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中国价值”:世行减半中国购买力

依据2005年的数据,以美国为基础,世行将人民币的PPP由2004年的1.9修正为2005年的3.4 本报摄影记者/任玉明世界银行在北京时间昨日22点公布了《国际比较计划》(ICP),报告承认此前高估了中国的GDP,并下调了中国的购买力水平。

虽然这样按购买力平价(PPP)换算的中国的GDP水平在世界上的排名仍是世界第二,但已更符合中国实际。

依据2005年的数据,以美国为基础,世行将人民币的PPP由2004年的1.9修正为2005年的3.4。按照PPP计价,中国在2005年的GDP为53332亿美元,较按照实际


汇率的美元计价的GDP超出了30894亿美元。

不过,中国的人均GDP仍排名靠后。以PPP计价,2005年中国的人均GDP为4091美元,只有美国水平的9.8%。

世行承认,依照此前的方法和数据估测的两国GDP值较实际水平高估了近40%。以2005年的基准进行计算,全球实际的经济规模要比之前的预测小得多。其中,亚洲和非洲的经济体较此前预测分别缩小1/3和1/4。但是亚洲地区占据了世界产出的20%。

无改中国大国事实

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2004年的PPP结果,世界主要机构一直认为,中国的GDP水平在2004年至2006年都维持在世界第二的水平,而此次的修正显示,中国的国力和财富远没有此前估计的那么多。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盖保德(Albert Keidel)此前表示,购买力平价估值一般是基于1987年的数据,这使得它过高估计了中国的医疗服务和机械制造水平,因此,不要在购买力平价数据的基 础上相信中国的生活标准将很快达到世界一流。这幅更为精确的中国经济图,说明了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重视优先考虑国内议题,例如经济增长、公共投资、控制污 染和减少贫困等。

“作为一项研究成果,新公布的PPP对中国实际的经济活动没有过多影响,”清华大学世界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世界上其他国家可能依据新PPP结果对中国的实际生产量进行再认识,但中国还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过有些国际比较指标会出现变化,因为用购买力平价衡量的GDP会减小,比如能源消费、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水平会出现下降,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李稻葵表示。

“同以往相比较,上述结果总体对中国还是有好处”,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战略安全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敏谦对记者表示,“因为在很多国际组织中 核定各国所承担的责任是参照PPP衡定的国力水平,如果世界银行下调中国PPP后,起码按照这些组织的规定,中国所需负担的会费将会减少。”

联合国等主要国际组织在进行国际比较时,对各国的经济指标均是以购买力平价而非汇率进行折算。国外一些研究机构在进行国际比较时,也是以PPP作为参考。

盖保德认为,购买力平价数据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潜在军事实力的好方法,但从修正后的中国购买力平价统计数据来看,整个问题不再具有讨论价值。毕竟,中国现在还没有那么庞大,也不会很快就变得那么庞大。

下调人民币远期升值预期

购买力平价是一种通用的国际比较方法,它认为一国货币的价值及对它的需求是由单位货币在国内所能买到的商品和劳务的量决定的,两国货币之间的汇 率可以表示为两国货币的购买力之比。即如果购买一揽子同质商品在美国需要花1美元,而在中国需要花费3.4元人民币,则人民币的购买力水平就为3.4,而 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均衡汇率应该为1:3.4。

此前,欧美国家一直以购买力平价为依据认为中国的实际汇率被严重低估,因为中美之间约1:2的购买力水平比率远较当时1:8.2的中美汇率高很多,而从目前的购买力水平上看,人民币的均衡汇率远没有想象的多。

“被调低的PPP更为接近中国的事实,并将在远期降低外界对


人民币升值的预期,”李稻葵表示,“但在短期内,新的PPP结果并不会影响目前的汇率水平,因为以PPP为均衡汇率理论的本身就存在缺陷。”

按照经济学理论,购买力水平主要衡量的是货币在国内产品的购买力,而外汇汇率主要衡量的是贸易品之间的交换水平,两者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决定关 系。在任何情况下,汇率都是由某一货币的总需求决定的,而对外贸易的资金需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因此,PPP并不能反映一国货币的“真实”汇率。

而且由于各国消费习惯不同,以同一揽子商品来代表各国不同的消费结构就会出现误差。而其对于外汇汇率而言,受到国际政治、外汇市场、贸易条件等多种因素的制约,也使其在大多数情况下会偏离均衡汇率。

消费品价格较低

投资品价格无国际竞争力

参考此前亚洲开发银行前期公布的数据,中国政府最终消费的购买力水平和居民最终消费的购买力水平要低于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购买力水平,反映人民币在国内消费品上的购买力要强于资本品的购买力。

李稻葵对记者表示,中国的资本品和国际市场之间接轨程度较高,而消费品自给能力较强,且政府在进行购买和转移支付时有很多商品没有参照市场的价 格获得,所以造成了上述情况。这表明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在服务项目和劳动密集型商品上价格竞争优势尤为明显,但是在投资品上已没有太多优势可言。

按照购买力平价结果推算,按国际可比价格计算,我国居民实际消费支出占GDP比重要高于名义支出比重,而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要低于名 义上的比重。这主要是由于我国服务项目价格长期偏低,而投资品价格偏高,造成按现价计算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居高不下,而服务项目支出所占比重 相对较低的局面。中国经济的非平衡性仍现。

2005年的ICP计划为全球146个经济体的购买力水平和可比的价格水平提供了估测。世行表示,由于中国和印度自1985年以来首次参加了 ICP,这使得最终结果更为精确。新的PPP数据已替代了世界银行此前以1993年甚至是上世纪80年代情况划定的购买力平价估测标准。

利用以PPP为基础的GDP进行测算,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和印度为世界上前五大经济体,它们占据了接近一半的世界GDP份额。再加上英国、法国、


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墨西哥六国,上述12国约占据了世界GDP的2/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