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05/




大家一定很想知道那只鸡在我哥哥的手上一动不动的原因吧,别说你们,我自己那时候也觉的很奇怪.那就看我写下去吧.

我一直看见哥哥把那只鸡绑好后才问他,刚才那只鸡怎么会一动不动的,哥哥神秘的告诉我说,他会跟鸡说话,他叫那只鸡不要叫的,它就不叫了。我虽然还小,但是我还至于傻到这个程度,不停的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只神秘的笑着,就是不肯告诉我.他把那只鸡绑好后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准备第二天找个地方烧起来吃掉..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哥就拉着我往家里走去,路上我还不停的追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哥哥就是摇着头不告诉我,直到回到家睡在床上了,我还是被当时的情形吸引着.吵着要哥哥告诉我.哥哥可能感觉如果不告诉我就不用想睡觉了,只好跟我说了起来.他说:"其实我也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因为我看见妈妈抱鸡的时候都是轻轻的从肚子下面往上抱的,那样的话那只鸡就会很听话,如果你用力,那只鸡就会跑会挣扎".呵呵,听了后果然有点道理,不正是和抱女孩子是一个道理吗,需要的是温柔,嘿嘿..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们挂念着那美味的鸡肉,和大哥很早就起来了,妈妈也纳闷起来,2个这么喜欢睡懒觉的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大哥趁着妈妈不注意的时候从厨房偷了盒火柴和一些盐.偷偷的藏在口袋里就拉着我出了家门.我们来到了昨天晚上藏鸡的那个地方,那只鸡被绑了一晚上动弹不了,看上去已经象快死了一样了,大哥拎上鸡带着我往深山里走去.我们知道走的越远越保险,因为王大伯家人一起来就会发现鸡没了,一定会出来找的..

我们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处我们从来没有来过的山上,才停了下来,找了一个山坡上比较开阔的地方.我开始在附近找起柴火来.那时候的山上柴火很多,不一会我就抱来了一大捆.大哥在那附近的山泉边杀了那只鸡,仔细的清理着.说实话,那之前大哥也从来没有杀过鸡,这是第一次,也不知道鸡的肚子里那些可以吃,那些不可以吃,反正是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扔掉了.修理好那只鸡后大哥走了过来准备点火..可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原来是我们来的太早了,那柴火上还有露水,所以生不着火.发现的时候,火柴已经用掉了大半盒,只剩下几根了..

没办法,我们只好坐在那里等着,等到太阳光强烈起来了就好了.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那有露水的柴火才慢慢的干了起来.这次很快火就生着了,哥哥学着妈妈盐萝卜那样把盐擦到鸡的上面,然后用一根棍子把鸡穿起来,放在火上烤了起来.由于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不一会,那只鸡就被烤的黑乎乎的了,我们想都这么黑了,总应该熟了,可以吃了吧,结果掰了块下来就放嘴巴里,结果那味道真是吓人,吐出来一看,里面的那边还有血呢.没办法,只好把鸡放回火里继续烤,就这样吃吃没熟再烤,在吃吃还是没熟又得继续烤,反反复复搞了好几会,总算把那只鸡给烤出了,但是这只鸡已经被我们烤的根本不象样子了.不知道的人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是只鸡.简直就是块黑碳.那味道当然大家也都可以想象的到了..

可能是我们实在是太渴望吃鸡肉了,那怕那只鸡已经被我们烤的根本就没有一点鸡肉的味道了,但是我和哥哥还是把那只鸡吃的一点都不剩,虽然事后我们闹了好几天肚子.我们吃完那只鸡的时候,我们已经忘记了王大伯一家,也忘记了他们家也是我们村里比较穷的人家,现在想起来,我还会觉的非常的内疚,他们家唯一的可以生蛋的鸡就这样被我和哥哥烤成了黑碳.

那天回家后,我和哥哥就肚子疼,不知道是那只鸡没弄干净还是老天爷来惩罚我们了,我们一直拉了好几天的肚子.妈妈问我们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我们当然不敢说.只到妈妈给我们吃了药后,我和哥哥才好了一些..

小时候真的很无知啊,但是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童年,都有过很多无知的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