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亚洲周刊报道 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首次访问日本,中日两国对此反应温差甚大,中国媒体大篇幅高调报道,日本媒体出奇「低调」和「冷静」。日本右翼现场干扰,驻日美军不许中方参观神盾舰,中日军事交流背后暗流汹涌。


中国军事威胁迷雾并没有因中国海军军舰首访日本而烟消云散。在中日战略互惠框架尚未真正确立前,发展两国军事互信关系仍犹如「摸着石头过河」般小心翼翼。十二月七日,首次出访日本的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在完成了历时四天的历史性访日后回到中国湛江军港。一百二十年前,中国清朝军舰「定远」号和「镇远」号曾远航日本访问。在历经日本侵华战争六十多年后,作为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舰能够首次驶入东京湾,其历史意义非同一般。但中日两国对此反应温差甚大,也使中国军舰的友好交流一波三折。


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时许,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在日本护卫舰「雷电」号的陪伴下通过了东京湾彩虹大桥,缓缓停靠於东京晴海码头。来自中国驻日使馆、华人华侨等六百人挥舞着花束与国旗,横滨中华学校的学生舞动着狮龙,日本海上自卫队军乐队也吹奏起欢迎乐曲。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吉川荣治在欢迎致词中首先用中文说:「欢迎各位来到日本。」他希望「通过这次访日,日中两国的官兵能相互结下牢固友谊,成为今后日中防卫交流强有力的承担者」,也期待「中国海军在入港期间,在养精蓄锐的同时,能多接触日本社会,多品尝日本料理和美酒,留下美好记忆」。


中国驻日大使崔天凯在致词时则强调:「日中关系正处於关键时刻」,「两国的防务交流掀开了新的一页,而推动安全领域的友好交流对於构筑战略互惠关系意义重大」。担任「深圳」号访日指挥官的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萧新年少将表示:「深圳号不仅仅搭载着三百四十五名官兵,也满载着十三亿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满载着和平与和谐的真诚愿望。」随后,中日两国海军乐队还交错演奏了中日名曲,中国海军乐队还在码头上进行了列队行进表演。访日期间,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还亲自登上了「深圳」号出席在军舰上举行的招待会。中国海军官兵也前往着名电器街秋叶原观光购物,其数小时内购物达二千多万日圆(二千万日圆折合约十八万六千美元)的能力令商店老板感到惊喜。


与中国媒体大篇幅高调报道中国军舰「深圳」号首次友好访日揭开了中日军事交流新一页等相比,日本媒体却出奇地「低调」和「冷静」。日本几大主流媒体似乎早已「统一口径」,从《每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到《东京新闻》和《朝日新闻》均用了最多四百二十九个字,最少二百零八个字报道了中国军舰首访日本的简单消息,《产经新闻》甚至对此?字不提。另外,日本一些右翼团体对此次中国军舰赴日也极尽干扰,滋事捣乱。就在二十八日上午九时许,亚洲周刊记者驱车前往晴海码头采访时,在入口处遭遇到两辆右翼宣传车横冲过来,试图抢先闯入码头管制区,高度警戒中的日本警察赶紧拉起路障,并用了近十分钟时间才劝退了右翼的捣乱。在中国军舰停泊的晴海码头周边,右翼宣传车不时地停在码头大桥上用高音喇叭狂呼乱叫:「中国军舰滚出去。」日本海上保安厅为此还专门出动了五艘巡逻艇,不分昼夜地巡视於东京湾,防止右翼团体从海上进行捣乱。而中方也制定了三套突发事件紧急对应方案。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此次中国军舰访日还受到了驻日美军司令部的杯葛。原定三十日中国海军军官们将前往横须贺日本海军基地视察「雾岛」号宙斯盾(神盾)驱逐舰,结果却突然遭拒,临时变为参观刚从印度洋返回的补给舰「常盘」号。这一对中防?之举令中方甚为不悦。据防卫省有关人士透露,日方临时不得不修改友好交流计划的主因,是由於美国及驻日美军司令部的施压抗议。防卫省原以为不让中国军方人士直接看到宙斯盾舰中枢的CIC部分,美方应该不会太介意,并就此安排与驻日美军高层作了沟通,结果还是被紧急叫停。据消息人士告诉亚洲周刊,在日中磋商两国军舰互访时,中方特别强调了首先必须要由中国军舰先来访日本,随后日本军舰前往中国进行回访。日方曾提出希望中国能派遣「现代」级或「中华神盾」级导弹驱逐舰访日,以期了解中国海军的最新舰种和实力。标准排水量仅为五千吨的「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属「旅海」级,是中国十年前自己建造并在一九九九年服役的军舰,火力配置也比较常规,只是一艘「外交军舰」。


军舰互访酝酿九年


中国军舰首访日本历时九年「千呼万唤“驶”出来」。中日双方早在一九九八年就已达成军舰互访共识。二千年十月,中国总理朱?基与日本首相森喜朗曾就此「拍板敲定」。二零零二年四月,就在中国东海舰队的两艘护卫舰待命起航之际,却因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而被中方紧急中止。直到去年十月日本首相安倍访华和今年四月中国总理***访日才重新获得确认,并在八月底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日期间敲定首访日期。


至於百年前中日海军爆发的甲午战争的历史之痛,同样令人刻骨铭心。在一八八六年和一八九一年,当时中国清朝的两艘亚洲最大军舰「定远」号和「镇远」号军舰分别访日并停靠长崎港。当时日本军方一方面被这两艘中国军舰的强大威力所震慑,另一方面却提出了「要想征服中国,必须击沉定远和镇远」的庞大海军扩张计划,并不惜用发行海军公债方式,集聚钜资建造了「松岛」、「桥立」和「岩岛」等巡洋舰。在四年后的中日甲午海战中,中国的「定远」号旗舰被日本海军击沉於威海军港,「镇远」号等战舰被掠编入了日本舰队。特别是留下的「镇远」号铁锚至今仍被陈列於东京的上野公园。所以,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次随「深圳」号出访日本的解放军海军乐队原定於二十九日下午在上野公园举行开放式的音乐演奏会,却在二十八日军舰到港后被「临时取消」,突显了历史记忆的敏感性。


日本军事族国会议员、民主党前党首前原诚司十二月九日在电视讨论中说,日本的军事自卫从过去防备前苏联入侵开始转向西南领海。面对亚太局势的变幻莫测,日本不应放松日美军事同盟,同时要加强自立应对导弹袭击等军事威胁。日本军事评论家宫本清认为,中日两国在军事安全领域,特别是西太平洋?围内的战略互信存在较大缺失,两国在实质性的军事防务交流上也几近空白。此次中国军舰能够率先访日,随之会有日本军舰访华,这展示了两国愿意接近的新姿态,具有积极意义。但是友好型的互访并不能真正消融双方各自存在的疑虑和戒备。在日中两国均处於国家角色转变的重要时刻,增加双方的接近和了解是必要的。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好国家利益结构性矛盾,切实推动战略互惠性的两国军事安全合作关系。任重道远,这既需要政治智慧,更需要耐心和时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