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号”拍卖,“拍”出了谁的吉祥?

十多年前,在中华大地上曾刮起一阵阵“吉祥号”拍卖风。那时,凡是带有8和6的车牌号、电话号码等,就都被视为“吉祥号”,8字6字越多越“吉利”,因而也就越值钱。此风受到舆论批评后,才有所收敛。十多年之后,“吉祥号”拍卖风又回来了,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春市的青岛路、崇智路是号贩子集中的地方,号贩子徐女士拿出这个要价6.8万元的号码13××4444444。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再掀“吉祥号”拍卖风 所得款去向受关注


日前,湖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对湖南汽车“吉祥号”拍卖。据介绍,按照湖南省人大通过的有关条例,公安交警部门已经将全省“三个联号”和“双联号”等“吉祥”车牌号全部锁定。在郴州市、怀化市等地,也在开始尝试通过公开拍卖方式发放“吉祥号”。在这些试点城市,“吉祥号”车牌高的拍到了6万元/个。


“吉祥号”拍卖风有愈刮愈烈之势。内蒙古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在去年拍卖了159手机号段的50个“吉祥号”码,共拍得46.55万元;广西壮族自治区电信有限公司南宁市分公司从几千万个电话号码中挑选了约50个“吉祥号”,进行了公开拍卖;中国联通石家庄分公司、海口市也纷纷开展了拍卖手机和车牌的“吉祥号”活动……


湖南交通警察总队称,拍卖所得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全部上缴财政,纳入交通事故逃逸受害者救助专项基金。全国其他地方拍卖方也都表示拍卖所得款项将用于公益事业,比如捐助贫困大学生、新农村建设等。采访中,很多百姓希望有关部门能管好用好这些款项,而不是拿这种公共资源赢利,或者仅仅是打着做善事的旗号进行炒作。


据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所长王长久介绍,呼和浩特首届吉祥车牌号拍卖所得的资金都上缴到自治区财政厅,纳入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此外,还将根据车牌号的资源性,不定时举办这样的拍卖会。


内蒙古某集团一位老总在内蒙古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以6.5万元拍下了一个手机“吉祥号”。他说,一方面自己拿到了喜欢的号码,另一方面则希望这笔款项能真正用于捐助贫困大学生。


内蒙古通讯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处长杨文玉认为,一方面有人需要“吉祥号”,另一方面主办方能把拍卖所得款项用于公益事业,这可以说是一种双赢。他表示,这种“吉祥号”的拍卖活动,最为关键的是一定要让所得款项的去向透明。


吉祥号”拍卖的合法性存争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最贵的车牌出现在去年8月浙江温州的一次拍卖会上,“浙C·88888”最终被一位自称是鞋厂企业主的陈先生以166万元拍下,加上5%的拍卖佣金,该车牌价格达到了174.3万元,这个号牌将挂在与牌照几乎同等价值的宝马760上,那么,这辆车很可能成为宝马最贵的760。 (来源:广州日报)


与此同时,关于拍卖“吉祥号”是否合法的问题再次引起了人们的热议。赞同者有之,反对的声音也日益高涨。


内蒙古河洋律师事务所主任何绥生认为,拍卖“吉祥号”的做法可能会产生一个示范性的作用,“吉祥号”将回归于公共资源的属性:通过拍卖产生的收入用于实现公共利益,“吉祥号”的私益性将受到束缚。但要考虑“吉祥号”所产生的利益被谁占有,被谁使用了,如果是把这种公共资源用于公共事业,那应该是值得提倡的。


过去一段时间,因为“吉祥号”的迷信色彩,法律或规定禁止“吉祥号”的公开市场交易,但私下里,“吉祥号”仍在悄悄交易。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堵不如疏,禁止公开的交易只会助长腐败而不会促使公正,也不会促使迷信的消失。拍卖“吉祥号”的做法,从某种程度上说体现了公正性。


内蒙古慧聪律师事务所张献华律师则不赞同这种拍卖的做法。他认为,有偿拍卖“吉祥号”车牌有违法之嫌。机动车号牌仅仅是一组数字、字母组合而已,它的发放属于政府管理机动车的一种行政许可方式。《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行政许可不得收费,除非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


此外,有偿拍卖“吉祥号”车牌,有政府权力滥用之嫌。从法理上讲,一种公共资源之所以可以通过拍卖的方式许可他人获取并利用,是因为它是有限的且利用者可以从中获益。但是,机动车号牌本身不能使使用者从中获得经济利益,它仅仅是许可机动车的所有人可以驾驶该车上路行驶,如果利用该车从事经营,还必须依法申请办理其他相关的证件。


“采取拍卖‘吉祥号’的方式筹款,无疑是人为地在助长一种迷信气焰。”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阿尔泰说。他认为,作为政府部门,为老百姓办事一定要重视获得某一结果的过程和手段的合法性、正当性,哪些东西能进入市场,哪些东西不能进入市场,政府必须划定严格的界线。对于某些号码、数字的吉凶,应当通过正面的宣传教育逐渐淡化人们的迷信意识,而不能通过这样一种政府行为去推波助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8日,银川市民在展示自己选择的车牌号码。 当日,银川市公安局车管所正式启用机动车车牌号自主选号系统,车主可根据个人喜好自主选择车牌号码。 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一位网友曾经被“吉祥号”折腾得够戗。电信局派送给他家新装的电话号码后四位数是5474。5474听起来像是“我死妻死”,他觉得太不吉利,必须更换。按规定,他交纳了500块钱的附加费后,为了让妻子高兴,选了个5788,听起来像“我妻发发”!怎料遭到同事“放着美味大菜不吃,要吃爸爸……”的嘲笑,于是他又选了一个5266,求个“顺”。但妻子却发了火,原来他岳父的小名叫“六”,5266,我儿六六……后来他猛然醒悟:“4”在音乐音符中不是也唱“发”吗?于是,他恳求电信局把5474(我发妻发)号码再次调给他。哪知工作人员却告之:“这个号已归入“吉祥号”系列,你想要需再交500块钱附加费……”


相信很多人看过上面这个例子后不禁要问:现在的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对10个阿拉伯数字迷信到这种程度?更有甚者,一掷千金购买所谓的“吉祥号”。


66大顺;888,发发发……类似6、8这样一些带有传统文化色彩的吉祥数字,时下已成为人们挑选手机号、车牌号,甚至办理证照刻意追求的号码。


满街跑的“吉祥号”、“特权车”,要有“门路”的人才能搞到,这是眼下老百姓最痛恨的“马路腐败”之一。


“确实要刹刹这股‘吉祥号’的拍卖风。”阿尔泰说。他分析,之所以会出现热捧“吉祥号”这阵旋风,主要是人们过于迷信数字,而为了迎合那些“吉祥号”的“迷恋者”,一些人伺机开拓了拍卖“吉祥号”的市场。事实上,在电话号、车牌号、证件号的持有者中,也许有“发财”的,这尽可以往“8”字上贴金;但其中生病的、发愁的,也不少见,这能不能与“8”相联系呢?其实,这些数字用作号码只不过是一种符号,本无吉与不吉之说,完全是人们根据自己的主观愿望对它的美化和神秘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