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三亚之温柔篇



用文字书写自己跟前的人和事,这好像是我们大家的一个固定模式;虽然记录的不是那么精彩和全面,但通过字里行间或多或少的可以看见这个人最近在忙些什么,若果几天看不见,心里也难免空落落的。这几天在三亚,可真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不安的心时不时就跑回新疆,原来在家也不爱看的新疆频道现在也成了首看,特别是看见满大街的网吧,就想进去看看在新丝路上活跃的红男绿女们,这几天可好?


既然到了这边,我就以自己的眼光谈谈对三亚这个离我们那么遥远的海边城市的看法。


首先谈谈三亚的第一印象--柔软。


当飞机停稳,我打开手机,海南人民的短信轻柔的映入眼帘,随着轻缓的人流走出不太大的候机厅,不太漂亮的小妹大把大把的往你的手里递椰子糖,那轻柔的话语,温柔的笑颜,你不接都不行。顺手剥开,甜,是纯自然甜。


就这一颗糖,使我对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了初步的好感,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看来,聪明的南方人就用一颗糖把我这个来自北方的大老爷们的心已经给俘虏了。若果说,我们新疆的旅游部门,能向人家那样,把我们的特产葡萄干送给刚到新疆的外地朋友,我们的旅游产业肯定能上一个新的档次。


接我们的是一个东北小伙,可说话的口气也是那么的轻柔,一点东北劲都没,看来,潮湿的空气和柔软的海风已经把一匹东北虎驯服成三亚羊了(三亚有没有羊,我没有看见)。反正现在的我,特别思念我们新疆的羊肉串。


从机场到宾馆的路上,海风把路两旁的棕榈树刮的嗖嗖作响,但吹到人的脸上还是轻柔之感。看来,这里的树也不像我们北方的树那么刚强,就这样在我们那里不当风的风,它就哭出了声音,哪象我们的树,就是被风刮折,也不会发出哭腔。再说,这里的风也是虚张声势,那象我们的风,只要有动静,肯定吹得你喊冷,而这里你的感觉是舒服。


到了宾馆,由于银子有限,条件当然一般,不过卫生和基本设施还可以过关。舒舒服服的洗去路途的疲惫,躺在软乎乎的床上看电视,突然,发现一个空中小妹爬在我的膀子上使劲的亲吻,哦,怪不得我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蚊香的味道,看来,确实有蚊子。我没有惊动我膀子上的这个不速之客,而是把自己的肌肉绷紧了一下。这个三亚的蚊子,大概没有见过这么结实的肌肉,而是很专心的用它的尖嘴使劲的亲,可谁料到,三亚的蚊子也是很敬业很温柔的,它为了填饱它的肚皮,竟辛苦了一夜,到我早上醒来,我的膀子上一个红点没有,可那个温柔的蚊子却累死在我的膀子上。


看,这就是三亚,连蚊子也温柔,所以,我感觉,这个地方,是一个适合女性居住的绝佳地域,男人不宜。不是有句话,到了海南岛,就知身体好不好。要我说,再好的身体,被温柔的海水长期浸泡,轻柔的海风时时吹拂,就是你再坚挺,也会有疲软抬不起的时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