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抵达美国的当天深夜,党组织在美国的海外支部负责人把我们接下了轮船,安排进了旧金山市郊外十多公里的一处农场中住下。在农场大家休息了三天,缓解坐了两个多月坐船的疲劳后,跟着开始展开了到美国的各项工作。我,安玉明,苗伟,和随行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尤太中,警卫团副团长黄三,以及美国海外支部负责人刘德,王唐山,李明瑞和冯如等九人组成了美国临时党组,负责在美国的一切工作事宜,由我担任党组书记。


在美国的第三天晚上,我支持召开了党组第一次会议。在会议上首先听取了美国海外支部的工作汇报。美国海外支部书记刘德汇报说:“美国支部从1910年8月在旧金山成立以来,现已在美国华人当中秘密发展党员一百二十八名,为党募集资金共一百七十五万美元,共向国内输送各种专门人才一千四百多名,采购各种物资三万一千多吨。我们海外支部还按照中央的要求,在美国兴办了企业十二家,拥有员工三千五百多人,总资产达到三百七十万美元,每月向党上交利润八点三万美元。”


听了刘德的汇报后,我说:“美国支部成立一年多以来,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很不容易。尤其是大家为祖国提供了大量的人才,资金,和物资,不但有力的支援了我党革命的胜利,也为国家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此我代表党中央感想大家这两年多以来付出的艰苦和努力。我们新政府成立以后,工业基础极为薄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局面。为了赶上世界强国,我们就必须借助别人的手来发展自己。你们美国支部今后发挥的作用还要大,不得要为国家输送资金和物资,也要为国家培养技术方面和管理方面的各种人才。希望大家继续做好工作,为国家的发展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接着冯如也就航空工业的发展作了汇报。冯如是在我军解放广州之后不久,我亲自发电派遣当时的红二军政委李富军出面邀请下,同意了就任我党航空部部长。于一一年八月五日受组织的委托和派遣,携带着我军从广州缴获的五百万两白银和五十名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一起坐船去了美国西雅图,为我国的航空事业发展奠定基础和培训人才。


冯如说道:“我们航空部的同志去年到了美国后,用携带的资金在西雅图收购了一家叫波音的飞机制造公司。接下来我们又利用剩余的钱,花高薪聘请了十五名航空和动力方面的工程师,还在美国招收了一百多名华人大学毕业生进入公司学习。现在公司的技术人员一共有一百七十五人,其中华人技术人员占了一百一十二人,技术工人有六百六十二人,华人工人有四百六十八人,达到了中央要求华人工程技术人员要占一半以上的要求。公司从接手之后,到目前为止共生产了十一架飞机,飞机的最高时速达到了二百八十多公里,最高升限达到一千一百米,最大航程达到了三百二十多公里,已经达到了同类型飞机的性能。另外,我们利用这十一架自行建造的飞机培养了二十五名华人飞行机师,现在这批华人机师已经能够驾机升空了。”


听了冯如的汇报之后,我非常的惊喜,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已经能够制造飞机了,还拥有了华人飞行员,这可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我高兴地说道:“冯部长,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我和党中央都感到满意,你们辛苦了!我代表党和祖国人民感谢你们为国家作出的贡献。航空工业在今后必然是各国争相发展的目标,我们国家工业基础薄弱,到目前只能够借助美国的工业基础和人力资源来发展我们自己的航空工业,你们身上担负的任务就是为国家培养更多的飞机设计师和飞行人员,为我国的航空事业发展需要服务。”


接着我问冯如:“你们航空发动机的研制工作搞得怎么样了?”


冯如回答说:“主席,我们还没有生产航空发动机的能力,目前飞机上的航空发动机都是从美国惠普公司购买的。如果要自己制造的话,投资会很大,我们从国内带来的资金已经不够了。”


我马上对冯如说道:“钱的事情不要担心,这一次我们从国内带来了两亿多美元的资金,就先批给你们两千万美元。你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不断的消化吸收美国航空工业的先进技术和经验,要掌握航空工业的全部核心技术,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航空方面取得跨越式的发展。航空发动机是飞机的心脏,我们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掌握这方面的技术,如果我们没有生产航空发动机的能力,将来还是会受制于别人的,所以这项工作你们一定要把它当着重点来抓,可以到各个地方去高薪聘请一些专家来研制,然后让我们自己的人慢慢掌握,总之这件事情一定要抓紧办好。”


随后大家进行了各种分工。由我负责在美国的经济和人才工作,安玉明负责采购机械和化工等设备,苗伟负责采购钢铁和冶金等行业。尤太中负责主持在美国的日常工作,黄三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海外支部负责对外联络。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保密起见,决定这一次在美国的行动都秘密的进行。我在美国将化名为王雨,安玉明化名为胡海,苗伟化名为钱伟,至于其他的人因为级别不够,就不需要化名了。


当天晚上我把从国内带来的一套已经翻译成英文《哈利波特》丛书交给美国支部负责人,让他们拿去印刷出版,投到市场上销售。我还特意的叮嘱要一集一集的卖,这样才能叼住看书人的喂口。至于我带的另一套《十万个为什么》丛书,将来只会面向国内的学生发行,不会向外国人推出。


第二天我打开电脑,把旧金山周围几座金矿的地图用笔描绘到纸上,今后在美国买机器设备的钱可就全靠它了!


我带上美国支部的刘德和几个工作人员和警卫,驱车到了离旧金山二百多公里的一个叫切斯特的小镇寻找金矿。在小镇上雇了十多匹马,然后带上简单的探矿设备在小镇附近二十多公里的山中转了两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座储量达一百五十多吨的黄金矿床。这座金矿品位较高,矿石含金金量达到了千分之七,而且在旁边就有一条小河,距离最近的公路也只有十八公里,非常的易于开采和提炼。


随后我带人对矿区进行了一系列的规划,经过成本核算,修建公路要花二万多美元,修建矿井要化八万多美元,办理开矿的各种手续费要花十多万美元,一共需要投资二十多万美元。但是如果开采顺利的话,一年就可以提炼五吨以上的黄金,除去各种成本开支,每年就有近二千万美元的进帐。


能够赚这么多钱,大家都非常的兴奋,这基本上每年就可以为国内修建一条一千公里的铁路了。我马上让刘德找一个美国白人,以美国白人的名义向当地政府申请开矿。刘德回去以后立即在旧金山找了一个无儿无女,已经六十多岁的美国白人乞丐向切斯特镇发出申请。最后以十万美元的代价,获得了金矿的采矿权。


在旧金山的一个多月里面,我一共带人在周边的山区找到了五座易于开采的金矿。这些金矿在今后的几年时间里,共获得了五亿多美元的纯利润。这些钱不但购买了我国工业建设中需要的机器设备和原材料,也解决了今后几年中大规模派出的留学生所需要的费用。


把旧金山的金矿开采交给刘德负责后,我和苗伟等人一路坐火车赶到了匹兹保,准备收购一家小钢铁厂,为我国的钢铁工业培训人才和为铁路制造钢轨。而安玉明等人则到美国各地采购所需的机器设备和原材料。


匹兹堡是美国重要的钢铁城市,占了美国钢产量的一半以上,拥有大量设备较为先进的钢铁公司。最近由于美国铁路投资过剩,加上最近几年的经济不太景气,大型的钢铁公司又采取垄断经营,导致了大量的小钢铁公司产品卖不出去,不得不宣布破产。这就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用很低的价格购买到铁路所需要的钢轨,和破产公司的炼钢设备。


在匹兹堡住下后,当地的一个华人党员孟宪生马上就带我们去参观了几家破产的钢铁公司。在这些破产公司的高炉前,作为冶金工业专家的苗伟看了之后直摇头,他对孟宪生说道:“这些钢铁公司的设备和技术都不行,我们需要产能至少在五十万吨以上的钢铁厂,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轧出合格的钢轨。”孟宪生说道:“这就比较困难了,目前破产的钢铁公司中只有年产二十万吨以下的厂,五十万吨以上的厂因为吨钢成本更低一些,所以还都勉强能够维持经营。”我插话说道:“那你知道是否有大一点的钢铁公司财务上出了状况目前正缺少资金的?”孟宪生说道:“这个我还不知道,我马上安排人去调查一下,等有了眉目我在通知你们。”


在匹兹堡的第二天晚上,孟宪生就赶到了我们所下榻的宾馆。一见面他就说道:“我已经安排人调查了在匹兹堡的十五家五十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根据调查有五家钢铁公司出现了财务状况,其中有一家叫安塞罗的钢铁公司已经有两个多月了都没有发工人的工资,目前听说工人已经准备开始进行罢工了。”


苗伟说道:“他们那家公司的产能是多少?”孟宪生说:“是一家年产量达一百五十万吨的大厂,工人都有近两万多人。”


听了孟宪生的回答,苗伟反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转头对我说道:“一百五十万吨的厂至少都要值上亿美元,这么大的厂不是我们所能承受得起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是呀,我们手上一共才只有一亿多美元的资金,要想买一个大厂确实比较困难。”我又转头问道:“还有没有五十万吨左右的厂?”孟宪生回答到:“有一家叫米亚尔的钢厂,不过资金短缺的现象好象还不是很严重,因为工人的工资每月都能按时足额发放到位。”


我开口说道:“你再加派人手去调查清楚,这家工厂的一举一动都要注意到,尤其是老板的活动都要严密的进行监视,我们今后就把他当成我们的收购目标。”


在接到我的指示后,孟宪生马上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紧了钢厂老板米亚尔的一举一动,并对钢铁公司的业务往来进行了调查。经过调查后发现,米亚尔公司的财务状况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只是因为钢铁厂前段时间盲目扩大产能时向银行贷款了两百万美元,现在这笔资金即将到了还款的期限。不过得到消息称,米亚尔公司最近正在和一家日本公司在进行谈判,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将达成一笔价值两百多万美元的合同,将彻底告别这次财务危机。


为了完成这次收购任务,也为了我国的冶金工业能够顺利的加快发展,我和苗伟商量后决定不惜采要任何的手段也要达成这次收购目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日本公司还未和米亚尔公司达成协议之前,破坏这笔价值两百万美元的合同。没有了这一笔大定单,在银行的贷款到期的情况下,就不怕米亚尔公司不与我们合作。


当天傍晚,在匹兹堡一家酒店,一个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亚洲人走到酒店前台。他对着前台接待的小姐用英语流利的说道:“小姐,我是日本国美国侨社的,我想拜访住在你们酒店的日本人铃木龙三先生,请问他住几号房间?拜托了!”说完这个人给小姐弯腰鞠躬致谢。


小姐见到这么懂礼貌的客人,自然也不怠慢,她热情的带着这人敲开了日本人的房间。一个身材短小,同样留着小胡子的的人打开了房门。小姐说道:“先生,有一位日本客人找你。”说完之后,小姐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来人用东京口音的日语说道:“请问是铃木君吗?我是美国日本侨社的三井川田,已经很久都没回家乡了,听到有来自大日本国的客人在匹兹堡,特地前来拜访,给你添麻烦了!”


开门的人一听是日本侨民,马上露出笑脸高兴地说道:“啊!原来是三井君,欢迎光临寒舍,我是野原康夫,我们课长铃木先生在你面,快请进。”


三井鞠躬说道:“原来是野原君,对不起,刚才失礼了。”然后跟随野原进了客房。早已弄清外面动静的铃木见到三井后,热情的伸出手说道:“三井君,很欢迎你来,快请坐。”


在三井坐下之后,铃木说道:“三井君是日本那里人,到美国多少年了?”


三井答道:“我五岁的时候随父母离开东京到美国定居,现在已经有二十五年没回日本了。每次我见到从日本来的客人都非常的亲切,都希望能够亲自登门拜访,感受一下来自大日本帝国的本土气息。”


铃木说:“是啊!我们已经离家三个月了,能够在遥远的美国见到三井君又何尝不是这种感受呢!”


三井说:“今天能够见到铃木君,真是非常的荣幸。不知铃木君在匹兹堡还要待多久?我才好多多的前来拜访!”


铃木说道:“我和野原前来是为帝国购买钢铁,现在已经有一点眉目了,大慨再过几天就会达成协议,之后就要返回日本。”


三井说道:“原来铃木君马上就要回国了,啊!真是很遗憾不能和铃木君,野原君多相处一段时间。竟然两位马上就要回国了,今天晚上那就让我宴请两位如何。今晚我们可以去匹兹堡的日本料理大醉一番,听说那里有几位大阪来的舞女歌唱得很不错的哟!不知两位是否肯赏光?”


铃木和野原离开日本以后一直都没有碰过女人,心里面早就憋得慌了,听到三井说有舞女相陪,自己又不用花钱,哪还有不去的道理。在两人客气地推辞一番之后,就答应了三井的宴请。


三人出了酒店以后,马上就登上了在外面等候的汽车。随即汽车开始发动,快速的离开酒店门口。三井和铃木,野原三人在汽车上不停地闲聊,在浑然不觉之中,汽车已经驶出市区,来到了郊外的一条公路上。司机在汽车快速的奔驰中冷不急防的一个急刹车,毫无防备的铃木和野原身子不有自主的猛地向前一倾,正坐在铃木和野原身边的三井飞快的在这两人后脑上用掌猛地一击,立马就把这两人打晕了过去。在这两个日本人晕过去之后,坐在后面的三井马上对着前面的司机用中文说道:“开车。”汽车随即又向一处密林中开去。


这个化名三井的日本人名叫钱叶来,是我总参二部的一名特工,曾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四年,回国之后加入了党组织,又根据工作的需要,进入总参二部日本司工作。这次到美国来是我亲自点的将,将执行一些特使的任务。


在密林中,等候多时的警卫团副团长黄三和几名警卫战士一见汽车停下来之后,立即围了上来。黄三赶忙问道:“怎么样,钱参谋,事情办妥了吗?”钱叶来说道:“已经弄好了,这两个日本人就在车上呢。”


几个战士立即把这两个日本人从车上抬了下来,在日本人身上搜了一阵后,除了有两百多美元和护照外并没有别的有价值的东西。


钱叶来说道:“不对呀,日本人来买钢铁,身上应该带有支票吧,难道日本人把支票藏在酒店里面?”他指着地下的躺着的日本人铃木说道:“你们往这个人身上仔细地搜,支票一定就藏在这个人的身上。”


几个战士又仔细地往铃木身上搜,过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战士小声地喊道:“钱参谋,我好像搜到了。”说完解开铃木裤子上的皮带,从他穿着的白色兜布中搜出一个小皮包,交到钱叶来手中。


钱叶来拿着还有体温的皮包打开一开,里面正是一张印有美国花旗银行两百万美元的支票。钱叶来把支票收好之后说:“赶紧把这两个日本人埋了。”


几个人立即用麻布口袋把两个日本人罩住,然后丢到已经挖好的深坑中,随即飞快地铲土把坑填平。可怜的两个日本人就这样被黄土所掩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几天的事情让米亚尔钢铁公司的老板米亚尔非常的恼火,先是刚和日本人谈拢一笔两百万美元的大生意,可是随知日本人既然突然失踪了。接着就是自己家的房子被哪个混蛋放火给烧了,不但失自己损失了近五万多美元,还使自己现在变得无家可归。再接下来的事就是公司从银行取回发工人工资的三十多万美元的现金在路上被蒙面人给抢劫了。


但是更让他心烦的事是最近的银行贷款马上就要到期了,如果不马上归还的话,自己的工厂就回被查封。可是自己现在是一美分也拿不出,还怎么去还银行的贷款,就是这一个月的工人工资也没有着落了。眼看银行的还款期限越来越近,可是资金仍然没有着落,米亚尔只能痛苦地等待着宣布公司破产的那一天。看着收购的时机差不多了,我和苗伟立即开始了同米亚尔的接触。


在钢铁公司的办公室内,一见到有大客户到来,米亚尔非常热情的迎接了我们。米亚尔领我们在办公室坐下后,马上迫不及待地说道:“先生们,请问你们需要我做些什么?我可以为你们提供质量过硬的钢铁产品和最为公道的价格。”


苗伟说道:“总经理先生。我不可以问你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米亚尔把身子往前靠了靠,然后回答道:“可以,我非常的乐意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苗伟说道:“请问你们公司的是采用什么方法炼钢?”米亚尔回答道:“先生,我们公司采用两座五十立方米的平炉炼钢,可以年产钢铁五十万吨以上。毫无疑问,在整个匹兹堡,我们公司的炼钢工艺是最先进的。”苗伟又继续问道:“总经理先生,我们能不能到你们高炉前面亲自参观?”米亚尔说道:“当然可以。”说完马上领我们前往工厂实地参观钢铁的生产流程。


在米亚尔钢铁公司的生产车间里,见到了两座非常巨大的炼钢高炉。在高炉前面,老远就能感受到高炉前面散发的巨大热量。一炉钢水从平炉里流了出来,通红的钢水流进了一个个早已准备好了的铸槽中。铸槽周围的工人连忙放水冷却,哧,在一片雾气弥漫之后,一块块灰色钢锭出现在大家眼前。米亚尔自豪地说道:“先生们。我们公司的一座高炉一次就能炼出两百多吨钢水,由于采用了很多机械化的设备,每班只需要三十多个工人操作。”


苗伟继续问道:“你们的钢可以制作钢轨吗?”米亚尔说:“当然可以。”说完,又带我们去了轧钢车间。在轧钢车间,刚生产出的钢锭在通过加热后,在三千多吨的水压机面前,很快就被轧成了十五米长的一段钢轨。


面对着如此先进的炼钢工艺和高品质的钢材,我和苗伟相互点了点头。回到米亚尔的办公室内,米亚尔说道:“怎么样!先生们,对我们的钢铁还满意吗?”我说道:“米亚尔先生,对于你们的炼钢技术和产品我们相当的满意。”米亚尔一听,就满脸兴奋地说道:“那么,你们需要多少吨钢铁。我可以以最为优惠的价格买给你们,但前提是你们必须先支付一笔定金。”


我摇了摇头,向米亚尔说道:“米亚尔先生,我们来并不是想买钢铁。我们希望能够和你进行合作。” 米亚尔说道:“你们打算怎么样跟我合作?”


我拿出一家会计事务所的财务审计报告,抵给米亚尔然后说道:“米亚尔先生,我们是刚打败英国军队的中国南方军政府派来采购钢铁等物资的。你也知道,中国的矿产资源丰富,但由于没有熟练的钢铁工人和设备,所以不得不大量的进口钢铁。我们的想法是和你进行合作,共同的管理这一家钢铁厂,为我国以后的钢铁工业培训管理和技术方面的人才。”


米亚尔听了我的话后,他考虑了一下,然后说道:“先生,你们究竟想要怎么做呢?”我指着会计报告说道:“米亚尔先生,根据财务报告统计,你的钢铁公司的总资产一共是1780万美元,负债420万美元。这些应该没有错吧?”


米亚尔不高兴地说道:“不错,非常的清楚。你们是不是打算收购我的公司?”我一见到米亚尔发怒,赶紧说道:“你误会了,米亚尔先生。我们是想出资九百万美元,收购你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并且,这家公司仍然由你担任总经理。生产的钢铁产品,按照市场价格,全部由中国进行收购。你看怎么样?”


九百万美元,只收购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摆脱债务危机,还可以尽赚两百多万美元,米亚尔一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并且害怕我反悔,要求马上签定协议。签定完协议后,双方是皆大欢喜。米亚尔赚到了金钱,而我方却得到了最想得到的东西,一家真正现代化的钢铁公司的控制权。


随后我马上委任孟宪生担任钢铁公司的董事长,处理在匹兹堡的一切事务。并且告诉他,一定要多招会英语和国语的华人进工厂任职。同时,我发电报给国内,要求马上派遣人员前来匹兹堡钢铁公司进行学习。早就准备好了的有小学文化程度,并且学习了三个多月英语的二千多名二十二岁以下的男青年,在政府的组织下,分别从重庆,武汉,广州起程赶往美国。这批人将到钢铁公司进行为期一年以上的培训,为以后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打好坚实的基础。并且由于米亚尔钢铁公司地处美国匹兹堡,各种新技术和新工艺都能很快的得到应用,使得我国的钢铁工业处于了和美国钢铁业同步发展的水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