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扭着解放脚行路的女人---对他的复杂情感

婆婆与教授分手以后许多年她都没有得到过教授的消息,到了文化大革命的68年“清理阶级队伍”时,两个来自河南的不速之客找到了婆婆,他们是外调人员,来调查文老师的历史情况。


原来,文先生自在大革命失败后因与共产党人有交往也受到了白色恐怖的威胁,他离开了武汉流落各地以教书为生,又娶了一个妻子,这位妻子给他生了一大堆孩子,到解放以后他来到了河南的一所职工学校教书,因孩子多生活十分的困难,在文化大革命中虽然没受到冲击可因历史经历复杂而被调查。


婆婆很谨慎的向那两人说了说当年的情况,只是说:李达那些共产党人当时都是大学里的教授,是文先生的同事,他们在一起干什么我一个家庭妇女不清楚。再说我在1927年以前就和他分手了,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婆婆虽然应付着来人的提问,可一有机会还是打听文先生的生活情况。来人走了以后,婆婆坐在小板凳上眼睛迷惘的望着窗外,很久很久的一声不出好像在深思着什么,直到那时顽不懂事的我提醒婆婆我饿了,她才从思绪中惊醒过来慌慌忙忙的进厨房做晚饭去了。


后来听妈妈说:婆婆听说文先生生活困难就找我妈妈商量,她想匿名寄一点自己的积蓄去河南,妈妈要婆婆再想想再寄。婆婆莫不做声了,后来她寄没寄钱我们都不知道。


那是一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婚姻,唯一的男人,那些俩人在一起的生活虽然我从没听她说起过,但这段感情,这段生活她怎能忘记又怎能不在内心深处留下深深的痕迹。别人很难猜透她对前夫的想法,我至今也想象不出她在离开他多年后,经过了多半生的坎坷,听到了他的生活状况后是怎样的感受。坐在小板凳上沉思的她那是已是七十岁的人了,经历分手后几十年的艰难坎坷,饱经风霜,也许到了这个岁数已知天命,对生活,命运,感情等等与我们有不同的感触,非我们这一代人所能想象的了。


但此时生活在比他境遇更好的她能想到拿出自己的辛苦钱去帮助他,其中的心情可使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女人同情他人的情思,一种情操高尚的大度,一种对命运的回答。

离开了丈夫,从一个教授太太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娘家是回不去了,一个单身女人在武汉这所大城市里能去那儿生活呢?有人给婆婆介绍到别人家去做佣人。对于那些请得起佣人的人家来说,一个有点文化,干净利索的单身女人是很好的佣人人选。就这样,婆婆脱下华丽的旗袍换上普通的布衣走近了大户人家的厨房做起了繁重的杂务。


从二十年代末到解放,婆婆一直在人家家里做佣人,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生活所需,我很难听到婆婆讲她那些年的生活经历,也许多年的佣人生活使她养成了不愿多言的习惯,也许她骨子里对自己的遭遇深深的有一份我们不能理解的自悲,也许对过去生活的感受对我们这些生活在蜜水中的人说了也是无用,也许提起走过路她不知如何诉说,总之,她那二十多年的生活我只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摸索着她的足迹,武汉,天水,成都。。。。她一定是走过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的苦,受到了很多的屈辱,但她还是用自己的双手挣得一份生存,挣得了一个生活,坚强地走了下来。


她不渴望自己的家庭么?不渴望男人的爱么?不想有自己的骨肉么?不想过一种体面安定的生活么?


会的,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会的!


在她人生经过的新中国以前的时代,女人都是从属于男人的,三从四德,相夫教子,生儿育女是那个时代女人生活的全部,家庭,丈夫,孩子就是女人的一切。


从清末到民国,女人脚的变迁就说明了旧时代女人行路,生活之变迁之艰难。那缠裹的骨折肉烂,畸形而无法大步行走,终日裹在厚厚的裹脚布里的小脚曾被多少文人墨客,风流骚人津津乐道,笔书不穷,说什么民族特色,传统文化,女性美。。。。。。


狗屁!残忍的将女孩本该自然发育的脚缠裹起来,折断脚骨,任其流血化脓变形,人为的造出一双“三寸金莲”,使她站立时间不能长,走路不能快,干不了体力劳动为的是什么?就为的女人在走路时扭动包裹在裙中的屁股,让男人们欣赏,让男人产生性幻想,就为使男人们在床上和私下里可以把这畸形的人造物当成一种玩艺儿把玩。


大清变民国了,革命了,变革了,女人放足了,脚放开了,展现在她们面前的生活之路就开阔了么?否!没有丈夫就很难生存,要想自食其力只能做粗笨的体力劳动,或者是伺候那些强者。踩着天足生活行路的女人们仍然摆脱不了几千年文化的束缚,而那些从思想观念到脚都被旧时代紧紧束缚着的女人们要想有一份真正的生活何其难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