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失落的英雄---张国福[转贴]

追寻失落的英雄

题记:归去吧,英雄;归去吧,共和国永远的精英!

多情丰腴的东北大地啊,当年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大名叫张国福,或张国富,乳名叫虎子——离开了你的怀抱,他把自己的热血与青春,化做了你的荣耀与骄傲。如今,他又化成一捧净土,投入了你的怀抱之中。

他送给你大地母亲的礼物依然是荣耀与骄傲的花环;

他的英骨增加了你大地的厚重与芬芳!

——黑龙江省鹤岗市所属解放军全国特等战斗英雄张国福同志珍贵史料发现始末

上 篇

知道我这人好猎奇,好搜集些史料,一个偶然相遇的老同学,说给我介绍个东北打工妹,很传奇。

据她说,此人虽跻身打工族,可出身名门——乃父是全国有名的特级战斗英雄,叫张国福,参加了一九五零年全国战斗英雄、模范代表大会。会议期间,她父亲和其他三位英雄代表,曾有幸被毛主席请到家中座客,用餐。

我有些怀疑。这年月编故事的人太多了,而且她所编的“故事”又显然有点过气儿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东三环边儿的一家饭店里见面了。见了面,第一印象还蛮不错。

我虽不学无术,可一般历史知识还有些。一番交谈,我相信她所说的是真实的。原来她父亲刚刚在三O一医院去世(1998年7月11日)。她还沉浸在丧父之痛的阴影中。

人都有倾诉的心理需要。我们的话题就围绕着她父亲的故事展开,缠绕。

她父亲十六岁参军时,正赶上那场中国向何处去的大决战拉开序幕。她爸爸在所参加的第一场战斗中,就活捉了敌中将赵伯昭;在而后的一次我军遭敌伏击的危险形势下,他又凭着个人的机敏与勇敢,使全连官兵化险为夷。他个人军旅生涯的光辉顶点是辽沈战役中的胡家窝棚战斗。当时敌我双方犬牙交错,混战一团。面对敌人的一个火力猛烈的据点,我军的数次冲锋都被压了下来,许多战友倒在了血泊中。张国福凭着个人的大智大勇,愣是只身冲了进去。在敌人因惊恐而熄火的刹那之间,后续部队纷纷压了上来。叫人没想到的是这儿是廖耀湘兵团的指挥部!这场战斗的胜利,瘫痪了敌军的指挥中枢,从而推进了整个战役的进程。

这次张国福荣立了特等功。被军史上称之为“起了天大作用的人。”这场事关全局的战斗,被后来史家称为奇迹。在经典史诗影片《大决战》中,这一史实也有所交代。

在而后的湘西剿匪,朝鲜战场¼张国福也都留下了传奇般的故事。

就是在那次的英雄代表大会上,向来风趣幽默的毛泽东主席把张国福从代表的人群拉出来,让他与周恩来总理并肩站在一起。毛主席一脸严肃的打量着。张国福很紧张,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半天,毛主席才一脸灿烂的笑着说:

“高矮差不多么。”

领导人、将帅们、代表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个国家的最高军事统帅就这样向他的一名英雄士兵表达着自已的厚爱与希望。

战争结束后,作为军事精英他被部队作为重点培养对象,送到了湖南衡阳炮校深造。可就在这前程似锦的人生阶段,张国福毅然告别了部队,回归了生他养他的黑土地。从此隐姓埋

名,过起了生儿育女,柴米油盐的日子。

我始终奇怪,这样一个战功卓著,前程似锦的英雄人物,怎么会隐姓埋名去鹤岗当一名普通的矿工呢?而且一直默默无闻到生命的尽头?

答案已经被老英雄永远地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他留给子女的是一段段舔牍情深的记忆碎片。

张艺凡——我眼前这位女友,永远也忘不了她童年的往事。鹤岗的冬天寒冷而漫长。半夜,在暖乎乎的被窝里,在睡梦中,他们被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冰醒。原来出差十几天的爸爸回来了。他给他们带来了千里之外的苹果。每个人的枕前放一个。

这最甜美,最沁人心脾的父爱!

家中的房子漏了,爸爸端着一锅滚烫、冒烟的沥青蹬梯上房。不慎沥青锅倾斜,撒在了他赤裸的前胸上。在老伴儿、儿女的惊叫声里,他镇定地把锅放平稳后,才去抚摸胸前的沥青,结果胸前连皮带肉掉了一片!

处乱不惊,对于痛苦与艰难的承受与忍耐,是父亲留给儿女们最宝贵的财富。

多年战火的硝烟,在这个东北大地长出的金刚铁汉的胸膛里埋下了恶种,一九九八年春节前后,刚满六十七岁的老英雄,就干咳发烧,鹤岗市大小医院都看遍了,就是治不好。在鹤岗市矿务局的关怀下,子女们送他到了北京。共和国不会忘记自已的功臣,由军委总政出面,把他送进了三零一医院。

可一切都晚了,他已是肺癌晚期,他的胸膜较正常人厚近十倍!

我问张艺凡,你爸爸当年的军功章,立功证书还有吗?

她充**憾地说,没有。打他们记事以后,就没见过爸爸有这些东西。

今天的人难以想象,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对于生活的追求竟是那样的单纯而执着,当国家需要他的时候,他去了,他舍生忘死地献出了自已的一切;大功告成,他走了,走得那么心平气和,心怀坦然。他的胸怀,有如东北大地那般厚重而广袤,朴实而富饶。

作为当代人,讲究生活质量与价值已经成为一种时尚。那么,这质量与价值又怎样去体现呢?红尘滚滚,物欲横流,欲壑难填。为了这种质量与价值,多少人因校不准人生的坐标,让我们付出了太多、太沉重的代价。

我很敬仰张国福这位平民式的英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忘记自己的英雄与先贤。这是我们中国五千年魂魄不散,绵延不绝的血脉。

我答应她,帮她找寻她父亲的史料,我判断,这样一个英雄一定会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留下印记。可是,一晃四、五年过去了,我也没找到这方面的史料。

可我一直在找。

佛家讲究一个“缘”字,我不信佛,可我信“缘”。

我爱逛潘家园旧货市场的旧书摊。所以如此,不是因为这里的书便宜,种类繁多,而是有时你会买到一些有特殊标记的书,教你兴奋不已。我就在这里买到过几本很有收藏价值的书籍。

那是2003年一个乍暖还寒的春日的周末,我又去了潘家园旧书摊闲遛。目光毫无目的的在一排排、一摞摞旧书的波谷浪峰中驰骋。

猛然间,我眼前一亮,身子不由得定在了那里。

真有这本书;

真是这本书;

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果然有这么一本史料书!

几年来,我一直苦苦地寻找你,守望着你。

书是精装的,大十六开本。紫色金丝绒包装烫金字封面。经历了半个世纪岁月的雕琢,金字有些斑驳,但依然清晰光闪。

《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模范人物代表大会纪念专刊。1950。》

我的心在跳,浑身在颤抖。我蹲在那里小心翼翼地翻开了这本书。

这是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二十八年定鼎北京后召开的唯一一次规模如此宏大的英雄代表大会。

全国工农学商党政军都发来了贺电或贺函。新中国所有的领袖人物几乎都参加或参与了这次英雄大聚会。

毛泽东主席为英雄、模范们题了词。

数百万大军,仅选出三百零七名战斗英雄,而荣膺“特等战斗英雄”荣誉称号的只有七十八名。可见当时标准之高,资格审定之严。而年仅十九岁的张国福就位居这七十八名“特等战斗英雄”的精英群体之中!

这本书历经五十年风风雨雨,人世更迭,不是孤本也是珍品了!据书尾标明,此书当时只印了3000册,书号为 。

这天晚上,我去了张艺凡家,在柔和的灯光下,我神秘兮兮地对她说:

“送你一份礼物。”

她开始有些漫不经心,当我把书递在她手里时,她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又是一脸不敢相信样子。她打开书,紧张焦急地翻了起来。突然她的目光凝固在那页书上,接着就把脸贴在了书页上,呜咽着说:

这是我爸,这是我爸¼

下 篇

让我十分感动的是,为得到这本书而高兴万分的不但是老英雄的后代子孙们,还有老英雄当年的战友,首长和许多素不相识的朋友们。

老英雄的二女儿,四女儿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拜读这本书。他的小儿子张军耀要马上来京取这本书。他要把这本书作为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

老英雄当年的营指导员,后来的国家核研究所,核动力研究院党委书记穆建华老前辈,激动地打开书,欣然命笔题词。

作为这段辉煌历史的铸造者,他们没有见到过记录着这片辉煌的这本书。因为这本书集集出版的时候,他们正在朝鲜战场的硝烟之中,用新生共和国的力量与勇气和美帝国主义进行着殊死的搏斗。

拿着这本书,穆老高兴地给他的老首长,老战友们打了电话。这之中有他们当时的师长,后来的中央委员,工程兵司令黎原老将军;还有当时张国福事迹报道者,后来的《解放军报》《老年报》的主编前驱老前辈。张国福的事迹就是从他的笔下走向全军,全国的。

老前辈们啊,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

你们看到你们当年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事业,得到了我们后人的景仰与珍惜时,对于你们来说,一定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吧。

我们不会忘记你们;

忘记了你们就会迷失了我们自已;

共和国的丰碑永远铭刻着你们!

一派儒雅的前老,十分深情地回忆起当年和战友张国福的往事。当时,正是他带领着这些英雄、模范们在全军巡回讲演。在他印象中张国福有些怪,由于山高路远,几乎每天都在大山里穿行,军里给他们每个人配了马和马夫。可张国福总让马夫骑,他倒去牵马。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这两条腿可不能闲着,得锻炼,赶明儿还靠着它行军打仗呢。张国福不擅言辞,可他平时与大家相处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能让大家大笑不止。一到台上,他讲话就结结巴巴了,其实那些事情都是他自己的经历。你给他写好了稿子,他也念得上句不接下句。

在前老得记忆里,张国福是一个乐观、爱笑的人。看问题的角度,往往出人意表,很独特。再就是他的军礼行得非常帅气,有着军人的挺拔与朝气,非常潇洒。前老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是啊,张国福在巡讲中,给无数战友行过无数次帅气的军礼。可给前老留下印象最深的,铭记在心的却是他的最后的一个并不帅气的军礼┄

在三零一医院。

总政派人来医院看他。已经病入膏肓的张国福,挣扎着从床上座起来,给他的后辈军人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他推开了扶着他的家属,手臂颤抖着,手指弯曲着,慢慢地抬了起来。这些年轻的军官们,明白了这军礼的含义。本来他们已走到他的病床前了,这时又肃然起敬地后退一步,立正,挺胸,眼里侵着泪花给老英雄回了一个帅气的军礼。

这军礼太重了!

这是老一代军人给予新一代军人的无比的信赖与最后的嘱托。军人为国而九死不悔的忠诚与骄傲,全都溶化在这一举一挥的瞬间。

前老见证了张国福同志的这一最后的军礼。这最后的军礼岩石般凝固在前老的记忆中。

英雄暮年何堪,烈士壮怀依旧!

前老捧着书连声说,太珍贵了,太珍贵了。他进了书房,很长时间才出来。

他给题完词的书,配了一个锦匣,郑重其事地递给我,嘱咐说,要好好保存。

黎原老将军虽然已是九十二岁高龄,但你仍然能从他的举止间,感受到将军当年的虎威。他将近一米九的高大身材,眉宇间有着一种泰山压顶的力量。张国福就是他的兵啊!他久久的望着张国福的照片,一言不发。

老将军在想什么,我们无从知道,会客厅里一片寂静。当年朝鲜战场的345.6高地的那场阻击战,打了七天八夜,一连官兵,最后只爬回来张国福一个,血肉模糊的张国福向他报告:“首长,我们的阵地失守了…

那是叫张国福终生不忘的一场恶战。美军把所有的杀人武器都用上了。飞机,大炮,甚至化学武器,毒气弹…而我军连给养都难以为继了。那是怎样的七天八夜啊!地狱的炼火在考验着中国军人的忠诚与勇气。战斗到最后的时候,阵地上只剩下了连长张国福和他的副连长。与阵地共存亡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都争着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在又一次打退敌人的阻击中,张国福身负重伤。一切通讯中断。副连长请求他马上回师部报告;我们的阵地要失守,请求支援。

在隆隆的炮火声中,身负重伤的张国福用皮带把一个伤号绑在自己身上,连滚带爬地撤出了阵地。而那个副连长和他的全体官兵,却都把自已的英名永远地耕耘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晚年的张国福,多次向子女讲述过这场恶战,而每次讲起时,他都会泪流满面。他怀念他的战友,他珍惜今天的安居乐业。

共和国的军人啊,你们是我们永远的骄傲。你们用自已的生命和忠诚改写了美国人引以为荣的百年不败的军史,你们把“失败”两个字永远地钉在了一代霸主大美帝国的军史上。

老将军抚摸着自己战士的照片,就像当年爱惜地拍打着他的肩膀。只是目光由当年的喜悦换成了今日的悲壮。他对伺立在一旁的勤务兵说:“拿笔来!”

老将军似手提千钧,重重地写下了八个大字:

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我们得到这本书所振荡起的波纹还在一波一波的扩张。很多朋友都以一睹此书为快,询问此书的来历和历史。

为此,《中华儿女》的记者卓成华在为十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出版的特刊上,写了长达数千字的文章,报道老英雄的事迹。文章刊出后,海内外许多热心读者打来电话,表达了对英雄的关心,景仰之情。

这之中,有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办公室的主任编剧,她是经典史诗影片《大决战》的作者之一——康丽;还有著名的作家奚青纹,他也生长在东北这块丰硕的黑土地上。他们都为张国福的事迹所打动。

作家奚青纹动情地说,写呀,这样的英雄不写,让我们去写什么?这是我们国家的主旋律啊!

我们取得了共识——张国福这个人物是值得大写特写的。当时《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军歌嘹亮》正热播。那里展示的是我军高级干部的人生道路。

而作为一名普通战士,张国福的前半生是辉煌的。但他所取得这种辉煌之后的平实、朴素的后半生的生存状态,对于今天的我们,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有一个热心的企业家和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也来加盟此事。一切都要水到渠成了,没想到发生了突然事故,功亏一篑,教我深以为撼。

尽管如此,我依然十分感动。

我们的社会啊,在你种种喧嚣,浮华的表相之下,更有一种沉着、澎湃、日夜不息的伟大力量在支撑着,涌动着。正是这种力量,使我们从昨天走到今天;从今天走向未来;从一个辉煌走向又一个辉煌。

崇尚英烈贤哲,追求卓越完美,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一个个人生存发展、永不枯竭的动力。

本来老英雄逝世后,北京军队方面特批把他的骨灰安置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可他的亲属子女和鹤岗有关部门都愿意将他的英骨迎归故里——回到他生儿育女,默默渡过普通人日子的地方。

送老英雄走那天,我也去了。我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送行仪式。摆上花圈,烧了纸,祭了酒。我在花圈缎带上挽道:

红尘十丈拜忠骨 先烈化羽魂可安哉

沧桑百年叩人生 后侪飞泪心何仪之

大姐张秀荣紧紧抱着爸爸的骨灰盒,有如擞着爸爸余温尚存躯体,痛哭失声道:爸爸,爸爸,我来接您来了,咱们回…回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军龄39年,我没有隐姓埋名,我没立功受奖,我79年入党,我爱党爱国,我信仰共产主义,张国福的事迹催我泪流,现实乱象让我憎恨

张国福,中华的好儿女,致敬!!!

张国福,战绩卓著,不图索求,不图富贵,隐姓埋名40年,最终遗愿,盼望共产党好,盼望我们国家好,朴实却无比高尚,催我泪流不止。现实,是他盼望的吗?

4楼z8c8g8

再次支持一下兄弟,发帖不易。。。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