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亚洲时报报道 北京12月12日庆祝“嫦娥一号”发射成功,党政军要员倾巢而出,还嘉奖了相关的科研人员。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讲话中,说中国已经进入具有深空探测能力的国家行列,还将“嫦娥一号”形容为“中国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谱写的壮丽篇章”,重要性俨如前苏联的“Sputnik”卫星。中国会否如前苏联般,堕进了太空竞赛的迷阵?


根据整个奔月计划,“嫦娥一号”在进入月球轨道後,将围绕月球运行一年收集数据,然後或会冲向月球表面,整个奔月计划才算完成,现时绕月才刚开始,虽然已成功传回月球的照片,但还有约十一个月的工作需要完成,这麽早就大肆庆功,有违科学家应有的审慎怀疑态度。


无论官方如何再三强调,“嫦娥一号”肯定并非纯粹的科研项目,对於为何要探月,中国国防大学的李莉较早前在接受《环球》杂志访问时就说得最清楚明白:“近年来形成的新一轮探月高潮,表面的原因是月球上潜在的能源价值,但实质上则是抢占军事和科技的制高点。…各国都在往太空努力,谁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谁就可能在新一轮的竞争中冲到前列,甚至国家在全球实力的排序也会被改写。”


从这个意义看,对军事家而言,“探月”更重要的目的,是要证明国家有能力到达月球这个高点,藉此挤身象徵国际权力的“太空俱乐部”,在正在展开的“制天权”之中占有一席位,胡锦涛所说的中国已经进入具有深空探测能力的国家行列,就是这个意思。即是说,胡锦涛向全国人民宣布中国已取太空竞赛入场券,有机会透过这场竞赛,进一步改写中国在全球实力的排名。


胡锦涛将“嫦娥一号”与“民族伟大复兴”扯上关系,从解放军的公开资料观之,这种说法完全符合中共的国际权力观,争夺太空不但是中国重夺强国地位的途径,而且可能是中国复兴的最後机会。


中共的军事家认为,中国在明朝初期国力称覇全球,但自明中业输掉“制海权”之争後,国力一直衰落,至清末达到最低点。其後二十世纪初国际间展开“制空权” 之争,中国当时实力仍然不足,无法挤身前列,自此只可成为二等国家。但美国2001年正式展开“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启动了新一轮“制天权”之争,遇上中国经济改革成功,国力正恢复上升,解放军遂将“制天权”之争视为契机,透过积极参与以挽回失落的强国地位,从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


胡锦涛作为中国军委主席,相信也认同这种观点,所以才会将“深空探测能力”跟“民族复兴”扯上关系。


中共军事家更加相信,“制天权”竞赛是中国复兴的最後机会,因为历史不会让在太空竞赛中失败的国家重新站起来,而对太空的争夺,将成为人类历史最後一次民族国家间之竞争,其後的国际秩序将由具有太空优势的国家控制。


“嫦娥一号”对於中国,已具有如“Sputnik”对於前苏联的同样象徵意义,强国地位、民族优越感、国际领导权力,统统贯注於“嫦娥一号”。然而,前苏联并未因抢先发射“Sputnik”卫星而压倒美国,成为超级强国,反而因为过度投资於太空竞赛,间接促成苏联的解体,这点北京应该记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