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的十大梦想

新加坡人的十大梦想依次排列如下:旅游、自我提升、赚钱、理想的屋子、健康体魄、家庭与孩子、做义工或为慈善作出贡献、拥有汽车、创办生意、退休。


这份调查报告是华侨银行通过AC尼尔森对500名,年龄介于18至64岁新加坡人展开的电访调查结果,其宗旨是“找出新加坡人的十大梦想,华侨银行希望借此加深对新加坡人志向的了解,从而探索银行如何协助他们达成梦想”。


这是一份银行的调查报告,协助人们实现梦想的同时,也为银行赚钱,这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一间银行愿意做蚀本生意。这500名受访者虽然不足于代表全体新加坡人的意愿和志向,但反映出一般新加坡人对未来规划的趋向。


很令人惊讶的是,为什么这500人士不把健康体魄列为首选项目?难道他们认为健康是“天赋”的,不及早作好准备,还是认为生死由天,再怎么保养最终免不了一死?现代人由于生活压力大,精神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担忧和焦虑,使他们的健康素质滑落在水平之下,而且在全球化的污染底下,在可预见的未来,健康问题必然而且继续成为最棘手的问题,但大多数人没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采取的是顺其自然的态度,或消极的“不抵抗主义”,反正这是不可违抗的灾难和自然法则。但随着健康水平的下落,医药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未雨绸缪”该是目前值得关注的切身问题。很遗憾的,人们把它列在十大梦想里的第五项,可见人们对自己的健康状态多么的漠视,这是很不正常不对称的现象。


旅游是岛民心态


新加坡是个岛国,面积小,人口密度高,没有什么天然的景致供人们消闲,到处是林立的组屋、商业大厦、购物中心,空间太小,油烟和喧嚣太多,人们普遍觉得岛国生活很窒闷,所以一到假期,能走的走,能走多远就多远;经济条件较差的,转战邻近的马国、印尼等。旅行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大事,每年的旅游展总会吸引大批的“游客”,这是岛国心态的具体呈现。把它列为首选,也未尝不可理解,但对那些缺乏“旅游细胞”的人来说,这又是一场恶梦。


旅游,固然是游山玩水,放松和调整心情,增长知识,但也耗费金钱,这也可当作是一种精神上的“移民现象”。是否有机构去调查,在我们四百六十万人口中,有多少人是经常出国旅游,多少人是偶尔旅游,没有机会旅游的占多少百分比?他们到何处旅游,花费多少,为什么而旅游?相信这很有参考意义的资料,从中也可了解新加坡人的经济背景和结构。


令人感觉意外的是,排在第二位的是“自我提升”。这个名词和情态,过去很少人意识到它的价值,也许是因为过去的社会较保守,经济不那么发达、复杂,职场关系不那么尖锐;人们循规蹈矩的工作、生活、娱乐。随着社会节奏逐步加快,社会风气进一步开放,经济进一步发展,人们的教育水平进一步提高,人与人之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状态,职场上或商场上你死我活的争斗,高科技的泛滥,使到人们的心理出现“危机意识”,担心被无情的时代巨轮淘汰,因此“自我提升”是一个相当具有个性的指标,是一种自我精神的激励的正面力量,是应该肯定的,不过,我们仍可以看到,正是由于社会阶层的分化,财富不那么均衡的状态底下,“自我提升”成为进阶的一种生存方式,已越来越受关注。


无可否认的是,普遍的人都感到“钱不够用”,面对整个社会经济成本的上涨,原本微薄的收入已不足于应付,如何赚更多的钱,或通过博彩活动嬴取彩金,已成为人们最关心的话题。把它列在所追求的梦想之三,是无可厚非的,具有普遍的时代和社会意义,这也是很正常的“诉求”。

“家庭与孩子”排名竟落后

理想的屋子、家庭和孩子、车子等,原是新加坡人所希望拥有的5C中的3C,人们可以为自己的理想的屋子装修装饰得美仑美奂,一方面感觉舒服,一方面是有所增值,当然另一方面也多少带点“炫耀”的成分。但令人遗憾的是,家庭和孩子的排名,竟然落在后头,是不是说新加坡人宁可去旅游、自我提升、赚钱而缺乏家庭观念?亲情再也不是人们所关注的?社会越进步,家庭和亲情的基础越薄弱,这是值得人们深思和探讨的问题。


还好,人们对这个社会不幸的一群,仍有一点爱心和慈悲心,当义工和对慈善事业有贡献上了“榜”,不至于让人觉得新加坡人太过冷漠。至于创业,也是一部分新加坡人的梦想,但谈何容易,所以它被列在最后第二位。我们这个社会是否缺乏创业的基础、条件和机遇呢?经常有人说新加坡人缺乏创业精神、冲动和冒险风格,看来有几分道理。


最后一项是“退休”,尽管有人希望45岁退休,但这只是一种“梦想”,在新加坡这样一个高度经济化的社会,谁敢说他能提早退休?君不见那些从职场上“退休”下来的人士,大多是退而不休,仍然为三餐温饱而拼搏;每天一睁开眼,就得与金钱打交道,有者甚至到了七八十岁,仍在为生活奔忙,做到死为止;把“退休”列在最后一项,说明大多数新加坡人不敢退休,害怕退休,也不愿退休啊。


这份报告从侧面反映出新加坡人对生活的要求、品味和选择,虽然不是很科学、客观、全面,但有一定的依据。对这样的调查报告,我们可以深入的思考,现代新加坡人的心态和价值取向,是研究新加坡式的社会结构的一种辅助材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