫屈,为什么你早点不停下来,非得让我向老天保证了少泡两个妞之后才停呢,现在好了,以后又少两个了。哎,不过以前我又没有定要泡多少,现在我定下一千零两个的标准,少了两个也没关系,还有一千个。


想到此点的蓝枫突然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少两个也没啥关系,还有一千个”


“什么?”一直等着蓝枫答复的蒋姓中年人怔了怔。不解地问道。


蓝枫忙笑道:“没什么,你们真的打算载我?我身上脏哦,不过太谢谢你们了,谢谢!”蓝枫一边担心着自己脏,一边又怕中年人不带他,言行举止还有点稚气未脱的感觉。这是他十多年人集中营里刻意训练出来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本领,这会儿他立刻就变成了一个极需要同情和关心的可怜人了,而且逼真的扮得天真幼稚,就真像起了一个刚离家不懂事的中学生,其实他的这个表现并不是他现在才刻意扮演的,十多年的训练,让他不自觉的就表现出了这种性格。他自己都还没发觉。自己有些表现得幼稚了。


“快上来吧,天快黑了,我们今天要赶到斗门去过夜。”蒋姓中年人看到蓝枫还有些天真的笑容,心里微微一松。将他扶上了车。坐在最前面的一张空位上,蓝枫坐下后就感到空位上还有些温度,就知道是刚刚有人让出来的,但他看到了后面还有空位,而那个一直没看过自己的白衣少女就坐在后面,自己上来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前排的座位刚好挡住,蓝风也没看见那个唯一没与自己照过面的白衣女子。


蓝枫心念一转,就猜出了这些人让自己坐前面的用意,看来那个白请女子身份还真不一般,他们是不让自己靠近她吧。“一定是哪个大明星吧”蓝枫在心里想着。


“小伙子,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你的家远吗?”蒋姓中年人坐在蓝枫的旁边侧头问道。


蓝枫将受伤的脚移了移,找了个好姿势减少些痛楚,才道:“我要去Q省的T市,远着呢,谢谢你们载我。”


“T市?是很远的,你怎么会跑到这些地方来呢?”蒋姓中年人不解地问道。


蓝风苦笑道:“少不更事啊,为了一根棒棒糖,就是那根可恶的棒棒糖”说到后面句他咬牙切齿起来。让满车的人好奇不已,这么大一个少年,为了一根棒棒糖跑到这些地方来。他们可能做梦都想不能。


“棒棒糖?!一根?”蒋姓中年人也好奇又不解地问道。


“太丢脸了不说也吧,那可是我这一生的败笔,对了,大叔,你们去哪?”蓝枫不好意思说自己小时候馋嘴的事,转儿问蒋姓中年人。


“我们要回S市,也不近,今天只能到斗门。”中年人说道。见蓝枫不想说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的原因,也没再追问,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你以前练过唱哥吗?”


“唱歌?唱哥需要练的吗,不是学会了就可以唱了吗?”八岁就进了非洲丛林的蓝枫这会儿显得相当的幼稚,他好奇的问话让一车的人都惊讶得好像看到了珍惜濒危动物,问出来的蓝枫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有些幼稚,自己都没想通自己怎么就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还不知道,自己十年来的训练已经让自己的性格有种潜意识的变化,已经可是说是畸形了。他在这些人面前还真潜意识的溶入到了一个幼稚少年的角色中去了。


发现了异样的蓝枫忙道:“这个,我不知道歌要怎么练,没练过,小时候我妈妈教我唱过几首哥,十年了,现在都只能记住几句了。”说到十年了的时候,他的声音中有着与他的天真与幼稚不相称的沧凉。后面的那个白衣少女猛地抬起了头,看向前面的蓝枫。嘴巴动了动又闭上,然后低下了头。


“十年?后来你都没学过歌吗?学校里没教吗”中年人不解地问道。


蓝枫不敢再说下去,再说下去自己就要露馅了,学校?什么样子的他都不记得了,集中营他倒是知道的。每天学的都是打杀,然后学习许多国家的语言,各种场合的礼仪,当然,也学知识,不过都是为了以后当个全能的杀手而服务的。一个杀手要想混进高级场合,不懂语言和礼仪,就注定要露馅失败。


蓝枫笑着撒了个谎道:“教过啊,不过我没学而已,我的音乐细胞还没发育完全,正在青春期。”


“哈哈哈哈————”一车的人又被蓝枫给逗笑了。笑过之后,就没再有人问过他学校的事,蓝枫总算松了口气。与蒋姓中年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深夜十一点左右才进入斗门城中。


“蓝枫小兄弟,你今天晚上住哪?”进城后中年人侧头问蓝枫道。蓝枫知道他这样问是要自己下车了。于是笑道:“我哪儿都住不起,那个大叔给我的一百块钱我还得留着坐火车回家呢。哪里不要钱就住哪,公园,路边,都没关系,以天为被地为席,大叔,谢谢你们载我这一程,不然我可能现在就睡田埂上了。停下来让我下去吧。”


中年人回头向后面看去。蓝枫知道他在征求后面那个女子的意见。蓝枫没有回头,也看不见那个女子的表情动作,不过回头去的中年人很快就转过身来让司机停下了车。蓝枫拉开车门走下去,朝车上大块道:“谢谢你们,祝好人一生平安!!”


中年人笑了笑,说完一声“保重”之后,小巴就开动了。


看着远去的车尾灯,蓝枫心里又一阵孤单。刚举步才发现自己的那根拐杖给忘在了小巴上了。只能苦笑着扶着路边的交通护栏慢慢的走。城市太干净,干净提想打根棍子当拐杖都找不到。


蓝枫在心里骂道:“MD,搞得这么干净干什么,打滚吗?”


骂归骂,但他还是不得不一步步向前走,寻找一个可避风一点的落脚点。还好时值夏天,不至于太冷。但他不得不考虑天会不会下雨的可能。


夜很深了,街上没多少行人,就是卖夜宵的小摊也都收拾走了。蓝枫感到腹中有些饿,左顾右盼都没发现能找到吃的地方。就算有开门的饭店蓝枫也不敢进去,摸了摸怀里的一百块,又缩回了手。“算了,忍忍吧,又不是没饿过。等伤好了就能找地方赚钱了。”


十二点,午夜的钟声响起,蓝枫找了个台阶坐下。将腿上已经松散了的纱布解来,重新涂上药膏。小心地重新将纱布包扎好。叹了口气往后一躺,看着天上的几颗星星喃喃地道:“十二啊十二,现在你是不是后悔了呢,幸好我当初是被排在十三号,如果是十二号那今天我就没法回来了。我现在不后悔了,什么狗屁的幸运数字,现在我才知道,十三号才是最幸运的数字。”他好像是忘记了十二号是为了救他才被打死的。


“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蓝枫想起小时候与邻家的玩伴胖子一起学的那首任贤齐的‘兄弟’,又想起了为自己挡了子弹的十二号,心想着:“来世我们一定做兄弟”,嘴里情不自禁地轻轻唱了起来。眼前又浮现出了十二号为自己挡住子弹后那痛苦的表情和递给自己玉佩时眼中的不舍和乞求。感情又情不自禁地溶入了歌声中。正好被不远处一个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四处找寻着什么的戴白帽子的女孩听见。女孩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听着。直到蓝枫唱完后她才走近。正好听到蓝枫幽伤地自言自语:“放心吧,倒霉的十二,我会完成你的嘱托的!”


蓝枫刚说完就感觉到有人靠近,是杀手的敏感,他怱地回头。却看到那个曾经在农家时坐在那个白衣少女旁边的女子。前两次见她好都是坐着的,这次他站着蓝枫才注意到一身牛仔的她显得英姿飒爽,她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掉在车上的拐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