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241年4月9日,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从Liegnitz 城出发去迎战入侵的蒙古人,波兰国王已被那些入侵者击败败,现在他的部队是波兰唯一的一支能抵御蒙古人的军队。正当他骑马穿过城市时,一块大石头从圣玛丽教堂的顶上落下,差一点就击中了他,在场的人都把这视为不祥之兆。亨立在两星期前才知道,一支蒙古军队打败了 由他表兄波兰国王布莱 斯五世统帅的波兰 斯拉夫联军,并把克拉考 烧成一片白地。他现在正焦急地他的内弟Bo hemia 国王温斯莱 斯一 世所率的50,000 援军。由于他不能确定这支援军何时能到达, 同 时也担心蒙古人 在他坐等援军时会得到增援,为了早日和援军汇合 ,他决定在这一天 离城向援军可能出 现的地方开拔。他的军队有由 波兰骑士,条顿骑士和法国圣殿骑士组 成,另外还有临时 征集的步 兵,他的总兵力是三万人。他将面对的是一支由成吉思汗的 孙子贝 达尔和重孙 凯都率领的二万人的蒙古大军。 事实上,这一支蒙古军 队不过是一支偏师,它的目的是为了掩护蒙古 大军主力入侵匈牙 利 。

1236年,一支十五万人的蒙古大军由成吉斯汗的孙子拔都和蒙古老将速不台率领,征服了俄罗斯,一支被蒙古人打败的游牧民族,古曼人,共二十万人逃到了格尔巴阡山西部,向匈牙利国王贝拉四 世寻求保护,为此,他们同意改信天主教 。贝拉觉得一下有 那么多 人该信天主教,有助于提高他在欧洲各国间的威望,更何况古 曼人 还能提供他四 万名善战的军人,于是他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不幸 的很,他的这个 决定给了蒙古人入 侵的一个绝好的借口。 1240年 12月,拔都给贝拉送去了一个最后通牒,“我听说你接受了古 曼人 ,而他们是我们 逃亡的奴隶。你必须撤除你给他们的保护,否则, 我将因此视你为敌 。你要知道,他们 是住帐篷的民族,因而容易脱 逃,而你们是住在房子里的,定居在城 镇中的民族,你们 能跑到哪 里去!!!”贝拉拒绝了这个通牒,他马上派人高举着相征 着紧急 状态的血剑, 跑遍全国,召集人马准备作战。 匈牙利和邻国的贵族 们接到这个信号后纷纷赶来。其中一个是奥地利 大公弗雷德利克, 一 直以来,他和邻国匈牙利关系并不好,在此大难临头的情况下, 他似 乎仍然只对欧洲各 国间的内斗感兴趣,在他看来,蒙古人虽然 要打过来了,可未必会打 到他头上,可匈牙 利一下子得到了那么多 古曼人,实力必然大涨,那可不行!于是他突 然袭击了古曼人,杀 死了古曼人的大汗,惊怒之下,古曼人离开了匈牙利,投奔保加利亚 去了。当贝拉派人 责备他时,弗雷德利克发作起来,我是来帮你打 仗的,现在你对我这 个态度,老子就回 去了,于是他带着军队回国 ,准备坐观成败。可笑的是,当蒙古人入 侵匈牙利时,战争的 起因 ,古曼人,已不在匈牙利了。 1241年2月,七万人的蒙古大军离开俄 罗斯踏上了征途。这支军队三 分之二是轻装骑兵,其 余是重装骑兵 。它的统帅是拔都王子,他的主要助手是老将速不台。 他们很清楚 ,欧洲的 君主们虽然相互间争斗不休,但他们之间毕竟有着由婚姻 和血缘关系 组成的纽带,一但 遇到了共同的强敌,他们是会团结对 敌的。所以,蒙古人兵分二路, 贝达耳和凯都率二 万人于1241年3 月,从北部侵入波兰,其目的是切断匈牙利从该方向 所能得到的增 援。蒙 古军主力五万人,又分两路,翻越戈尔巴阡山脉,侵入匈牙 利国境。


在1241年,波兰全境由四个诸侯统治,波兰国王只是名义上的最高统 治者,四大诸侯中, 实力最为强大的就是西里西亚公爵亨利。在蒙 古人的入侵面前,诸侯 们未能及时做出反 应。蒙古军队于3 月 3 日和3 月18 日二次击败波兰国王的军队,3 月24日,攻陷波兰 首都 克拉考并将之焚毁。数日后,蒙古军队兵临西里西亚首府布里斯 劳 城下,猛攻数日 不下,由于不想顿兵于坚城之下,蒙古人解围而去 。这时,蒙古人得 到情报,温斯莱斯 的援兵离亨利的军队只有二天 的行程了,如果任由他们二军汇合,蒙 古人就的处境就会十 分危险 (八万对二万)。唯一的办法是在波兰两军汇合之前,将之各个 击破 。一但下了决心 蒙古人的行动十分迅速,当四月九日,亨利的军队 到达了维耳斯达特 ,一个被小山所还 绕的平原时,他发现蒙古人已 在那儿等着他了。 一发现蒙古军队,亨利便把他的军队分为前后相 接的四个集团,亨利 亲自统帅最精锐的 的第四集团,该集团由来自 西里西亚的骑士组成,当时欧洲最善战的 骑士,来自法兰西 的圣殿 骑士也在该集团中。 在叙述维耳斯达特战役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 蒙古和欧洲军队的不同 点。


自罗马帝国灭 亡以后,欧洲各国一直没 有所谓“常备军”存在,一旦战争爆发,国 王会召集贵族骑士 构成 军队的核心,再加上征发来的由平民构成的步兵(通常只受很少 甚至 根本没受过军事 训练),就构成了一只军队,一旦战争结束,军队也 就解散了。在战 场上,来自同一地区 的骑士组成大小不一的单位, 其长官则由其中出身最高贵的骑士担任 。蒙古军队要有组 织的多, 它由人数相同的十人队,百人队,千人队和万人队组成,军 官则由 经验丰富,战 功卓著的军人担任。 一个蒙古军官在战场上的位置是 不固定的,他总是出现在最需要的地 方,蒙古的高级军 官一般不直 接参加战斗。欧洲的指挥官们总是出现在战场上最显眼的 地方,这 是因为在欧 洲人看来表现个人的勇气和取得胜利同样的重,这使 他们容易在战 斗中受到伤害,而 更糟的是这使他们由于专注于眼前 的战斗而无法兼顾全局。但对于蒙 古人来说,胜利就是 一切,他们 的目标是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最多的敌人,因为以一支孤军 远征万里 ,他们无 法承受太大的伤亡和输掉任何一场战役。他们的战术更象 一个猎手, 用速度,技巧和谋略 把猎物诱入陷阱,最后在尽量不伤 害自己的情况下,杀掉猎物。 蒙古军队和欧洲军队都依赖于骑兵作 战,但他们间的相同点也就到此 为止。欧洲骑士服务 于某个君主, 他的唯一职责就是从事征战。他往往从小就接受严格的 近身搏杀的 训练,他 的主要武器是长矛和宽剑。骑士一手持矛(另一手持盾), 并把矛的后 端夹在肋下,在向前冲刺时,不但 用上手的力量,还借 助于马的冲力和骑士本身的重量。骑士用的宽剑 十分沉重,我曾经 见过一把这样的重剑,本人并非一个体弱的人,但我发现我用一只手 只能举起它,而要 将之挥动,非用两只手不可!可以想象,当它在 强有力的手中大力砍 杀时,会造成怎样 可怕的伤害。在防守的方面 ,骑士会穿戴全副精致的盔甲,盔甲可以 重达70 磅以上!他 的马 必须经过精心的挑选和训练,才能经受的住一个骑士加上他的盔 甲 的重量。 蒙古军队完全由骑兵组成,与欧洲骑士不同的是,蒙古士 兵们主要依 赖于他的弓,而尽量 避免近身肉搏。他的防御能力主要 取决于他的速度和机动性。他们的 防护装备只是一个 金属头盔,和 主要由皮革做成的甲胄。当然,蒙古军队中也有一些重 装骑兵,但 以欧洲 标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盔甲仍是十分轻便。蒙古人的主要 武器是他 们的弓,其射程可 达300码,蒙古人的箭法十分准确,他 们可以在高速疾驰的马背上准 确地命中目标。每个 蒙古兵携带60支 箭和数张弓。蒙古人骑的马个头很小,不过耐力极好 ,并且十分敏 捷。每 个蒙古士兵都有至少二匹,甚至三,四匹马,在行军和作战 中,他可 以轮流骑不同的马以 节省马力。这使得蒙古军队的机动能 力极高,一天之内可以行军50甚 至60英里,是欧洲 军队的数倍。


1241年4月九日,在维耳斯达特平原上,互相面对的就是这样两支完 全不同的军队。


两军摆下阵势后,亨利公爵首先下令其第一集团发起攻击,但敏捷的 蒙古骑兵很容易就避开波兰军队的前锋,迅速迂回到他们的侧面和 背后,向他们发出一 阵阵箭雨。迫使他们 退回原地。亨利见此情形 便下令全军出击。这一次功击看上去很成 功,蒙古人的队形 一下 子被打散了,他们开始漫无秩序地撤退。兴高彩烈的波兰骑士们 紧 追不舍,竭力地 企图追上去进行肉搏战。可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 出人意料的事,一 个蒙古骑兵忽然离 开了他的队伍,向波兰军队的 行列驰来,他大声用波兰话叫着:“你 们中计了!快跑! 快跑!! ”历史学家们从来不曾搞清这个人的身份,很可能他是一 个被蒙古人征发的 俄罗斯人。不管怎样,亨利仅把这件事看成蒙古人的诡计,他继续驱 使他的部队向前追 击。这一次,蒙古人停止了逃跑, 返身迎战,一阵激烈地肉搏战后, 蒙古人又一次败退 了,波兰人在 后紧紧追赶,胜利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了。 不知不觉间,波兰骑兵已 把他们的步兵远远地抛在后面,而他们原来 严整的队列也因快速追击而 变得凌乱不堪。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好象在仓惶逃命的蒙古军 队突然 散开,迅速迂回到 波兰骑兵的两翼,刹那间箭象雨点一样射向他们,还有一队蒙古骑兵 则绕到了波兰骑兵的 背后,将早已准备好的柴草点燃后抛在地上,这些柴草燃烧后产生的 浓烟挡住了后面 波兰 步兵的视线,使他们完全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些缺乏训练的 步兵由于不知所措, 原地停了下来。这使得蒙古人能全力先消灭波兰骑兵。那些波兰骑士 们遭到从四面八方 射来的箭矢的功击毫无还手能力,当蒙古人发现波兰人的盔甲能有 效地抵御箭矢的功 击时,他们立刻改而先射倒波兰人的马。这在波兰人的队伍中引起了 极大的混乱,中箭的 马狂嘶乱跳,互相冲撞践踏,那些落马的骑士由于笨重的盔甲而行动 迟缓,往往立刻死在 乱马的践踏之下。


这时挥舞着马刀和长矛的蒙古重装骑兵冲入波兰人 中间,放手砍杀,只 杀得波兰人尸横遍野。在一片混乱中,只有法国圣殿骑士们表现出了 崇高的勇气,他们 肩并肩地抵抗蒙古人地猛攻,虽然情形已经绝望,他们仍希望能通过 他们的苦战,使尽 可能多的同伴能够逃 生,他们就这样抵抗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直到全 部战死为止。


消灭波兰骑兵后,蒙古人立刻转而攻击波兰步兵,把他们也消灭了。


在这场战役中,波兰人有二万五千人阵亡,其中包括了亨利公爵本人 ,蒙古人割下的战死的波兰人的耳朵竟装满了九大口袋!消息传遍了全国,波兰人为之颤栗,各路援兵马上撤入各个堡垒,再也不敢向蒙古人挑战了。而同一时间里,更激烈的 战斗在匈牙利展开了。


在维尔斯达特战役的同一天,匈牙利国王贝拉率七万大军离开首都,迎战入侵的蒙 古军主力。当他的军队到达了saja 河畔的莫合平原时,他发现一支蒙古军队已抢先一步占领了河上唯一的桥梁。


谨慎的贝拉首先下令在平原上建起了一座军 营,然后才于4月10日下令向那支蒙古军队发起进攻。由于必须死守桥梁,那些蒙古人等于被剥夺了他们所最擅 长的机动能力,所以虽然他们拼死抵抗,最终匈牙利人成功地夺取了 桥梁,那队蒙古人 几乎全灭。贝拉驱兵过河 ,在河东岸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桥头堡。拔都 和速不台一但发现 这个情形,他们一刻也没犹豫,拔都率二万人从正面迎击贝拉,而速 不台率三万人于4月 11日凌晨,秘密地从河下游一个地方徒涉过河,迂回匈牙利人的后方 。正面的战斗进行 了相当一段时间,未分胜负。 但当早上7点,速不台的人马突然出现 在匈牙利人的右翼, 而拔都也立刻猛攻他们的左翼,匈牙利人抵挡不住了,不过他们仍能 有秩序地且战且走, 退回军营,紧紧追赶的蒙古人立刻把军营团团围住。对于匈牙利人来 说很不幸的是蒙古人 在亚洲和中国人长期的战争中,已经学会了攻城术,他们随军总是携 带大量工匠以制造 各种军用品,他们有足够多的攻城机械可供使用。在以后的几个小时里, 匈牙利的军营 受到了雨点般从蒙古人的弩机和抛石器发射的投掷武器地袭击,蒙古 人甚至还用上了中 国传来的原始的大炮。当时的欧洲人对这种火器一无所知,所以它不 但在匈牙利人中造 成了伤亡, 而且沉重地打击了他们的士气。 这时,一些匈牙利人发现在一道营门外的蒙古人很少,而且防范也很 松懈,于是有几个 胆大的匈牙利兵试图从此突围,他们很轻易的成功了。这使更多的人 跟了上去,当有数 百人从此突围后,整个军营都知道了,于是不等命令,整支军队都毫 无秩序地从该处冲 出了营门,这时蒙古军队出现了,在随后的大屠杀中,六万匈牙利人 倒在了战场上。 贝拉要比亨利幸运, 他逃过了这一劫。他在仓惶中逃向了奥地利。在 匈牙利被战败后, 奥 地利必定是蒙古人下一个目标,奥地利大公弗利得利克本该抛弃和贝 拉间的恩怨,联手 对付共同的敌人的,可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在这个时候,大公对发一笔 横财的欲望还要胜 过对蒙古人的恐惧,他下令拘留了贝拉,直到从匈牙利王室敲诈了一 大笔赎金并迫使贝 拉 割让了三县土地,才释放了他。贝拉继续逃亡,一直逃到亚得里亚海上的一个小岛上 才敢停留了下来,几年后,他死在那个小岛上。


大获全胜的拔都和凯都的军队汇合,兵势更猛。整个欧洲都在蒙古军队的铁蹄下颤栗。在 各国间流传着各种有关蒙古人的传说,有人甚至认为蒙古人并非人类 ,而是地狱中的恶鬼。 正当欧洲各国以为大祸临头时,蒙古大汗窝阔台病死,根据蒙古法 令,一旦大汗死亡蒙古王子大臣们必须赶回蒙古推选新的大汗。所以,就象来时一 样的 突然,蒙古人迅速 地从东欧撤退了,这一撤,他们在没有回来。他们给欧洲所留下的是 恐怖的回忆和一个 名词:“黄祸”。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