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号驱逐舰访日始末:出访前看《大国崛起》

来源: 大洋网

广州日报消息:上周五,在“深圳”号驱逐舰的甲板上,就这次不寻常的军事访问,本报记者专访了“深圳”号舰长朱建达。


名副其实的外交“明星舰”



有25年的军龄,朱建达精干而又不失儒雅。采访的过程中,他领着记者全程参观了“深圳”号,从驾驶室,到作战指挥室,到反潜直升机库,直到普通的士兵卧室。



他说,“深圳”号被誉为“神州第一舰”,是我国20世纪90年代自行研制的吨位较大、科技含量和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导弹驱逐舰。由于带有试验性质,该级舰船仅造了一艘。自1999年4月起开始服役的“深圳”号,长154米,最大宽度17.1米,排水量6100吨,舰上装备有现代化的各型导弹、雷达和声呐,还配备有直升机,拥有强大的综合作战能力,可执行对海攻击、防空、反潜等任务。



它是名副其实的“外交明星舰”——自从编入现役,加入战斗序列以来,已经走过四大洲、三大洋,出访过14个国家。2003年6月任舰长的朱建达,见证了其中大部分的出访。如2003年10月15日~11月21日,“深圳”号与“青海湖”号综合补给舰组成舰艇编队,东出巴士海峡,历时37天,总航程7000海里,成功地访问了美国关岛、新加坡和文莱,创下我国海军首访美国关岛基地、文莱达鲁撒兰国的纪录。



2005年11月8日~26日,“深圳”号与“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组成舰艇编队,又由湛江港出发,航经5个海区、4个海峡,横穿印度洋北部,进入阿拉伯海,往返历时40多天,出访巴基斯坦、印度、泰国三国,总航程近1万海里。其间除与巴基斯坦、印度、泰国三国海军进行友好交流外,还首次在异国海域与被访国海军举行了以联合搜救为主要内容的军事演习。



最新的一次出访,是对日本的访问。



不过,对朱建达来说,迄今为止,出访日本是其军事外交的最高峰。“与过去几次出访不同,这次访问日本引起的关注要大得多,我们刚到东京晴海码头时,空中有十几架直升机在盘旋,都是进行航拍的日本媒体。”



朱建达也感觉到了这次访问的特殊性,“从小我们就知道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侵略的历史,但现在我们应尊重历史,面向未来,中日需要和平的交流,需要和谐、互信。”



“可以说细致到了一个纽扣”



朱建达跟记者说起一个多世纪前中国舰队的一次访日。1891年6月,当时的清政府应日本政府邀请,北洋舰队主力舰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等6艘军舰在著名将领丁汝昌的率领下,编队从威海卫启程前往日本。



当时,北洋舰队从欧洲采购的先进军舰让日本人羡慕不已,惊叹北洋水师的实力远远超过日本海军。但当时清朝官兵纪律涣散,缺乏训练,甚至有士兵在炮管上晾衣服。这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日本朝野,促使其迅速扩充军备。日本海军在之后短短数年内发展成一支可与北洋水师相抗衡的海上力量,并最终在1894年的中日甲午海战中打败北洋水师。



时代不同了,现在的中国海军是一支文明之师、威武之师。在这次出访前,“深圳”号全体官兵做足了“功课”。“9月23日接到任务,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当时‘深圳’号刚好在厂里维修,我们对300多个零部件进行了检查和修理,让装备处于良好的状态。另外在训练、礼仪、安全航行和操作等方面进行了精心准备。”



因为此前“深圳”号没去过东京湾,因此官兵认真研究了东京港的航法,并吃透了在不良气象中进港的航法。另外,针对可能出现的日本右翼势力,相关的应对措施也事先对士兵进行了培训。“可以说细致到了一个纽扣。”“深圳”号一位上尉这样对记者说。



实际上,准备工作不仅仅在普通的士兵中,海军舰艇出访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肖新年少将出访前就看了不少有关日本的一些资料、书籍,包括有中央电视台的纪录片《大国崛起》的日本部分、《列国志》中有关日本的部分,还有美国人写的《菊与刀》之类的。



随行补给舰不能进入日本领海



11月21日,“深圳”号全体官兵穿着帅气的07式礼服,从湛江港出发,正式开始访日行程。他们要穿越台湾海峡,也要经过我国的春晓油田,最终到达东京湾。朱建达告诉记者,途中“深圳”号遇到了我国台湾地区的舰队,也与美国“小鹰号”不期而遇。“同时还有一艘补给舰随行,不过根据中日双方的约定,随行的补给舰不能进入日本领海,只能在公海上。”



经过7天的航行,11月28日上午10时,“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在日本海上由日本自卫队“雷”号护卫舰引导,缓缓驶进东京湾,停靠在晴海码头。10时15分,日方在码头为该舰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肖新年和朱建达上校走下舷梯,与前来迎候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吉川荣治上将等日方迎接人员热烈握手。



这一握手,成为中日建交以来中国舰艇访日“零”的突破。随后,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吉川荣治上将说,中国海军舰艇首次访问日本,开启了两国防务领域交流的新篇章。肖新年少将表示,“深圳”号搭载的不仅仅是345名官兵,还满载13亿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中国海军军舰首次访日,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各国新闻媒体都以最快的速度给予高度关注。11月28日上午,当“深圳”号驶入东京湾时,晴海码头早已聚集了世界各国驻东京60多家媒体的150多名记者。



《人民海军》报称,“在人民海军史上,这是一次非凡的出访。”日本《朝日新闻》说,“定期交流不但能增进双边关系,军事上的互信也会为亚洲整体的稳定创造良好的大环境”。



留学生打爆大使馆电话



“深圳”号到达日本后,引起了各方的强烈关注,每天参观的有几千人。日本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中国留学生都迫切希望一睹“神州第一舰”风采,他们几乎快把我国驻日大使馆的电话打爆,都申请能到军舰上看一看。然而参观时间有限,要求很难全部满足。在东京留学的学生代表提出让舰长朱建达给在日本留学的近10万学生写上几句话。



当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将这一情况通报朱舰长后,他二话没说,激情地写下这样一段话:“‘深圳’号是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现代化程度较高的驱逐舰,是祖国经济、科技高速发展的一个缩影……全舰官兵祝愿你们早日学成归国,实现远大抱负!”很快,他的祝福就挂在留日学生网页上,成为大家共勉的语句。



随后几天,一位特殊的人物也登上“深圳”号参观,他名叫花园昭雄,93岁,曾经参加八路军。一大早,老人就赶到晴海码头,等着参观军舰。他抚摸着军舰甲板,潸然泪下,对水兵说:“在报纸上经常看到中国军舰出访,我做梦都希望中国的军舰访问日本,今天终于踩在中国这片流动国土上,我不仅闻到了中国山河的气息,也看到了中国不断强大的缩影。今天,连腰杆子也硬朗了许多!”



74岁高龄的日本老人奥秋登手持一面五星红旗,一边参观一边留影。这位曾在广东担任过日文教师的老人说,中国是一个美好的国度,了解中国的人都会喜欢中国。他要把中国海军军舰访日的照片发给日夜思念的中国学生,记住这个见证中日友好的历史时刻。

互相到对方军舰“摸底”



中国海军官兵每次出访,都会与到访国海军官兵举行多种形式的交流活动。此次首访日本,各种交流活动当然也少不了。据朱建达介绍,到访东京当天,“深圳”号官兵就与担负陪访任务的日海上自卫队“雷”号导弹驱逐舰官兵进行了坦诚的交流。



指挥员肖新年少将率部分官兵在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司令河村正雄少将的陪同下,第一批登上日“雷”号驱逐舰参观。



中方官兵听取了“雷”舰舰长宫崎守的简要介绍,然后来到甲板、机舱和驾驶室参观。官兵们仔细观看了导弹、火箭、火炮、雷达、电子战等装备,询问了对方的生活、军舰的性能、武器的威力……主人作了相应回答。与此同时,“雷”号舰的官兵也分批在“深圳”号上参观。



“他们还是比较保守,把主要的装备都盖起来了,不过根据对等原则,我们都参观了彼此的作战指挥室。”朱建达说。据介绍,因为彼此是同行,虽是初次打交道,双方士兵交谈还是比较投机的。中国海军舰艇首次访日,让两国水兵都充满了好奇。28日下午,中日双方干脆安排两国水兵面对面座谈——这是“深圳”号官兵历次出访中的第一次。



座谈在“深圳”号军官餐厅进行。双方官兵坐在一起,话匣子很快打开了,交谈的话题既有对各自文化的探源,也有对武器装备和兵役制度的了解,还有对现实问题的关注。大家在坦诚友好的气氛中交流了一个多小时。



由于访问日程安排得很满,时间非常紧张,双方外事部门最后商定,双方的文体友谊赛开展足球、拔河两个项目。比赛不以国籍区分,而采取以双方相同专业组成混合队进行。



对于中国海军的印象,负责陪同参观的“雷”号舰的航空长清野少校说:“通过这几天与‘深圳’号官兵近距离的接触,发现中国海军官兵不仅要求严格,而且素质全面,军事知识特别广博,这是我少见的。”



朱建达也对日本自卫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用这样一句话概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自卫队成员严谨的作风和敬业的精神与礼节值得我们学习。”



跨越南中国海和东京湾



12月1日,“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对日本为期4天的访问圆满结束,驶离东京晴海码头,启程回国。



对这次不平凡的访问,海军副参谋长张磊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从南中国海的湛江港到日本的东京湾,“深圳”号驶过了中日关系史上一段不平凡的航程,也驶入了中日两国防务领域交流的一个新阶段。



张磊愚说,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海军舰艇走出国门以来,我国海军迄今已28次派出舰艇或编队,远航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对世界5大洲的37个国家进行了友好访问。中国军舰在相继成功访问多个周边国家之后,终于实现对日本的访问,这也从一个侧面凸显出中日两国在防务领域增进了解与互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出访前指挥员看《大国崛起》



●途中遇台湾舰队和美国航母



●日本“老八路”登船潸然泪下



●我海军顺路到日“雷”号摸底



在“深圳”号上吃午饭



12月14日,本报记者登上中国南海舰队“深圳”号驱逐舰。



这艘一周前才回到湛江麻斜军港的军舰,静静地停靠在湛江军港的码头上,士兵们仍一如既往地吃穿在舰上。对他们来说,半个月前对日本的访问已经过去,现在他们正为自己分内的任务忙碌着。



11月28日~12月1日, “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对日本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对于“深圳”号来讲,虽然这只是多次出访当中的一次,但这次却实现了中日建交以来中国舰艇访日零的突破。中日海军军官的双手握在一起的那个瞬间,开启了一个序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军舰首次到访日本本土。



从南中国海的湛江港到日本的东京湾,“深圳”号驶过了中日关系史上一段不平凡的航程,也驶入了中日两国防务领域交流的一个新阶段。




“欢迎你们来‘深圳’号采访。”12月14日,湛江港口风平浪静,“深圳”号静静地停靠在码头上,“神州第一舰”的舰长朱建达在旋梯上迎接记者的到来。



一如“深圳”号这艘明星舰,朱建达也算得上是中国舰长之星,他是南海舰队目前唯一的(在中国海军中也极少见的)特级舰长。过去几年,他访问的身影遍布了美国、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和泰国等地,他指挥的战舰和部队曾接受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视察和检阅。



登上“深圳”号之前,记者一直在想,朱建达想必是一位叱咤风云的舰长,机警而又果敢。但他给我的印象更多的是儒雅,彬彬有礼,平易近人。这或许是多年的军事外交活动后展现出的风采。



朱建达告诉记者,中国海军是一支和平之师、文明之师,“深圳”号官兵也要体现和平交流的礼节,现在,不少官兵,包括他本人在内,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采访过程中,朱建达亲自带着记者参观了威武的“深圳”号,从驾驶室,到作战指挥室,到反潜直升机库,直到普通的士兵卧室。



“这是我指挥用的平台,通过这个屏幕,能洞察整个战局。我按这个红色键,导弹就会直飞目标。”朱建达在作战指挥室指着一个大屏幕说。



参观结束后,朱建达留记者在舰上用午餐。午餐是典型的家常菜,炒鸡蛋、豆皮炒肉,清炒胡萝卜丝等。朱建达说,“深圳”号所有官兵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奉献精神,他们以舰队为家,每天吃住在铁甲战舰上,没有任务的时候也只允许中午一小时的下舰散步。



朱建达25年的军旅生涯就很好地诠释了这种奉献精神。朱建达是江苏张家港人,长期在南海舰队工作,夫妻两人分居长达十年之久,1989年儿子出生的时候,他不在妻子身边;2000年,69岁的父亲病危,给他的部队打去了电话,正在海上执行训练任务的他根本无法离开自己舰长的岗位。等他完成任务回到部队时,妻子打电话告诉了他父亲病亡的消息。不久,他的母亲因病去医院做手术,他多么想在母亲面前一尽自己的孝心,可是他还是失约了。



文/图 本报记者窦丰昌、柯学东、关家玉 通讯员李根成(除署名外)





深圳号



排水量:6100吨



主尺寸:全长154米;宽17.1米



装备:导弹、雷达、声纳、直升机



可执行任务:对海攻击、防空、反潜等



威水史:已走过四大洲、三大洋,出访过14个国家



创纪录:在出访巴基斯坦、印度、泰国三国期间,首次在异国海域与被访国海军举行军事演习



最新任务:2007年11月28日~12月1日出访日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