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到底是大军阀??爱国将领??还是仅仅只是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公子哥儿而已??

——解读张学良将军之身份兼驳“预备役海军上校”的“公子哥儿论”

事情的起因是上校同志的一个帖子([长城原创]今天是什么日子?http://bbs.tiexue.net/post_2448509_1.html),是说“九·一八”的。涉及到对张学良将军的评价问题,将其直接定性为了一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公子哥儿了。因与本人的观点极其相左,这两天想了下,还是决定开楼批驳。

砸上校同志的楼,且不说上校本人如何如何,我自己定是要被众“上粉”“上迷”们挫骨扬灰,鞭尸三日的。然我不入油锅,谁入油锅??(油炸蜥蜴啊,就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流口水的哈)

对于张学良将军这个历史人物来说,作为奉系军阀领袖张作霖的大公子和接班人,手握整个东北军和东三省的张少帅,有人有枪有地盘,人事财政司法等也自成体系,这“大军阀”的帽子,似乎是扣的上的;自从名传千古的西安事变以来,其“爱国将领”的身份,也颇为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和认同;而有个土匪军阀的老子,纨绔子弟的出身,吃喝嫖赌风花雪月“赵四风流”。。。再加上这上校同志的极力推荐,这“公子哥儿”的帽子,似乎也是形状样式颜色大小正合适也。

那么,到目前为止,摆在少帅面前的,就有“大军阀”,“爱国将领”和“公子哥儿”这功能作用皆各有妙处的三顶大帽。本文就试图以下面这些,张少帅前半生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为凭,来帮少帅大人选下帽子:“整军经武”,“郭松龄倒奉”,“皇姑屯”,“东北易帜”,“杨常事件”,“中东路事件”,“中原大战”,“九·一八”,“西安事变”。。。

一.“整军经武”:

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被打得大败的老张,在有力挽狂澜之功的小张建议下,决定“整军经武”。这“整军经武”实际上就是由小张主持的。改革军制、整顿纪律、严格训练,培养人才,筹建海空军。。。我们都知道,“九·一八”中,“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连同大批军火、二百六十架飞机,一夜之间,全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之手。。。”那么这雄厚的基础是怎么来的呢,当然不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无疑是张氏父子两代苦心经营的结果,其中小张自是功不可没。

其后小张等人率兵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打败直军主力,一雪前耻。这个,大概就是上校同志说的,“内战中军阀混战靠东北军人多,还能占点地盘”吧。其实当时直奉两军,各有优劣,说不上谁就一定强于谁。但是请注意,当时直军两大主帅之一,可是有后北洋时代第一名将之称的吴佩孚。就算输了,个人认为,老吴在军事上的造诣,也非老张小张辈所能及也。

眼见爱子有如此做为,乐的老张直树大拇指:“小六子直行!”以此才干功绩,若是硬要戴顶帽子的话,可能也就“大军阀”有点靠谱, “公子哥儿”??呵呵。。。那时小张,也就20出头而已。

二.“郭松龄倒奉”:

对于1925年末的“郭松龄事件”来说,一般是叫做“郭松龄反奉”的多些。但个人觉得,比之“反对”,“打倒”似乎更为有力,也更符合郭松龄这位“奉系第一悍将”的本意。

对于这位奉系第一悍将,蜥蜴一直是将其和那位“桂系第一悍将”并称的。一样的勇武耿直可敬,也一样有带悲意的可叹。。。

小张心折于知识人,而郭松龄正是学识丰富。郭为人正直、严肃,凛然有一股不可侵犯的气概,也正是张所最欣赏的一面。郭大张十九岁,并做过他的教官,对张来说,郭正是他所需要的亦师亦友的理想人物。张时常说:“郭松龄就是我,我就是郭松龄。”张对郭推心置腹,信人不疑,而郭对张则死心拥护,真是相得益彰。

倒奉一事,本就是投奔过孙中山,向往国民革命的郭松龄,所做的一大义举,与早些时的“冯玉祥到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外连爱国将领冯玉祥,率奉系“新派”和七万奉军精锐临阵倒戈,雷霆一击,欲将老张和以杨宇霆为首的“老派”全部打倒,扶“新派”领袖小张上台。然后郭主军张主政,两人联手改造奉系,共投国民革命之大举。。。“成则公之事业,败则龄之末局”。真是个热血豪胆的大丈夫!!

能成为“新派”领袖,被老江湖的老张所青睐,又受颇有眼光的郭松龄之推重,小张这“公子哥儿”当的,可着实不简单啊。

三.“皇姑屯”:

这个,也是大家所熟知的事情了。狼子野心的日本人,将不听话的老张直接炸死。被大家所忽略的是,小张接班过程的艰难与惊险。此时之奉系,外有日本人之虎视眈眈,内有杨宇霆一帮人的兴风作浪,风雨飘摇,人心浮动,直好比那三国时孙策新亡之东吴。可当时的孙权,内有张昭外有周喻,外带一大帮忠臣老将的拼命维持,而且内部的反动派中,连个有分量的人都没有。

那么谁是小张的张昭周喻呢??

恕蜥蜴眼拙,未见!小张倚为长城的奉系“新派”,经郭松龄一役,而七零八落,元气未复。数来数去,也就一老好人似的“老叔”张作相了。

那么这样一个刀光剑影的权利交接过程,我们为什么会一直觉得好象风平浪静,理所当然一样呢??

呵呵,以本文篇幅计,多的不表,反正这种大场面,绝不应该是个只会风花雪月的“公子哥儿”能撑的下来的。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因“皇姑屯”与小张生日是农历的同一天,故小张从不在这一天过生日。

四.“东北易帜”和“杨常事件”:

这两件事,因发生的时间和其他一些关系,还是一起说的好。

先说,“东北易帜”。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了,维护祖国统一的爱国义举,这个没什么异议吧?!啊,既然是爱国义举,这“爱国将领”的帽子,倒有希望戴上的哈。

刚“东北易帜”不久,小张突然发难,武力处决了在奉系中举足轻重的杨宇霆和常荫槐二人,这个就是“杨常事件”了。

为什么杀他们??

“妨碍统一,阻挠新政”,这个有争议,不表。

上面说了,“皇姑屯”后小张接班时,杨宇霆一伙有一场“逼宫”大戏,内部权利斗争嘛。还有郭松龄倒奉,兵败被俘,小张本是要极力保全的,可那时被老张迁怒,自己差点就自身难保。结果郭被杀,还是与爱妻一同上的路。这里面,素不郭不和的杨宇霆,起码一个“秦烩”的角色。

新仇旧恨藏心头,平时又一直没对上眼过,杀他们,不奇怪。

问题是,杨常都是奉系中根繁叶茂的宿将,尤其是杨宇霆,更是老张的左右手,奉系的“小诸葛”,“士官派”的领袖,“元老派”的巨头。杀他,岂是容易的??

此次小张以雷霆手段突然发难,将其势力全部连根拔起。“公子哥儿”??呵呵。。。

五.“中东路事件”:

终于到了上校同志盼望已久的“中东路”了,“他与外军打,“中东路”被苏军打得一败涂地”,呵呵。

“中东路事件”,不管其中有当时私心他意,却实在是为收回国家主权的。

上校一边说小张“对日军更是忍气吞声”,一边又对其自动挑起“中东路”并“被苏军打得一败涂地”,不以为然。这老毛子什么时候比小鬼子好欺负了??

另外,小张是受老蒋唆使才挑起“中东路”的,这个是可信的,不然此举就显得突兀的很了。这也是与小张前后一贯的尊重中央的领导,维护蒋大哥(义兄)的领袖地位是相互符合的。

六.“中原大战”:

这场让中原生灵涂炭的大混战,不过是场新军阀之间的狗咬狗罢了,没什么好说的。

当陷入了僵局,决定胜负的关键,自然就是没卷入其中的最大军事集团,易帜后改名而成的东北军了。

于是在“二次北伐”中,被新军阀们联手赶回关内的老奉系新东北军,顿时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请注意,此时无论对小张,还是其领导的东北集团来说,真真正正的走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

联刘抗曹,啊,对不起。联冯阎而抗老蒋,这个有中央正统名义在手的,全国最大的实力派的话,将老蒋赶出华北是肯定的。其后几家瓜分华北,中国又一个三国时代就将来到,怎么看怎么是一条实现集团利益最大化,成为真正中华大军阀的康庄大道。

什么??联蒋后一样也可做中华大军阀啊??

那样必然老蒋一家独大,凭什么让人家放过你?!!

有联蒋大功?

人家桂系从广西打到平津,功劳不比你大啊?!!

是老蒋义弟?

呸!人家老冯还是老蒋义兄呢!!

。。。。。。

如此看来,这“大军阀”的帽子,是断戴不到小张头上的。

那么他为什么一定要联蒋呢??

按国内一些史学界的说法,是:“纯真的爱国主义激情和无私贡献”。蜥蜴也较倾向于其“是从“统一国家”“维护中央”的立场出发,决定支持蒋介石”的。这也同小张前后的思想行为相呼应,否则很难有一个较合理的解释。

那么由此看来,那顶“大军阀”的帽子,大致是可以抛掉了,而“爱国将领”的那顶,倒越看越觉得合适了。

这里说下上校同志所言的“对日军更是忍气吞声”。

这么说,实在有点“以今心度古人”了。我等各人,虽年纪有大有小,但毕竟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对日军之印象,多来自什么《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之类的,那小日本,好象也不怎么样。

而小张,毕竟是旧军阀出生,又长在恶邻环伺,虎狼在侧的东北。性格有些软弱是肯定的,做为一大利益集团的首领,手上坛坛罐罐的多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也是肯定的。

可以当时之大环境,以全中国人的精气神,又能怎样呢?

“皇姑屯”一事发,就不管不顾的带着风雨飘摇,人心浮动的奉系去和小鬼子玩命??

哈!人家巴不得呢!!“皇姑屯”那么大的事,人家几乎就是明着做的,就一点后手也没有??

其后局面一稳定下来,在“东北易帜”之前,就找鬼子报仇?

哈!东北一地,拿什么和日本这列强之一去打?你个要被打倒的旧军阀,要被北伐的对象,真和鬼子打起来,关内的衮衮诸公,到底是带着全部老本拼命来援啊??还是掩嘴在旁偷乐??

“东北易帜”之后去打??

你有中央命令吗??随便挑起“国际纠纷”,置中央与领袖于何地??置国家法统又于何地??

那土匪出身,一向无法无天的老张都没做到不能做的事,凭什么说小张就一定能做呢??历史人物的局限性啊!

说来说去,除了下面我们要谈到的“九·一八”外,还有什么可以铁板钉钉的说,小张对敌确实有软弱妥协退让以至卖国之举的呢??

七.“九·一八”:

说这个之前,先转一段,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1986年10月出版的,赵云声之《赵四小姐与张学良将军》里面的相关描述。

“副司令,军情十万火急,东北将士在等候您的命令!……”

张学良听着电话里的催叫,望着屋中人们一张张焦灼盼望的表情,他清楚人们的心在想什么,在盼望什么。

他知道,只要从他口中说出一个“打”字,东三省将士那早已郁积在枪口的愤怒就会倾泻而出,与日寇浴血奋战。这是人们所期待的,也是张学良渴望已久的为父报仇的时机!

他停下脚步,猛地将手向下一劈,似乎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从墙角快步走到电话机旁。他抓起电话,正欲下达反击命令时,一低头陡地看到了玻璃板下压着的一帧照片。这是张学良去年抵达南京时与蒋介石合照的,蒋介石穿着戎装,旁边的横幅上大字标语是“欢迎竭诚拥护中央的张副司令”。看着这张照片,张学良怵然一惊!

蒋介石那双眯起的眼睛,仿佛在紧紧地盯视着自己,似乎在说:难道你不想服从中央了吗?张学良打了个寒噤,他情不自己地抬起左手摸了下西装上衣的口袋,这里装着蒋介石昨晚打来的电报,他重申如遇日军挑衅不准抵抗之意。这时,张学良的左手就象被烫了一下似的,连忙从胸部放了下来。伴随着这一动作,张学良刚才的冲动消失了,他对着话筒的语调变得象背书一样机械而又没有生气:

“目前沈阳空虚,抵抗无益,请转告各级将士,应避免冲突,勿逞一时之愤,忍辱负重,以待‘国联’处理。

总之一句话,不要抵抗!”

这几句机械的命令,好象耗尽了张学良全身的力气似的,只见他手足颤抖,脸色惨白,身体一软,瘫坐在了电话机旁!

人们连忙拥过去,将张学良搀扶到长沙发上。

这个没查到出处来历,却在好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大致的描述,大概是先前国内史学界的比较认同的说法了。和小张一以贯之的尊重“中央”的领导,维护蒋大哥的领袖地位是相互符合的。“东北易帜”前后如此,“中东路事件” 前后如此,“中原大战” 前后如此,甚至是西安事变后只身陪蒋返京也是如此。就是连傻子都知道去南京肯定凶多吉少啊!!

关于老蒋的那份“密电”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

“先内后外”的说法,大家都知道了,除了这个以外呢?

“中原大战”后,除蒋外全国最大的实力派是谁??正是“中原大战”后势力大涨尾大不掉的东北军。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先内后外”的“内”,谁说不包括东北军了??

怎么办?

打?

且不说还有红军和大小军阀的牵制;也不说“中原大战”后实力受损的蒋对实力雄厚的东北军多少有些顾忌,还有那卸磨杀驴的骂名;就是打赢了,东北军象以前一样,直接来个全军退回关外,再怎么办??进退两难啊!!

唆使张打日本人,再借鬼子之手除张??

且不说可操作性太小,风险太大,要是真的关外大打,使得全国抗日情绪高涨,万一真的假戏真做弄成了全国抗战之局提前来到,岂不天大笑话??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令其撤退。

其后东北军失东北之根本,思家乡之父老,背全国之骂名,如此无根丢魂之军队,何足道哉??那后来的令东北军打红军,无非是“驱虎吞狼”之计也。

所以,釜底抽薪,才是上上策也。

上校的“公子哥儿论”,其撒手锏就是:“直到张学良临死前对哈佛教授口述了回忆录,才说明了真相:不是因为有什么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完全是由于张自己决定不抵抗。 ”

首先,对于那什么回忆录自传啥的,我的一贯态度是,按其出书人出书目的主客观条件等,分别按:“笑话”,“传说”,“小说”,“旁证”,“间接证据”,“证据之一”来区别对待,就算是最可靠的,其中各个点,也要具体分析,批判的继承嘛。而光以一纸甚至一语来定乾坤,是要不得的。且不说其受历史条件和主客观因素的限制,最起码,“最难测度是人心”。要真的写回忆录的人,都能绝对客观准确无误,那岂非人人都是太史公了??啊,错了,就是太史公也做不到啊!!

比如说,上校同志说小张不回大陆的原因是:“如果回来有脸面对祖宗,人民?”你怎么就知道肯定是为这个呢??要我说,什么近乡情乏啊,什么物是人非啊,什么因故受阻啊。。。合理不合理的解释,我可以说出千百条来,“最难测度是人心”。 至于“怪不得他甘愿被老蒋囚禁半生”的“甘愿”二字,就更是唯心了。

上校既然那么推崇那本回忆录的话,就不会没注意到,不断出现在书中的,老蒋对我“是真的好”“真是很好”,“真是好”诸如此类的词汇吧。蒋张二人,私人感情多少肯定是有的。别的不说,西安捉蒋轻易得手,未尝没有对张的信任在里面,要知道蒋是相当多疑的。再看看张杨捉蒋后的不同遭遇,一个全家及秘书全家一起遇害,一个好吃好喝半生软禁。你也许会觉得那是生不如死,但在蒋来说,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所以我的推测,张这样说,就是其在半生风雨半生软禁后,在大限将至时,一切都看的过于淡泊了,唯一在意的,大概之有故人的情意,比如蒋大哥的。因此这样说颇有为蒋顶缸之嫌。那为什么临死才说呢?死者为大,死无对证!张一直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啊!!

没有新的确凿证据出现前,最多只是推测而已。

最后的那个“西安事变”,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除了公认的事实外,该说的刚才也说了。

再说下,上校的结语:“崽卖爷田不心疼”。

首先,真的光是“爷田”吗?

“整军经武”,建设,战斗,维护。。。苦心经营的家乡故土啊!!(这个大家看下附录里面张的年表就知道了,这里不多表了)。

真的“不心疼”吗?

你信吗?!

若你真是通读了此文,“崽卖爷田不心疼”,欲加之词也。

1933年5月12日,在海外考察的张,自意大利致书王树翰称:“现虽寄身海外,但有三事尚不敢忘:一曰国难,二曰家患,三曰家仇。”

国难!!家患!!家仇!!

由此看来,三顶帽子,“大军阀”是早就丢掉了的;而由于资料的限制,“爱国将领”和“公子哥儿”,为唯物计,暂时保留。

那么能达成一致的结论:张学良将军,是一个旧军阀出生的,起码是个有一定爱国心的“公子哥儿”。这样的结论,应该没什么争议了把。至于“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大帽徽,则是肯定要拿下仍掉的。

PS:哎!还是平日里积累的太少了啊!!此番临阵磨枪仓促出手,又是象这样品评重大历史人物的大文章,心中着实心慌胆怯的紧。然做为一历史发烧友,面对这样一个与自己观点极其相左的历史问题,实不吐不快也。文中诸多荒谬偏颇之处,列位尽管拍砖砸楼好了。若真只是个“豆腐渣工程”,砸垮了事不要也罢。反正做为铁血砸楼界第一蜥蜴,平日里劣迹斑斑罪行累累的偶,早有必死之觉悟矣。

大蜥蜴

不好意思,发贴时乱了,掉了几个名词解释,补上:

奉系“士官派”:杨宇霆拉拢奉系中同是留学日本士官学校的留学生组成的,也叫“留学生派”。相对年纪较大,一般是算老派的。大多在奉系中位高权重,是老奉军的骨干。与之相对的是“讲武堂派”。

“讲武堂派”:由东北讲武堂派出身的青年军官主成。领袖是讲武堂学习过的张少帅,和战术教官郭松龄。是奉系中较为热血和进步的团体,“士官派”的死对头。后多参加了郭松龄倒奉。 倒奉失败后由张作相保护下来,没遭杨宇霆毒手。后多为东北军骨干。由于年纪较青,也叫“少壮派”。


本文内容于 2007-12-19 14:55:11 被xiyi99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