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9

陈剑启提着一个小包站在一间民房外,徐万平背着一个大包又提了一个大包从民房里走了出来,陈剑启皱了皱眉头,帮他将行李放上了早已经在一边等候的出租车里。随着车流,沿着翻覆一新的道路,径直向前开去。火车站前,一辆黄色出租车停了下来,两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从车里走了下来。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登上了停在站台上开往巴耶小城的火车。

杨顺明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怀表,上面的时间已经指向了八点过十分,按照道理,这趟火车应该在八点就应该到站了。看来这趟火车又是晚点了。远处一声长鸣,火车特有的呼哧,呼哧的声音传了过来,杨顺明整了整自己的头发,快步向出站口走去。

从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上,走下了两个提着行李的中国人,将行李从车上搬下来已经费了两个人不少的力气。两个人将行李挪到了一边,歇着口气。旁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伸手将他们地上的两包不算太轻的行李提了起来。“你们好,我是巴耶中国留学生接待处的,来接你们。”三人互相打了个招呼,提起行李上了停在他们面前的一辆中国人拉的人力车。

在车上,三人就开始聊了起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杨顺明。”“我叫陈剑启,他叫徐万平。”“欢迎你们来到巴耶。”……“我们这个巴耶中国留学生接待处,就设在巴耶中学里面。战争结束后,从中国来的留学生越来越多了,所以我们自发的组织了这么个组织,来负责接待同胞们。我是三年级的学生,以后我们就是校友了,请多关照了。”“以后还要学长多多照顾。”“一定,一定。”

很快,人力车在巴耶中学的门口停了下来,三人提着行李走了下来,杨顺明随手丢给了拉人力车的师傅几个钢蹦,其中还有一个丢到了地上,人力车师傅赶紧蹲在地上摸索了起来,从地上终于将掉在地上的钢蹦捡了起来,使劲的吹了吹,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杨顺明斜眼瞅了瞅,冲着那人啐了一口。陈剑启和徐万平两人将他的这个动作全都看了进去。

“这种人没有什么可怜悯的,你看看,为了一个钢蹦能跪在地上寻找,真不知道以后如果有人让他去杀人,他会不会去做?”在杨顺明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剑启和徐万平的脸色都显得不是很正常。

“也许是因为生活所迫吧!不得不那样做呢?”徐万平插口道。

“就当是吧!但是他也将我们中国人的尊严给辱没尽了。”这次陈剑启和徐万平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不过他们心中都憋了这么一句,那就是:你也把中国人的尊严给辱没了。没有想着如何让中国人挺直腰杆,而是在埋怨着一些弱势力的的丧失了尊严,那么这个人也就丧失了尊严。两人发现和杨顺明的沟通真的很困难,不过还要继续和这个人打交道,将心底的情绪都给压了回去。杨顺明带着两个人仔细的将巴耶中学转了一圈,指指那儿,指指那儿,三个人也聊了起来,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来吧!这是你们的宿舍,你们以后就住这儿。”杨顺明带着两人来到了宿舍楼,上到了三层最靠右边的房间。“好了。将你们带到这里,我的事情也就算完成了。喔。对,下午…下午4点去教导处领取你们的课本,你们的学费华法教育会已经帮你们交上了。好了,祝你们生活愉快!”杨顺明转身离开去,两人好像听见杨顺明说了一句:又多了两个吃白食的家伙。

陈剑启将包扔在了床上,一屁股躺在了床上。而徐万平则是将包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放在床上,仔细的整理了起来。陈剑启昏昏的睡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课本已经放在了床头柜上,而徐万平则不知道去了哪里。看着徐万平整理好的床铺再看看自己乱七八糟的地方,陈剑启也收拾了起来。徐万平提着两壶热水从门外走了进来,陈剑启赶紧将两壶水接了过来,放在旁边。

“谢谢你啊!”

“嗨。你帮我去拿书,我还没谢呢。你倒先谢上我了。”

“没什么的,我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叫你。再说多拿两本书也累不着。”

“那不就是了,我帮你提个壶也累不着啊。得,得,你别说了啊!”陈剑启赶紧止住了徐万平继续说的趋势。“我们已经是一个宿舍的舍友了,没有必要还显得那么生分,对吧。”徐万平点点头表示同意。

新生入学,今年新来中国留学生并不多,把陈剑启和徐万平都算上,总共才八个人,也许是刚刚结束一战的原因吧!而且这八个人都被分到了一个班里。全班一共30人,除了这八个人中国人以外,其他人都是法国本地人。尽管人数差距很大,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歧视远道而来的中国留学生,而是热情和欢迎。当然还是有一些人对中国人的态度并不是很好。

他们入学的时间正值春暖花开的日子,所以一下课,几个中国学生就凑到了一块,这几个人中并不包括陈剑启和徐万平。他们两个正在收拾东西。“陈剑启,我们一会儿去逛街,怎么样?”扎着两尾辫的女孩儿宋月凑了过来。宋月是这八个人之中唯一的女孩儿,所以非常引人关注了,还有的就是所有人都很照顾她。宋月显得是那么的小家碧玉,大家闺秀,明显是从豪门里走出来的姑娘,不知道她的家人为什么会这么放心,让她一个出来闯荡。

“逛街?让我想想吧!”陈剑启将包背在了身上。“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样啊!爱去不去!徐万平,你去不去啊?”宋月将视线转向了旁边默默不说话的徐万平。“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一会儿我想去图书馆看看书。”“哼!你们两个真是穿一条裤子的。不理你们了,爱去不去。我们走。”宋月他们从陈剑启和徐万平的身边风吹而过。

“剑启,这个宋月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脾气?”徐万平看着宋月他们的背影,捅捅旁边的陈剑启。“她,反正她是个有背景的人。走吧!我们去图书馆,那本日语书我还没看完呢。”

在一条安静的胡同里。

“小姐,不要这么赌气好吗?公子很为你担心。”宋月气呼呼的跺着脚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旁边的地上,安静的躺着五个男学生。“告诉你,我不回去。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好好的玩玩呢?”“小姐,公子说一定要把你带回去,请不要让我为难。”“哼!公子,公子,你们就知道公子!我不回去,你们看着办吧!”说完,宋月甩甩袖子往外走,年轻人一个跨步又挡在了宋月的面前。

“小姐,公子说一定要让我们将你带回去,不要让我们为难。如果小姐执意要留下的话,那就请不要怪罪我们动手了。”年轻人拍拍手,又有两个和他同样服饰的人从暗处站了出来。“好吧!”宋月摊开手无奈的说。

“既然小姐决定了,那我们走吧!”年轻人让开了一条道。“那他们怎么办?”宋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那五个人。“请小姐放心,他们会有很好的处理的。”“恩。好吧!哎!又要回去,好不容易才能出来。”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一辆机车从她眼前晃了过去,她往后看了看,那年轻人离她比较远,宋月瞅准了一个空子,嗖的一下跑进了人群里。年轻人眼看着宋月消失在了人群中。“可恶!”这年轻人的一句咒骂似乎和他的身份有些不符。

五日后,上海某处,宋氏宅院。几个一看就是身手矫健的年轻人站在一位衣着华丽的人的面前。

“公子,小姐还是不愿意跟我们回来。我们也拿她没有办法。”其中一个年轻人在低头哈腰的向面前这个衣着华丽的人汇报。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她给我带回来吗!你们怎么回事儿?”被称为公子的人显得是非常的恼怒。

“这……公子,我们已经采取了特殊的方式,可是被小姐找了空子跑掉了。人那么多,就跟丢了。请公子恕罪。”年轻人低声下气的说。

“一群废物!我们宋家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算了吧!随她去吧!你们也算是尽力了,都出去吧!”几个低头站着的人向门口退去。“等等。”那公子叫住了几人。“你们给我多派几个人,去保护小姐。如果她出现了什么情况,你们也就不用活着回来了!”几个人身子一冷,说了声:“是。”就匆匆忙忙的从屋子里退了出来。房间里,那公子在自言自语:这个丫头,算了,还是随她去吧!过两年,玩腻了,也就回来了。就不操这个心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几个中国人围在了一起,就听宋月在发表着高论:“你们知道吗!再过两天巴黎和会就要召开了。咱们国家作为战胜国还可以参加呢。”宋月的消息还真是很快。“我们还派出了十几个人代表团来到巴黎参加,可见政府多么重视。”

“重视管什么用?看看参加会议的都有谁吧!英国、法国、美国,这些帝国主义国家,看看吧!哪个有可能向着我们中国说话呢!我说,只要不再丢掉现有的权利,就好了!”郝思远吞下了一个馒头,随即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眼镜,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吧!我说,青岛还有台湾的主权一定可以拿回来了。”分头的张尧在旁说。两个人互相不甘示弱,争论了起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早知道就不跟你们说这个事情了。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还像什么?”宋月的话在这些人里面那是说一不二的,两个人马上闭上了嘴巴。当然这里面的人是不包括陈剑启和徐万平的,他们两个并不买宋月的账。

数日后,巴黎和会的内容不胫而走,众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青岛的主权不仅没有从德国人的手里收回来,而且还到了日本的手中。台湾的主权更不用说了,还是牢牢的掌握在日本人的手中。一时间,群情激昂。1919年5月4日,在中国大陆,北京举行了一场规模非常大的抗议游行活动。几个热血青年走在游行的队伍的最前面,高喊着打倒卖国贼的口号,后面的青年们高举着横幅,声潮是一浪高过一浪,几百个荷枪实弹的军察拦在了游行队伍的前面。游行队伍渐渐的停了下来,但是声音却依然没有停息。一名军官用硬纸壳卷成话筒,大声的冲游行队伍们叫喊着,可是他的微弱的声音怎么又能抵得过青年学生的口号呢?

这位军官将手中卷成的简易话筒扔在了地上,冲着站在他后面的军察们歇斯底里的喊:“不能再让他们过来了,如果他们再往前走一步,就给我抓,给我抓!”众军察轰然应诺。青年学生们望着气势汹汹的军察,并没有被吓到,而是继续踏着自己的脚步向前走去。那位警官大手一挥,众军察挥动着警棍向那些手无寸铁的学生们跑去,领头的那几个学生一下子被军察按倒在了地上,棒打脚踹总之一切殴打方法都涌了出来。游行队伍被这一冲,冲得是七零八落,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秩序,和那些军警们对峙了起来。在另一边却是另外的一番场面,那些青年学生们已经将几栋房屋点着,火势越烧越旺,那些军警匆忙的赶到了火场,但是他们已经来晚了一步。那些房子被这大火是烧得一干二净。

同样的游行示威也发生在了法国巴耶这个小镇,不过人数却是少了许多。几十个人聚集在巴耶小镇的广场上,除了当地的一些华人外,大多数都是在巴耶中学的留学生。宋月和几个人在街道上向路人发放着传单,法国人逐渐的停下了脚步,看着广场上的这些人。宋月看已经差不多到时候了,走到了人群的中央,激情飞扬的向人们演讲。外面站着的徐万平碰了碰陈剑启,朝中间的宋月努了努嘴。“你说,她说这些有什么用?什么同情?什么好感?哎。真没有想到她会说这些。你看国内,打倒列强,那多有气势。”“话可不能这么说,在国内那是一种氛围,现在我们可在别人的地盘上,如果说那些话,恐怕我们这些人不出几分钟都会被抓起来。”

“我们中国人和法国人是友好的,世代都是朋友。虽然现在我们中国处于混乱当中,政局还在动荡,但是过不了多久,我们中国就会恢复正常,在政府的领导下再次踏上世界强国的行列。现在一些国家不顾我们中国人的感受,把我们固有的领土强行转让给了一些国家,如果法国也有领土转让给了别人,大家会怎么想?”洛林和格尔纳斯是法国被割让给德国的两块领土,这永远是法国人的心中的一个痛。在这次的和会上,这两块土地竟然成为了军事共管区。“大家都有经历,真的希望能够帮助我们中国度过这个难关,以后等中国强大了,一定会还给大家的。”宋月的话也许给法国人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会不会有效果却不得而知了。

“什么道理啊!”徐万平一拳击在宿舍的墙壁上。“你说我们自己的事情还要去求着别人,凭什么?难道我们自己就不能解决呢!”

“别埋怨了,这就是这个社会,我们的国家还很弱小,现在只能是听之任之,不过我相信在巴黎和会上的那三名外交官还是有中国人的骨气的。现在我们这个国家,也许真的只能是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吧!”陈剑启将从徐万平那里拿来的其中一本《新青年》翻了出来。

“共产主义?”徐万平反问。那本书他并没有细翻,不太清楚里面还有这个一个词语。

“对,就是共产主义。你看这上面李大钊先生写的有关布尔什维克,那是多么伟大的主义,我们应该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布尔什维克,去了解共产主义,用马克思主义和列宁思想武装自己。不过让更多的人去了解之前,你要先看一看的。”

徐万平拿过了那本《新青年》,翻开了其中的扉页,在上面赫然写着《论布尔什维克的精神》李大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