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个文具盒三个书包伴我走过求学路

两个文具盒三个书包伴我走过求学路


五十年代出生的我,可谓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比起出生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饱受战乱磨难的上一代来,真的幸福多了。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对我说“你真是掉进蜜罐里了”。现在能够体会得出,这句话包含了父亲把自己十一岁就走出家门给别人家放牛的童年与我的童年进行比较的感慨。是啊,我们有衣穿、有饭吃、有书念的孩子不知要比父辈的童年强多少倍呢!

尽管如此,我们那时俭朴的学习生活,在现在说来,也许有很多人不相信呢。就拿我十五年学习生涯总共用过的两个文具盒和三个书包的来历说说吧。

记得在我即将走入朗朗读书声的小学课堂的前几天,妈妈已把要穿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平平整整,也买了几个本子、铅笔小刀之类,还买了两张白纸,亲自裁开一针一线地订了两个练习本,当时买一个本子要一角一分钱,一张白纸要六分钱,这样两个本子要节省一角钱呢。还缺一个书包,就一切准备就绪了。为了这个书包,爸爸专程徒步去了一趟十五公里外的县城,买回一个黄色的帆布背包,里面还有一个用白色的细帆布做的夹层,以供放不同的东西时使用。看到这个崭新精美的小书包,真的有爱不释手的味道。我就背着这个书包,蹦蹦跳跳地一直读完了小学六个年头,中间修修补补几次却记不清了,现在回想起来,在筹备那些学习用品过程中,不知要寄托了多少父母殷切的希望啊。

上中学时,书也多了起来,那个小书包实在是不能用了,应该换一个大一点的新书包了。这时我也渐渐长成个半大人了,怎能好意思张口用家里浸透父母汗水的钱买呢?我犹豫了很久以后,决心自己动手筹备。我们居住的是一个小山村,山上有野果也有药材。于是我用课余时间到山上挖药材,挖回来晾干后,积攒起来就可以到供销社出售,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出售药材换回的钱有三元多了,就用这三元多终于换回了一个崭新的细帆布书包,就是这个通过自己劳动得到的第二个书包一直陪伴我读完了中学。

恢复高考后,我进入了大学的学堂。半年后,姐姐大学毕业了,就用姐姐的一个黄色帆布背包,结束了我整个大学生活。

我的文具盒也是有些来历的。拥有第一个文具盒是在读中学的时候,那时姐姐中学毕业了,由于“文革”,失去了继续读书的机会,自然就用不到文具盒了,我是拣了个大便宜,须知,姐姐的文具盒也是经过很大周折才取得的呢。那个铁制的文具盒尽管边边角角的烤漆磨去很多裸露出铁的本色,可盒盖上绘有一群鲤鱼在水面浪花上跳跃的画面,至今还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中。

大学二年级时,用结余的助学金(再次感谢祖国),买了我的第二个文具盒,这个文具盒与现在流行的样式差不多,很漂亮,可惜在一次去吃晚饭的时候丢掉了,也不知是那个淘气的孩子拿走玩去了,这一玩就结束了我这一生使用文具盒的历程。

现在,当我看到女儿不断的换书包、一把把的各种笔、应有尽有的文具,真的好羡慕。羡慕他们生长在改革开放后经济大发展的时代,也许就像父亲羡慕我生长在新中国一样吧。

是啊,时代在前进,人们的生活质量在改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客观规律,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进步的速度却是我们人类可以控制的,我国百年近代史上,那么多仁人志士、英雄豪杰的风云际会,波澜壮阔的英勇奋争,加速了我们社会的进步,为我们迎来了越来越好的新生活。为了明天的更加美好,我们还会一代一代的努力下去,永无停歇。


本文内容于 2007-12-23 23:08:00 被清风明月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