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六章 一个愿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蓝枫看了一眼自己那已经化脓得看不出是枪伤了的伤口,淡淡一笑道:“没事,大叔,被毒蛇咬了一口,我怕毒扩散就将被咬的地方的肉用小刀挖了出来,没想到感染了就化脓成这样。别担心,都一个多月了,等我回到家后上几天药就好了”却将主人家骇了一大跳。

“我的妈啊,一个多月了!娃儿你怎么挺过来的,你别走,我给你找点药来敷上,这样下去你这只脚非废了不可”女主人愣是将蓝枫给按在了台阶上坐下。转身进家去。

“大叔,可我没钱————”蓝枫才说了一半,就被男主人打断道:“小伙子,那是我们自己家的药,不要钱,你咋就伤了一个多月都不治呢?是不是很痛啊?”

蓝枫苦笑道:“大叔,天下哪有这么多像您这样的好人哪,现在的人都很实在,实在就是只认钱的嘛,不过已经不怎么痛了,那里已经麻木了”

“当家的,快给这娃儿敷上吧,看得让人心痛啊”女主人从家里拿着药箱出来,关心地看着蓝枫问道:“孩子,痛吗?”

蓝枫十多年了,没有感受过关怀,家里的父母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失踪了十多年,他们可能早就放弃了寻找自己了吧。蓝枫突然感觉到鼻梁酸酸的,还好他在集中营里见惯了生死,才没有流出泪来,不过语气还是有些感动:“不痛,谢谢大婶,你们真是好人”

“别说了,孩子,咱们都是人哪,心是肉长的,把药敷上,就在这里住段时间吧,等脚好了再走如何?”女主人心痛地说道。女人心软,同情心泛滥了起来。她哪里知道,蓝枫是个杀手组织里长大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呢。

“爸爸,妈,我回来了!”门口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从外面蹦跳着进来,背上背着的书包和她身上的校服证明了她是个学生。进来看到父母在为一个脏兮兮的少看包扎小腿,惊讶道:“爸,怎么了,大黄又咬人了吗?”

蓝枫抬头看向进来的少女,一张灵气的青春脸蛋,一双精灵的调皮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蓝枫。蓝枫虽说是天天心里都想着女人,但第一次与女孩对看时还是忍不住有些害羞,忙移开视线看向自己的伤口处,男主人将伤口用纱布包好笑着向进来的女孩说了声‘娅儿回来了’后。对蓝枫笑道:“好了,小伙子,你也是沾了我们家大黄的光,他久不久要咬一个人,我们家里才准备得有这些纱布伤药。来,到屋里坐着休息吧,等客人走了,我再带你去镇上打消炎针。”

男主人说着才又向进来的那个少女道:“小娅,家里有客人,你自己回房间去吧,一会儿我们给你送饭过来。”男主人想到家里的那些客人不想有陌生人坐在一起吃饭的事,将自己的女儿支去了自己的房间。女孩好奇地看了一眼院子里的车,进了旁边的一间厢房,不过进门之前好奇地看了一眼坐在台阶上的蓝枫。正好蓝枫也在看她,两人目光一触,蓝枫又害羞地躲开。心里却将自己臭骂了一顿:“没用的东西,还说自己要泡多少多少女人,结果看到一个小妹妹都害羞成这样,真是枉你长着一张好看的臭皮囊”

蓝枫向中年夫妇道:“大叔大婶,我还是不能留下来,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想早点回家,我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着急了。你们的恩情,我他日再报,蓝枫告辞了!”

中年夫妇对望了一眼,又挽留了蓝枫一阵,蓝枫坚持要走,中年人只好将药箱里的纱布和伤药都打成个小包给蓝枫道:“孩子,你的伤还没好,这些药可能没法让伤完全好起来,但是至少可能不让他再扩散,你带在身上吧。我们家里不宽裕,孩子在上学,没多少钱支持你,这里有一百块钱,你收下吧,带在路上,遇到车的时候搭个车。”

蓝枫将药收下,但却没有接他们的钱,千恩万谢后要离开院子,中年人跟了出来,硬是将钱塞给他道:“小伙子,你收下,人生在世,谁不遇到点麻烦事,当年我也和你一样迷过路,也有好心人救过我。你不是说这个世上好心人不多了吗,我做这点事,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当个好心人。拿着吧。咱们能相见也算缘份,以后有时间,再到咱们家来做客”

蓝枫这次没有拒绝,接过后向中年人鞠了一躬道:“大叔,您记好了,我叫蓝枫”

说完他柱着拐杖一跛一跛地离开。中年人听得出他那句话的意思。远远地道:“蓝枫,我记住了,你一路保重,以后记得,做个好人!”

~~~~~~

蓝枫远远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农家,又看了看怀里的药包,还有手里还捏着的一百块钱。坚定地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这里的!”

沿着公路一瘸一拐的走,不时有车经过,蓝枫都没有拦车,他只有一百块钱,珍贵的一百块钱,他还不忍心花。天色渐渐暗下来,蓝枫有些后悔自己没有留在那个农家了。

“转回去?多没面子啊!走下去?今天晚上住哪儿呢?马路上?”蓝枫心里那个悔啊。“算了,走到哪里算哪里吧,睡马路也比那该死的非洲丛林里日子好过。”想通了这点的蓝枫心情又开朗了起来,唱起了他唯一会唱的几首哥中的几句。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故乡,故乡,亲不够的故乡土,念不够的家乡水,我要用真情和汗水………”蓝风这首歌捡两句,那首歌捡两句的乱唱,可是离别故土十多年的他在哥声里投入了真感情,唱得很投入,很动情,不时有车从他旁边开过,他也没有去注意他的后面,那辆原本停在那个农家院子里的小巴车远远地开近。

车里

“咦,那不是今天在农家讨饭吃的那个与狗对话的搞笑少年吗?”

“是他,看他的腿上还绑着纱布呢”

“他在唱什么?怎么听起来有点酸酸的?”

“你还别说,他的歌喉不错,感情也投入得很好”被两个女保镖护在中间戴着墨镜一直没开口的白衣女子轻轻地说道。声音很轻,很甜美。让一车的人都为之心脾俱爽。

“看,他好像流泪了,这少年好怪,刚刚在农家还那么逗。现在怎么哭起来了?”小巴从蓝枫身边开过的时候,一个靠窗的工作人员惊讶地说道。

就那么说话的一会儿功夫,车已经超过了蓝枫开出了好远。蓝枫也注意到了那辆车是从农家开出来的,蓝枫在农家的时候就猜出了这帮人是采外景的拍摄组。这会儿别人开着车超前,他想都没想过追着求他们带他一程。他有自知知明,从在农家的时候那帮人看到自己就皱眉看来,这些人并不欢迎自己。

感觉到脸上凉凉的,蓝枫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唱歌的时候太投入了。居然流了泪。

“我幸好不是个杀手,连杀手最忌讳的感情和泪水我都不能摆脱,十二号啊,你也别高兴,你也有感情的,因为你至死还没放下你的亲情。我们都是失败的杀手。”蓝枫在心里苦笑道。

“如果现在能有辆车让我坐多好啊,老天啊,如果你能让我有辆不开钱的车坐,我宁愿少泡两个妞都行”蓝风刚说完,就惊讶地发现已经开去好远了的小巴车居然停了下来,还向后倒着向自己退来。

“不会吧,你别说你是要来免费载我一程的啊,我不想少泡两个妞,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说着玩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