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一章 觉悟

卫华伏在掩体中,连头都抬不起来。死亡的恐惧,正一层层的挤压着他的心脏。

这是一个机枪掩体,拥有一挺重机枪和三挺轻机枪,是整条大街的防御支撑点。也是最容易被日军攻击的地方。机枪手死了,副手死了,还有那个给卫华开车的胡局长也死了。他们的血汇集在掩体下面,形成了一个血池。在这儿,已经找不到别的机枪手了,卫华只有自己跳进去,亲自操纵。

这还是卫华第一次操纵这种堪比机关炮的马克沁重机枪。但手一摸到重机枪,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是老朋友一样。重机枪再度嘶吼起来,扫倒了几排日军,日军的攻势被压了下去。但由于是缺少机枪副手,一条弹链打完,重机枪就哑了。卫华不得不停下来,自己去装填。鬼子趁这段时间,组织了二挺九二式重机枪压制住这里。子弹嗖嗖从卫华头顶上飞过,有的打在沙袋上,“扑噗、扑噗……”从不停息。

卫华用指挥刀顶着胡局长的帽子,试了一下火力,仅一秒钟,这顶帽子就被打出了六个洞,连指挥刀的刀尖都中了一枪,出现了一个豁口。

就这样一直伏着,也是不行的,沙袋上被打了无数的洞,沙子流了出来,防弹作用越来越小,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子弹突破沙袋的最后防线,钻入卫华的体内。

还有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这两样东西,拉着尖锐的哨声升天,又带着死亡的狂热落地,突击队的人,由于不懂得躲避,死伤很大。日军进攻才十分钟,突击队就死伤一半以上了。那些活着的突击队员,都是那些既没有呆在街垒里,也不是呆在楼顶,而是躲在窗户后面,打一枪放一个地方的那一种。

因该说,突击队员的表现是非常不错的,除了那些奉命开车离开的,就没有一个突击队员逃走。更没有一个队员,扯白旗投降。他们全都与鬼子血战到底。整个突击队,就像一把钢刀一样,死死的卡在日军后撤的道路上。

值得幸庆的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一枚迫击炮弹落在卫华所在的掩体内。

卫华这时,才真正感受了什么是战争的残酷。这种残酷,不是表现在平时,也不是表现在死亡的那刹那,而是等待死亡的那一段时间,表现在明知死神要到了,却无力改变的恐惧之时。

脚下是血洼,鼻子里灌满了硝烟,被子弹震飞的沙粒,带着巨大的动能,劈头盖脸的弹到身上,灸伤了皮肤。卫华感觉自己是躺在,街头炒板栗现卖的那口沙锅里。

热,

难受,

还有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

在原时空,卫华由于生活的不如意,而像行尸走肉一样的闷在地下室中,那时的生活无比灰暗,感觉快要窒息了,一分钟也不愿意活下去。但比起现在的战争残酷来说,那简直是天堂。

卫华时时幻想着,假如有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就好了。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卫华的心中却升起了对“生”的无限渴望。

“老天,请再给我一天时间吧。”卫华祈祷着,“我会活好这一天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

“老天,请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我会用这个月的时间,好好陪伴我的父母。”

“老天,请再给我一年的时间吧,你会让中国因为我的存在而不同。”

“如果老天,你能让我逃离这次死亡,我会……”

嗖——,沙袋终于顶不住子弹的攒射,一发重机枪子弹,贴着卫华的脸划过,在卫华的右腮留下一道半圆柱形的弹道伤口。血流了出来。卫华只觉得右腮一麻,接着火烧似的痛。

最后时候到来了,死神已挥舞起了镰刀,卫华不愿在此等死,他要奋力一搏,趴在沙袋上,抱紧马克沁,勾动板机,也不管前面是什么,就扫射起来。要想活,就必须压制住鬼子的机枪,这样才有可能跑到旁边的楼房中去,否则的话,在鬼子两挺重机枪的扫射之下,是绝对没有机会跑过去的。

奇怪,手中的重机枪一响,鬼子就没有子弹射来了。从鬼子那边还传来另外的重机枪声,和汽车的马达声。卫华探头望去,只见一队汽车喷吐着火舌,勇猛的冲了过来。在汽车的背后,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呐喊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原来是厂卫队来了。

鬼子的重机枪,不得不调过头去,扫射他们。

看到他们那密集的队伍,卫华的心好像被插上一把刀一样,痛得全身的肌肉都收缩了。

在重机枪面前,如此冲锋,不等于送死吗?

唉——,素质啊。

没有经过训练,就直接走上了战场,他们的作用只能是消耗敌人子弹的炮灰。

卫华心一急,手下的动作就特别快,重机枪就像手指一样的听话,倾刻间,两片子弹扫了过去,将鬼子的两个机枪手的脑袋,打成了烂浆瓜。两个副手正要接任,卫华又毫不客气的将他们打成碎片。

鬼子的两挺最具危协性的重机枪,就此哑了。但改变不了多少厂卫队的命运。

在厂卫队的头顶,忽然冒出了数条火舌,歪把子轻机枪的子弹,像暴雨一样落下。顿时密集的厂卫队有了重大伤亡,数十人脑袋乍开,白白的脑浆,溅到了墙上。身体好像被绞肉机加工过的一样,软瘫于地。其他人慌乱起来,四散奔跑,只有少数人,懂得贴着墙角向上仰攻,或者冲进楼房。

人是跑不过子弹的,奔跑中的厂卫队,被一片片的扫倒。就算那些汽车上的人都不例外。沙袋可以防住平射攻击,但防不住九十度的垂直打击。

原本,雄赳赳的队伍,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场悲剧。

卫华无法看下去了,他只有用手中的子弹,宣泻满腔的怒火。

很快一条弹链就打完了。卫华不想在呆在这里,等待死亡,所以右手捡起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左手扛了一箱子弹,就跳出了掩体。奔进了左侧的水泥红砖楼房中。

进了楼,卫华收拾了一下行装,带一箱子弹,太不方便,取了四个弹夹,捆在腰间。手枪不要了,指挥刀挂在腰间。右手执着捷克式。然后从“猫洞”里钻了出去。

一连钻了数个猫洞,卫华头都钻晕了。他不熟悉路啊。本想循着枪声而去,绕到鬼子的身后,给他们来一个狠的,却发现越绕越远。

钻猫洞行不通,卫华好不钻了,沿着小巷子跑,没跑几步,小巷子就到了尽头。原来是一个死胡同。死胡同现在也不死了,因为下面有一个“猫洞”。卫华只好又钻了进去。

又钻了二三个猫洞,穿过一个庭院,眼前豁然开朗。

卫华张眼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年是蝗灾年吗?为什么有那么多鬼子?

眼前的这一片鬼子,只能用连天连地,望不到边来形容。

从东到西,望不到尽头。

从南到北,也望不到尽头。

他们像秋天了成熟了的麦浪一样,无边无际的压来。

鬼子大概呈十几路纵队,有战车、坦克、炮兵、步兵、骑兵、驮马、工程兵、汽车辎重。

卫华暗自庆幸,幸亏我撤了,如果还留在原地的话,就要被鬼子给两头夹击,包饺子了。高兴过后,又心生遗憾,这时我要是有一千门大炮,一万架轰炸机就好了,包准将他们给一锅烩了。

大炮,轰炸机?

这二个词,像一道闪电一样的劈开了卫华的头脑中的黑暗。

“妈的,陆机的炮兵师,还有航空处的飞机,不是还没用吗?我怎么将这事给忘了?”

卫华真恨不得身上有一个手机,可以直接打到那陆机那,遥控着飞机大炮。

悄悄的缩了脑袋,从原来的“猫洞”钻了进去。然后甩开大步,往附近的电话联络点跑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