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音阁]黑蝙蝠中队(附背景资料)

http://bbs.tiexue.net/post_2464332_1.html


关于“黑蝙蝠中队“

黑蝙蝠中队是台湾一支秘密的电子侦察部队,她是受美国指挥的。主要任务就是驾驶侦察机潜进大陆领空收集我军防空雷达的各种工作参数。这些台湾飞行员,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很多的飞机被击落,机毁人亡)侦察所得的数据全部被美军取走,输入美军的导弹的导引头中,为以后打击我防空部队做准备。看了这些简单的介绍,大家应该明白“黑蝙蝠”中队是怎样的一支部队。我不想再遣责这些飞行员什么,他们也是受害者。在他们被我军击落,客死异乡的时候,台湾当局竟然否认他们是执行军事任务的台军人员。直到多年后,才把他们的遗体接回去,也就是歌曲中说“三十年过去了,台北机场......“的事情。只要我们的祖国一天不统一,这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悲剧就会继续发生。歌曲称这些人是英雄,这是不对的,毕竟,他们做了有损中华民族利益的事,当了一心分裂中国的帝国主义者的马前卒。关于“黑蝙蝠”中队的资料,给我一点时间,找到后告诉大家。

黑蝙蝠中队从开始到灭亡的由来,并不像歌里所说的他父亲的回来


在碧潭空军公墓中,34中队弟兄的墓一个接一个。

CIA化身的“西方公司”,位于新竹市东大路与北大路口神成桥畔的灰白色洋房,里面住着很多外国人,极为神秘。历史评论家郭冠英的家就在附近,他说,小时候不知道那里是做什么的,只是常看到黝黑色的雪佛莱轿车进出,就像电影中的那种车一样。

“黑蝙蝠”进出大陆低空乱窜,甚至还有一架B—17连续飞越大陆九省,共军紧急向苏联输入一批米格—17全天候战机和雷达设备,并成功发展夜间拦截的战术,台湾优势渐失仍不自短,“黑蝙蝠”还以为可来去自如,遂一步步踏入险境。


两天共飞行三十多小时

1959年5月29日是个阴霾的日子。34中队飞行官李李德风照例和妻子孟笑波话别。当天天空飘着细雨,她多么盼望任务会被取消。他昨天出任务,今早才到家。进门不到两小时,队上又来催行。估计两天下来,总共飞行时间有30多小时,也就是48小时不能成眠。虽说飞机上有3位飞行员可轮班,但恐怕没有人有闲情睡觉。

当天空军情报署先后派出两架B—17“八三五”、“八一五”号机同时对华南进行侦察,分别由李德风和徐银桂驾驶,从广东南部进入大陆,前者向东,后者朝西绕行,虽然西区的航程较远,但云贵高原的空防较弱,一般公认是最轻松安全的航道,东区则相反,李德风还认为自己运气不好而嘀咕了两句。

两架B—17进入中共领空后,李德风这架飞机先被共军锁定,立刻遭穷追猛打,但因其侦测区较小。完成任务后,就出海朝台湾返航,先行离开了大陆境内。共军转而倾力围剿“八一一五”号机,该机是由徐银桂、李德风、韩彦等3位飞行官轮流驾驶,另外还有电子官傅定昌、马苏、叶震环,领航官黄福洲、赵成就、伏惠湘,通信官陈骏声、机械士黄士文、宋迪洲、空投士李德山及空投兵陈亚兴,共计14名成员。

深夜11时10分,共军广州的雷达站发现“八一五”号机正从广西返回广东境内,准备出海返航,再过3分钟就要脱困,共军把握最后机会,从当地派出一架米格—17加以拦截。

眼看就要出海的“八一五”号机陷入危机,先后两次中弹。第一次被米格机攻击起火,没中要害,仍强撑着。机上人员一面救火,一面超低空朝南逃离。但在雷达的锁定下终插翅难飞。没多久,米格—17随着火光追了上来,“八一五”号机再也撑不住。终于坠落于恩平与阳江两县的交界山区,飞机起火撞山爆炸,机员全部罹难。

“八一五”号机失事并没有阻挡“黑蝙蝠”深入大陆的决心,34中队开始换装更先进、监听设备更好的P2V侦察机。1963年6月19日夜间,34中队作战长周以栗率组员于8时进入大陆,越过杭州、南京、武汉等地,他与同机战友运用电子侦察及干扰密切配合,如入无人之境,中共空军先后派出8架次米格—17和图—4进行拦截,紧追了数小时均无功而退。

午夜,这架P2V在大陆境内飞行,超过1350公里后,进入江西境内,轮到驻南昌的共军第24师出动,副大队长王文礼单独驾驶米格—17发炮,致命的一击。飞机坠毁在江西临川的大窝坑,周以栗和同机飞行官陈元玮、黄继鑫,领航官王守信、汪洽,电子宫黄克成、冯成义等14人,无一生还。

据统计,黑蝙蝠中队1953年成立至1967年12月停止侦察任务,共执行特种任务达838架次。先后有10架飞机被击落或意外坠毁,殉职人员达148人,占全队2/3。黑蝙蝠的这一页青史,至今还锁在空军有关单位“空军特战史”的档案里,列为最高机密。

“八一五”号机失事,当时军方的说辞是飞机在执行空投任务中,在广东上空失踪,机员生死未卜。事实上,所有侦察机坠毁,遗眷接获的通知都是“失踪”,而不是“死亡”。在资讯封闭、军方刻意隐瞒下,家属总存着一丝希望,或许跳伞逃生、或受伤被俘。黄力智表示,他妈妈一直不愿承认父亲死亡的消息,因此每月仍领父亲的月俸,6年后,妈妈才向军方申请死亡抚恤,为他父亲立了衣冠冢。


33年后才知道真相

三十几年过去了,家属期待的奇迹并没有出现。遗眷傅依萍表示,父亲到底是出什么任务、在什么情况下出事,她到33年后,1992年岁末才知道真相。傅依萍幼时,邻居无意中发现《全球防卫杂志》有篇文章,报道“八一五”号机出事的详细经过和葬身处所:该机机长李德风胞弟李华伟1987年开始探询此事,并有意将罹难空军成员遗骨迎回台湾安葬。傅依萍得知此事后,立即联络上该文作者刘文幸与李华伟,同时设法以新闻报道的方式与其他家属联络。

傅依萍当时担任《联合晚报》副总编辑,充分发挥媒体人优势,一连3天在《联合报》缤纷版推出半版专文介绍“西方公司”与34中队的特种任务,立即发生惊人的“广告”效果,三十多年来散居各地,未曾联络的家属陆续与报社联系,一周内就找齐了13位失事机员家属(陈亚兴在台无家属)。

在短短几天内,家属便决定赴广东寻亲迎灵,共14人分自美国、台湾两地到荆棘丛生、山势陡峭的金鸡山,寻找他们亲人的遗骸。当年飞机被击中坠毁时,分散在山腰上残缺不全,有些已被烧焦的尸体,被草草地埋在一个荒废的旧炭窑内。

金鸡山杳无人烟,无道可行没有留下标志,当时负责处理善后的两人,其中一位农民已过世,仅凭另一位派出所所长刘金荣及几位年长村民残存的记忆。竟能在出事33年后找到遗骸的现场,不能不说是奇迹。

整个寻骨过程出奇顺利,主要是中共中央与地方全力协助。李华伟为美国俄亥俄大学图书馆长、在学术界颇负盛名,由恩平政协联谊会会长关中人居中协调,加上傅依萍在台湾媒体界的影响力,全力操盘,终能完成第一桩在大陆寻获官兵遗骨且集体归葬。

1992年12月14日,在“黑蝙蝠”离家33年后,终于回到台湾,这是两岸展开交流以来,第一桩空军人员由大陆集体归葬台湾的先例。家属皆认为,14位机员同生死共患难,33年来同葬一穴,归葬后自应合葬一处,因此将他们一起葬在台北近郊碧潭空军公墓一个480厘米长的大墓穴里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