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及了发达国家的利益:西方想给中国带上了双头枷锁!

后工业化时代及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欧洲及美国,虚拟经济所占国民经济的比重飞快膨胀,制造业开始向中、印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转移,这也是一种趋势,在当前世界经济中也实际构成了某种“复杂共生”特征。同时这种制造业的转移从长期来看,必然伴随有规模、投资和工业技术的转移,当发展中国家的制造能力及工业技术的发展达到将危及发达国家的工业基础和关键性的战略能力的时候;或者说由于实际的、重要的生产能力退化,虚拟经济蜕变为实际的类寄生经济的时候,就危及了发达国家的根本利益与战略优势。


以全球气候变暖等由头,抛出所谓减排及应对气候的战略就是限制发展中国家进一步发展、彻底完成工业化的一张王牌。等于给我们带上了双头枷锁,一方面吃我们、靠我们的低价格产品养活欧美、把污染源搬到第三世界,一方面给我们的工业化、现代化发展装上西方的速度表、限制表。


又如:从某种角度来说,一提劳动生产率这个词,人们一般只联想它有积极意义的一面,而没有考虑它依托体系、强势格局、价格定位关系剥削的一面。一个乌干达人花费一个下午为牛羊割干草所创造的财富肯定不及US公民在五轴连动机床上工作的4小时。但同样的一小时,美国工人就比中国工人多创造六、七倍的价值也难以令人信服。依托体系的剥削就不是剥削了?


——所以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必须得到尊重!全球变暖是人类的大事,但仍需要进一步研究,发达国家也理应承担更多的责任。

——————————————————


气象武器的实战化不是传说,除了我们以前说的方向性,还在于通过局部的失衡形成更大范围的扰动和失衡、及极端气候。发达国家因为较完善的基础设施及社会福利体系,应对复杂气象环境的能力较强、减灾能力及人民对损失的耐受力较高。而相对的对发展中国家的冲击就会比较大,往往能对国民经济及社会生活的影响和损失要放大若干倍,轻易的吃掉GDP的百分之几十。对方是深知这个奥妙……


中俄都是幅员辽阔的国家,是许多源气候的生成地之一,中俄在南北极的科考、甚至协作在“某领域”等都具有重大的科学价值和“有针对性的实践意义”(包括应对全球变暖的研究、QX等因素在内)……


至于08奥运期间,我想那是由许多背后的工作、准备和平衡决定的……08三月我们就将看到很多东西。从角力的主被动关系、能动性及现实态势看,奥运期间不会出现极端气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