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5年10月5日,地处山区的人们都紧张地进入了秋收时节。在通往兴义镇保家炉村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到处可以看到辣椒地里已经熟透了的红辣椒。


--------------------------------------------------------------------------------


手记:


在整理谭德权兄弟俩照片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很矛盾,我多次问自己要不要把这些事情写出来,因为心底深处我一直对这兄弟俩有着很深地愧疚!


2005年10月5日我第一次见到谭德权兄弟俩,又匆匆在那一天告别。虽然临别时我掏空了口袋里的钱,无奈的是囊中羞涩,只有几十元。当时我是临时去丰都举办的第十四届鬼城庙会当志愿者。在志愿服务的空闲时间,我去大山里转转,带着陪伴我多年的经常会出故障的旧数码相机去拍摄山区里的农户,想记录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就这样我认识了谭德权和他的二弟谭德益。可由于当时的我缺乏经验也很少和他们交流,只是记录下了他们当时所说的话,而没有去问更深一层次的问题。


临走的时候,我对谭德权两兄弟说我一定会再次来看望他们的。告别兄弟俩不久我就回到了北京,火车票还是当地的一位朋友帮助买的。


回北京后我在感恩中国网站(www.owecn.com)最初的模式我的个人博客上刊登了谭德权两兄弟的事情,可最初的感恩中国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刊登的报道也没有人关注。后来由于网站的免费空间到期,刊登的数据也丢失了。虽然在此期间我曾委托当地的朋友去看一下谭德权兄弟俩,看能不能给一些照顾。


2007年3月17日,终于在北京的好朋友徐哥的大力帮助下,我再次来到了重庆丰都去看望一直让我牵挂的谭德权两兄弟。春天来临的大山里,绽放了许多美丽的豌豆花和梨花,可是我无心欣赏一路美丽的景色,只想快点见到这两兄弟。


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才走到兄弟俩的家,当我看到兄弟俩居住的房屋时,心里非常激动,当时最大的想法就是先请他们好好吃一顿然后再看能不能通过感恩中国这个平台给他们一些希望。可没想到居然是在我离开丰都的那一年,在我告别他们两兄弟不久,谭德权兄弟俩就相继离开了人世。


站在破旧不堪的房屋内,我一下子泪流满面。看着他们两兄弟当初睡觉的房子,那到处垂落的塑料薄膜、地上的草屑和厚厚的灰尘,我的眼前浮现了第一次见面后告别时他们兄弟俩悲戚茫然的眼神,没想到那一次竟然成了诀别。


离开谭德权兄弟俩居住的房屋,屋外已经聚集了一些因为我这个外地人的到来而感到好奇的大人和嘻闹着的孩子们。在热闹的人群里有村民笑着告诉我,他们兄弟俩是因为没有吃的东西加重了病情而导致死亡的。


春天来了,山里的花开放了,山里的人们为春播秋收做着准备,一派热闹新荣的景象。而相依为命的兄弟俩已经永远的离去了,甚至走了之后连骨灰都不能埋在这片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已经绿意葱葱的山林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